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整個都城,都是在此時陷入了歡呼的海洋,在之前的不久,他們幾乎盡數的處於絕望之中,一旦城破,大炎王朝不復存在,而這個王朝的子民,也將會流離失所,背井離鄉,那般慘劇,這一兩年來,他們看見了太多太多。

    不過,就在他們處於最爲絕望的時刻,希望卻是伴隨着那道年輕但卻彷彿足以令得天地顫抖的身影的出現而到來。

    在他的微笑間,那位來自元門的超級強者,煙消雲散,百萬聯軍,在其平淡一語下,狼狽潰逃。

    而此時此刻,他們方纔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是有着那種一言翻雲覆雨般的傳奇,只不過這種存在,在大炎王朝的歷史中,從未出現,直到現在...

    城牆上的軍隊,已是撤進了城中,只留下一些必要的守衛,有了城市之外那支煞氣滔天般的虎狼之師,他們的這些防禦,顯然不再有什麼作用。

    在都城的一座大院中,這是林氏宗族所在,因爲戰火的緣故,林氏宗族也是將所有的力量都是轉移到了這裏。

    而此時,這座林氏宗族的大院,卻是有些沸騰的跡象,無數的宗族之人涌出來,圍在那寬敞的客廳之外,一道道狂熱的目光投射進去,最後停留在客廳中的一道削瘦的年輕身影上。

    “那就是林動大哥嗎?快讓我看看。”

    “林動大哥可是我們林氏宗族的人,你們剛纔沒看見。那元門的長老,直接是被林動大哥瞬間抹殺,那些王朝聯軍,更是被其一句話嚇得盡數的敗退。”

    “林動大哥好帥!”

    “...喂,你能別花癡麼。”

    “嘿嘿,我可是與林動大哥一輩的,當年那場族會。我也是參加了,不過那時候的林動大哥,可沒現在這般厲害。”

    客廳中。林動端着茶杯,輕輕抿了一口,外面的那些竊竊私語聲雖然很小。但卻皆被他收入耳中,當即脣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這種感覺,也挺好的。

    客廳中,那林氏宗族族長林梵以及諸多長老都是坐在下席,首位上卻是坐着一臉無奈的林震天,這個位置本來是讓林動坐的,結果這小子反而把他這老頭子給按了上去。

    在林動的下方,小貂,小炎,祝犁大長老。柳青等人也是坐着,先前他已是將他們介紹了一遍,而當林梵以及那些林氏宗族的長老在知道眼前的這些全部都是跨入轉輪境的超級強者時,那送茶的手掌顯然都是有點發抖,雖然如今林氏宗族實力也比以前強橫了許多。但哪有資格見到這麼多超級強者。

    不過讓他們心中鬆一口氣的是,這些就算是東玄域那些超級宗派的宗主見了都必須極端客氣相待的超級強者,卻並沒有所謂的傲氣,反而個個笑臉相迎,雖然他們知道這與林動有着莫大的關係,但心中依舊難免有些激動與興奮。

    “呵呵。林動啊。”

    林梵滿臉的笑容,那模樣沒有一點林氏宗族族長的威嚴,他笑眯眯的望着林動,那笑容倒是讓得後者有些好笑,想當年,這位林氏宗族族長在他眼中,也是頗有地位的。

    “這些年我們林氏宗族能發展成這樣,真是多虧了你,之前我們長老院便是商量過,我年齡也大了,這族長的位置...”

    “林梵族長,恐怕我沒這個心思的。”林動淡淡一笑,這老頭倒也是狡猾,想要用這個來幫他給綁住麼?

    聽得林動一言拒絕,林梵也是尷尬的笑了笑,以林動如今的實力,若是成了林氏宗族的族長,莫說是在這大炎王朝,恐怕就是整個東玄域,他們林氏宗族都將會擁有着莫大的名聲。

    想到此處,他不由得將求救的目光看向林震天,這些年,他與林震天之間的關係倒是打得極好。

    林震天見到他的目光,卻是偏過頭去,他也不是老糊塗,既然林動不喜歡做的事情,他自然是不會強加干預,畢竟現在的林動,又不再是當年的那個小孩子了。

    林梵見到林震天這模樣,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林動將他們的舉動看在眼中,最後輕笑了一聲,將手中的茶杯輕放而下,淡笑道:“給我爹吧。”

    林家畢竟算是林氏宗族的一支,而林震天宗族意識極強,當年爲了迴歸宗族付出了極大的努力,所以林動也沒辦法將兩者徹底的分清,既然如此的話,那便讓他們佔一些便宜吧。

    林梵一愣,旋即大喜,連連點頭,林嘯是林動的爹,他們父子誰當族長不都一樣麼?到時候有事,林動難道還會不幫他爹的忙麼?

