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咻咻!

    平靜的道宗,突然在此時猶如油鍋般沸騰起來,天空上破風之聲急促的響起,然後那些道宗弟子便是有些愕然的見到,一道道宗派內的長老身影盡數的出現在天空上。

    那自應歡歡嘴中傳出的名字,就猶如魔咒一般,將這安靜的道宗,徹底的掀得天翻地覆。

    “歡歡。”

    又是一道破風聲響起,一道倩影出現在天空上,那番模樣,正是應笑笑,她現出身來時,便是見到應歡歡臉頰上滾落的淚花,當即連忙上前拉住她的手。

    “怎麼回事?”

    兩人身旁光芒一閃,那應玄子也是閃現出來,他望着應歡歡這般模樣,也是一愣,旋即卻是有些感嘆,這三年來,伴隨着應歡歡實力愈發的強大,她的氣質也是愈發的猶如一座萬年冰山,類似今日這梨花帶雨般的薄怒模樣,尚還是第一次看見。

    在應玄子身後,衆位道宗長老,四殿的殿主皆是跟隨而來,目光驚異的看着應歡歡,在周圍,也是有着不少身影凌空而立,其中竟是有着不少熟悉的面孔,蔣浩,龐統,王閻......

    “是林動,他回來了!”應歡歡咬着紅脣,緩緩的道。

    “什麼?!”

    聽得此話,衆人皆是一驚,那王閻,龐統等人的臉龐上更是有着狂喜涌出來,急忙目光四掃:“林動師弟回來了?他在哪?”

    “林動?”

    應笑笑與應玄子愣了一愣。後者心神一動,立即感應整片道宗,但旋即便是微皺起眉頭,道:“我並沒有感應到林動的氣息,歡歡,你是不是看錯了?”

    “不可能!”

    應歡歡銀牙一咬,道:“他現在的實力恐怕比爹還強。你若是要躲着,你自然是感應不到他!”

    “比爹還強?”

    應笑笑微愕,周圍那些道宗長老也是面面相覷。林動離開也就三年時間,那時候他連生玄境都還未晉入,難道短短三年。就超越了掌教?

    他們互相看着,旋即苦笑一聲,他們都知道應歡歡對林動的感情,或許這次,是這妮子想人想得太深了吧。

    “好,你躲,我看你能躲哪裏去!”

    應歡歡美目不斷的掃視着這片山脈,眼眶微紅的怒道,旋即其雙目微閉,接着衆人便是感覺到這天地溫度頓時驟降下來。最後,天空上,雪白的雪花竟是鋪天蓋地的落下來,將整個道宗都是籠罩而進。

    遠處的山崖上,林動望着沸騰起來的道宗。也是一聲苦笑,沒想到應歡歡如今的感應竟然敏銳到這種程度,他先前僅僅只是情緒波動了一下,便是被其所察覺。

    不過當他在見到天空上那一道道熟悉的面孔時,心中的那種感覺愈發的複雜,有心想要邁動腳步。卻是腳步重如千斤,無法挪動。

    “雪?”

    而就在林動微微失神間,卻是感覺到冰涼之氣襲來,一朵朵的雪花落下來,在其身體上融化而開。

    “哼。”

    遠處天空,應歡歡微閉的雙目陡然睜開,一聲冷哼,其身形一動,已是消失而去。

    “不好。”

    當那雪花融化在身體上時,林動便是感覺到不妙,急忙轉身欲走,然而下一刻,他腳步便是凝固了下來,只見得漫天雪花在其前方匯聚,眨眼間,一道曼妙倩影便是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那道倩影,身着淡白色的衣裙,身姿玲瓏,冰藍色的長髮傾瀉而下,而此時,那張美麗的臉頰上,正有着滾滾淚花落下來,那對同樣泛着冰藍色彩的美目,紅紅的將眼前那彷彿一下子凝固的青年給狠狠盯住。

    林動望着那張依舊極爲熟悉的俏臉,那一直被深深藏在心中的一幕幕,也是在此時突然的被掀了出來,陡然的溼了些眼睛。

    在那異魔城,少女爲了相救,強行覺醒那股屬於另外一個“她”的力量,青絲化湛藍。

    ...“你在幹什麼?!”

    “我不是他的對手...”面對着那張憤怒的臉龐,她悽婉一笑。

    “只有這樣...才能逼得爹爹現身,我知道這樣鬧下去,說不定會引發兩宗戰爭...可是...我不想看見你死在他們的手中...”

    “反正你們都習慣了我的任性...那就再讓我任性一次吧。”

    “...我不懂你們男人之間的那些義氣,如果你執意要出手,我就讓爹爹打暈你帶回去。”少女眼淚不斷的往下掉,然而那眼中,卻是有着哀求般的神色。

    “我只想要你活着。”

    爲了他,少女放下了曾經的驕傲,只爲了能夠護住她所在意的那個人。

    往事在腦海之中翻滾着,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仿若昨日,林動鼻尖微酸,胸膛中彷彿是有着什麼東西在翻滾涌蕩着。

    應歡歡望着那張面色不斷變換的臉龐,三年的時間,他似乎是削瘦了一些,也不知道這些年他吃了多少的苦。

    她緊緊的咬着紅脣,眼眶通紅,那被壓抑了三年的思念,在此時猶如噴泉般的涌出來,再想到之前這傢伙躲着不出現的舉動,她那思念,卻是不由得化爲一些怨忿之意,旋即她玉手一握,雪花匯聚而來,直接是化爲一柄雪花長劍。

    “你躲啊!你再躲啊!”她咬着牙,提高的聲音中,滿是怒意。

    唰!

