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暗涌動,在這種毫無光線的化龍潭之底,彷彿連時間的概念,都是悄然的消逝而去。

    而在那黑暗的某處,一道身影被厚厚的黑色粘稠潭水覆蓋着,這些潭水猶如淤泥,將其包裹得極爲的嚴實,僅僅只能從那隱隱的輪廓中,方纔能夠看出一點人形跡象。

    在周圍,浩瀚無盡的黑色能量,則是源源不斷的涌入其中,但伴隨着這般能量的灌注,那淤泥之中,卻依舊是毫無動靜。

    嗤。

    這般寂靜的灌注,不知道持續了多久時間,某一刻,淤泥顫動了一下,一對閃爍着亮光的黑色眸子,從那其中浮現出來。

    “唉。”

    睜開雙眸的林動,心中卻是在此時輕輕的嘆息了一聲,現在的他,進入這化龍潭應該是有着半個多月,可惜,自從之前重塑骨骼成功,體內骨骼化爲上等龍骨之後,不論林動如何的吸收這化龍潭之內的能量,他體內龍骨,依舊是處於上等的層次,至於那所謂的遠古龍骨,顯然是依舊未能達到。

    “難怪那遠古龍骨在這龍族如此的罕見...”林動苦笑,這才明白那所謂的遠古龍骨是如何的難以出現,難怪也只有青雉前輩那等人物,方纔能夠將其擁有。

    “我想...這遠古龍骨恐怕並不是簡簡單單光靠吸收化龍潭能量就能擁有的。”在林動對此有些無奈間。巖沉吟的聲音,也是在此時的響起。

    他這段時間。一直在注意着林動體內的變化,雖說林動憑藉着吞噬祖符的霸道吞噬之力。幾乎以一種鯨吞的方式吞噬着化龍潭內的能量,但這除了讓林動體內那猶如鋼鐵般的黑色骨骼顏色愈發深邃之外,卻並沒有其他質的改變,顯然,這應該並不是能量不足所引起的緣故。

    “嗯?你有什麼發現?”林動也是逐漸的冷靜下來,當即在心中詢問道。巖畢竟是老油條,很多東西都遠非他可比。

    “按照龍族所說,即便是那些成功獲得遠古龍骨的強者,在事後都並不清楚在他們獲得龍骨的霎那發生了什麼。而我其實也對龍族這所謂的龍骨並不太熟悉...”

    巖聲音平緩的,旋即他頓了頓,道:“不過當年我的主人,曾經見過這遠古化龍潭,他當時說,真正的強大,並非僅僅只是肉身的強大。”

    “並非僅僅是肉身的強大?”林動眉頭微微一皺,沉吟了片刻,符祖這話並不算太過的深奧,人之一體。除了可修肉體之外,還有着另外一途,那便是精神。

    莫非,想要獲得那遠古龍骨,不僅僅需要肉體的強大,而且連精神,也是要強到某種程度?

    “這我便不太清楚了。”巖猶豫了一下,道。

    林動點點頭,沉默了半晌。突然一咬牙,心神微動,便是有着一縷精神力自泥丸宮內涌出來。

    吱吱!

    然而,就在那縷精神力剛剛涌出時,那周圍瀰漫的黑色潭水便是涌來,絲絲黑色能量粘附上來,一陣刺耳的聲音傳出。

    痛!

    在那種刺耳聲音傳出來時,一股比起先前碎骨時更爲清晰的尖銳的疼痛,便是瘋狂的涌入林動腦海中,令得他眼瞳內立即便是有着血絲揚起來。

    林動雙掌緊握,指甲甚至是掐進了掌心血肉,下一刻,他深吸一口氣,一股狠色自眼中掠過。

    轟!

    伴隨着林動狠狠咬牙,澎湃的精神力,頓時如同潮水般紛紛的自其泥丸宮內席捲而出。

    咕咕!

    在如此澎湃的精神力涌出來時,周遭的潭水都是如同沸騰起來一般,它們瘋狂的粘附上那一道道精神力,刀鋒般的凌厲,狠狠的切割着林動那磅礴精神力。

    瘋狂的劇痛,也是在此時涌入林動腦海,那種無法言語的劇痛,令得林動臉龐上竟是有着青筋一根根的暴露出來。

    在那種潮水般涌來的劇痛中,林動腦中的眩暈也是不斷的堆積着,他能夠略感駭然的察覺到,他的意識,竟然是在此時逐漸的淡化着。

    這精神力所產生的劇痛,竟然比起之前碎骨,更爲的猛烈,難怪那些進入這裏的龍族之人,皆是死死的守着肉體,完全不敢讓自己的精神力泄露出來。

    “巖...巖...”

    意識模糊,林動用着最後的清醒,在心中急促的呼喊着,但這次,巖的聲音,卻是盡數的消失而去,彷彿也是被隔絕一般。

    “該死的。”

    林動心中掠過一抹怒罵,但隨着意識便是徹底的消散,那一瞬間,他能夠感覺到,他失去了對自己肉體的掌控。

    “就這樣的失敗了麼...”意識迷失中,林動的喃喃聲,也是在心底深處徘徊。

    意識,最終陷入了黑暗。

    黑暗中,林動彷彿能夠隱隱的感覺到,他的意識,伴隨着潭水的沉浮,不斷的下沉,下沉......