    “你這臭小子。”

    那一旁的林嘯聞言,卻是忍不住的要出言相斥,不過林梵連忙笑道:“林嘯,你就不用推辭了,你的能力我們有目共睹,以後你就是林氏宗族的族長,就這樣決定了。”

    說完,他竟是不待林嘯說話,便是趕緊離去,那模樣看得林嘯有些目瞪口呆,他什麼時候見過摞族長位置摞得這麼乾脆的人?

    “既然動兒都說了,那你就先應着吧。”柳妍在一旁輕聲道,林嘯聞言,只能暗惱的盯了林動一眼,不再說話。

    “動兒,過來,我有事與你說。”柳妍突然對着林動一招手,微笑道。

    林動怔了下,走過去,柳妍則是輕輕理了理他的衣衫,臉頰上的笑容有着奇特:“你知道麼?在你離家的三年中,每一年,都會有兩個女子來看望我們。”

    林動一愣,滿臉的茫然。女子?看望我爹孃?

    “咳。”林嘯乾咳了一聲,道:“那兩個女孩都很不錯,臭小子還是有些眼光的。”

    林動更是一頭霧水,無奈的道:“您二位說得是誰啊?”

    “她們一個叫綾清竹,一個叫應歡歡...”林嘯嘿嘿一笑,道。

    這一次,繞是以林動的性子都是忍不住的傻眼。這倒真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綾清竹性子清傲,她會主動來看望林嘯柳妍。這實在是讓人有點難以想象,而應歡歡以往則是個被捧在手心的小公主,竟然也會這般懂事?

    “這兩個女孩都很不錯。娘看着也很喜歡,你什麼時候把她們帶回來...”柳妍喜悠悠的道,這兩個女孩都是天之嬌子,整個大炎王朝都是尋不出來的出色,顯然對於她們,柳妍極是滿意。

    林動唯有乾笑,這時候繞是他有着翻手將抹殺轉輪境強者的能力,也有種滿頭大汗的衝動。

    “哦,對了,爹。娘,我在這裏無法停留太久,這東玄域如今太過混亂,道宗也是有着極大的麻煩,我還得去一趟。”林動連忙將話題從這上面轉移而開。道。

    “你又要走嗎?”果然一聽得這話,柳妍也忙問道,再不在這上面糾纏。

    “道宗與動兒有培育之恩,道宗有難,他自然是要去幫忙,而且這些年。我們林家也受了道宗不少照顧,於情於理,都避免不得。”林嘯倒是沉聲道。

    林動微微點頭,然後看向金猿妖帥,道:“金猿,你率領兩千虎噬軍鎮守此處,一旦有動靜,便傳信於我。”

    “是。”金猿妖帥點頭應道。

    “那你何時動身?”林震天也是在此時開口問道。

    林動本想即刻動身,但在見到柳妍的眼神後,這才一笑,道:“明日吧。”

    翌日,林動在與林嘯,柳妍他們道別之後,便是立即動身,帶着諸多人馬,奔向道宗。

    因爲林動對前往道宗的方向並不熟悉,因此也是將一些留在都城的道宗弟子也是帶上,這倒是令得他們格外的興奮,特別是那位叫做安然的少女,從出城之後,那俏美小臉上的興奮漲紅就沒褪下去過。

    一路上並未有多少的耽擱,而以林動他們的速度,原本要十數日的時間,卻是短短半日,便是逐漸的進入了道宗的領域範圍。

    不過,在當他們快要抵達道宗所在的山脈時,林動卻是突然招手停在了一座山峯上,他目光遠遠的眺望着,不知爲何,那手心卻是有着汗水滲透出來,那是一種類似近鄉心怯的感覺。

    在那裏,應該會遇見很多記憶深刻的人吧...

