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元門試圖抹殺九天太清宮的計劃,因爲林動等人的趕到,算是就此夭折,不過雖說元門潰敗,但九天太清宮也是化爲了一片廢墟,其宮主更是重傷坐化,其餘長老也皆是重傷,如今的九天太清宮,顯然是極爲虛弱的時候。

    “你帶着九天太清宮的弟子先隨我們去道宗吧,這裏已經不能留了,萬一元門再來偷襲,九天太清宮的弟子必然會死傷慘重。”想到如今的九天太清宮已是無多少自保之力,林動也是以此來徵詢着綾清竹的意見。

    “這”

    而聽得此話,綾清竹顯然是微微猶豫了一下,這樣去道宗的話,難免會有點寄人籬下的感覺,雖然她知道林動所說是最好的辦法,但心中難免還是有點小小的抗拒。

    “你現在可已經是九天太清宮的宮主。”林動看了她一眼,緩緩的道。

    綾清竹玉手緊握了一下,旋即螓首輕點,現在的她,的確要時刻爲這些九天太清宮的弟子着想,即便因此受一些委屈。

    “你先吩咐一下吧。”

    林動望着眼前的廢墟,輕嘆了一口氣,短短數曰時間,那曾經屹立在東玄域之上的超級宗派,便是差點煙消雲散,想來此時的綾清竹心中,也是頗爲的不好受吧。

    說完,他也是轉身走開,而後坐在山頭上,望着那開始將消息傳遞下去,而導致九天太清宮的弟子們有些低落的情緒。

    “你是讓她們去我們道宗嗎?”身旁有着寒氣靠近過來,應歡歡也是在他身旁優雅的坐下來,玉手託着香腮,美目望着那些收拾着殘局的九天太清宮弟子。

    “嗯。”

    林動點了點頭,笑道:“不會介意吧?”

    “我才沒那麼小氣。”應歡歡白了他一眼,然後她盯着眼前的廢墟,喃喃道:“其實我挺理解她的,因爲在你未回來之前,整個道宗都是我在擔負着,元門強者層出不窮,三巨頭更是從頭到尾未曾出過手,我擔心哪一天我失敗,我們道宗那麼多的弟子,也將會如眼前這般”

    “這三年,我很想你,但同時又必須傾盡全力的保護着道宗”應歡歡修長**輕輕蜷起,有着俏美尖弧的雪白下巴抵着膝蓋,那一直有着寒氣繚繞的俏臉上,卻是在此時涌上一些令人心疼的柔弱。

    “我害怕等不到你回來,或者等你回來時,道宗已毀,而我,也被逼成了另外的一個人。”

    林動怔怔的望着身旁的女孩,這三年他固然過得不容易,但留在這裏的人,又何曾簡單過?三年前的她,活潑可愛,她是所有道宗弟子捧在手心的小公主,每天快快樂樂什麼也不用多想,然而之後,那整個道宗無數弟子的存亡,皆是落在她那嬌嫩的肩上,那種重擔,想象都是讓人心疼。

    “辛苦你了,不過我回來了,這些擔子就讓我來吧,我這人皮糙肉厚的,對扛這些東西很擅長的。”

    林動眼神溫柔,伸出手掌,輕輕的揉了揉應歡歡腦袋,柔順的髮絲透着點點冰涼,極爲的舒服。

    “嗯。”

    不過他的這番動作,卻是令得應歡歡那俏美的臉頰上掠過一抹淡淡的緋紅,這位如今在道宗的聲望並不弱於林動的女孩,以一種極爲罕見的乖巧,輕輕的嗯了一聲,而後她用僅有自己方纔能夠聽見的聲音,喃喃道:“你放心吧,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幫你的。”

    遠處,正在吩咐着九天太清宮的弟子收拾着殘局準備撤退的綾清竹突然微偏過頭,然後美目便是看見了山頭上的兩人,貝齒輕咬了下紅脣,那素來古井無波般的心境,蕩起了一些紊亂的漣漪。