    這裏沒有時間的概念,所以意識處於模糊之中的林動,也並不清楚他究竟在這黑暗中沉浮了多久的時間,他唯一所能夠做的,便是在那種黑暗的浮沉中,死死的守着最後的一絲清明。

    雖然那絲清明猶如狂風暴雨之中的一葉扁舟,但林動卻是知道,若真是失去了這最後一絲清明,他便是真的,將永無翻身之地!

    不過,在這種無盡的黑暗沉淪中,那絲清明的守護顯然並不容易,即便以林動心性之堅韌,伴隨着時間如一年一年般的流逝,那絲清明,也是便是緩慢的散化......

    “真的...就要在這裏結束了麼...”

    呢喃般的聲音。從林動的意識深處這樣的傳出,那絲清明。也是如同閃爍着最後火焰的火燭,消散而去。

    然而。就在林動那絲清明即將散去的瞬間,他的眼前,彷彿是有着一道光影浮現,那是一名有着纖細體態的少女,少女一頭冰藍色的長髮,一對眼眸。也是冰徹寒冷,只是此時,那對原本猶如萬載冰川般的眸子,卻是佈滿着焦急之色。旋即,那猶如從極爲遙遠的地方傳出的聲音,飄渺而來。

    “你答應過我...不會死的...”

    那張絕美並且逐漸脫落當年的青澀,脫落得顛倒衆生般的容顏,赫然便是應歡歡!

    “你答應過我...”

    “不會死的...”

    “不會死的!”

    少女那帶着焦急的呼喚,透過遙遠的時空,傳進了林動模糊的意識之中,那就猶如在一潭死水中投入了一塊巨石,猛然間蕩起道道漣漪。

    “歡歡!”

    本就即將散去的清明,在此時猛的甦醒。沉淪的黑暗,竟是在這一刻如同脆弱的水晶一般,寸寸龜裂。

    林動雙瞳驟然睜開,身體的掌控,也是再度迴歸,其剛欲立即逃走,然後便是因爲目光看見周圍的景象,驟然間凝固。

    “這是...什麼地方?”

    林動喃喃自語,目露震撼的望着周圍。此時的他,竟身處一片巨殿之中,而此時,在那巨殿之內,盤坐着一道又一道的身影,這些身影,血肉已是化爲虛無,唯有着一道道黑色的骨架,猶如磐石般的盤坐,但隱隱間,有着有着一種浩瀚沉穩般的力量,散發開來。

    這裏,猶如埋骨之地!

    而就在林動身處那奇特的埋骨之地時,那遠在遙遠得無法辨別方向的東玄域,道宗的一座冰冷幽靜的深山之中。

    依舊是那片冰湖,少女盤坐於冰蓮之上,此時的她,緊閉的眼眸突然睜開,那原本冰冷得沒有什麼波動的臉頰,此時卻是有着一絲惶色掠過,她那纖細的玉手,輕輕的捂着胸口,隱約間,似乎是有着一種刺痛的感覺。

    她雖然並不清楚剛纔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她卻是清晰的知道,她剛剛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而他,顯然是面臨着一種生死攸關的地步。

    “你答應過我...不會死的...”少女纖細玉手緩緩的緊握着,她輕聲自語。

    咻。

    遠處,突然有着破風聲傳來,旋即一道身影落下冰湖,應笑笑望着冰蓮上臉頰恍惚的少女,急忙上前,道:“歡歡,怎麼了?”

    “姐姐,我剛剛看見他了。”應歡歡冰徹的眼眸盯着應笑笑,道。

    應笑笑卻是一怔,驚愕的道:“他回來了?”

    “在這裏看見的。”應歡歡搖搖頭,修長的玉指,指着心所在的位置。

    應笑笑苦笑,想來只是當成這小妮子太想念某人的緣故,於是一陣安慰,接着又嘆了一口氣,臉色略顯凝重的道:“最近收到一些消息,元門似乎有點不尋常的動靜...”

    應歡歡柳眉輕輕的聚了一下,而應笑笑則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在聽到元門這個名字時,周圍天地間的寒氣,瞬間濃郁了許多。

    “爹爹說,恐怕元門想要開戰了。”應笑笑玉手緊握。

    “開戰麼...”

    應歡歡聽到這個震撼性的消息,那張美麗臉頰,卻是沒有絲毫的波動,旋即其脣角滑出一道冷若寒鋒的弧線。

    “那就開戰吧。”

    應歡歡輕吸一口冰涼的空氣,那眸子中,彷彿是下定了某種決心一般,猛然起身,徑直對着冰湖之外走去。

    “姐姐,我要離開道宗一段時間。”

    應笑笑望着應歡歡的背影,卻是急忙問道:“爲什麼?”

    應歡歡倩影一頓,白色的寒氣從其體內散發而出,旋即將其身體凍成冰雕,下一霎,冰雕爆碎,而其身影,卻是詭異的消失在了這天地之間。

    “去拿回一樣屬於我的東西。”

    隨着她身影的詭異消失,少女平靜的聲音,卻是徘徊在這冰湖之上。(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