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元門,百里之外。

    一座山峯上,上百名元門弟子匯聚在此處,這是元門宗門之前的哨點,專門用來監視宗門周圍的一舉一動,在以往時候,這種哨點自然是未曾存在,因爲那時候只有元門去打別人的份,哪還有人來元門這裏撒野。

    當然,也說了,那是以前。

    如今東玄域的局勢,顯然是在這短短三天時間內,出現了一個驚人的轉變,這種轉變,甚至是連那些依附在元門之下的各方王朝都是有所感覺,因此其中一些聰明的王朝,皆是連忙收回手腳,固守在各自的王朝中,再也不敢胡亂去攻打其他的王朝,他們很清楚,一旦元門落敗,雖然不可能將他們這些依附元門的所有王朝抹殺,但想來一些跳得最狠的,必然會遭到清洗。

    所以,在這局勢未明下,還是老實的收斂一點最好。

    山峯上,這些哨子銳利的目光不斷的掃視着周圍,時不時的會有着人掠出,向着其他地方查探而去。

    “那是什麼?”

    時間流逝間,突然有有着一人驚聲道,在其身旁,也是有着一些人擡目望去,只見得在那遙遠的天際,光芒突然變得明亮了許多,那滔滔的光芒中,彷彿有着無數道身影。

    “糟了,發信號!”

    那些哨子,面色猛的大變,眼中有着一抹恐懼之色涌出來。尖叫聲。陡然自他們嘴中傳出。

    咻!

    火紅的光芒,自他們手中噴射而出,最後在天際之上綻放開來,即便是百里之外,也是能夠清晰可見。

    而就在信號剛剛放出時,那天際之邊的光芒瞬間席捲而來,他們這才看見,那光芒之中,竟是鋪天蓋地的人影,這些人影。目光兇狠的將他們給盯着,那眼中,有着刻骨般的仇恨。

    唰唰!

    шшш ☢Tтkan ☢c○

    沒有絲毫的廢話,數不盡的攻擊瞬間自那天空上呼嘯而至。整座山峯,都是在那般狂暴的攻勢下,盡數的夷平。

    山峯夷平,天空上那鋪天蓋地的身影沒有絲毫的停留,直奔那遠處的元門宗門而去,而也就是在這邊天空信號擴散的同時,那另外的數個方向,也是有着燦爛的信號沖天而起,不過很快的,那些火光。便是被後方蜂擁而來的光影,盡數的淹沒。

    復仇的火焰,從四面八方而來,將元門包圍得水泄不通。

    元門宗門。

    魔氣繚繞在其中,彷彿有着淒厲的鬼嘯之聲從中傳出,而此時,這元門內也是混亂起來,無數道身影閃掠,而後他們擡頭,便是見到了那遠處席捲而來。近乎看不見盡頭的光影人海。

    那般數目,根本不知道究竟來了多少人。

    如此陣仗,就算是元門的這些弟子眼中有着魔氣纏繞,但臉龐上,依舊是掠過一抹濃濃的驚駭之色。

    “殺!”

    天空上。無數道身影出現在元門宗門之外,其中不少人目光一看見元門的人。眼睛便是血紅起來,一聲咆哮,成千上萬道身影,直接是紅着眼衝向元門。

    “哼,找死的東西。”

    而就在他們衝擊元門宗門時,那元門之內,一道冰冷之聲響徹而起,旋即一道千丈龐大的黑色匹練猛的暴射而出,匹練橫掃而過,只要是被沾染上者,身體瞬間被腐蝕成森森白骨,連慘叫聲都未曾發出一聲,便是從天空上墜落了下去。

    遭遇了這麼兇狠的阻攔,那些人眼中的猩紅方纔被驚嚇而退,恢復理智後,他們急忙向後狼狽的退去,那望向元門宗門之內的目光中,充斥着恐懼之色。

    有了先前那些莽撞傢伙的前車之鑑,後面那鋪天蓋地的光影也是冷靜下來,再不敢亂闖,一個個立於天空上,用仇恨的目光將那防衛森嚴的元門給盯着。

    漫天光影,在此時出現了一些騷動,而後裂開一道巨大的裂縫,道宗那龐大的人馬,涌入而進,領頭當先的,正是林動,應玄子等人。

    而隨着他們的出現,周圍那些強者士氣也是振奮了一些,那望向元門的眼中,也是多出了一些怒火。

    林動腳踏虛空,目光看向那魔氣繚繞的元門之內,忍不住的搖了搖頭,沒想到這曾經東玄域的最強大宗派,如今,卻是變成這般魔域之地。

    “元門三狗,都這般時候了,還要縮着不成?”

    林動淡漠的視線望向元門深處,聲音卻是在雄渾元力的包裹下,猶如雷鳴般,在這天地間轟隆隆的響徹起來。

    “大膽,你們竟敢闖我元門宗門,當真是找死!”在那元門宗門上空,一名元門長老厲聲喝道。

    “這裏也有你說話的地方?”柳青眼睛一瞪,猛的張嘴,頓時一道龍吟聲波席捲而出,聲波蘊含着滾滾龍威,震破空間,狠狠的對着那名元門長老衝擊而去。

    不過,就在那龍吟聲波剛剛衝進元門宗門時,一道黑光陡然自那宗門深處掠出,直接是生生的將那道龍吟聲波震碎而去。

    “呵呵,你倒是有些的能耐,竟然連龍族的強者都請到了東玄域來。”

    聲波震碎,那深處三道黑光掠來,最後便是徑直的出現在了天空上,三道人影,居右之人,皮膚白皙如嬰兒,一頭銀髮,居左者,一身黑袍,皮膚潔白如玉,一隻手掌,顯得格外的蒼白。

    而在兩人之中,便是一位白袍男子,他那對眼瞳,黑白相融,猶如陰陽沉浮,深邃得令人彷彿要陷入其中。

    這般模樣,這般與三年之前如出一轍的氣勢。除了那元門三巨頭之外。還能有何人?

