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空上,林動凌空而立,臉龐上有着一抹沉思之色,這突然出現的空間祖符,顯然是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那元門與異魔之間的勾結顯然是不用再懷疑了,既然如此,那元門三巨頭又如何能夠掌控空間祖符?”林動喃喃道,一般說來,祖符對於異魔皆是有着相當強烈的克制性,只要身體中擁有着魔氣的存在,那祖符必然會對其竭力反抗,更遑論將其掌控了。

    但先前那種波動,林動卻是感知得極爲的清楚,那的的確確是祖符的力量,而且看那銀色大手能夠隨意的穿透空間的能力,也只有八大祖符之中的空間祖符方纔能夠辦到,不然的話,即便是踏入輪迴境的巔峯強者,都很難做到在穿過空間時,如此的不着痕跡。

    應歡歡也是微蹙着眉,緩緩的搖了搖頭,顯然她也並不太清楚,元門究竟是使用了什麼手段,來操控了空間祖符。

    “算了,不管他們用的什麼手段,不過祖符這般天地神物,可不能落在他們的手中。”林動淡淡一笑,那漆黑眸子中,寒芒涌動:“待得將這三條老狗解決了,將空間祖符搶過來便是!”

    應歡歡點點頭,旋即她那冰藍色的眸子突然瞥了一眼遠處,纖細玉指挽起垂落耳畔的冰藍髮絲,美麗而冰寒的臉頰上,神色莫名。

    在那視線所及處。同樣是有着一道彷彿集天地靈氣而生的絕色女子。

    林動也是察覺到了她的目光,當即剛剛在面對着那元門巨頭都未曾有絲毫動容的臉龐。頓時變得有些不自在起來。

    眼下三人間的關係,想想的確是略微有些尷尬。林動與綾清竹之間有着肌膚之親,很多年以前,他之所以會從那小小的大炎王朝中走出來,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想要追逐這個曾經在他生命中曇花一現的人兒,綾清竹是驕傲的。而林動也是偏執的,當年的我需要仰望你,那我就將你超越!

    對於綾清竹,他不得不承認。他內心深處對她有着不小的征服慾望,這個慾望,在當年那一座孤峯上便是埋下了種子。

    而在那種征服欲之下,也是有着一抹屬於男人的霸道,他無法想象,若是綾清竹依偎在別的男人懷中時,他的心境是否能夠保持屬於他的平靜。

    當年的荒唐事,都是在兩人的心中,留下了極深的烙印,再也無法抹除。這一點,或許兩人誰都沒辦法否認。

    而應歡歡則是在之後遇見,面對這個女孩對自己的諸多付出以及等待,林動就算再鐵石心腸也是無法將其無視,異魔城中的那一幕幕,即便是如今想來,都是在心中泛着微酸的味道。

    這個曾經嬌俏活潑的少女,從某種角度來說,也是因爲他。方纔變成了如今這般的冰山美人,那種性格之間的轉變,其中究竟經歷了多少的心酸與疼痛,或許就連應歡歡自己,都是無法數清。

    這兩個女子的優秀,毋庸置疑,一個是九天太清宮這麼多年以來最爲優秀的弟子,一個如今更是擁有着冰主輪迴者這個恐怖身份,而這也造就了她們心中的驕傲,兩個同樣光芒耀眼的女孩碰在一起,想要她們誰服個軟,顯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而這,也同樣是林動倍感頭疼的地方。

    “殺!”

    而在林動因爲這般事情苦惱得微微失神時,下方也是有着驚天般的廝殺聲響起,只見得那些九天太清宮的弟子,此時已是在對着那些逃竄的元門弟子衝殺而去,而失去了諸多長老的而元門弟子,顯然士氣全無,因此面對着九天太清宮弟子的追殺,一時間,倒是漫天慘叫聲,不絕於耳。

    這種時候,已沒有了什麼殘忍的說法,元門發動了戰爭,這便是需要所付出的代價,更何況,這些元門的弟子,也已被魔氣侵蝕,長久下次,怕也只會理智淡薄,淪爲只知殺戮的人形野獸。

