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嗤!

    凌厲的劍鋒,攜帶着狂暴的元力呼嘯而過,而後鮮血四濺而開,道道身影吐血倒飛而出,身體抽搐着,迅速的冰冷下來,那眼神之中,還帶着一些絕望之色。

    無數道身影,鋪天蓋地的自黑雲中席捲而出,猶如蝗蟲般的衝進了那天空上的巨大懸空島嶼,猙獰的廝殺之聲,響徹着天地。

    淒厲的慘叫以及鮮血,令得這片天地,都是平添了一分淒厲。

    蘇柔手持長劍,一劍將周遭十數位元門弟子盡數斬殺,那綠裙之上,也是有着點點鮮血沾染,她那俏麗的小臉望着周圍被染紅的地面,眸子中也是掠過濃濃的悲痛之色。

    “所有弟子,護住主宮!”

    蘇柔大聲喝道,磅礴元力涌動間,又是將周圍圍攻而來的衆多元門強者震得吐血倒飛,不過面對着那潮水般的攻勢,她的臉頰,也是浮現了一抹蒼白。

    “是!”

    周圍無數道身影齊齊應道,他們形成巨大的陣法,圍繞在那宮殿四周,將周圍元門潮水般的攻勢,不斷的阻攔下來。

    不過伴隨着元門弟子的每一次衝鋒,那些九天太清宮的弟子,都將會留下滿地的屍體,而後再度被逼得後退防線。

    不過即便是如此,卻並沒有任何一個人退縮,他們的眼中,雖然絕望,但卻沒有絲毫放棄的跡象。每一個地方,都會有着屬於他們的信念。如同道宗弟子視林動爲信念,而他們九天太清宮的弟子。心中同樣是有着一個所堅信的信念。

    那個信念,叫做綾清竹。

    她是九天太清宮千載之內,最爲出色優秀之人,這一點,不僅僅是這些弟子如此認爲,甚至連宮主以及諸多長老。都是深信不疑着。

    只要她未曾倒下,九天太清宮,便如那九天銀月,永恆不落……而與外界的漫天廝殺慘烈不同。在那古樸大氣的宮殿之內,卻是一片的寧靜,磅礴的元力,竟是匯成道道河流,在整個大殿之中流淌,而在那元力河流之中,能夠看見無數閃爍的晶體,猶如鑽石般的耀眼。

    這些元力河流,匯聚成一個極爲古老晦澀的陣法,而在那陣法的邊緣。有着數十名老者盤坐,他們的面色慘白,磅礴的元力,源源不斷的自他們體內涌出來,最後匯聚進半空那古老的陣法之中。

    在陣法的最中央,元力凝聚成一道青蓮,在那青蓮之上,一道曼妙的倩影靜靜盤坐,她有着如墨般的青絲。如雪般的肌膚,如柳葉般的彎眉,雖然在她的臉頰上有着薄薄的輕紗,但依舊能夠看見那美得驚心動魄的輪廓。

    此時的她,羊脂玉般的纖細雙手,結成一種極爲奇妙的姿勢,指尖輕觸,掌心之間,化爲一個極爲神奇的圓弧,其中彷彿包攬了整個世界。

    一種無法言語的波動,悄然的散發着。

    在那陣法的最前方,一名中年美婦目光緊緊的望着陣法中央的絕色女子,下一刻,她猛的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噴進陣法之中,喝聲如雷般的響起:“清竹,感應太上!”

    噗嗤!

    周圍那數十名老者,也是猛的噴出精血,旋即渾身氣息急速的萎靡,本就滿頭的白髮,更是在此時逐漸的枯萎甚至脫落下來。

    那龐大的古老陣法,彷彿是在此時,悄悄的轉變着,下一霎,陣法之中的絕色女子,嬌軀猛的一顫,只見得其頭頂上方,突然有着光芒浮現,那片光芒極其的模糊,彷彿僅僅半丈範圍,但就是那小小的半丈區域,卻是有着一種古老到極致的波動散發出來,那般朦朧,恍如混沌。

    而周圍那些老者見到這一幕,灰敗的臉龐上,卻是有着狂喜之色涌出來,渾濁的眼淚順着臉龐流下來,最後他們竟是掙扎着爬起,對着陣法中央的絕色女子虔誠的跪拜了下去。

    “竟然...真的成功了嗎?”