    林動目光停留在三人的身上,那眼眸中,有着一種濃郁到極致的殺意在涌動着,這一天,自從三年前被逼出東玄域時,他便無時無刻不是在期盼着...

    這三年,爲了這一天,他已經不知道他究竟在生死間徘徊過多少次。

    呼。

    林動深深的吐出一口氣,而他的氣息,也是在這口氣吐出時。逐漸的改變,若說之前他是一柄帶鞘長劍時,那麼此時,這把劍。已是出鞘。

    凌厲之氣,仿若洞穿了雲霄。

    小貂,小炎手掌也是緩緩緊握起來,那眼中,有着無盡的兇芒在閃爍。

    元門之內,天元子三人也是感應到了林動變化的氣息,當即眼神微微一凝,臉龐上的神色略凝重了一些,不管他們承不承認,但無可否認的是。現在的林動,的的確確不再是三年之前的那個小小的道宗弟子了...

    “當年,真該不惜一切手段殺了你的。”天元子似是嘆息了一聲,道。

    “當年你們還留手了不成?”林動笑了笑,語氣中不無譏諷,當年爲了對付他一個道宗的弟子,元門三巨頭齊齊出手,最後若不是青雉穿破空間相救,他們能否逃離還真是兩說的事。

    天元子雙目微眯,眼中寒芒閃過。淡淡的道:“你也用不着得意,當年讓你跑了,這次再解決掉也是一樣。”

    “這一次的話,或許該是你們這三條老狗倒黴了啊。”林動輕聲道。

    “狂妄的東西!你以爲這三年就你變強了不成?本座現在就讓你看看,我們之間。究竟有着多麼龐大的差距!”

    人元子面色一沉,身形一動。空間波動,竟直接是出現在了林動前方,大手探出,竟是有着異常濃郁的輪迴波動瀰漫而出。

    “輪迴境?!”周圍的祝犁大長老等人感應到這般波動,皆是微驚,剛欲出手,卻是被林動阻攔下來,他袖袍一揮,一道黑光自袖中暴掠而出,而後在面前化爲一道黑影,黑影手持一柄黑色長刀,漠然的目光望着那大手帶着輪迴波動抓來的人元子,也沒有絲毫的猶豫,手中黑色長刀,一刀劈出!

    唰!

    黑色長刀掠出,沒有任何驚人的波動,但那人元子的瞳孔,卻是在此時猛的一縮,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涌上心頭。

    嗤!

    在其心中不安涌動時,黑色長刀,已是掠過,重重的劈砍在其手掌之上,那玄奧無比的輪迴波動,竟直接是被那黑色長刀生生劈開,而後長刀入肉,鮮血濺射而出。

    啊!

    人元子慘叫聲爆發而出,旋即他身形猛的暴退,空間扭曲間,便退到了元門之內,而後他目光驚悸的望着林動面前的那道黑影。

    “小心點,那東西有古怪。”天元子瞳孔盯着林動面前的那道黑影,緩緩的道。

    人元子咬了咬牙,面色青白交替,沒想到這剛剛出手,便是被林動下了一個如此厲害的下馬威。

    “這小子,是有備而來的。”那一直未曾說話的地元子,聲音陰寒的道。

    “有備而來麼?”

    天元子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也先將驚喜奉送而上吧。”

    話音一落,他袖袍輕揮,而後他周身的空間便是急速的扭曲起來,黑霧涌動間,彷彿是有着一道模糊的身影,緩緩的自那空間中走出來。

    這般的動靜,自然也是被林動他們所察覺,當即眉頭都是微微一皺,從那扭曲空間中,他們察覺到一股分外古怪的波動。

    沙沙。

    一隻腳掌,踏出了扭曲空間,他身體上的黑霧,逐漸的淡化而去,顯露出一道單薄的身軀,他身着黑袍,全身都是被籠罩在陰影中。

    “我說,道宗這麼多人來了這裏,你也見見老朋友吧。”天元子臉龐上,詭異之色愈發的濃郁,他對着那道人影笑道。

    蒼白的手掌,從袖中探出來,然後他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緩緩的將黑色斗篷掀下,而隨着斗篷的落下,一張英俊中透着慘白的年輕面容,便是出現在了所有人的注視之中。

    “這是?”

    林動望着這陌生的人,卻是微微一怔,不知爲何,這人明明陌生得緊,但卻給予他一種熟悉的味道。

    一陣騷亂,突然從林動後面傳出,他偏過頭來,卻是見到應玄子的一張臉龐,突然變得慘白下來,他手指顫抖的指着那道身影,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你...你...周通,你還活着?!怎麼可能!”

    周通?

    林動心頭猛的一震,目光有些震動的望着那道身影,這人,竟然便是那位百年之前道宗最爲優秀的弟子,甚至連大荒蕪經都是被他參悟的...周通?!

    他,他不是死在元門手中了麼?!

    (第三更!

    抱歉,晚了一個多小時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