🏡
PTT小說網
x
    漫天紫黑光華瀰漫,四道身影腳踏虛空,在那最前方,身體欣長的清瘦青年,那張俊美如妖般的臉龐正泛着燦爛笑容將那遠處的天龍妖帥等人給看着。

    “雜交大鳥...”ωwш◆ тt kán◆ co

    安靜的神物山脈,那無數強者嘴角卻是在此時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他們實在是有些無法想象,竟然敢有人在天龍妖帥面前如此的稱呼他...

    天龍妖帥不僅本身是轉輪境的超級強者,而且他本體還是六翼飛龍,體內流淌着一絲龍之血脈,雖說這的確無法跟那些高階龍族媲美,但這卻是天龍妖帥引以爲傲的地方,畢竟在這妖獸界,龍族的強大,無人能夠質疑,而能夠在血脈上與龍族扯上一星半點的關係,那也是會讓得人心生一分忌憚。

    而現在,天龍妖帥最引以爲傲的身份,卻是在眼前那俊美青年嘴中,變成了所謂的雜交大鳥...衆人此時不用去看天龍妖帥的臉龐,都已是知道後者已是如何的震怒。

    “你...你說什麼?!”

    而也的確不出衆人所料,就在那俊美青年聲音剛剛落下時,那遠處的天龍妖帥面色便是劇變,磅礴殺意一下子便是涌了出來,想來如果不是同樣從眼前的四人身上察覺到危險波動,恐怕他早已是暴起出手,將這俊美青年捏成肉泥。

    在天龍妖帥身旁,金猿妖帥則是面色凝重的望着那四道身影。手掌再度緩緩緊握上黑色鐵棍,這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顯然不是善類。

    俊美青年燦爛的看着震怒中的天龍妖帥,那對泛着紫金色澤的雙瞳之中,一股令人骨子發寒的兇戾卻是如同潮水般的涌出來。

    “剛纔是你說要把他們碎屍萬段?”俊美青年手指指向了下方的林動二人,微微一笑,輕聲道。

    無數人瞳孔一縮。這才明白過來,眼前這四人,竟然是雷淵山的援兵?!

    “原來是幫手...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路?!”金猿妖帥也是微驚。看向林動,那眼神頗有些驚疑不定,他怎麼都沒想到。林動竟然還認識這般強者。

    “你想保他們?就怕你沒這資格!”天龍妖帥冷聲道。

    “資格?”

    俊美青年脣角似是掀起一抹刻薄的譏諷,下一霎,他一步跨出,紫黑光芒,如同火山般噴發出來,一對千丈龐大的紫金蝠翼,自其背後伸展開來,而隨着那對紫金蝠翼的出現,一股異常恐怖的威壓,幾乎是瞬間便是籠罩了這片天地。

    “這股威壓...”

    在那股威壓籠罩開來時。這片山脈中無數強者面色頓時劇變起來,緊接着那驚駭的聲音,便是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是天妖貂族的人?!”

    無數道目光,在此時泛着濃濃的畏懼,望向天空上那俊美青年。他們怎麼都沒想到,眼前之人,竟然會是四霸族之一的天妖貂族人!

    wWW◆ttКan◆c○

    那可是整個妖獸界之中,最爲強大的可怕種族之一啊!

    整片山脈,皆是在那種可怕的威壓下索索發抖,而那天龍妖帥的面色。也終於是在此時變得異常難看下來,那眼神之中,同樣是有着不小的震動。

    “該死的,那林動究竟是什麼人?怎麼可能認識天妖貂族的人?!”天龍妖帥心中,也是在此時忍不住的憤怒咆哮起來,這種局面脫離掌控的感覺,讓得他心中堵得厲害。

    “竟然是...天妖貂。”

    金猿妖帥原本便是凝重的面色,如今更是緊繃了許多,那握着鐵棍的手掌都是忍不住的微抖了一下,顯然,對於天妖貂族的可怕,他也是極爲的清楚。

    這個種族的霸道桀驁,在整個妖獸界都是出了名的,而放眼妖獸界,就算是同爲四霸族的其他三大族,面對着這天妖貂族也是略感頭疼,因爲別的種族,不管怎樣,至少還講一些情理以及輩分,但這天妖貂族卻是完全不理會這些,打了小的,老的出來,打了老的,更老的出來,這打來打去,打到最後你會發現來追殺你的天妖貂族強者,已是鋪天蓋地...

