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道宗後山,天空上光影掠過,而後林動與應玄子的身形便是出現在了一座散發着驚人寒氣的山峯上,目光透過重重密林,能夠見到那裏有着一片蔚藍色的清澈冰湖。

    “唉,你去看看吧,如今她體內的寒氣越來越恐怖,連我都無法接近了。”應玄子望着遠處的冰湖,眼中掠過一抹痛色,輕嘆道。

    林動微微點頭,也不再多說,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那冰湖邊緣,目光望去,只見得那冰湖中心的位置,有着一朵冰蓮凝聚,而在那冰蓮中,一道倩影靜靜的盤坐着,冰藍色長髮傾瀉下來,鋪滿了那座冰蓮。

    此時在那道曼妙倩影身上,正有着濃濃的寒氣散發出來,那種寒氣之濃烈,甚至連周圍的空氣都是有着凝結成冰的跡象,極端的霸道。

    林動眉頭微皺,步伐踏出,身形已鬼魅般的出現在冰蓮之前,其身體上有着淡淡黑光涌動,將那侵蝕而來的霸道寒氣吞噬化解而去。

    冰蓮上的應歡歡此時似是陷入沉睡之中,美目緊閉,那張俏美的臉頰此時泛着細微的蒼白,嬌軀偶爾輕顫,透着一股令人心疼的柔弱。

    那種恐怖的寒氣,則是不斷的從她體內涌出來,林動眼尖,分明的見到隨着那些寒氣的涌出,應歡歡那本就呈現冰藍色的長髮,顏色愈發的濃郁了一些。

    應歡歡嬌軀突然劇烈的顫抖了一下,貝齒無意識的輕咬着嘴脣,柳眉緊鎖,彷彿是在抵抗着什麼,那眉宇間有着一些惶悸之色。

    林動見狀,心中微疼,面色陰沉,在心中道:“巖,這是怎麼回事?之前她還好好的。”

    “冰主的力量在急速的甦醒。”巖沉默了一下,道。

    “爲什麼?”林動瞳孔微縮,沉聲問道,任何事情都有着起因,應歡歡一直在壓制着體內的力量,若沒有特殊情況的話,怎麼會突然間產生這麼大的變化?

    巖聞言卻是一陣猶豫。

    “爲什麼?!”林動再度問道,聲音中多了一絲怒意。

    “可能與炎主有關。”巖苦笑了一聲,道。

    “炎主?那家夥對歡歡做了什麼手腳?”林動面色一變,眼中有着怒火涌動,這傢伙,果然跟來就沒什麼好事情!

    “這倒或許不是他故意做什麼手腳,他是炎主,他擁有着遠古的氣息,只要他接近了應歡歡,那股氣息便是會形成一些引子,然後勾動應歡歡體內沉睡的冰主的力量。”巖道。

    “那你爲什麼不早說?!”林動怒道。

    “我以爲這應該會來得挺晚的,沒想到這麼快就出事了。”巖苦笑道。

    “那炎主應該也知道他接近歡歡,他的氣息就會引動她體內冰主力量甦醒的吧?”林動面色極爲的難看,緩緩的道。

    “這他應該是知道的。”巖點了點頭,道。

    林動眼中的怒火緩緩的收斂,那張面龐再度變得平靜下來,不過熟悉他的巖卻是知道,這傢伙越是平靜,那說明心中的怒火便越濃。

    林動伸出手掌,輕輕撫着應歡歡那透着刺骨寒意的冰藍色長髮,然後猛的轉身,面色陰沉的掠出,下一刻,他直接是出現在道宗天空上,目光一掃,便是鎖定了不遠處的一座山峯,陰沉的怒聲,響徹了天空:“炎主,你給我滾出來!”

    這突如其來的怒聲,頓時讓得道宗內所有人一驚,然後他們擡頭,有些疑惑的望着天空上面色陰沉的林動,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到林動發這麼大的火。

    應玄子等人也是迅速的涌出來,面面相覷着,顯然不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遠處的山峯上,火光一閃,而後一道身影便是出現在了天空上林動的對面,而後他眉頭微微皺了皺,道:“做什麼?”

    “你做的好事,你還來問我?!”林動見到他這幅漫不經心的模樣,漆黑眸子中怒火更盛,冷笑道。

    炎主淡淡的看了一眼那瀰漫着寒氣的道宗後山,那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莫名的情緒,而後他道:“這些事情,終歸是無可避免的,你這般作法,也僅僅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你管的閒事未免也太多了點。”林動冷聲道:“這道宗不歡迎你,請吧!”

    “在她未曾甦醒前,我都不會走的。”炎主搖搖頭,淡淡的道。

    “甦醒?你可知道,一旦她甦醒,她還會是她嗎?我想要的是應歡歡,不是什麼冰主!”林動厲聲道。

    “你這般想法太過自私。”

    炎主皺了皺眉,道:“你可知道她肩上背負着多大的責任?這片天地,異魔潛伏,他們的強大你不是沒見過,若是天地大戰再啓,生靈塗炭,還得依靠她來拯救,到時候她成了應歡歡,這世間萬物卻是得盡數淪陷在異魔手中,而那時候,你們難道就能獨善其身?”

    “那麼重的擔子,她扛不起,如果真要扛的話,我便替她扛!”林動雙拳緊握,聲音低沉的道。

    “你?”

    炎主看了他一眼,眼中有着一抹淡淡的輕視,道:“憑什麼?憑你獲得了吞噬之主的傳承?這擔子就算是他復活親自來扛都扛不起,你又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

    “若這種擔子有這麼容易來扛?還需要你來?!”

