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唰!

    磅礴的元力自蘇柔體內暴涌而出,手中長劍卻是化爲無數道凌厲劍芒,直接是將周圍數十名圍攻而來的元門弟子生生斬殺。

    不過面對着這種潮水般的攻勢,她體內元力顯然也是無法持續太久,那張俏麗的臉頰上,滿是蒼白之色。

    然而即便是體內傳來陣陣虛弱,蘇柔依舊緊咬着牙,她望着那滿地的屍體,眼眶也是通紅,那心中,有着一絲無力涌出來。

    如今動手的,還只是元門的尋常弟子,而那些最讓人忌憚的元門長老,卻都是在漠然的望着他們的抵抗,一旦他們出手,九天太清宮的防線也會瞬間崩潰。

    現在的他們,只不過是在享受着九天太清宮臨死前的瘋狂掙扎而已。

    “蘇柔師妹,小心!”

    而就在蘇柔心神微微恍惚間,一道急喝聲突然響起,然後她猛的回過神來,渾身毛孔頓時一縮,只見得在那前方,三道凌厲劍影,攜帶着極端狂暴的元力,陡然而至。

    這三道攻勢,凌厲無比,那出手之人,顯然也是元門之中的真正強者,其中每一人的實力都是不弱於蘇柔,如今三人偷偷出手,更是封鎖了蘇柔所有的退路,以後者此時的疲態,顯然不可能將其抵禦下來。

    蘇柔也是感受到自身的狀態,她望着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凌厲劍影,嘴角也是浮現一抹無奈的悽然之色。九天太清宮,就真的要落得這般結局麼?

    “唰!”

    凌厲攻勢瞬間而至,然而,就在那攻擊即將落到蘇柔身體之上時,一道青色虹光,猛的洞穿空間,呼嘯而至。青光掠過間,那三名生玄境大圓滿的元門強者,竟是連一道慘叫之聲都未發出。便是爆成漫天血霧。

    砰砰!

    青光自那三名元門強者身上掠過,卻是去勢不減,後方那衆多的元門弟子。也是在此時被那道凌厲青光,盡數的蕩除,霎那間,那元門的潮水攻勢中,便是出現了一片空蕩。

    突如其來的強力攻擊,也是令得漫天廝殺聲一滯,那蘇柔等九天太清宮的弟子先是一怔,旋即猛的轉頭,然後他們便是驚喜的見到,在那後方。一道白裙飄飄的絕美身影,手持長劍,緩緩而來,那本就清冷的氣質,在此時更是寒氣逼人。

    “清竹師姐!”

    望着那道倩影。無數九天太清宮的弟子皆是大聲的呼喊了起來,原本還有些萎靡的士氣頓時大振。

    “師姐!”

    蘇柔望着那徐徐來到身旁的白衣女子,雖然後者依舊是薄紗遮面,但她卻是能夠感覺到綾清竹此時臉頰上所瀰漫的寒氣以及殺意。

    “小師妹,辛苦你們了。”綾清竹望着那臉頰上滿是疲態的蘇柔,再看看周圍那些渾身是傷的九天太清宮弟子。那握着長劍的玉手輕輕顫抖,緩緩的道。

    “師姐,保護九天太清宮,也有着我們的責任。”蘇柔搖了搖頭,道。

    綾清竹輕輕點頭,她擡頭望着那漫天的黑雲,黑雲中,正有着元門弟子不斷的涌來,而在那片黑雲最中央的位置,她能夠見到數道蒼老身影,一種強大的壓迫從他們體內瀰漫出來,籠罩着整個九天太清宮,他們,才是真正的威脅。

    “呵呵,總算是出來一個能夠看的人了啊,怎麼?你們九天太清宮的宮主呢?”

    天空上,那元門大長老望着綾清竹,淡淡一笑,旋即又是道:“我道是忘了,她已被我重傷,或許現在,已經身死道消了吧?”

    無數九天太清宮弟子暴怒,目光仇恨的盯着那元門大長老,身體因爲憤怒而微微顫抖着。

    “便是你,傷了師傅嗎?”

    綾清竹猶如寒月般冷冽的美目,盯着那元門大長老,玉手一握,一股極端驚人的氣息,猛的自其體內席捲而出,直衝天際。

    那般氣息強度,竟已是達到轉輪境層次,而且不知爲何,她的氣息雖然僅僅只是轉輪境層次,但那隱約間所散發出來的危險程度,卻是比起那種觸及輪迴的頂尖強者,尤要強烈!

    “哦?”

    那元門大長老感受到綾清竹這般氣息,眉毛卻是一挑,淡漠的笑道:“看這模樣,原來你們宮主在臨死前將畢生元力都是傳承給了你,你倒也是不簡單,這般傳承失敗率十有**,沒想到還被你碰上了。”

    “不過,就算你得到了傳承又如何?”

    元門大長老眼露譏諷之色,道:“連你們宮主親自出手都敗於老夫之手,你這一個小輩,還能是老夫對手不成?”

    綾清竹那對秋水美目,只是安靜的盯着那元門大長老,那冷冽到極點的目光,即便是後者,眉頭都是微微一皺,旋即冷笑着搖搖頭,一揮手:“殺了她。”

    “是!”

