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暗中,突如其來的光芒的蔓延開來,將那黑暗一點點的驅逐而去,而在那光芒的中心,修長的身影安靜盤坐,猶如磐石,恆古如此。

    林動怔怔的望着那道自黑暗中浮現出來的身影,滿臉的驚愕,而在其身旁的鯤靈也是美目泛着驚異的望着前方。

    “吞噬...之主?”

    林動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有些難以置信的喃喃道。

    似是聽見了他的聲音,那光芒中的身影也是緩緩的擡頭,在光芒的照耀下,首先露出來的一張頗爲英俊的臉龐,那張溫潤如玉般的臉龐上,噙着許些令人猜摸不透的笑容,一對漆黑雙瞳,深邃異常,劍眉微揚間,有着一種睥睨天地般的霸道。

    這是一個極有味道的男人。

    “新的吞噬祖符掌控者,這麼多年,總算是把你給等來了。”他目光淡然的望着林動,旋即笑着道。

    “吞噬祖符?”

    聽得此話,那鯤靈頓時一驚,偏過頭,美目驚奇的將林動給盯着,原來這傢伙擁有着吞噬祖符,難怪...

    “既然能夠見到前輩,想來我們應該是順利過關了吧?”林動心中的驚愕也是開始消散,他衝着吞噬之主一笑,然後道。

    吞噬之主目光泛着笑意的看着林動,旋即其眉毛輕揚,道:“在你的身上,我察覺到了不少熟悉的味道。我瞧瞧...炎主,洪荒之主。黑暗之主...還有...”

    吞噬之主凝聚在林動身上的眼神突然一凝,那素來沒有太大波動的眼神在此時泛起了一些波瀾。旋即他輕輕的一嘆,嘆息聲中,彷彿是有着一道如釋重負般的聲音。

    “冰主,她也成功了嗎?倒是沒辜負老師的拼死相護,唉,還是比不過她啊...”

    林動手掌微微握了握。這吞噬之主果然實力通天,即便眼下的他並非是真身,但卻依舊能夠一眼看出他曾經接觸過的這些強大氣息。

    “他們四人,你應該都直接或者間接的接觸過。那種味道,我一眼便是能夠看出來。”

    吞噬之主笑笑,旋即他淡淡的道:“巖,萬載不見,難道你就不想見見老朋友嗎?”

    他的聲音剛剛落下,林動體內便是有着一道溫暖光芒掠出,然後化爲一道光影,巖望着眼前的男子,眼神中也是頗爲的複雜:“沒想到再次相見時,那曾經的天之驕子。已是成了這般模樣。”

    “那種時候,我還有其他的選擇麼?”吞噬之主輕聲道。

    巖默然,那時候八主皆是重傷,他的主人拼着最後的力量,護着冰主進入輪迴,其餘七主已是無力,若吞噬之主不捨身的話,七主之中,怕至少是要折損一半。

    “他是新的祖石掌控者。”巖不在這上面多說。目光看向林動,開口道。

    “掌控者?”吞噬之主目光一閃,聲音略顯玩味。

    林動沒有言語,當初在鎮魔獄時,黑暗之主聽得此話同樣反應頗大,所以林動也是清楚祖石掌控者這個身份代表着什麼。

    “這小輩倒是挺有趣,不過至於能否擔得起祖符掌控者這個身份,恐怕還有待考量。”吞噬之主搖了搖頭,道。

    “他不僅身懷吞噬祖符,還擁有雷霆祖符。”巖道。

    “感應出來了。”吞噬之主點點頭,旋即他盯着巖,緩緩的道:“不過這還不夠。”

    巖沉默了一下,半晌後,他方纔道:“你應該知道,當年的大戰可還不算完,如今這天地,異魔潛伏,誰也不知道他們還有多少的力量。”

    “但你們卻並不知道,當年主人在燃燒輪迴時,曾囑咐了我一件事情。”

    “哦?”吞噬之主微微擡頭,目光望着巖。

    “主人讓我若是可能的話,再尋一個符祖...”

    “那不就是小師妹麼?雖然有點不太想承認,不過,她的確比我強,若是說誰最有可能達到老師那一步的話,非小師妹莫屬。”吞噬之主淡淡的道。

    “的確,冰主是最佳的人選,甚至連主人都這樣的認爲,不過,多一個選擇,總歸是好的,不是麼?”巖點了點頭,道。

    “呵呵,我已是隕落之人,你與我說這話可沒多大的作用,你得給他們那七個傢伙說去,不過以我對他們的瞭解,你要讓他們不相信小師妹,而來相信他,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吞噬之主笑道。

    巖苦笑了一聲,這的確不太可能。

    “小師妹,她,現在還好吧?”吞噬之主的目光突然看向了林動,從後者的身上,他能夠察覺到冰主的味道,這兩人之間,必定是長久接觸過。

    林動沉默了一下,旋即輕嘆道:“我只認識應歡歡,不認識冰主。”