    “有沒有資格,同樣也不是你能來評判的。”林動緩緩搖頭,未曾再言,只是眼中的那抹執拗,顯然是無可動搖。

    “真是個自大的傢伙,既然你有這個口氣,那我倒是要試試,你究竟有沒這個資格!”炎主見狀,心中也是升騰起一抹火氣,冷聲道。

    “轟!”

    他話音一落,只見得其身後天空都是在此時變得赤紅起來,而後其腳掌一跺,猶如火焰般的赤紅元力猛的席捲而出,直接是化爲一隻火焰巨掌,狠狠的對着林動怒拍而去。

    林動見到炎主動手,眼中也是寒芒一閃,也不見得他有絲毫動作,頭頂雷雲閃電般的匯聚而來,一道千丈雷霆已是猶如雷龍般呼嘯而下,狠狠的與那火焰巨掌硬憾在一起。

    砰!

    驚人的氣浪擴散開來,空間都是在兩人交手之間變得有些扭曲起來。

    林動身形微震,步伐卻是絲毫未退,那黑眸之中,有着凌厲之色涌動,炎主實力的確恐怖,但如今他精神力也是晉入大符宗之境,再加上那觸及輪迴的元力修爲,真要加起來,炎主想要憑藉着這具分身就將他壓制,顯然也是不可能的事。

    “你若是不走,那我便將你這具分身打散!”

    林動顯然同樣也是被炎主暗中的這些手段激出了怒火,只見得其袖袍一揮,一道光芒呼嘯而出,然後在天空急速的膨脹,最後化爲一道龐大無比的古老陣法。

    “乾坤古陣?”炎主望着那古老陣法,眼神也是微凝,顯然是對此絲毫不陌生。

    “轟!”

    浩瀚的元力以及精神力猛的自林動體內噴薄而出,最後化爲兩道光柱衝進乾坤古陣之中,而後陣法運轉,兩股力量便是逐漸的融合起來,一股極端驚人的波動,緩緩的盪漾而開。

    那股融合的波動之強,就連炎主眼神都是微微一凝。

    “倒是有些能耐。”

    炎主雙手輕合,那雙目之中,赤紅之色迅速的涌上,而後這片天地迅速的變得熾熱起來,一輪烈日,緩緩的自其身後冉冉升騰而起。

    應玄子等衆多道宗之人望着這往日還井水不犯河水的兩人竟然直接是開打起來,也是大驚失色,這兩人若是在這裏動起手來,豈不是要直接將道宗給拆了?

    天空上的兩人,皆是冷目相對,下一刻,浩瀚之力涌動,就要動起手來。

    “住手!”

    不過就在動手前的一霎,一道急喝聲猛的響徹而起,而後天地間寒氣用來,一道倩影便是出現在了林動身前,她張開雙臂將後者擋在身後,美目泛着怒意的盯着炎主,冷聲道:“你要幹什麼?”

    炎主望着那將林動護在身後的應歡歡,微微一怔,拳頭握了握,然後又是鬆開,偏過頭去,淡淡的道:“我說過,在你甦醒前,都不會離開。”

    “你!”林動一咬牙。

    應歡歡偏過頭,冰涼的玉手拉着林動的手臂,輕聲道:“先冷靜下來,好嗎?”

    她的聲音依舊是那般寒氣繚繞,只不過卻是有着一絲懇求。

    林動看着她,最終嘆了一口氣,天空上的光陣逐漸的散去,最後連帶着元力以及精神力,再度掠回了他的體內。

    應歡歡見到林動停下來,頰上也是浮現一抹微笑,對於林動性子,她再熟悉不過,後者素來沉穩堅毅,遇見任何事情都是能夠最冷靜的對待,但眼下他卻是因爲憤怒失去了以往的冷靜,這在林動身上一般是極爲罕見的事,而這代表着什麼,應歡歡心中自然也是清楚。

    “謝謝。”她輕聲道。

    “說這些幹什麼。”林動搖了搖頭,他看了看應歡歡,道:“你體內的寒氣壓制下來了?”

    “再不壓制下來,你們都要把道宗給拆了。”應歡歡無奈的道。

    “你還真當我不知道分寸啊。”林動笑了笑,道。

    “這事情就交給我來吧?”應歡歡看着林動,徵詢着他的意見。

    林動微微猶豫,然後點點頭,應歡歡見狀,也是輕輕一笑,轉過身來,冰徹的美目看着炎主,沉默了一下,道:“炎主,我知道你在做什麼,但不管如何,現在的我並不是你所認識的那個冰主,而且不管以後會怎麼樣,我希望你明白,現在的我,是應歡歡。”

    “若是你要繼續留在這裏,請你能夠收斂氣息。”

    炎主望着應歡歡那有些嚴厲的目光,旋即也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道:“你你應該知道確切情況的。”

    “雷主已經甦醒,黑暗之主,洪荒之主他們也會陸陸續續的再度出現,到時候”

    應歡歡美目的微垂,道:“但至少不是現在,不是嗎?”

    炎主沉默,許久後他似是笑了一下,目光停留在應歡歡那俏美的臉頰上,道:“真沒想到,素來冷靜得近乎異類的你,竟然也有一天會這樣的留戀一個人。”

    他雖然笑着,但那聲音中,依舊是有着一抹極深的澀意。

    “因爲我是應歡歡。”應歡歡輕聲道。

    “或許吧。”

    炎主搖搖頭,旋即轉過身去,揮了揮手:“我會照你所說,儘可能的收斂氣息。”話音落下,他的身形便是消失在天空上,對着遠處的一座山峯掠去。

    林動望着那遠去的炎主,默然無語,手掌緩緩的緊握,說到底,終歸還是他的實力不夠,若是足夠的話,即便幫她挑下了那重擔,讓得她的笑容始終如同當年那般歡樂清澈,那又有誰能出言反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