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漆黑猶如黑洞般的神祕之眼,自吞噬之主眉心之間裂開,在那深處,彷彿是有着無盡黑洞在旋轉,一種神祕莫測之意,瀰漫而開。

    “祖符之眼?”

    那十王殿見到這一幕,面色頓時劇變,厲聲喝道:“你已沒有肉身,竟然還能施展出祖符之眼?”

    吞噬之主詭異一笑,卻是並沒有絲毫的答話,只見得他那神祕之眼輕輕一眨,這片天地,所有的光線都是瞬間黑暗,甚至連瀰漫這天地間的元力,都是在此時瘋狂的對着其眉心處的神祕之眼暴涌而去。

    嗤!

    短短數個呼吸的時間,這片天地的能量便是空空蕩蕩,而吞噬之主眉心間的那只神祕之眼,也是愈發的深邃以及危險。

    “祖符之眼,吞噬光線。”

    輕輕的聲音,自吞噬之主緩緩傳出,其眉心處的神祕之眼陡然微眯,下一霎,一道不過拇指粗細的黑色光線,暴射而出。

    黑色光線掠出,所有人都是能夠見到空間開始寸寸的崩潰,那模樣,就猶如破碎的玻璃,不斷的掉落。

    光線的速度快得無法形容,即便是那十王殿都僅僅只能見到黑光一閃,再接着,他身體便是忍不住的顫抖起來,在那遠古之時,不知道有着多少異魔王被這道猶如死神般的光線所斬殺,甚至於連他,都曾經在這上面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

    沒想到,即便是萬千載之後。這種感覺,依舊令得他微微顫抖。

    十王殿的眼瞳,在此時猛的睜大,臉龐上也是掠過一抹猙獰之色,滔天魔氣席捲,咆哮之聲,響徹天宇。

    “天魔羅生門!”

    嘭!

    魔氣鋪天蓋地的匯聚而來。快若閃電般的在他的前方,化爲一道萬丈龐大的黑暗門戶,門戶之上。佈滿着無數魔紋,一種邪惡到極點的波動,盪漾而開。

    咻!

    並不起眼的黑色光線。也是在此時暴掠而至,然後直接是毫無閃避的種種撞在了那黑暗門戶之上。

    兩者相撞,並沒有任何巨聲響起,也不見有任何的恐怖能量席捲,衆人怔怔的望着那靜靜矗立的黑暗門戶,下一刻,瞳孔陡然一縮。

    一道道裂紋,悄然的從門戶之上蔓延開來,最後嘭的一聲,巨大的門戶。瞬間蹦碎開來。

    “啊!”

    門戶蹦碎的霎那,一道淒厲的慘叫聲也是自那後方響徹而起,滔天魔氣紊亂,只見得那後方十王殿的身體,竟然是在此時生生的爆炸開來。

    “十王殿!”

    那剩餘的兩名異魔王見狀面色劇變。眼中有着濃濃的驚駭之色,對於十王殿的實力,他們再清楚不過,然而即便是如此,竟然都敵不過眼前這吞噬之主,看來他們異魔之中。能夠與這吞噬之主正面抗衡的,也就只有最前面的三位大人了。

    祝犁大長老等人見到這一幕,眼中頓時有着狂喜涌出來。

    吞噬之主望着那漫天紊亂的魔氣,眉頭卻是微微一皺,旋即輕嘆了一聲,眼中頗有些遺憾的味道。

    “吞噬之主!”

    那紊亂魔氣突然蠕動起來,充滿着怨毒殺意的咆哮聲轟然響徹,而後那漫天魔氣再度匯聚,一道魔影又是閃現了出來,正是那十王殿,只不過此時他的面龐,一片慘白,顯然是遭受到了極爲嚴重的重創。

    吞噬之主面色淡漠,他盯着那再度出現的十王殿,眉心中的神祕之眼,再度閃爍起了黑色光芒。

    “吞噬之主,這應該便是你最後一次出現了,你等着,這片天地,最終必然會淪爲我異魔掌控,到時候,這片天地生靈,盡爲奴隸,哈哈!”

    十王殿厲聲咆哮,他望着吞噬之主眉心中閃爍的光芒,終是一聲冷哼,袖袍一揮,滔滔魔霧瀰漫,直接是將那兩尊異魔王包裹,而後直接劃破空間而去。

    吞噬之主望着那逃遁而去的三人,眉心中的神祕之眼也是緩緩的消散而去。

    “吞噬之主大人,爲什麼要放他們離去?”祝犁大長老見狀,猶豫了一下,忍不住的道,那十王殿顯然在異魔中有着相當高的地位,若是將其放走,無疑是放虎歸山。

    “我畢竟是一個隕落之人,要抹殺他,也並不容易。”吞噬之主微微搖頭,略感惋惜的道,他同樣知道,今日放走十王殿,來日不知道會有多少強者隕落其手,但奈何,心有餘而力不足啊,今日能夠逼走他們,已是頗爲不易了。

    祝犁大長老,柳青等人皆是一聲暗歎,的確可惜了。

    “這片空間已是瀕臨破碎,你們也儘快離開吧。”吞噬之主淡淡的道。

    “是。”

    聽得此話,衆人也連忙恭敬應道。

    “吞噬之主大人,不知道我族九峯太長老在何處?”那九鳳族的牧狄大長老遲疑的問道。

    吞噬之主看了他一眼,旋即袖袍一揮,一道黑光便是自吞噬神殿中掠出,接着化爲一道人影,正是面色慘白的九峯。

    而這九峯一出現,便是看見了林動那熟悉的身影,當即暴怒起來,咆哮道:“牧狄,給我抓住這小子!”