    廝殺聲持續了許久,漫山遍野都是元門弟子的屍體,一些僥倖活下來的,也是狼狽的四處逃竄,再沒了之前的兇狠。

    “林動大哥!”那遠處,蘇柔對着林動所在的方向揚了揚小手,小臉上因爲興奮而顯得一片漲紅。

    林動見狀,終還是邁開腳步對着那裏落去,在其後方,應歡歡微微猶豫了一下,然後輕咬了咬紅脣,不快不慢的跟在他後面。

    “林動大哥,你沒受傷吧?”蘇柔望着落到身前的林動,急急的將其看了一圈,這才笑道。

    此時周圍也還有着無數九天太清宮的弟子,他們也是目光好奇的盯着林動,那眼中瀰漫着感激,今日若非林動等人出手相助,或許九天太清宮,也將會成爲東玄域上的一個歷史。

    林動笑着搖了搖頭,然後將目光看向了蘇柔身後那一身白裙,氣質清冷得猶如謫仙般的綾清竹,後者察覺到他的目光,則是微微側頭,卻是將視線投向了林動身後的應歡歡。

    兩女目光交織,空氣彷彿在此時悄悄的凝固了一瞬。

    兩人的氣質,都是有些冰冷,只不過應歡歡因爲體質的緣故,周身的寒氣異常的凍人,而綾清竹的那種清冷,則是來源於她的氣質。

    兩女不論放在那裏,都是那種近乎萬衆矚目的焦點般的存在,然而如今放在一起,彼此的光芒以及冰冷,倒是有種互扎的感覺。

    這片區域,彷彿都是在此時陷入了兩女的那種奇特氣場之中,這令得周圍那些九天太清宮的弟子也是緊閉了嘴巴,目光不斷的在兩人身上掃來掃去。然後又是瞥瞥處於兩女中間的林動,一些敏感之人眉頭微微挑挑。最後將一種又是豔羨又是同情的目光投向了林動。

    小貂,祝犁大長老等人也是掠來。他們見到這古怪的氣氛,倒是忍不住的一笑,望向林動的目光有些戲謔。

    “咳。”

    古怪的氣氛持續着,而應歡歡與綾清竹皆是沒有開口說話,最後林動只能一聲輕咳,將氣氛打破。然後他看了一眼這殘破的九天太清宮,略作沉默,道:“你們宮主?”

    “師傅坐化了。”

    綾清竹秋水般的眼瞳中掠過一抹黯然,道:“長老們也皆是重傷。如今我們九天太清宮,算是元氣大傷。”

    林動輕嘆了一聲,這畢竟也是沒辦法的事,與元門比起來,如今的九天太清宮的確難以形成多少阻礙,若他們再來得晚些,恐怕九天太清宮的損失將更爲慘重。

    “這次...我代九天太清宮所有弟子,謝過了,還有,其他諸位道宗的朋友以及外域的前輩。”綾清竹輕聲道。

    “呵呵。都是應該的。”祝犁大長老笑了一聲,旋即他搖了搖頭,道:“算了,你們年輕人多聊聊吧,這氣氛老夫我有些受不了。”

    說着,他便是轉身而去,小貂等人笑了笑,也是跟着散開,周圍那些九天太清宮的弟子。也是三三兩兩的退開,只是那好奇的目光,還是不斷的在對這邊投射而來。

    應歡歡見到周圍散去的衆人,冰藍的美目看了林動一眼,然後衝着綾清竹微微一笑,伸出纖細玉手,道:“道宗應歡歡,我想我們應該已經見過了。”

    “綾清竹,歡歡姑娘的名字如今在這東玄域,怕已是無人不知。”綾清竹那絕美的臉頰上,同樣是有着一抹極爲罕見的笑容浮現出來,她伸手與應歡歡輕輕一握,驕傲的兩人,誰也不願意在對方面前露出絲毫的下風。

    “那你們先聊。”應歡歡並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眸子看着林動,聲音變得柔和了許多:“處理完事我們就先回道宗吧,我等你。”

    說完,她不再停留,也是轉身而去。

    “歡歡姑娘對你很好。”綾清竹望着應歡歡離去的倩影,沉默了一下,突然道。

    “你去過大炎王朝?我娘說她見過你。”林動笑了笑,目光盯着綾清竹,道。

    綾清竹貌似很平靜的點了點頭,只是那白皙的臉頰上,依舊是在此時滲透出了一絲極淡的紅潤,道:“正好有事去大炎王朝,然後,順便看了一下你的爹孃。”

    她似是平靜的在說着,但那素來沒有太多情緒波動的眸子,卻是在此時有點細微的澀意,因爲這藉口,實在是太難以讓人信服了點。

    林動笑着點了點頭,道:“我娘說啥時候把你們帶回去就好了。”

    綾清竹白了他一眼,那股子風情讓得人骨頭都酥軟了一下,然後她柳眉揚了一下,敏感的感覺到一些詞彙:“我們?”

    林動頓時頭大起來。

    綾清竹紅脣微微撇了一下,然後偏過頭去:“三年不見,你倒是變了很多。”

    林動笑了一下,他擡起頭,望着那斜落的殘陽,道:“因爲我想再回來啊。”

    綾清竹沉默,短短的一句話,讓得她明白這三年時間,眼前的青年究竟付出了多麼巨大的艱辛,外人只是見到歸來後他的光芒萬丈,卻是又怎會知道爲了獲得這些力量,他多少次在生死間徘徊...

    “其實,三年前,你也很厲害的。”

    綾清竹輕聲道,她的腦海中,掠過三年前的畫面,那道滿身鮮血的單薄身影,手持長槍,即便是面對着元門三大巨頭,卻依舊是沒有絲毫的懼意,那般氣魄,令無數人爲之動容,包括了她。

    林動笑了笑,然後他緩緩的伸了一個懶腰,深深的吐出一口氣:“既然回來了,那就也該將所有的事情都做一個了結了啊。”

    “你打算怎麼做?”綾清竹察覺到他話語中突然涌出來的血腥,道。

    林動擡頭,目光盯着那如血般的殘陽,淡淡的聲音,緩緩的傳開。

    “三天後,與元門決一死戰!”

    (第五更!!!

    真是困死了,差點頂不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