    說到此處,他腦海中突然閃現過當日在那瀕死時刻,那穿透了空間闖進他腦海深處的倩影,那冰藍色的長髮,令得他心中微疼。

    巖笑了笑,道:“他認識輪迴之後的冰主。”

    吞噬之主微怔,他望着巖與林動的面色,似是明白了什麼,旋即他磨挲着下巴,認真的道:“小師妹這丫頭,的確不太好搞定,想當年我叱吒風雲,結果她看都不看我一眼。”

    “林動,我看好你,加油,搞定那座萬年冰山。”

    林動無言的望着這突然間像變了一個摸樣的吞噬之主,不由得苦笑着搖了搖頭。

    一旁的鯤靈倒是美目看了一眼情緒有些不高的林動,紅脣微動了一下,但卻什麼話都沒說出來,只是將俏臉轉向了一邊。

    “小丫頭...”吞噬之主的目光,忽然轉向了一旁的鯤靈,微微一笑,那眼神竟是變得柔和了許多:“你是鯤鵬族的人吧?”

    “鯤鵬族鯤靈見過前輩。”鯤靈聞言,連忙恭敬的回道。

    “鯤清兒是你什麼人?”吞噬之主問道,在說起這個名字時,他那英俊的臉龐也是有着溫柔涌上來。

    “她是晚輩的先祖。”

    吞噬之主微微點頭,旋即他嘆了一聲,道:“那你應該也知道我是什麼人吧?”

    “您...您是先祖的丈夫。”鯤靈俏臉微紅,恭聲道。

    一旁的林動滿臉的愕然,原來這鯤靈竟然與吞噬之主還有着這層的關係,難怪先前他說若是自己將鯤靈丟下不管的話,這傳承也就別想了。

    不過,這吞噬之主既然與那位鯤清兒是夫妻,又與那麼妖嬈絕色的九尾靈狐不清不楚,看來這傢伙,風流債倒是欠了不少。

    “這丫頭應該算是吞噬之主的直系血脈,不然的話,她不可能會擁有着吞噬之力。”一旁的巖輕聲道。

    “他的後代,竟然也能受此福蔭?”林動有點驚訝,吞噬之主擁有着吞噬祖符,擁有吞噬之力倒還好說,可這後代,又如何能有?

    “等你實力達到吞噬之主那種層次,再與吞噬祖符之間的契合達到完美時,自然也是能夠擁有這種能力,不過這種情況也是極爲的偶然,或許這萬載下來,他的後代中,能夠擁有着吞噬之力的,滿打滿算都不會超過一手之數。”巖解釋道。

    林動聞言,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原來這也是極小的概率啊,還好如此,不然的話,這鯤鵬族豈不是人人都擁有着吞噬祖符了?

    “小子,莫非你以爲我先前那話,僅僅只是因爲靈兒是我後輩的原因嗎?”在林動與巖低聲說話間,那吞噬之主也是將目光投射了過來,道。

    林動乾咳了一聲,連忙乾笑道:“前輩說得哪裏話,我怎麼可能將靈兒姑娘一人丟在那種地方呢?”

    “那可未必。”

    鯤靈白了他一眼,這傢伙剛纔連九峯都敢下殺手,顯然不是什麼善茬。

    “喂,好歹幫了你一把,你能不落井下石麼?”林動瞪了鯤靈一眼,道。

    那鯤靈見到林動這神色,身子竟然微微退後了一下,旋即她猛的反應過來,不由得恨恨的一跺小腳,這該死的吞噬之力,爲什麼會讓我一見他就失了性子?

    “咳,林動,你可莫要欺負靈兒,雖然因爲我的緣故,我的後輩能夠獲得一些吞噬之力,但也正因爲如此,在吞噬祖符掌控者面前,他們會受到一些壓制。”吞噬之主輕咳一聲,道。

    林動愕然,旋即他望着那有些羞惱的鯤靈,這才恍然,難怪這在外面還冰冷得對他不假顏色的冷美人,進了這裏,卻是始終被他給壓制着。

    這樣說來的話,擁有着吞噬之力,對他們來說,倒還真說不清楚究竟是好還是壞了。

    “不過靈兒是我後輩不假,但這卻只是其中一半的原因。”

    吞噬之主淡淡一笑,道:“我所留下的傳承,大多是我對輪迴的感悟,以你的實力,若是單獨接受的話,只怕會陷入那輪迴中無可自拔,所以,你還需要一個人在傳承中守護你。”

    “守護?”林動一愣,然後看向了鯤靈。

    “靈兒是我的後輩,擁有着我的血脈,所以她可以在那傳承中保持清明。”

    吞噬之主嘴角有着一抹戲謔涌起來,他看着愕然的林動,道:“而你想要獲得傳承,靈兒的守護至關重要,這下,你明白了?”

    林動乾笑,然後將視線投向一旁的鯤靈,結果卻是換回來一個大大的白眼,這讓得他心頭髮苦,這女人這般惱他,真會心甘情願來守護他不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