    那臉頰慘白的中年美婦望着這一幕,渾身也是激動的顫抖,她絲毫不顧自己那飛快雪白起來的頭髮,仰天尖笑:“哈哈,萬千載了,我九天太清宮,真的有弟子感應到太上了!我等死而無憾!”

    噗嗤!

    尖笑中,那中年美婦再度一口鮮血噴出來,身體迅速癱倒了下去,其他的那些老者,也是緩緩的倒下,氣息如遊絲。

    嗡。

    半空中,那浩瀚無盡的元力河流,竟然是在此時呼嘯而下,最後盡數的灌注進入那道絕色女子身體之中,而面對着這種連尋常轉輪境強者都是無法承受的灌注,那白衣女子,竟是直接全部的吸收而去。

    “唰。”

    就在那元力河流盡數灌注絕色女子體內時,她那緊閉的雙眸也是陡然睜開,那眼眸如深海,清澈浩瀚,而且在此時,竟然是有着一種奇特的波動,那種波動,彷彿凌駕了世界。

    不過那種波動一閃即逝,旋即她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那迅速變得衰老起來的中年美婦身旁,急忙將其扶起,急聲道:“師父!”

    在她的呼喊下,那中年美婦緩緩睜開眼,她欣慰無比的望着眼前那紅着眼眶的絕色女子,嘴角的血跡,令得她看上去分外的慘然:“清竹,你真的成功了...”

    在這九天太清宮,能被這般稱呼的,除了綾清竹之外,還能有何人?

    “師父,你怎麼樣了?”綾清竹緊緊的抱着中年美婦,這般時候,即便是以她那清冷的性子,聲音中都是多了一些哽咽。

    “呵呵,我已將一生修爲盡數傳承於你。這條性命,怕是再難保住。”中年美婦緩緩的伸出手掌搽去綾清竹眼中滑落的水花。道:“不用難過,在坐化之前能夠見到你感應太上。這已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成就。”

    “師父,你不會有事的。”珍珠般的眼淚自綾清竹眼中掉落下來,她輕泣道。

    “傻孩子,我本就是重傷之體,能夠在最後時候爲你做這些事,我已經很滿足了。”

    中年美婦面目溫柔。旋即她看了綾清竹一眼,突然道:“當年那個毀了你清白之身的傢伙,應該便是道宗那個林動吧?”

    “啊?”

    綾清竹一呆,卻是緊咬着紅脣不肯說話。

    “你這三年。每年都去那大炎王朝,真當爲師不知道你去做什麼嗎?”中年美婦輕聲道:“只是我都沒想到,我這清傲的徒兒,竟然也會有一天,會爲了一個男子去做這些事情,那小子,倒是有福氣了。”

    “我...他在異魔域幫了我,我,我只是想還一個人情,師父。您別多想,清竹此生對男女之事別無太多念想,只想護我九天太清宮長盛不衰。”綾清竹低聲道。

    “你這傻丫頭,自從當年你從大炎王朝回來的那天,我便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但你卻死倔着,不肯將那毀你清白之人說出來,你不就是怕師傅一怒之下將那人抽皮扒筋麼,唉。可那家夥當年毀你清白,也是順帶着將你苦修多載的太清訣毀於一旦,那可是感應太上的必要之物啊!”中年美婦嘆道。

    “師傅,天地間萬事難全,我所修煉的太清訣雖毀於一旦,但如今卻同樣是因禍得福成功感應太上,這之中禍福,誰又能說得清楚?”綾清竹道。

    “到了現在,你還護着他,你感應太上數十載,直至今日方纔有所觸及,那小子怕是“功不可沒”。”

    中年美婦苦笑了一聲,旋即她輕聲道:“希望那小子真的能配的上你吧,你如今感應了太上,雖然僅僅只是初步,但日後成就,無可限量。”