    雪花長劍一抖,直接是撕裂空間,快若閃電般的對着林動刺來。

    林動見狀,卻是無奈的輕嘆了一聲。並沒有任何的閃避。

    長劍愈發的接近,不過隨着接近,那劍上的勁風也是越來越弱,最後劍身終是刺在林動身上,但卻在接觸的霎那,直接化爲了一片雪花飄散而去。

    雪花飄散,那道倩影卻是猶自帶着一些憤怒的衝過來。小手重重的捶打在林動的胸膛上,再接着,她動作越來越慢。終是哭了出來,那壓抑的哭聲中,有着這三年的苦苦思念與擔憂。

    林動望着那趴在自己肩膀上哭得讓人心疼的女孩。也是忍不住的擡起頭,深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旋即他緩緩的伸出手臂,將那纖細的腰肢,緊緊的摟進懷中。

    而察覺到他的動作,懷裏面的女孩,卻是哭得更厲害了,那模樣,彷彿是要將這三年壓抑的苦盡數的傾瀉出來一般。

    她的哭聲持續了很久,方纔逐漸的減弱。而此時那不遠處,也是有着輕咳之聲響起,林動擡起頭,只見得那不遠處,應玄子。應笑笑,王閻,以及那荒殿的殿主塵真,悟道二人也是在其中,在更遠處,道宗無數的弟子顯然都是在如同潮水一般的對着這邊涌來。顯然是聽說了什麼,隱約的還有着一些狂熱的呼喊聲傳來,那彷彿是林動師兄回來了什麼的...

    漫山遍野的,都是道宗的弟子。

    應歡歡也是察覺到了周圍的這種大動靜,那一直以來都是沒太大波動的臉頰飛上一抹緋紅,然後咬着紅脣,捏着小拳頭捶了林動一拳,這才轉身回到了應笑笑身旁,後者見狀連忙將其抱住,但心中卻是多了一些欣慰,這三年,她這妹妹都快冷得與一座冰山一樣,這般模樣,真是好久都沒看見了。

    林動望着那一道道熟悉的面龐,嘴中也是一片乾澀,那即便面對千軍萬馬都沒有多少波動的心境,卻是在此時變得紊亂了許多,而後,他衝着應玄子一笑,拱手道:“應...應掌教。”

    這一聲喊出來,卻是令得應玄子的身體微微一僵,多了一個字,之間的差距,卻是極爲的遙遠。

    一旁的應笑笑,應歡歡兩女臉色也是有些變化,前者連忙道:“林動,你不要怪爹,當年他也是有苦衷的。”

    林動苦笑了一聲,面色複雜的道:“畢竟我當年退出了道宗...如今闖進來,已經算是冒犯了。”

    “胡扯!”

    突然有着怒喝聲響起,衆人望去,只見得那荒殿的悟道老臉漲紅,他盯着林動,怒聲道:“你是老夫帶進道宗的,你要退宗,也要老夫批准才行,你以爲道宗是什麼?個個都向你這樣想退就退,那還成什麼樣了?!”

    悟道雖然是在喝罵,但那眼中卻是有着老淚,當年林動是他看中並且帶入道宗,而他也一直竭盡全力的培養着林動,當初異魔城之後,得知林動被元門逼得退宗,憤怒的他竟直接是要去找元門算賬,所幸最後被阻攔了下來。

    林動沉默,悟道對他有知遇之恩,對於他,林動心中也一直頗爲的尊敬,只不過東玄域與妖域不同,這裏的宗派觀念極重,一旦入宗,便是如入家,誰退了出去,那便是一種極重的罪責。

    “林動師弟,道宗的弟子,一直都在期盼你回來。”王閻也是輕聲嘆道。

    “林動師弟。”

    不遠處,龐統面色凝重,他的眼中同樣有着難掩的激動:“如今東玄域的局勢,你應該已經清楚,我們道宗現在是什麼情況,你也應該知道。”

    “我龐統其他的不知道,但我知道,林動師弟你絕不會拋棄我們道宗這麼多師兄弟,就如同當年在那異魔域,你沒有拋棄我們一樣。”

    “我們道宗這一年,有着不少師兄弟死在元門的手中,如果不是歡歡小師妹,或許我道宗也已宗毀人亡,我們道宗,與元門之仇,不共戴天,所以在這裏,龐統想與林動師弟說一句當年說過的話。”

    話音一頓,那龐統竟是猛的單膝跪了下來,那粗獷的臉龐上,熱淚滾滾而下。

    “林動師弟!”

    “請壯我道宗!”

    砰砰砰!

    那後方,黑壓壓的道宗弟子,在此時盡數的跪下,那連綿起伏的人海中,每一道臉龐都是充滿着對元門的仇恨以及對眼前重回之人的希冀。

    “林動師兄,請壯我道宗!”

    “林動師兄,請壯我道宗!”

    低沉如雷鳴般的聲音,在這天地間轟然的迴盪起來,那股莫名的情感,重重的撞擊在林動的心頭,這一刻,巨大的酸楚,衝擊着胸膛,令得他那眼睛也是泛紅了起來。

    (第一更!

    距第三只有不到兩百票了。

    我們衝沖沖,壯我大武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