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丹河之旁的身影,一坐便是一月有餘,這一月時間中,他的身體猶如磐石般紋絲不動,甚至連其氣息,都是徹底的消散而去,身體之上的溫度,也是冰冰涼涼,猶如一具沒有生氣的屍體。

    這一幕,莫說是尋常的道宗弟子,就連應玄子他們都略感納悶,畢竟這種情況,他們也從未見過,不過雖然未曾見過,但他們終歸還是有着一些眼力,清楚的明白眼下的林動定然打擾不得,因此也是嚴厲的制止尋常弟子進入那片修煉臺。

    而一月的時間,便是在不少道宗弟子疑惑以及擔憂的目光中,悄然而過,但伴隨着時間的流逝,衆人也終是能夠逐漸的感覺到一些奇異之處,一些感知敏銳者,能夠隱約的感覺到,不知不覺間,在這道宗的上空,彷彿是有着一股極端浩瀚龐大的力量在悄然的凝聚着。

    那種力量飄渺無形,但卻給予人一種近乎實質般的威壓,而唯有着一些精修精神力的強者方纔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那片力量的確切存在,然後心生駭然。

    因爲那股力量,竟然是一股浩瀚無盡的精神力。

    那股龐大的精神力,即便是觸及輪迴的強者感應着,心中都是略微的有些發悸,那股力量,猶如一片無盡的大海,籠罩在道宗的天空上,令得無數人道宗弟子戰戰兢兢。

    天空上瀰漫盪漾的精神力,伴隨着時間一天天的流逝,也是愈發的濃郁,偶爾間,天空上會有低沉的雷鳴聲,那種雷鳴之中,彷彿是蘊含着毀滅的波動,令人頭皮發麻。

    而應玄子等人則是會看着天空苦笑,然後將有些無奈的目光投向丹河之旁那道猶如磐石般盤坐的人影之上,那種連他們都是有些承受不住的力量,顯然是與林動那玄妙的狀態有些關係,只是不知道這究竟要持續多久,畢竟天空上那些精神力,有點過於恐怖了些,一旦失去控制,恐怕整個道宗都得頃刻間化爲廢墟。

    不過擔憂歸擔憂,此時的他們顯然也是沒有太多的辦法,眼下之計,也只能繼續的等下去了。

    而等待一下,應玄子他們倒並不認爲有什麼,不過在這等待中,卻是又是有着另外的事情發生,那是出現在應歡歡的身上,這妮子在滅元門那一日時也是有過不小的消耗,在回來後也只休養了數日方纔恢復,而在接下來的一月中,不知爲何,她體內散發出來的寒氣愈發的濃郁,而所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伴隨着她體內寒氣的愈發濃郁,她的實力也是在瘋狂的暴漲着,那種暴漲的速度,看得應玄子他們心驚不已。

    這種暴漲,是在林動進入那種玄妙狀態之後方纔發生的,足足持續了半月時間,然後方纔逐漸的減緩下來,但那種寒氣,常人已是無法忍受,因此這些時間應歡歡一直在後山冰湖閉關,那裏的寒氣,就連應玄子都僅僅只能堅持十數分鐘便是得離去。

    應歡歡的這種變化,讓得應玄子他們有些不安,應笑笑的不安感最濃,好幾次要去冰湖守着應歡歡,但最後都是被寒氣凍得承受不了,最後才被應玄子強行的抓了出來。

    這些突發的事情,讓得應玄子也是頗感頭疼,不過他畢竟是道宗掌教,性子沉穩,所以倒也沒過多的慌亂,只是將冰湖封鎖,禁止尋常弟子靠近,然後接下來他也是沒了辦法,只能先等着林動甦醒過來再看看了。

    而這樣的等待,一直持續到一個半月左右後,終於是有了一些動靜。

    轟隆。

    道宗的弟子依舊是在進行着每日必修的靜修課程,不過今日顯然是有些不同,自從清晨開始,天色便是顯得有些壓抑,低沉的轟隆雷鳴聲,比往日要急促頻繁許多。

    而當時間行至晌午時,天色已是近乎暗沉下來,然後衆人便是天空黑雲滾滾而來,在那雲層之中,無數道雷霆猶如雷龍般蜿蜒盤踞,蠕動之間,一種驚人的天地之威散發開來。

    轟!

    雷霆閃爍,整個道宗都是被那雷光照耀得猶如白晝,整片天地間的元力都是在此時沸騰了起來。

    所有的道宗強者皆是面色凝重的望着天空上的暴動,眼角微微抽搐,這種程度的雷暴,就算是一名轉輪境的超級強者,恐怕都會被頃刻間轟成灰燼。

    無數道宗弟子心驚膽寒的望着天空,然後趕忙撤到能躲避的地方,臉龐上滿是駭然,在這種恐怖的天威下,人的力量,彷彿顯得分外的弱小。

    轟隆隆!