    “哼!”

    吞噬之主一聲冷哼,那九峯身體頓時劇烈一顫,旋即眼中有着濃濃的恐懼之色涌出來,這一霎那,他感覺到一種恐怖的威壓,將其籠罩。

    “大長老,這位是吞噬之主大人。”牧狄急忙低聲道,滿頭的冷汗,雖說九峯在九鳳族擁有着極高的地位,但眼前這人,可是直接翻手間就滅了兩尊異魔王的絕世猛人,他們九鳳族,都得罪不起。

    九峯面色青白交替,片刻後,方纔乾笑着低下頭,手心中滿是冷汗。

    “林動以後會是我的傳承者,你們若是再找麻煩,以後後悔了,可別來怪我。”吞噬之主看了九峯一眼,淡淡的道。

    九峯面色微白,他再有天高的傲氣,也不敢在吞噬之主面前表現,當即只能苦澀的點了點頭,有了吞噬之主這句話,他以後也得好生掂量一下,而且那時候,獲得吞噬之主傳承的林動,或許也不是他能夠得罪的了。

    “異魔潛伏,這片天地,終歸還會有一場大戰,傾巢之下,焉有完卵?”

    吞噬之主輕嘆一聲,旋即他目光看向祝犁,柳青,牧狄,鯤淵四人,道:“你四人已觸及輪迴,今日相見便是緣分,便送你們一場造化。”

    祝犁四人聞言,先是一愣,眼中頓時有着狂喜涌出來。

    吞噬蜘蛛屈指一彈,四道光束掠出,徑直的掠進了四人體內:“這是一些輪迴感悟,希望你們能夠領悟,真正的踏入那個層次。”

    祝犁四人微閉雙目,那臉龐上有着一抹沉醉的深思之色浮現,好半晌之後,他們方纔激動的對着吞噬之主恭恭敬敬的彎身行禮。

    “你們應該與林動有些淵源,念在他幫我後人的份上,也助你們一力。”

    吞噬之主再度看向了小貂,小炎以及天龍妖帥等人,袖袍一揮,道道玄妙光束掠出,最後鑽進小貂等人身體之中。

    小貂等人,身體表面都是淡淡的黑色光芒纏繞,旋即光芒淡去,盡數的收斂入他們的身體之中。

    “多謝吞噬大人。”

    天龍妖帥等人激動得渾身顫抖,小貂與小炎倒還略好一些,不過依舊還是衝着吞噬之主恭敬的一抱拳。

    “希望我所做的這些,能夠爲那再次的天地大戰貢獻一些力量,只不過這一次,老師不在,能否護得天地生靈,就得靠你們自己了。”

    吞噬之主一聲輕嘆,旋即他便是不再多說,身形一動,化爲黑光,掠進吞噬神殿之中,而在其身體掠進神殿後,一道巨大的黑色光圈,緩緩的蔓延出來,將在場所有的強者都是籠罩於其中。

    衆多強者望着那黑色的光圈,那裏,似乎是有着一種玄奧得無法嚴明的東西,悄悄的鑽進他們體內,雖說這種玄奧程度比不上之前吞噬之主給予祝犁,小貂他們那般,但這也是一種引子,只要這些強者有所機緣,說不得便是能夠再進一步...

    這份禮,對於在場的這些強者而言,幾乎比任何的寶貝都要珍貴。

    “恭送大人。”

    吃了這份大禮,在場的衆多強者眼中都是泛起濃濃的感激,然後單膝跪下,整齊的喝聲,在這片破碎的空間中,遠遠的傳開。

    “我們也走吧。”祝犁大長老望着光圈逐漸收斂的吞噬神殿,一聲輕嘆,道:“林動有此機緣,倒是天大的福分,不過我看這傳承怕是需要不短的時間。”

    小貂點點頭,如今也只能先回四象宮安靜的等着了。

    “走。”

    小貂等人也並未拖沓,再度深深的看了一眼這吞噬神殿,而後身形掠起,迅速的對着遙遠之處疾掠而去,而在即將劃破空間時,他們的目光也是忍不住的再度轉過去,望着那孤峯之上的黑色大殿。

    ttκā n. C○

    他們有種直覺,待得林動再度出現時,他的實力,必然將會達到一種相當驚人的程度,而那時...

    “等你出關之日,便是我們重回東玄域之時!”

    小貂眼瞳之中,一抹冷冽之色閃掠而過,雙掌也是陡然緊握起來。

    元門老狗,當年的債,我三兄弟,終於要回來討要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