    那種場景,想想都令人膽寒。

    “現在貂爺夠資格了嗎?”俊美青年望着面色逐漸難看的天龍妖帥,緩緩的道。

    天龍妖帥眼神陰沉,手掌握了握,天妖貂的身份的確讓得他極其的忌憚,不過他畢竟也是轉輪境的超級強者,心中難免有些傲氣,當下沉聲道:“這位朋友,這林動搶奪了原本屬於我們獸戰域共有的神物寶庫,你若是要保他,也可以,只要將東西交出來,我們絕不再刁難!”

    這天龍妖帥顯然心機頗深,他知道天妖貂族的難纏,所以一開口,便是將整個獸戰域給拖了上去,想要藉此形成壓力。

    “搶你們東西?”

    俊美青年咧嘴一笑,旋即笑容陡然變冷:“那是看得起你們,他娘的,今天貂爺還沒打算輕易放過你,你還想着刁難?被打傻了你?”

    無數人直接目瞪口呆,旋即額頭冷汗直冒,這下子,他們總算是親眼見識到了這天妖貂族的霸道程度究竟到什麼地步了...

    “你!”

    天龍妖帥暴怒,他沒想到自己已是退步,對方還是步步緊逼,沒有絲毫放手的打算。

    “你真當我獸戰域三大妖帥是好欺負的麼?!”天龍妖帥厲聲暴喝,轉輪的氣息,在此時盡數的爆發出來,而此時那遠處的鬼雕妖帥也是掠來,他眉頭緊皺的望着前方,雖說天妖貂族名頭的確懾人,可那神武寶庫的誘惑,也讓得他們無法放棄。

    三大妖帥目光凌厲,三股轉輪境氣息。令得天地元力皆是有些暴動。

    “哦?怎麼着?打算跟我天妖貂族玩玩?”

    俊美青年見狀,嘴角笑容擴大了一些,只是那瞳孔中寒意卻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凝聚起來。

    “呵呵,早便是聽說了一些獸戰域三大妖帥的名頭,今天倒是想來試試,是不是有些名不副實?”此時,俊美青年身後的三名中年人。也是淡淡一笑,旋即三人也是齊齊踏出一步,頓時三股更爲磅礴兇狠的氣息呼嘯而出。那種程度,竟是比起那天龍妖帥三人都是要強上一線!

    四名轉輪境!

    無數強者背心冷汗直冒,眼中皆是有着一抹震撼。真不愧是天妖貂族,一出現便是四名轉輪境,這種實力,已是足以橫掃整個獸戰域!

    七股浩瀚氣息在天際碰撞,彷彿空間都是在此時變得扭曲下來,而所有人都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在那種氣息的碰撞間,那原本威風凜凜的天龍妖帥三人,卻是盡落下風。

    天妖貂,本就是足以媲美高階龍族的存在。從血脈的強橫程度來說,這天龍妖帥三人便是落了下乘,即便是同等級,但顯然,單打獨鬥。還是天妖貂族的轉輪境強者,比起他們更爲的厲害。

    天龍妖帥三人面色難看,從對方四人體內瀰漫而來的氣息壓迫,他們感受得最爲清晰,他們明白,今日若是真的交手。他們必將不是對手,更何況...在那一旁,還有着林動,小炎在虎視眈眈,這兩個傢伙,雖然不是轉輪境實力,但也是一根根暗刺,特別是類似先前林動施展出來的攻擊,就連天龍妖帥,都是爲之心悸。

    “天龍...”金猿妖帥皺了皺眉,旋即暗自苦笑一聲,輕聲道:“今日的事,恐怕無法得手了...”