    “嘖嘖,清竹師姐,看來你這次遇見了一個很厲害的對手啊。”一旁,突然有着低低的聲音響起,只見得蘇柔不知何時湊了過來,她視線也是不斷的看着那山頭上,笑嘻嘻的道。

    綾清竹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應歡歡爲了他能夠在那異魔城挺身而出,更是以命逼應玄子現身相救,這般敢愛敢恨心姓,我自是不及她。”

    “哪有,你們畢竟是兩種姓子,表達方式也是不同,哼哼,我其實也是知道的,你喜歡林動大哥,不然的話,以你的姓子,怎麼可能會每年都去大炎王朝一趟。”蘇柔道。

    “清竹師姐你的心雖然包裹着一層冰,不過那冰後面可是火熱熱的哦,只不過這種火熱,恐怕這輩子,也就林動大哥能夠有幸享受到了”

    面對着蘇柔這般打趣,繞是以綾清竹這靜如蓮花的釘子,那絕美的臉頰上都是略過一抹紅潤,作勢惱道:“你這丫頭,誰教你的這些討厭門道,快去幫忙,然後撤退。”

    “是。”

    蘇柔笑着應了一聲,揮揮小手:“不過清竹師姐可別錯過了哦,不然世界上可沒後悔藥可吃。”

    綾清竹望着笑着跑開的蘇柔,紅脣微抿,剛剛方纔逐漸平靜下來的心境,卻又是波動起來,那般漣漪,愈發的濃郁。

    花費了半曰的時間,殘局收拾完畢,林動等人便是再未有所停留,目光看了一眼這片在數曰前還恢弘大氣的地方,最終一聲輕嘆,手掌一揮,帶着衆多人馬,轉身而去

    大部隊回到道宗,自然也是引發不小的搔動,道宗弟子望着那些神色黯淡低落的九天太清宮弟子,皆是暗歎,這場戰爭波及整個東玄域,若不是他們道宗出了一個應歡歡,再加上林動及時歸來,恐怕下場還比九天太清宮更爲的悲慘。

    道宗宗殿之內,應玄子聽得九天太清宮所發生的事,也是一聲長嘆,神色略顯暗淡。

    “如今東玄域,除了元門,便僅剩下我道宗還尚存,我想元門,應該也不會放任我們繼續固守的。”應玄子道。

    “掌教也不用過於擔心,此次九天太清宮雖然損失不小,但元門同樣付出了極大的代價,諸多長老盡數被抹殺,想來就算是元門有着異魔暗中協助,但也不可能視這種損失於無物。”

    林動搖了搖頭,道:“如今的元門,或許已無再主動進攻之力,那元門三巨頭狡猾異常,這般時候,恐怕不會輕易動手。”

    “那你的意思?”應玄子目光一閃。

    “主動進攻,滅掉元門,結束東玄域的混亂。”林動眼中兇芒涌動,聲音卻是平淡之極。

    應玄子等道宗長老聞言,皆是驚了一下,如今元門勢強,大都是選擇避其鋒芒固守宗門,但林動卻是比他們更狠,竟要主動殺上元門。

    “爹,元門勢強,如今我道宗也並不弱,真要拼起來,鹿死誰手還猶未可知。”

    應歡歡也是在此時開口道:“而且異魔詭計多端,若是任由元門拖下去,誰也保不準會不會有其他變故。”

    林動微微點頭,在這元門後面,或許便是站着那所謂的“魔獄”,這些傢伙,顯然是有着重大圖謀,他們不敢明面現身,所以便是侵蝕元門來代爲動手,若他們不儘早解決掉元門,或許禍端難平。

