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漫天魔氣涌動,大地崩裂,而那道削瘦的身影,則是安靜的矗在前方,任由那滔天巨浪,都是無法席捲而來。

    當他說出那略顯沙啞的話語時,他也是轉過身來,然後行到那微偏着頭的綾清竹身旁,他望着後者薄紗上沾染的血跡,後者柳眉間,依稀還能見到那熟悉的清冷,與應歡歡如今那種冰冷不同,她的冰冷,卻總是有着一種與生俱來般的清傲之意,而這或許也是她爲之優秀的原因。

    綾清竹能夠感覺到那來到身旁的青年,那對即便是在生死間都未曾有過太大波動的秋水眸子中,卻是在此時紊亂了一些,玉手緊握着,控制着情緒,不讓她去看此時那光芒突然變得耀眼得如鷹如隼的男子。

    這番模樣,與三年之前那般的慘烈,截然不同。

    而在她心境微微紊亂間,面前的青年似是彎下了身子,然後直接將她攔腰抱起,霎那間的離地,讓得綾清竹腦子空白了一瞬,但隨即清醒過來後,便是一陣兇猛的掙扎。

    “別動。”

    略微有點低沉的聲音傳來,綾清竹嬌軀微僵,終於是擡起螓首,一張比起三年前成熟堅毅了許多的年輕臉龐,印入了眼簾之中。

    此時的後者,正微微皺着眉,那股氣質與凌厲,即便如今的綾清竹,都爲之一怔,三年的時間,似乎洗盡了他那一身鉛華。那原本就隱藏在骨子深處的東西,正在逐漸的顯露出來。

    綾清竹銀牙輕咬了咬,那掙扎總歸還是因爲如今身體的受傷而微弱了下來,唯有那緊握的玉手,顯示着她內心的一些波動。

    “林...林動大哥?”

    蘇柔等衆多九天太清宮的弟子怔怔的望着那抱着綾清竹緩步走過來的青年,好半晌後,她方纔猛的回過神來。那俏臉之上,頓時有着無法掩飾的狂喜之色涌了出來。

    “林動大哥,真的是你!你回東玄域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

    林動停在了蘇柔前方,他望着少女那驚喜的俏臉,也是忍不住的微微一笑。當年那個怯怯弱弱的少女,如今,也終於是變得成熟了起來。

    “做得不錯。”

    林動將懷中的綾清竹輕輕放下,然後伸出手掌笑着摸了摸蘇柔的小腦袋,後者臉頰頓時一紅,但前者這種熟悉的舉動,也是令得她心中暖洋洋的,那霎那,彷彿渾身的疲憊都是盡數的消失而去。

    “咳。”一旁的綾清竹突然輕咳出聲,薄紗下。似是又有着一抹殷紅浮現出來,顯然先前那陸峯的一掌並不輕。

    “清竹師姐,你沒事吧?!”

    蘇柔大驚,周圍的那些九天太清宮弟子也是急忙的圍上來,眼中滿是擔憂。

    綾清竹微微搖頭。她望着周圍那些師兄弟身上沾滿的鮮血,輕聲道:“都打起精神來吧,如今強敵未退...”

    聽得此話,衆人也是迅速從先前的驚喜中回覆了清醒,面色皆是沉重下來,在那周圍。還有着元門大軍虎視眈眈,現在連綾清竹都是敗在了那元門大長老手中,他們算是失去了最後的力量。

    “接下來的事,就交給我們道宗吧,你們護着她。”

    林動看了綾清竹一眼,後者的眼神已是恢復了常見的清冷,只不過卻始終不與他對視,每當目光有所碰觸,她便是會立即轉移而開。

    “林動大哥...你,你小心點,那元門大長老實力很強的。”蘇柔咬着紅脣,雖然理智讓得她認爲這種時候,林動應該避讓才對,但那心中對林動的盲目信任,卻是讓得她到嘴的話變了模樣。

    “道宗之友今日相助,清竹代九天太清宮先行謝過了,不過若是無法退敵,還望能先行離去,我九天太清宮即便是宗毀人亡,也斷然不會與元門有絲毫妥協。”綾清竹美目微垂,聲音輕緩的道。

    一旁的蘇柔聽得這話,頓時吐了吐舌頭,不敢再說話,她與綾清竹關係頗爲的親密,隱約的知道一點兩人間似乎有着一些莫名的關係,在林動離開的這三年,她曾見過綾清竹偶爾修煉間會有些發呆,那顯然是在思念一個人時方纔會出現的模樣。

    而這則是令得蘇柔大感神奇,綾清竹性子清清冷冷,心境修爲極其的厲害,這些年來東玄域不知道有着多少各路天才妖孽仰慕於她,但卻始終未能在那關係上有更一步的進展,有時候甚至都連蘇柔都認爲,或許這天地間,真是沒一個男子能夠真的讓自己這清傲如謫仙般的師姐如尋常小女兒一般,因此,當她在見到綾清竹那般模樣時,心中方纔會有着如此之大的震動。

    wWW ▪TTkan ▪¢Ο

    不過讓得她微微有些疑惑的是,既然清竹師姐對林動大哥有着關係,那爲何眼下,又是這般清清淡淡甚至還顯得有點陌生?