    “清竹,你可知道,我九天太清宮所隱藏的最大祕密麼?”中年美婦沉默了一下,突然道。

    “不知。”綾清竹搖搖頭,美目中倒的確是有些茫然,以她在九天太清宮的身份竟然都對那所謂的祕密知之不詳,足以見得這所謂的祕密,究竟隱藏得有多深。

    “呵呵,九天太清宮,自從第一代那裏流傳下來時,便是有着歷代宮主口口相傳之事,那便是,我九天太清宮,在那極爲遙遠的遠古時,有着另外一個稱謂。”

    “它叫...太上宮。”

    “太上宮?”綾清竹微微一怔,旋即搖了搖頭,她閱覽過的古籍也是不少,但卻並沒有聽說在那遠古時期,有一個叫做太上宮的強大宗派。

    “其實真要說起來,我九天太清宮可沒那資格說成是太上宮的後身,當然,或許現在的你,勉強算是摸到了太上宮的路,但也還無法稱爲太上宮的人。”中年美婦道。

    “而自古到今,這太上宮,僅僅只有一人。”

    “一人?”綾清竹柳眉微蹙,道:“誰啊?”

    “那位屹立在這片天地最巔峯之人...符祖大人!”中年美婦眼中猛的有着一股狂熱尊崇之意涌出來。

    “符祖?”

    綾清竹嬌軀微震,終於是有所變色,那位曾經率領這片天地無數生靈與那些邪惡異魔戰鬥的巔峯強者,便是這太上宮的創始人?

    “太上宮並非符祖所創,但這名字,卻是由他而生,甚至我們都不知道,那所謂的太上宮,究竟是一個宗派,還是代表着另外更爲神祕的什麼...”

    “太上宮之人,符祖大人算一個,而他的八大弟子,也就是遠古八主,其中冰主或許算半個,其餘七主,則是略有不及,不過我想,或許就連他們,也不太清楚這“太上宮”的含義,這似乎是隱藏在這天地間的一個最大祕密。”

    “從某一個角度來說,你也足以稱爲符祖大人的第九個弟子!”

    綾清竹微愕,這事情太過玄妙,莫名其妙間,她竟是與那位天地間最巔峯的強者扯上了關係。

    “咳。”

    中年美婦在說出這些話後,也是劇烈的咳嗽起來,鮮血不斷的從其嘴中涌出來,眼中殘餘的生機也是迅速的消退。

    “清竹,不要哭,一定要答應我,保我九天太清宮香火不滅,萬千載傳承,不能斷絕於我之手!”在最後的時刻,中年美婦緊緊的抓住綾清竹的手,斷斷續續的將話說完,而後眼中生機,終於是徹徹底底的散去。

    “師傅!”

    綾清竹一聲悲呼,終是忍不住的撲在美婦身上,悲泣不止。

    宮殿中那些重傷的老者見狀,也是眼露悲色,暗自垂淚。

    “清竹,現在不是悲傷的時候,我九天太清宮面臨被毀之危,還得需要你出手,挽救傳承!”一名長老壓制着體內傷勢,沉聲道。

    綾清竹玉手輕輕抹去臉頰上的淚水,然後她對着中年美婦冰涼下來的身體跪拜而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那晶瑩淚水滴落在地面上,留下淺淺水痕。

    “師傅請放心,清竹身可死,宮門永不落!”

    綾清竹纖細的玉手緩緩緊握,細小的青筋在如玉般的肌膚上凸顯出來,旋即她猛的起身,手持長劍,身化虹芒,帶着那滔天般的凌厲,撕裂大殿宮門,而後衝進了那漫天血雨之中。

    在那漫天廝殺血雨中,那道纖細的身影,猶如漫天火焰席捲中緩緩綻放而來的梧桐花,即便最終會化爲灰燼,但卻義無反顧。

    (再爲這兩天的更新說聲抱歉,本身這個作者大會不太想來,但因爲最近的一些圈內風波,又不得不來一趟,來來回回折騰,昨兒早晨七點就起牀,睡了不到四個小時就起來開會,然後很晚才回酒店,十點左右在碼字時,又忍不住的睡了一小會,醒過來都兩點了,然後把這一章趕了出來。

    今天就回去了,更新就會恢復,再次說聲抱歉了。)RQ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