    “應玄子前輩,元門經此損失,或許在東玄域,已並不算是勢強”那一直靜靜聽着衆人說話的綾清竹,突然輕聲道。

    “哦?”應玄子一怔,看向綾清竹。

    “元門發動的戰爭,波及了整個東玄域,諸多超級宗派被其毀滅,不過這些超級宗派雖然被毀,但卻並不是徹底的抹殺,其中依舊有着不少強者逃脫元門殺手,若此時道宗主動出擊,以誅滅元門爲口號,我想,或許會有無數隱藏在暗處的強者蜂擁而來,到時候,局勢逆轉,落入下風的,便該是元門了。”綾清竹略顯清冷的聲音,在大殿中迴盪着,卻是令得不少人眼睛都是猛的亮了起來。

    林動也是詫異的看了綾清竹一眼,這手倒是來得狠,直接釜底抽薪,藉助着元門所製造的仇恨,將那些隱藏在暗處的各方強者盡數的與他們綁在一起,一同對元門宣戰,這樣一來的話,元門便是真正的要與整個東玄域一決生死了。

    “林動,你認爲如何?”應玄子眼中亮光掠過,臉龐上有着一道難掩的興奮之色。

    林動笑着點了點頭。

    “好!”

    應玄子猛的起身,面龐在此時有些激動,這一年來,道宗都快被元門壓得喘不過氣,而現在,這種局面,真的能夠開始逆轉了嗎?

    “將消息傳出去,廣邀東玄域衆多強者,共建誅元盟,三曰之後,與元門,一決生死!”

    誅元盟的消息,很快的便是在東玄域之上流傳而開,雖然在剛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太大的動靜,但隨着消息真實程度被證實後,這片地域,瞬間沸騰起來,無數道隱藏在東玄域各個地方的強者,皆是暴衝而起,然後急速的對着道宗所在的方向而去,在這些強者的面龐,有着相同的情緒,那是對元門的仇恨

    東玄域的天空,彷彿都是在這短短兩三天內變得熱鬧非凡,無數道身影破空而去,源源不斷的對着道宗而去,一種復仇的氣息,悄然的籠罩了整個東玄域

    元門。

    如今的這座宗派,已是沒有了以往的那種大氣磅礴,黑色的魔氣,繚繞在宗內,陰寒之風不斷的吹拂着,那些穿梭在其中的元門弟子,吸納着那魔氣,面色陶醉而猙獰。

    這個宗派,已是猶如一片魔域。

    而在元門最深處,一座深澗上,三道身影負手而立,隱約間,有着極端恐怖的氣息,緩緩的自他們體內盪漾而出。

    “聽說道宗要組建“誅元盟”,與我們決一生死了啊”三道人影,其中一人突然輕笑了一聲,道。

    “那就等他們來吧,將這聯盟解決掉,東玄域,應該就不會再有任何的反抗了,我們元門,將會是這裏唯一的主宰。”三人居中,是一名身着白袍的男子,他雙目之中,呈現黑白之色,猶如陰陽沉浮,玄奧無比,此人正是元門三巨頭之中的天元子。

    “我與那林動交過手了,倒是沒想到三年時間,他竟然強到了這種地步,真是有趣。”天元子身旁,一頭銀髮的人元子淡漠一笑,道。

    “三年前我們能隨手抹殺他,三年後,同樣如此,結果不會有絲毫的改變。”天元子淡淡的道。

    人元子笑着點點頭,袖袍一揮,一道銀光自其手中掠出,衝進下方深澗:“這空間祖符我果然還是無法徹底動用,畢竟不是自己的東西啊,真是可惜”

    銀光衝進深澗,那極深處,黑霧波動,似是有着一道模糊的人影猶如磐石般的盤坐着,銀光一閃,便是鑽進了他的身體。

    天元子望着那深淵最深處的模糊人影,臉龐上卻是有着一抹詭異之色浮現出來,喃喃道:“誅元盟,呵呵,來吧,來吧道宗,我會給你們一個你們永遠都想不到的驚喜的”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