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荒殿深處,天際之上,兩道流光掠來,然後在那天空上現出身來,正是林動與應歡歡二人。

    林動望着這片熟悉的山脈,那三年前的一幕幕也是自腦海中浮現出來,旋即他衝着身旁的應歡歡一笑,道:“還記得當年你和我打的賭麼?”

    應歡歡玉手將耳畔的一縷髮絲挽起,旋即她紅脣微抿,笑道:“你也太記仇了吧?而且那時候誰讓你那麼不識好歹,有着天殿讓你進,你卻偏要進荒殿,真是不識好人心。”

    林動笑了笑,當年的事,如今想來,卻是那般的讓人懷念。

    在林動二人出現在這裏不久後,那遙遠處,也是有着道道光影掠來,旋即那應玄子,小貂等人也是盡數的趕了過來。

    “你們是要?”應玄子看見兩人,目光看了一眼那大地,看這模樣,他竟然也是知道大荒蕪碑的情況。

    “是我告訴爹的。”一旁的應歡歡輕聲道:“大荒蕪碑內那異魔王不好對付,若是讓他逃出來,道宗必定首當其衝,傷亡慘重。”

    林動點點頭,這種事情對於道宗而言頗爲的嚴重,身爲一宗掌教,應玄子自然是要知情才行。

    “掌教,你們待會便在這外面佈下陣法,萬一有任何東西逃出來,立即抹殺!”林動沉聲道,照巖所說,那大荒蕪碑內〖鎮〗壓的,應該是一尊實力達到二重輪迴劫的真王,如果到時候讓這東西趁機逃了出來,將會是一個極大的麻煩。

    “小貂,祝犁大長老,你們也協助一下,絕不能出差錯。”林動又是看向小貂等人,面色凝重。

    “另外,悟道師叔,請暫時將荒殿弟子撤向其他殿。”應歡歡美目投向那趕過來的悟道,也是開口說道。

    “好。”

    悟道見到他們這陣仗,也是明白事情的嚴重性,當即應了一聲,迅速撤退,去疏散着荒殿的弟子。

    林動見狀,這才微微點頭,旋即眼神凝重的望向下方的大地,腳掌重重一跺,一股磅礴的力量直接透過虛空,傳進了大地。

    轟隆!

    隨着這股力量衝進大地,這片山脈頓時激烈的顫抖起來,那大地上一道巨大的裂縫緩緩的撕裂開來,而後,一座巨大的古老石碑,便是緩慢的自那裂縫之中,逐漸的升起。

    嗡。

    而就在這座古老石碑破地而出時,這天地間竟是突然颳起了陣陣陰寒之風,隱約間,彷彿是有着淒厲之聲響徹。

    這般異象,也是令得林動心頭微微一沉,看來這三年來,大荒蕪碑被那魔氣侵蝕得相當嚴重啊。

    古老石碑最終突破了大地,徹徹底底的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中,林動視線望去,那雙掌也是忍不住的緊握起來。

    如今的大荒蕪碑,那龐大的碑面上,佈滿着無數道黑色的魔紋,這些魔紋猶如人體脈絡般遍佈在石碑上,一種近乎死亡般的氣息,緩緩的自石碑之上散發出來。

    在這石碑上,除了這些猶如心臟般緩緩跳動的魔紋外,表層還覆蓋着一圈厚厚的冰層,冰層之上,藍光閃爍,這倒是將那些魔氣遏制了一些。

    “現在的我,只能幫它將魔氣的侵蝕遏制一些。”應歡歡輕聲道,這些冰層顯然是她的手筆,不過這大荒蕪碑中的那尊真王顯然也是極爲的厲害,因此憑藉她現在的力量,也沒辦法將其抹除。

    “已經足夠了。”林動認真的道,如果不是應歡歡出手幫忙遏制着魔氣的侵蝕,恐怕大荒蕪碑也堅持不到他回來。

    “現在怎麼辦?”應歡歡問道。

    “我要進大荒蕪碑內,在那裏將這尊真王解決掉。”林動道,只有將那真王徹底的抹殺,這些魔氣方纔會消失,大荒蕪碑方纔能夠恢復過來。

    “我陪你去。”應歡歡毫不猶豫的道,那大荒蕪碑內的異魔王極爲的厲害,林動一人前去,她並不放心。

    林動聞言,微微猶豫了一下。

    “哼,我現在的實力並不弱於你,可不會再拖你的後退。”見到他猶豫,應歡歡頓時輕哼了一聲,道。

    林動苦笑,略作沉吟也是點了點頭,如今的應歡歡的確今非昔比,真是要動起手來,他也不見得能夠勝過她,此行除魔,危險性不小,有她跟隨或許把握的確會大一些。

    “那好吧,這一次,我們便聯手除魔。”聽他這樣說,應歡歡方纔滿意的點點頭。

    “諸位,外面就交給你們了。”

    ωωω ⊕ttКan ⊕℃O

    林動再度對着小貂等人提醒了一聲,然後對着應歡歡伸出手來,後者見狀,臉頰微紅,接着將自己那纖細玉手送入了他手中。

    小手落進林動掌心中,一種冰冷散發出來,猶如一塊萬年玄冰,寒氣滲入骨子。

    “唉。”

