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耀眼的光芒,猶如烈日升騰,陡然自天空上擴散開來,令得無數人都是忍不住的虛眯着眼睛,不過即便是眼睛刺痛,但他們卻依舊是強忍着眼中的痠痛,死死的盯着天空上。

    所有人都能想知道,這兩位道宗傳奇的交鋒,最後究竟是誰能夠更勝一籌。

    應玄子目光緊緊的盯着天空,以他的實力,自然是能夠清楚的看見那狂暴能量之中的景象,因此他親眼瞧見,那狂暴得無法形容的能量光柱猶如擎天之柱一般的落下,然後重重的落在了周通的身體上。

    那般恐怖能量,就算是一名觸及輪迴的強者,也絕對無法抵擋!

    咔嚓!

    狂暴的能量,猶如潮水一般瘋狂的衝擊在周通那黑色骨骼之上,其周身空間盡數的破碎,緊接着,只見得那黑色骨骼上,一道細微的裂紋悄然的浮現出來。

    咔嚓咔嚓。

    那一道裂紋雖然細小,但卻是在此時引起了連鎖反應,那先前連林動都是奈何不得的堅硬魔體,迅速的崩裂出道道裂紋,短短數息的時間,便是蔓延到了周通全身。

    邪惡得盡數粘稠的魔氣,自那黑色骨骼中散發出來,但卻是被那等恐怖能量,盡數的蒸發。

    魔氣不斷的消失,周通的臉龐上,則是緩緩的露出一抹笑容,而後狂暴能量降臨而至,他的身體直接是在此時,轟然爆碎。

    光柱呼嘯而過,最後落入遠處的大地,頓時大地轟隆隆的顫抖着,一道萬丈龐大的深淵被蠻橫的撕裂開來,一整片山脈,都是被生生的夷平而去。

    無數道目光投射向天空,然後他們便是剛好見到了周通身體徹徹底底爆碎的那一幕,當即心頭皆是一震,這勝負,終於分出來了麼?

    淡淡的黑霧繚繞在周通身體爆碎的地方,其中再沒有任何的生機波動傳出,此時的周通似乎是徹徹底底的抹殺了。

    無數道宗弟子望着這一幕,皆是苦澀的嘆息一聲,心晴頗爲的複雜,此戰雖然是林動勝了,但他們卻無法提起太多的喜悅,心中的元門的仇恨與憤怒反而更爲的濃郁,如果不是元門這些雜碎,林動又怎麼會對周通出手,導致同門相殘?!

    遠處,天元子盯着天空,那臉龐略顯陰翳眼瞳內,黑芒閃爍。

    天空上,林動同樣是盯着那團黑霧,手掌緊握,心中有着一些緊張,按照巖所說,只要將魔體給毀了,周通的元神應該便是能夠逃出來,但眼下…莫非是他先前下手太重將周通的元神也給抹殺了不成?

    “別急,先等等…他有空間祖符保護,應該不至於這麼脆弱。”巖的聲音在其心中響起,不過林動卻是從他的話語中聽出了一些不確定,顯然,就連巖都沒絕對的把握周通能夠存活下來。

    雖然心中有些焦躁,但林動也是明白這等情緒沒對事情沒有任何的幫助,只能逐漸的平息下心中的躁動,目光緊緊的望着那團飄蕩的黑霧。

    那團黑霧飄在空中,一直都沒有什麼其他的動靜,不過就在林動有些忍耐不住時,他眼神猛的一凝,只見得在那黑霧之中,一道銀光猛的閃現出來。

    在那銀光之中,隱約可見一道微弱到極致的金光,而後那道銀光便是包裹着那道微弱金光,猛的對着黑霧之外竄去。

    “哼,想跑?”

    然而就在那銀光剛剛出現的霎那,那天元子眼中寒芒陡然一閃,單手結印,冷喝道:“魔皇鎖!”

    嗡!

    原本飄蕩的黑霧,突然在此時爆發出驚天魔氣,接着竟是化爲無數道黑色光線掠出,光線交織間,隱隱的,彷彿是化爲一道邪惡到極點的魔鎖,魔鎖纏繞間,試圖將那道銀光再度封鎖。

    “林動,快出手,若是空間祖符再被魔皇鎖鎖住,那周通殘存的元神也保不住了!”巖急促的聲音,猛的在林動心中響起。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林動已是暴起出手,雖然他不清楚眼下這變故確切爲何,但卻是能夠感覺到那必然是對周通極爲不利的事情。

    “嗤嗤!”

    幾乎是在林動出手的霎那,黑芒雷光陡然自其手臂上的滲透出來,短短瞬息間,他的一條手臂便是化爲黑雷般的液體般,而後一手抓出,竟是生生的穿過那邪惡的魔鎖,一把將那道銀光抓進了手中。

    天元子見到林動出手,面色陡然陰沉,手印一變,只見得那魔皇鎖便是轉移目標,瘋狂的對着林動手臂侵蝕而去。

    “滾!”