    雷鳴之聲,越來越急促,璀璨的雷光,彷彿連黑雲都是要掩蓋不住,那種猶如百萬大軍即將衝鋒之前的陣勢,連天地都是有些顫抖。

    雷霆的凝聚,最終還是達到了頂峯,然而雷鳴聲在那一霎,卻是詭異的安靜了下來。

    不過,這般安靜,卻僅僅持續了一瞬,然後所有人都是瞳孔驟縮的見到,天空上的雷雲被蠻橫的撕裂開來,驚天般的雷鳴轟然響徹,那璀璨的雷光,遮掩了世間所有的光芒。

    無數道萬丈龐大的雷霆,猶如張牙舞爪的雷龍,自天際之上的雷雲中衝出,然後化爲一片雷漿瀑布,從天而降,直奔道宗而來。

    這一幕,駭得無數道宗弟子面色煞白。

    雷龍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下,不過短短數息的時間,已至道宗千丈上空,而也就在此時,有着道宗弟子藉助着雷光,見到那在丹河之前靜坐了將近兩月時間的身影,竟是在此時緩緩的站起身來。

    那道身影仰頭望着那席捲而來的雷霆,削瘦的身形在雷霆下顯得分外的渺小,但當道宗的弟子見到那道身影時,心中的惶恐,卻是瞬間煙消雲散。

    他們始終的相信着,只要有這道身影存在的一天,他們道宗,就將會永遠的屹立,因爲這是他們所堅信的一種信念。

    狂熱而毫無理智,但他們就是爲此堅信不疑。

    無數道雷龍開始匯聚,呼嘯之間,猶如滔滔雷海,奔涌而至,猶如攜帶着滅世之力。

    林動仰頭,漆黑眸子之中,倒映着雷海,旋即他身形一動,竟直接是出現在天空上,然後任由那恐怖的雷海,將其席捲淹沒。

    一道道驚呼聲,也是在此時自道宗之內爆發而起,不過很快的便是落下來,因爲他們見到,那降臨而來雷海,突然在距道宗還有千丈距離時,陡然的停下,這般距離,他們已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其中所蘊含的毀滅性力量。

    “快看!”

    突然有着驚聲傳出,無數道目光射去,只見得那雷海中央,突然涌蕩起波浪,而後雷光緩緩的堆積而起,片刻後,竟是化爲一道千丈龐大的雷霆王座,而在那王座之上,一道削瘦身影,手持權杖,安然而坐。

    此時的那道身影,就猶如雷之帝王一般,恐怖的雷霆,盡數受他驅使。

    雷霆王座上,那道身影手中權杖輕輕一揮,只見得那猶如要滅世般的雷海便是席捲而下,然後在那無數道震撼的目光中,逐漸的縮小,最後化爲一道數千丈龐大的雷霆河流,在道宗上空,緩緩的流淌着。

    衆人見到那恐怖雷海在林動手中卻是乖巧如綿羊,那眼睛都忍不住的睜大了起來,臉龐上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解決掉那恐怖的雷海,那道身影也是緩緩的自雷霆王座上站起,然後他輕輕的攤開雙手。

    轟。

    隨着他雙臂的攤開,那涌蕩在道宗上空將近兩月時間的浩瀚精神力,突然猶如是在此時受到了召喚一般,竟是鋪天蓋地的瘋狂涌下,最後盡數的對着林動體內涌去。

    而面對着如此恐怖的精神力涌入,林動的身體卻是猶如無底洞一般,竟是沒有絲毫的不適,那臉龐上反而是有着一抹淡淡的沉醉之色浮現出來。

    短短數分鍾的時間,天空上那令得道宗無數人心驚膽寒了近兩月的浩瀚精神力,便是盡數的被林動吸入體內。

    而當最後一股精神力猶如林動體內時,那暗沉的天空,有着溫暖的陽光傾瀉下來,最後將整個道宗籠罩在了其中。

    無數道目光望向天空,那裏,一道身影靜靜懸空而立,他就站在那裏,但不論道宗諸多強者如何感應,都是無法的將其察覺,那種感覺,就猶如當日那位四王殿出現時的一般,人明明就在那裏,但卻根本無法察覺。

    “好強大的精神力沒想到林動的精神力,也是達到了這種恐怖的境界。”應玄子望着天空上的身影,許久後,一聲輕嘆,道。

    “若是我所料不錯的話,林動的精神力,恐怕已是晉入了那傳聞之中的大符宗之境,這傢伙真是一個奇才啊。”瞎眼長老面露感嘆之色,他本身便是專修精神力,自然是明白林動的這一步,究竟是有着多麼的恐怖。

    一名大符宗,足以與一名輪迴境的強者相抗衡!

    “那條雷河之中擁有着極端純粹的雷霆之力,對於淬鍊元力以及肉身有着極爲強大的作用,林動此舉,倒是造福了我們道宗啊。”塵真望着那璀璨的雷河,忍不住的笑道。

    應玄子也是笑着點了點頭,旋即眼中憂色涌起:“林動終於出關了,不然歡歡那邊,真是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

    “歡歡怎麼了?”

    應玄子的聲音剛剛落下,只見得他面前身影便是鬼魅般的緩緩浮現出來,林動望着前者,眉頭微皺,開口問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