    林動心中輕嘆了一聲,眼中掠過一抹憐惜了那握着應歡歡小手的手掌逐漸的用力,似是想要將那冰冷的手給暖起來一般。

    “走了啊。”應歡歡察覺到了他的舉動,微微失神,旋即偏過頭去,眼眶似是微紅了一下,旋即輕聲嗔道。

    林動一笑,身形一動,兩人便是化爲一道流光直奔那大荒蕪碑而去,而就在他們身體接觸到大荒蕪碑的霎那,碑面泛起道道波動,兩人的身影,也是消失不見。,

    進入大荒蕪碑,黑暗立即猶如潮水般的涌來,旋即林動輕輕緊握了一下時掌心中的冰涼。

    嗡。

    冰藍色的光亮,突然散發出來,將黑暗驅散而去,林動偏頭,只見得應歡歡另外一隻小手擡起,在那修長的指尖,有着一盞冰燈凝聚而成,柔和而冰涼的光芒正是從那冰燈中散發而出。

    應歡歡望着這片黑暗,美目中卻是寒芒一閃,淡淡的道:“這種把戲,會不會看小看人了?”

    話音一落,只見得一朵龐大的冰蓮自兩人腳下浮現而出,旋即冰蓮旋轉,無數道花瓣暴射進那黑暗之中,緊接着,有着道道淒厲的嘶鳴聲響起。

    花瓣爆碎,形成光斑散開,林動目光一掃,只見得在那黑暗之中,無數黑暗的巨蛇盤踞,那蛇瞳之中,瀰漫着邪惡的魔氣,死死的盯着兩林動緩步踏出一步,眼瞳之中,雷芒閃爍,旋即雷鳴之聲猛的自其〖體〗內響徹而起,只見得這黑暗中,雷雲憑空凝聚,下一霎,無數道雷霆瘋狂的降落下來,整片黑暗世界,都是在此時變得耀眼與狂暴起來。

    “雷霆祖符?”應歡歡望着那自林動〖體〗內散發而出的奇特波動,美目中不由得掠過一抹驚訝,輕聲道。

    “嗯,在亂魔海得到的。”

    林動笑了一聲,然後他望着那黑暗深處,道:“看來大荒蕪碑已被壓制了,這碑內空間,都已被那真王掌控。”

    “破了便是。”

    應歡歡玉手一握,突然有着無盡寒氣凝聚而來,而後竟是在其面前化爲一架猶如寒冰般的古箏,其玉手落上,琴絃撥動。

    琴音響起,只見得一道滔天的藍色冰波,猛的自古箏之上席捲而出,冰波席捲間,化爲一隻龐大的冰鳳,清澈的鳳鳴之聲,響徹這片黑暗空間。

    咻!

    冰鳳掠出,帶起滔天寒氣,最後衝進那繚繞着無盡魔氣的黑暗之中,最後砰的一聲,爆炸開來。

    “無盡,冰封。”

    冰冷的聲音,自應歡歡嘴中傳出,旋即林動便是眼神微凝的見到,那些肆虐霸道的異魔氣,竟然是在此時盡數的凝固起來,化爲道道黑色冰屑,最後砰的一聲,徹底的化爲虛無。

    黑暗,在此時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褪去。

    林動二人步伐加快,追逐着那黑暗而去,如此半晌之後,步伐開始緩慢的停下,那望向前方的目光,逐漸的冰冷。

    在那遙遠的前方,黑色的赤地蔓延開來,在那赤地的〖中〗央,是一座黑色的石碑,那座石碑,正是以前林動所看見過的大荒蕪碑的碑靈。

    不過此時,林動的目光,僅僅只是在石碑上略一停留,便是緩緩移上,因爲在那石碑之上,他看見了一道盤坐的黑影。

    “桀桀,真是好多熟悉的味道啊…”

    石碑上,那道魔影也是緩緩擡頭,一對赤色的眼瞳,邪惡之極,其中彷彿有着無盡的暴戾在涌動,他那尖銳的手掌,抓在石碑之上,指甲劃過,便是在碑面上留下道道深痕。

    那道魔影盯着林動,那對魔瞳,顯然是在此時縮了一縮:“吞噬祖符?雷霆祖符?桀桀,真是有本事,竟然能夠降服兩道祖符…”

    “一尊兩重輪迴劫的真王而已,未免囂張過頭了吧?”應歡歡冷笑道。

    魔影魔瞳轉向應歡歡,這一霎,林動能夠察覺到他周身魔氣劇烈的波動了一些,那眼瞳中,彷彿是有着滔天的恨意以及一絲隱藏得極深的懼怕。

    “果然是你!冰主!”

    魔影尖銳的聲音響徹而起:“看來你也輪迴轉世了,桀桀,不過看這模樣,你的力量似乎還沒有完全復甦啊?這樣你也敢在本王面前囂張?”

    “桀桀!”

    魔影又是仰天尖嘯,道:“正好,趁你力量未甦醒,將你斬殺,看這天地,還有誰能擋我族之路!”

    林動臉龐上,有着一抹微笑浮現出來,只不過那笑容間,卻是瀰漫着冷冽寒意,下一霎,他那雙瞳之中,黑芒雷光,同時涌起,浩瀚波動,鋪天蓋地的席捲而出。

    “被封印傻了的傢伙,今日是誰殺誰,可還不一定呢!”(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