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炎王朝,都城。

    如今的都城,比起當年,無疑是雄偉了衆多,只不過在那都城四周,卻是戰火瀰漫,再不復當年的那種繁華安然。

    巨大的光陣,猶如碗裝般,自天空上倒扣下來,將整個都城都是籠罩在其中,在那城牆之上,密密麻麻的軍隊持槍而立,他們的目光,皆是泛着緊張,注視着遙遠之處,那裏,漫山遍野的人馬,廝殺之聲沖天而起,而且在那天空上,還有着不少身影凌空懸浮,強大的氣息散發出來,比那千軍萬馬所帶來的壓迫還要更甚。

    無數的人咬着牙,緊握着手中的武器,眼中滿是仇恨,這都城已是大炎王朝最後的防線,若是再被攻破,大炎王朝也將會成爲歷史,而到時候,他們也將會成爲亡國之人,背井離鄉,四處流傳,這種慘劇,這一年來,大炎王朝的子民已是看見了太多太多。

    整個都城,都是籠罩在一片戰火的硝煙之中,城市的氣氛,都爲之凝固。

    而此時,在都城的一處大殿中,氣氛也是緊繃得近乎凝固。

    大殿內,人數倒是不少,而在那正方向,一道身材高壯的中年男子端坐,仔細看去,正是那位大炎王朝之主,莫驚天。

    如今的他,比起數年前,眼神更爲凌厲,頭髮也是多了一些花白,那眉宇間,有着濃濃的憂慮。

    而在莫驚天身旁,站着一名面容俊美的青衫青年。青年模樣同樣極爲熟悉,那正是當年隨着林動一同前去參加百朝大戰的莫凌,後來也隨林動一起加入了道宗。

    三年的修煉,這莫凌顯然也是實力大有長進,觀其氣息強橫程度,比起莫驚天只強不弱,只怕已是晉入了生玄境的境界。

    而在這首位。除了皇室之外,竟然還有着另外一批人與其同位,他們皆是身着相同顏色的袍服。大殿內的衆人望向他們的目光,有着不少的羨慕之色。

    而他們,正是大炎王朝的林氏宗族。

    不過如今的大炎王朝。林氏宗族早已今非昔比,他們的實力遠遠的超越了其他三大宗族甚至皇室,而對於林氏宗族的這種坐大強橫,即便是皇室都不敢心生絲毫不滿,不爲其他,只因爲林氏宗族曾經所出的那一人。

    那個叫做林動的族人。

    因爲他,道宗給予了林氏宗族無數的恩惠,甚至連大炎王朝也是因此受益,實力強盛,擺脫了當年那低級王朝的出身。

    如今的大炎王朝。誰都明白,明的是大炎王朝皇室掌控,但林氏宗族的話語權,比起皇室更有震懾性。

    “林梵兄,眼下大軍壓境。我們可有什麼辦法?”莫驚天望向林氏宗族,在那最前方的位置,兩道身影並排而坐,其中一人正是林氏宗族族長林梵,而另外一位頭髮蒼白的老者,略顯沉默。但卻沒一人敢對他心生不敬。

    在他的身後,一名中年男子站立,他滿臉肅然,其模樣,與林動有着數分相似。

    老人叫林震天,是林動的爺爺,坐在他身後的中年男子,叫林嘯,是林動的父親,在其身旁,有着一名美婦,她是林動的母親,柳妍。

    僅此一點,他們在林氏宗族內的身份,即便是族長林梵,都不敢有絲毫的得罪。

    林梵聽得莫驚天發問,也是一聲輕嘆,苦澀的搖了搖頭,如今東玄域局勢大亂,就連道宗都僅可自保,他們又能有何辦法?

    “據消息說,那元門似乎有着強者趕來,若是等他們來到,恐怕我們...”莫驚天苦笑一聲,道:“不知道道宗前輩...”