    疑惑歸疑惑,但綾清竹在九天太清宮顯然有着極高的威嚴,因此連她也不敢偷偷詢問。

    “什麼道宗之友,你難道不知道我的名字不成?”林動同樣是因爲綾清竹這語氣而將眉毛微微揚了起來,黑色眸子中掠過一抹怒意,這女人是故意來氣他的不成?

    綾清竹眼神清淡,卻是未曾擡頭,也沒有回答。

    見到她這般,林動一聲怒哼,轉身就走,綾清竹那玉手也是在此時忍不住的緊握起來,薄紗下的貝齒,輕咬着紅脣,但她卻倔強得一言不發。

    不過,就在她暗自倔強間,那走出兩步的林動突然轉身,掌風直接是在周圍那些九天太清宮震驚的目光中對着綾清竹臉頰而去,那模樣。竟是如同含怒出手一般。

    而察覺到那掠來的掌風,綾清竹嬌軀微顫,竟是閉上了美目,動也不動。

    “嗤。”

    攜帶着掌風的指尖,掠過綾清竹的臉頰,然後她便是猛的感覺到臉頰一涼,那面上的薄紗。竟是被強行的扯去。

    薄紗扯去,隱藏在其下的那張近乎完美般的美麗臉頰,也是曝光在了空氣中。那一霎那,彷彿連空氣都是明亮了起來。

    “你!”

    臉頰上傳來的冰涼讓得綾清竹一驚,急忙睜開雙眼。小手摸着如玉般的臉頰,然後她怔怔的望着那落在林動手中的面紗,那素來清冷的白皙臉頰上,一抹羞怒之色終於是涌了起來,那霎那間出現的風情,直接是讓得周圍那些九天太清宮的弟子不論男女皆是有些失神,在宮門內,綾清竹素來都是清冷淡然,極少會出現類似眼下這種仙女落凡塵般的動人一幕。

    “這比先前好看多了,在我面前扮仙子。我可不喜歡吃這套。”林動也是因爲那美麗得令人目眩的美麗臉頰恍惚了一瞬,然後他看着綾清竹臉頰上涌上來的羞怒,戲謔的笑道。

    “誰管你喜不喜歡。”綾清竹惱怒的道,然而以她的容顏,即便是惱怒中。那般風情,也是動人心魄。

    “哈哈。”

    林動大笑了一聲,然後那漆黑雙眸卻是逐漸的冷厲下來,他緩緩偏過頭,望着遠處那些冷眼旁觀的元門強者,淡淡的道:“接下來的事。就由我來了。”

    綾清竹望着那道削瘦的背影,面紗被這傢伙霸道的撕去,彷彿也是令得她的心緒紊亂了許多,她咬了咬銀牙,壓下心中對這傢伙之前舉動而產生的羞怒,不管怎麼樣,在這最關鍵時候林動的出現,的的確確是令得她那古井不波般的心境中泛起了一些漣漪。

    她與林動之間的關係複雜得連她都是略感頭疼,兩人的性子,都註定他們不可能真的將當年所發生的那件荒唐事輕易的遺忘,不論如何,他們彼此在對方的心中,總歸是有着一些特殊,這一點,即便是清傲的綾清竹也不得不承認,若是換作其他男子來扯她面紗,恐怕她現在早便是一劍刺了過去,但換成林動後,那原本足以激起她殺意的舉動,卻僅僅只是令得她惱怒他的霸道與莽撞。

    綾清竹的性格,無疑是清傲的,這一點,在那很多年前的第一次相遇時,便是顯露了出來,只不過當年初見,她是九天太清宮之中的天之嬌子,而林動,卻不過只是一個小小的低級王朝之中的宗族分家,兩人之間不論身份地位還是實力,都是有着天壤之別。

    在當年那山峯上,綾清竹本欲一劍將這辱了自己清白的人殺了,但後者那明亮而炙熱的目光卻是令得她最終未能下手,那時候的她便是知道,這個看似稚弱的少年,骨子裏面卻是有着一種誰也比不上的韌性與執着。

    她也知道,她成了他追逐奮鬥的目標。

    而且她同樣還知道,他爲了達到這一步,將要付出多麼龐大的努力。

    於是,爲了那一天,尚是幼狼般的少年,在那條佈滿荊刺的道路上,開始奮力奔跑,即便遍體鱗傷,卻依舊未曾有絲毫的後悔。

    不過,或許那時候的她也並未曾想到,在許多年後的一天,那個曾經稚弱的少年,卻是會站在自己的面前,用那並不寬闊的背影,爲她將那連她都承受不住的狂風暴雨,盡數的一攬而過。

    心中情緒翻涌,那久遠的回憶也是迴盪在綾清竹的腦海中,那清澈的雙眸中,最終有着一抹柔和浮現,而後那輕聲,緩緩的傳進前方林動耳中。

    “小心點。”

    (第一更!

    啊啊啊,已經第一了!!!!!!!!!

    我寫寫寫!!!!!!!

    請大家將月票,爆發起來了吧

    雖然暫時第一,不過與後面距離太近,說不定下一刻就被爆,請大家火力支援

    爲了五更!五更!五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