    在其後方,一名元門長老恭聲應道,而後面色冷漠的緩緩走出,伴隨着他步伐的踏出,那股滔天般的驚人氣息,也是席捲而開,在其眼瞳深處,有着邪惡黑芒掠過。

    這位元門長老的實力,顯然也是出於轉輪境層次,而且那種氣息雄渾程度,顯然遠非之前被林動所斬殺的趙奎可比。

    顯然,這元門爲了解決掉九天太清宮,也是下了血本。

    “小輩,速速率九天太清宮歸降我元門,否則,你太清宮,必定雞犬不留!”那元門長老,目光陰冷的盯着綾清竹,冷喝道。

    然而,面對着他的冷喝,綾清竹眼神愈發的冰冷,旋即她緩步踏出,手中長劍,猛的斜斬而出。

    嗡!

    就在她這一劍斬出時,這片天地元力都是陡然沸騰起來。一道青色光線以一種無法形容的速度洞穿虛空,那一霎,彷彿連空間都是被切割而開。

    “小心!”

    那元門大長老見狀,眼瞳猛的一縮,厲聲喝道。

    他的喝聲尚未落下,那元門長老渾身汗毛也是陡然豎起,一股濃濃的危險之意掠過心頭。浩瀚元力幾乎是在瞬間,猶如銅牆鐵壁般,將其層層包裹。

    “唰!”

    防禦剛剛形成。那道青色光線,已是降臨,而後掠過。浩瀚涌動的元力,以及那元門長老臉龐上的神色,都是在此時瞬間凝固!

    咔嚓。

    細微的聲音,突然從那磅礴的元力防禦上面傳來,然後無數道目光便是目瞪口呆的見到,裂紋飛快的蔓延而開,最後砰的一聲,那堅固無比的防禦,竟是崩潰開來。

    而在防禦崩潰之時,其中那位元門長老的身體。竟然也是砰的一聲,爆成一團血霧...

    www¸ ttκΛ n¸ c o

    “嘶!”

    整片天地,都是在此時響起道道倒吸冷氣的聲音,誰都未能想到,一名轉輪境的超級強者。竟然一招便是被綾清竹秒殺。

    “咻。”

    血霧升騰,一道染着一些黑芒的元神逃遁而出,那淒厲的慘叫聲響徹天際:“啊,你這小賤人,竟敢毀我之身,老夫必定不饒你!”

    “哼。無用的東西。”那大長老眼中寒芒一閃,袖袍一揮,便是將那長老元神收入袖中,然後陰森森的目光,投向下方那手持長劍的綾清竹,後者的眼神依舊冷冽,只不過那臉頰上,似是掠過一抹淡淡的蒼白,先前凌厲一擊,顯然對她也是有着不小的消耗。

    “不愧是號稱九天太清宮有史以來最爲優秀的弟子,這般能力,恐怕連你的師傅都比不上!”

    “不過今日,莫非你以爲憑藉你一人之力,就能挽救九天太清宮不成?!”

    “所有元門弟子聽令,給我血洗九天太清宮!”大長老手掌怒揮而下,那喝聲之中,瀰漫着暴虐的殺意。

    “是!”

    聽得大長老怒喝,那元門弟子,也是鋪天蓋地的呼嘯而出,漫天殺氣涌動。

    蘇柔見到元門攻勢再度涌來,也是一咬銀牙,就欲率衆抵擋。

    “小師妹。”

    不過她剛欲動手,卻是被身前的綾清竹阻攔了下來,後者望着那元門弟子潮水般的攻勢,輕聲道:“你率衆多弟子撤退,我來斷後。”

    “清竹師姐!”

    蘇柔一驚,雖然先前綾清竹展現出驚人的實力,但元門勢大,那最爲厲害的元門大長老更是一直未曾出手,光憑綾清竹一人,如何能夠擋得了?

    “師姐,我們不怕死,讓我們留下來與九天太清宮共存亡!”周圍那些九天太清宮弟子也是急忙道。

    “你們死了,九天太清宮的傳承便斷了...”

    綾清竹手持長劍,旋即她玉手一握,一枚古樸的令牌,出現在其手中,旋即她那清冷的聲音,傳蕩開來:“我以九天太清宮新任宮主的身份命令你們,立即撤退,違令者,逐出宮門!”

    “師姐!”

    無數九天太清宮弟子眼淚滾滾而下,忍不住的跪伏下來,黑壓壓的人海,霎是壯觀。

    “若是不想我白死,你們便聽我之言。”

    薄紗之下,似是有着晶瑩淚水滴落下來,而後迎風散去,旋即她擡頭,迎着那元門潮水攻勢緩緩而去,那番手持長劍的修長身影,卻是在這殘陽之下,孤寂而決絕。

    “清竹身可死,宮門永不落!”

    綾清竹擡首,那清冷的聲音,卻是帶着一股傲然之意,響徹天地。

    “有骨氣。”

    元門大長老陰測測一笑,那眼中,無盡的暴虐涌動,旋即他手掌一揮,冰冷之聲,傳蕩開來。

    “殺!一個不留!”

    (已回杭州,作者沙龍算是完了,累死人,諸位莫怪,我也想留家安穩碼字的,四月閉關一月,認真寫完武動最後的精彩,感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