    說着,他將視線投向大殿的另外一處,那裏,有着十數名身影安然而坐,在他們前方,是一名灰袍的瞎眼老人,此人也並不陌生,正是當年林動在道宗時管理武學殿的道宗長老,林動當年,也受了他不少指點。

    不過此時,這位道宗長老,卻是默默的搖了搖頭,神色略顯暗淡。

    大殿內衆人見狀,皆是一聲輕嘆,臉龐有些蒼白。

    “長老,林動師兄不是還活着麼,據說他現在也今非昔比,若是能夠趕回來,說不定還能有希望呢。”衆人沉默間,那瞎眼長老身後,一名嬌俏的少女突然插嘴道。

    這少女是在林動走之後方纔加入的道宗,不過這並不妨礙她成爲那位素未見面的林動師兄最忠實的追捧者,當初在加入道宗時,正是因爲這個原因,她那足以加入天殿的天賦,卻是選擇了荒殿。

    林動。

    這個有些神奇味道的名字,在大殿中迴盪開來,令得不少人精神都是微微一振,然後他們的目光便是忍不住的投向了林氏宗族那一直沒說話的林震天,林嘯三人身上。

    “唉。”

    沉默了許久的林震天,也是在此時輕嘆了一聲,蒼老的臉龐上有着一抹驕傲,不過更多的,卻是一種懷念的悲意。

    那小家夥,都好多年沒看見了吧?當年在青陽鎮那個倔強的小家夥,如今卻是成爲了他們林家的驕傲。

    在其身後,林嘯肅然的臉龐也是緩緩的柔和,一旁的柳妍,則是眼眶紅了起來,依偎在林嘯身上,有着低低的泣聲響起,這些年來,家裏面的兩個小家夥都是跑了出去,這令得她這當娘的無疑是擔心與心疼得都快瘋掉了。

    嗚!

    在大殿內氣氛充滿着悲意時,那遙遠處,突然有着低沉號角聲響起,衆人聽得這聲音,面色頓時一變,霍然站起身來。

    “他們要進攻了。”

    都城城牆之上,無數人的精神都是在此時緊繃起來。而那大殿中的莫驚天,林震天等人,也是盡數的趕到此處,面色凝重的望向前方。

    在那裏,黑壓壓的人海蔓延到視線的盡頭,大軍壓境,氣勢逼人。

    “哈哈。莫驚天,你們今日若是再不投降,待得陣法一破。你大炎王朝,必定血流成河!”在那大軍上空,有着衆多身影凌空。那前方似是主將的一人,仰天大笑道。

    “另外,將那林氏宗族的人盡數交出來,這事本與他們沒關係,不過誰讓他們家族出了一個叫做林動的狂妄小子,竟敢試圖挑釁元門之威,當真找死!”

    莫驚天面色陰沉,沒想到林動出自大炎王朝林氏宗族的消息,也已經被元門所知曉了...

    “我大炎王朝,可沒怕死之人。真要動手,我大炎王朝便與你們拼個魚死網破!”莫驚天冷喝道。

    “魚死網破?呵呵,就怕你們沒這個資格。”

    那主將冷笑一聲,旋即袖袍一揮,道:“你們以爲就憑道宗給你們的這陣法就能護得周全不成?我元門強者已至。今日,你們就等死吧!”

    說着,那主將對着後方彎身一禮:“前輩,請出手破陣!”

    嗡嗡。

    在他們聲音落下間,只見得強橫元力猛的自天空上爆發而開,上百道身影便是閃現而出。這些人個個氣息強橫,而在他們的胸前,皆是有着黑白圖紋,猶如陰陽沉浮,那是元門的標誌。

    而在這上百人最前方,是一名黑袍老者,他面色冷漠,盯着都城上衆人的目光,猶如螻蟻一般。

    “是趙奎!”

    那城牆上的瞎眼老人在這黑袍老者一出現時,面色便是劇變,而其身後的那些道宗弟子聞言,眼中也是涌起一抹驚恐,這趙奎便是如今道宗新出現的頂尖強者,據說實力已至轉輪境,當初圍攻道宗時,卻是被應歡歡小師姐打傷。

    他們沒想到,僅僅只是爲了一個大炎王朝而已,元門竟然將一名轉輪境的超級強者都是派了出來。

    “一羣螻蟻,能夠讓老夫前來出手,也算你們有福氣了。”

    那趙奎淡漠一笑,旋即他卻是懶得與這些眼中的螻蟻多說,袖袍一揮,只見得天地元力滾滾而動,彷彿連天空都是黯淡下來。

    “看老夫一指破你這破陣!”

    趙奎眼中寒芒一閃,一指凌空點出,浩瀚元力匯聚而來,化爲一道千丈龐大的元力巨指,而後巨指壓破虛空,猶如擎天之柱般,在那衆多驚駭的目光中,重重的轟擊在那巨大的光陣之上。

    嘭!