    “林動師兄,怎麼不走了?前面就快到道宗了啊。”安然望着停下來的林動,有些疑惑的問道。

    一旁的小貂看了一眼眼神複雜的林動,似是知道他這種莫名的心境,當即衝着安然揮了揮手,道:“小丫頭,先安靜點。”

    安然聞言,大眼睛頓時一瞪,不過隨即在想到小貂那恐怖的實力後,這才縮回頭,嘀嘀咕咕的道:“長得漂亮就了不起啊。”

    雖然她聲音小,不過卻依舊落入了小貂耳中,當即他那俊美臉龐便是微微跳了跳,深吸一口氣,強忍着將這小丫頭丟出去的衝動。

    “你們先在這裏吧,我先一個人去一趟道宗。”林動輕吐了一口氣,輕聲道。

    “嗯,有問題就發信號,我們立即趕來。”小貂點點頭,然後一把拉住那還要說話的少女,直接將其蠻橫的拖走。

    林動身形一動,化爲一道流光掠出,短短數分鍾後,便是有着熟悉的山脈印入眼簾,在那山脈之外,一道巨大無比的護宗陣法盡數的開啓,其中有着無數的道宗弟子嚴密巡邏。

    林動出現在那護宗陣法之前,指尖黑芒流轉,輕輕一動,便是將陣法撕裂開一個小口子,然後身形鬼魅般的掠進,沒有引來任何人的注意。

    林動的身形,穿梭在那龐大的道宗之內,其中道道丹河流淌,轟隆之聲遠遠的傳開,在那更遠處,無數的道宗弟子正在進行着每日的必修課程。

    那一幕幕,依舊是這般的熟悉,猶如深深的刻在心中,無法的抹除。

    林動站在一處山崖上,望着那一片片在雲霧中若隱若現的修煉臺,沉默了許久。

    而在林動望着這片道宗內的氣象失神沉默間,突然在那遠處有着悠揚的琴音傳來,琴音綿綿,令人忍不住的陶醉於其中。

    聽得這琴音,林動身體微震,目光複雜的擡起頭,只見得在那遠處山崖凸出來的青松上,一道倩影盤坐,在她的身前,似是擺放着一道古箏,冰藍色的長髮傾瀉下來,猶如冰色瀑布。

    “歡歡...”

    林動望着那道纖細的倩影,手掌忍不住的輕輕顫抖,但他卻是死死的收斂着氣息,不讓自己有絲毫的暴露,雖然這些年他經常會懷念起那張嬌俏容顏,但到了這種能夠相見的時候,他卻是有點莫名的害怕,他害怕,時間改變了一些什麼東西。

    悠揚琴音傳開,那些修煉臺上的道宗弟子也是暫時的停了下來,無數道目光望着那山崖上的倩影,眼中滿是尊崇與仰慕。

    這三年來,伴隨着應歡歡將元門的攻勢屢屢阻擋,她在這道宗的聲望,也幾乎超越了應玄子...

    琴音漸漸的沒下,聽着那琴音之中蘊含的許些孤寂冰冷,林動也是忍不住的輕輕嘆了一口氣,那被其完美收斂的氣息,終是波動了一下。

    咚!

    原本即將沒下的琴音,在此刻猛的尖銳起來,彷彿是琴絃斷裂的聲音,無數道宗弟子愕然的擡頭,然後他們便是見到那青松之上的倩影突然站了起來。

    那道倩影身形一動,直接出現在這天空上,她舉目四盼,那熟悉的容顏,在這三年,已是沒有了當年的青澀,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顛倒衆生的美麗,只是那種美麗,帶着絲絲的冰冷與寒氣。

    不過現在,那這些年一直覆蓋着冰冷的美麗容顏,卻是有着晶瑩的淚花滾落下來。

    無數道宗弟子怔怔的望着她,顯然不明白爲什麼素來都是清冷淡然的小師姐,會突然變成這樣。

    而她對於那無數道錯愕的目光卻是理也不理,美目掃過那重重山脈,最後她一咬紅脣,帶着許些薄怒的聲音,便是在這天地間的響了起來。

    “林動!你敢回來,就不敢出來見我?!”

    她的聲音,響徹在整片道宗,緊接着,整個道宗,瞬間暴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