    林動眼神一寒,兩大祖符之力,陡然自手臂之上噴薄而出,那般磅礴之力,直接是生生的將那魔皇鎖衝散而去。

    當年元門能夠在周通身上種下魔皇鎖,那是因爲已將後者擒住,但現在的林動卻處於戰力爆棚間,而且他體堊內不僅身懷兩大祖符,更是還有着祖石等諸多專門剋制異魔的強大神物,這天元子想要以此來對付林動,無疑是有些癡人說夢。

    林動那呈現液體般的手瞬間自魔皇鎖中收回,而後袖袍一揮,只見得溫和白芒暴涌而′出,直接是將那魔皇鎖包裹而進。

    嗤嗤!

    而在白芒的照耀下,那魔皇鎖則是爆發出嗤嗤聲響,然後飛快的被淨化而去,短短數分鍾時間,便是徹徹底底的化爲一片虛無。

    見到那魔皇鎖被毀,林動這才在心中鬆了一口氣,然後將那森然的目光投向遠處面色陰沉的天元子,眼中殺意畢露。

    林動手臂上光芒消退,而後逐漸的恢復正常,他這才緩緩的張開手掌,只見得一團銀光閃爍着,一股古老的波動散發出來,那是空間祖符。

    此時的銀光,微微的蠕動着,而後光芒猛的綻放開來,在那銀光最深處,一道極爲微弱的金光緩緩的升騰起來,那是周通殘存的元神。

    周通這道元神雖然有着空間祖符保護,不過顯然也是遭受到了嚴重的創傷,金光極其的黯淡,甚至是連絲毫的波動都未曾傳出。

    “他的元神受創太重,我將他收入祖石,爲其溫養吧,修爲到了這一步,只要元神喪存,要恢復肉體到不是難事。”巖說道。

    “嗯。”

    林動點點頭,而後一道溫和白芒自其體堊**堊出,將那空間祖符連帶着那道微弱的金光包裹着,不過就在巖準備將其帶走時,那金光突然震動起來,而在那震動間,金光竟是從那空間祖符中脫離而出,獨自的鑽進了白芒內。

    “這?”

    林動見狀,卻是微微一怔。

    “林動師弟,我這些年雖然有着空間祖符的保護,但卻已受到魔氣侵蝕,祖符乃是天地神物,對魔氣極爲的排斥,現在的我,已是沒資格再擁有它,我見你天賦異稟,身懷多道祖符,這空間祖符若是在你手中,應當會比我發揮出更大的作用…”

    在林動微愕間,突然一道虛弱到近乎要消散的低微聲音,自白芒中傳出,而後傳進了他的耳中。

    “周通師兄。”

    林動聞言,急忙出言,但那道金光已是盡數的黯淡下去,然後被巖收進祖石之中,他則是眉頭微皺着的望着他手中的空間祖符。

    “林動,他說得沒錯,現在的他有着被魔氣侵蝕的跡象,雖說祖符有靈一直在保護着他,但祖符畢竟有着它們的規則,強行掌控,傷及雙方。”巖出聲道。

    林動略有點猶豫,雖說祖符的確不凡,但他畢竟已身懷兩道,那種誘惑對他而言少了不少,再加上這是周通之物,這樣拿到手,似乎是有些不妥。Wωω⊙ⓣⓣⓚⓐⓝ⊙C 〇

    不過此時,優柔寡斷反而是矯情了一些,因此他接着點點頭,道:“空間祖符我暫時拿着,不過等周通師兄被你淨化出來後,我再將它物歸原主。”

    “隨你吧,另外小心一些元門那些傢伙,不知爲何,我總感覺到一點不對勁。”巖點了點頭,旋即道。

    林動眼神一凝,旋即微微點頭,反手將空間祖符也是收進體堊內,然後身形一動,出現在應玄子他們面前,道:“放心吧,周通師兄還有救。”

    聽得此話,應玄子等人臉龐上這才有着喜色涌出來。

    “接下來怎麼辦?”小貂靠近過來,目光閃爍着寒芒的盯着元門三巨頭,眼中的殺意,濃郁得近乎實質。

    林動並未答話,同樣是將目光望向那魔氣繚繞的元門之內,眼中寒氣涌動。

    “呵呵。”

    似是察覺到他們的目光,元門上空,天元子卻是淡淡一笑,道:“真是場精彩的龍爭虎鬥,還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林動,看來你已經超越周通了啊。”

    “老狗,接下來就該你了。”林動盯着天元子,面無表情。

    天元子笑了笑,那眼中的詭色卻是愈發的濃郁,而後他看了看那數量龐大無比的誅元盟強者,點點頭,說道:“雖然讓你救走了周通,不過也無所謂了,他的作用已經達到,而接下來…便請你們來嘗一場魔道盛宴吧。”

    天元子話音一落,三巨頭眼中黑芒猛然掠過,而後三人齊齊結印,三道魔光,猛的自他們體堊內暴射而出,魔光上觸天空,下接大地。

    咻!

    黑色的魔光,自天空與大地上飛快的蔓延而開,而後天地黯淡,寒風陣陣,緊接着,無數道淒厲慘叫聲猛的自元門之內傳出,衆人望去,只見得那些元門弟子的身體,竟然是在此時憑空的爆炸開來,而後血肉匯聚着濃濃的魔氣,涌蕩在這片天地間。

    “轟隆!”

    而在這天地間魔氣盪漾時,下方的大地,也是開始崩裂開來,粘稠的魔氣瀰漫出來,在那魔氣中,似乎是有着什麼恐怖之物,緩緩破地而出。

    整片天地,都是在此時陷入了魔氣的海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