    整座城市,彷彿都是在此時狠狠的顫抖起來。

    瞎眼長老一聲低喝,心神一動,強橫的精神力席捲而出,但其精神力剛剛接觸到那擎天巨指,當即便是一口鮮血噴出,神色萎靡,以他這死玄境的實力去抗衡一名轉輪境,實在是太過的勉強。

    “長老!”

    那些道宗弟子見到他受傷,頓時急忙將其攙扶着。

    嗡嗡。

    光陣不住的顫抖着,衆人見到這一幕,眼中也是有着絕望升騰起來,那城牆上的柳妍也是轉身緊抱着林嘯,後者反手將其攬住。

    砰!

    光陣終是無法抵禦一名轉輪境強者的攻擊,伴隨着最後一陣顫抖,終於是化爲漫天光斑,爆炸開來,都城的最後防禦,也是在此時宣告破裂。

    巨指震碎防禦,威力絲毫不減,毫不留情的便是對着城牆上衆人狠狠的轟來,看這架勢,若是轟中,無人能逃。

    衆人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巨指,臉龐上也是有着絕望升騰起來,一番苦鬥,還是逃不了這般結局嗎?

    柳妍緊緊的靠在林嘯懷中,後者也是一聲輕嘆,緊摟着她,然後擡頭望着那越來越近的擎天巨指,就這樣的結束了麼...

    “動兒那小子,也不知道怎麼樣了,你老爹都要死了,你都不來送終,真是個不孝的臭小子。”

    林嘯望着天空,卻是一笑,旋即他似是見到那裏空間扭曲起來,似是有着一道極端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那擎天巨指之下。

    那道身影,好像他那個不孝子...

    “死前的幻覺麼?”林嘯搖了搖頭,然後閉目,不過過了一會後,他又是睜開了眼,那種可怕的攻勢,似乎並沒有落下來?

    城牆上,無數道茫然的目光擡起來,望着天空,再接着,那臉龐上的神情,便是緩緩的凝固。

    “那是...”

    天空上,一道削瘦身影負手而立,而那擎天巨指,則是出現在其頭頂丈許距離,卻怎麼都是無法落下來,再然後,他們便是見到那道削瘦身影擡起手指,輕輕一彈。

    砰。

    手指彈下,那足以將這座都城都是轟垮一半的擎天巨指,卻是嘭的一聲,爆成了漫天光點...

    那來自一位轉輪境超級強者的強大攻擊,竟然便是這樣...被破了?

    漫天寂靜無聲,甚至連那遠處的廝殺聲,都是在此時噶然而止下來。

    城牆上的衆人便是這般愣愣的看着那道削瘦身影,許久都沒反應過來,他們,好像得救了?

    “前輩。”

    莫驚天滿臉的激動,急忙彎身,而城牆上那無數道身影更是急忙跪伏下來,林嘯與柳妍見狀,也是連忙要彎身,只不過就在他們身體要彎下來時,卻是發現身體動彈不了絲毫。

    “爹,娘,您們這禮,我可承受不起。”

    似是有着輕笑聲從半空中傳下,那林嘯與柳妍的身體頓時一僵,顫抖着望着天空上那道身影,眼中有着濃濃的難以置信與激動涌出來。

    “動...動兒...”

    有些嘶啞的聲音,緩緩的從兩人嘴中傳出。

    天空上,那道身影終是轉過身來,那張年輕的臉龐,一如當年離家時,只不過如今那臉上,卻是多了許多的堅毅以及成熟。

    當年的少年,已經成長,如鷹如隼,翱翔九天,並且屹立在這天地頂尖之位。

    林動的身影微微一動,再度出現時,已在林嘯柳妍面前,他望着那擁有着相同血脈流淌的兩人,那埋藏在心中多年的思念,終於是在此時徹底的涌了出來。

    這一刻,即便是以林動心性之堅韌,眼睛都是紅了起來,一如當年那個稚嫩得需要他們保護的少年。

    “爹,娘...動兒回來了。”

    青年望着眼前淚流滿臉的母親,輕聲說道。

    (第二更!

    月票第十四了,那就是說今天要四更,不過,你們這就滿足了嗎??

    來吧,月票投過來,看看你們能如何威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