    雖說林動與小炎展露出來的戰鬥力相當的驚人,不過這對金猿妖帥他們而言,並不能算做真正的威脅,可眼下這天妖貂族一插進來,他們原本所擁有的實力優勢,則是蕩然無存...

    而且,真要得罪了天妖貂族,就算是以金猿妖帥的實力,心頭都是有點發粟。

    “那小子...竟然還有這種背景...”鬼雕妖帥也是無奈搖頭,他怎麼都沒想到,林動居然會認識這麼厲害的朋友。

    天龍妖帥聞言,拳頭緊握,眼中滿是不甘與怒火。

    天空上的這番氣息對決的改變,讓得無數人暗暗感嘆,真不愧是天妖貂族啊...

    “炎帥...那是你們的朋友麼?”在林動,小炎身後,雷淵山諸將也是掠來,他們望着那將三大妖帥壓得毫無脾氣的俊美青年,眼中有着掩飾不住的震撼,旋即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們可從來不知道,林動二人還有着這種背景。

    “那是我二哥。”小炎點點頭,道。

    陳通等人輕輕點頭,壓抑着心中翻騰的震動,不過很快的,他們猛的想起了什麼,以往小炎一直在稱呼林動爲大哥...而眼下這顯然是在天妖貂族中擁有着極高地位的俊美青年,卻是二哥...那也就是說,他們三兄弟間,居然林動才是老大?

    “雜交大鳥,這事可還不算完。”

    天空上,俊美青年冷笑的望着面色難看的天龍妖帥,旋即突然不再理會他,而是將目光轉向了下方地面上的兩道身影。

    在他目光望下去的時候,所有人包括他身旁的那三名轉輪境中年強者,都是明顯的察覺到,前者雙目之中涌動的兇戾之色,居然是在此時一點點的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極端罕見的柔和以及細微的激動。

    這種發現,讓得那三名中年人有些驚訝,這種情緒,可是極少極少會出現在他的身上。

    俊美青年身形一動,滔天煞氣收斂,而後身形便是如同鬼魅般的出現在了林動與小炎面前。

    “二哥!”

    小炎望着眼前那熟悉的面孔,粗獷的臉龐上,有着一抹激動之色浮現出來。

    “死玄境圓滿?看來你這蠢虎這一年沒白過啊。”俊美青年望着那身形猶如鐵塔般的小炎,脣角泛起一抹柔和的弧度,旋即嘴一撇,笑罵道。

    小炎捎着頭嘿嘿一笑,然後讓開身子,將那後方的一道削瘦青年給露了出來。

    俊美青年望着林動,此時,後者那張年輕的臉龐上,有着笑容浮現,笑容並不濃烈,但卻有種溫酒般的醇厚,一點點的沁入心中,令人心安。

    那種笑容,一如當年一人一貂一虎闖蕩時,不論遇見多大的困難,總能讓人一點一滴的收斂着心中的焦灼。

    俊美青年想起在那異魔城被元門三巨頭逼進死路時,即便明知九死一生,但最終卻是選擇退出道宗,義無反顧的站在他身旁的一道削瘦身影,那時候的他,臉上笑容也是這般。

    在那最後使用空間挪移逃離時,也是這道身影,一步踏出,爲他們爭取着最後的時間。

    那時候的他覺得,讓這傢伙當老大的話,其實也不是那麼難以的接受。

    記憶如潮水般的涌進腦海,俊美青年感覺着心中似乎有着一種從未有過的酸楚涌來,旋即他深吸了一口氣,那張俊美的臉龐上,有着燦爛笑容浮現出來,只不過這一次,卻是未曾含着絲毫深入骨髓般的兇戾,而是一種極端罕見的柔和。

    “大哥。”

    站在林動的面前,這個從以往到現在一直內心高傲得從不會對任何人低頭的傢伙,聳聳肩,也不理會林動身後陳通那些陡然瞪大的眼瞳,第一次將那他一直認爲有些彆扭的稱呼,這般灑脫的叫了出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