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場莫名的鬧劇,便是這般的收場,道宗的弟子面面相覷着,然後看了看天空上的人影,這才逐漸的散去,雖然他們並不太清楚事情的始末,但想來能夠讓得素來冷靜的林動師兄這般發怒,那炎主應該也是做了一些有些過分的事吧

    他們的思想倒是很簡單,在這裏,不管如何,他們都是堅定不移的支持着林動。

    “你身上寒氣依舊未能褪去,這些時間便好好的靜修吧,儘量別怎麼與人交手。”天空上,林動望着體內依舊還有着寒氣散發出來的應歡歡,道。

    應歡歡微微點頭,旋即她輕聲道:“不過你可要答應我,別再跟炎主發怒了,現在雖然他只是分冇身,但日後真身必然會來。”

    她也是擔心着林動,炎主的實力她很清楚,若真要對恃起來,林動必然會吃虧的,而且,炎主所代表的,還有着那一羣在遠古都是最爲恐怖的傢伙。

    “這次我也魯莽了點。”林動嘆了一口氣,這次的事他知道莽撞了一些,但當他看見應歡歡體內冰主的力量被炎主故意不聲不響的引動,可卻未曾給予他們絲毫的提醒,這番暗中的手段,才是林動動怒的真正原因,他信任着炎主,方纔讓他同隨,但後者這種揹着他的舉動,卻是真正的犯了他一些忌諱。

    他知道炎主他們的心願很宏大,他們是想要守護着這天地,而林動也尊敬他們,他們對這片天地的付出,無人能及,從某一種角度而言,他們對應歡歡的所作所爲或許也並沒有錯,在他們看來,只有冰主的徹底甦醒,方纔能夠拯救這片天地。

    只是林動卻是不想應歡歡因爲這種原因而變成一個陌生冰冷的人,但他同樣也知道那是冰主的責任,應歡歡與冰主難分彼此,這種責任,她無法選擇,但也無法避免。

    林動也並非是自私的要應歡歡否認這份責任,他只是希望,能夠有着最爲完美的辦法,若是他擁有着接過這份責任的能力,那麼,應歡歡就不用去改變,而這片天地也是能夠獲得拯救。

    他知道這個辦法或許有着一絲天真,可他卻是甘願爲之付出,他經歷着重重生死,遍體鱗傷的一步步的對着那個方向靠近着,他希望能夠當改變來臨時,獲得認可。

    在這之前,他想要儘可能的保護着他想要保護的那道音容笑貌,他終歸到底,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應歡歡望着面色複雜的林動,也是一陣默然,旋即冰藍色的美目望着那熙熙攘攘極爲熱鬧安寧的道宗,神色略微的有些恍惚,而後她纖細玉指指向一處廣場,笑道:“還記得嗎?三年前的殿試,在那裏我們可是成爲了一次對手呢。”

    “嗯,然後你被我狠狠的抽了一頓。”林動一笑,道。

    應歡歡臉頰上有着一抹淡淡的緋紅浮現出來,嗔道:“早知道我那時候就該直接煽動天殿的師兄弟把你揍一頓。”

    “那我們荒殿那麼多師兄弟也不會怕的。”林動忍不住的笑道,突然間心情好了許多,那一幕幕的記憶,實在是讓人心暖。

    “好了,你先去靜養着吧,你這模樣還不適合出來。”心情好下來,林動衝着應歡歡揮了揮手,道。

    “嗯。”

    應歡歡也是明白自身的狀態,這些寒氣若是不壓制的話,對尋常道宗弟子會造成不小的傷害,當即她衝着林動一笑,揮揮小手:“不要再發火了哦。”

    此時的她這般模樣,竟是再度恢復了一點三年之前的那份嬌俏,這看得林動心頭微暖,然後點點頭,目送着應歡歡化爲一道虹光掠回後山。

    林動望着應歡歡消失的倩影,臉龐上的笑容方纔一點點的散去,雙掌緊緊的握着,眼神變幻,許久後,他長嘆了一口氣。

    這一次他能夠將炎主給阻攔下來,但下一次呢?那時候若是真如同炎主所說,他真身降臨,然後那些所謂的洪荒之主,黑暗之主都是來了,他難道還能護住應歡歡?

    那時候說他想要替應歡歡扛過那重擔,這些遠古之主,又有誰會相信?他現在的實力已算不弱,可與炎主這些遠古的巔峯強者比起來,依舊還有着差距。

    “巖……你說,我真能超越那冰主麼?”林動在心中略微有些茫然的問道。

    “你現在的成就,三年之前又能想到嗎?”巖淡淡一笑,道。

    “但我卻是沒把握在那些遠古之主盡數來到時,將她給保下來,也沒辦法讓他們相信我夠資格擔負起屬於她的重擔。”

    巖沉默了一下,冰主的優秀,即便是他的主人符祖都讚不絕口,想要與其比肩,本就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

    “你要讓他們對你認同,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巖沉默了半晌,突然說道。

    “你有辦法?”林動一怔,連忙問道。

    “我有辦法,但成不成卻不知道。”巖頓了一頓,接着道:“而且這還得看另外一個人的意願……”

    “誰?”

    “綾清竹。”

    “綾清竹?”林動愣了愣,有些茫然的道:“這與她有什麼關係?”

    “具體情況我不太清楚,但是我在她的身上,感覺到了原本在主人方纔具備的波動。”巖的聲音中,充滿着凝重。

    “符祖?”林動瞳孔微縮,心中滿是不解,綾清竹怎麼又會與符祖扯上關係?

    “她怎麼會擁有着我主人方纔具備的波動,我也不明白,不過你可以去問問。”巖道。

    林動皺了皺眉,卻是搖搖頭,他究其原因是因爲應歡歡,但因這個原因去找綾清竹尋求幫助,對後者不公平,而他也實在開不了口。

    “算了,我自己想想辦法吧。”林動嘆了一口氣,道。“隨你吧,不過她這情況就算是我也是第一次遇見,若是放過了,着實有些可嗬”巖自言自語道。

    林動搖着頭不去理會他,心中也是有些煩躁,沒想到這才安靜了沒多久,各種事情又是纏繞了上來,若能夠一直如前些時候那般安靜,該有多好。

    心中煩惱着,林動也是自天空落下,剛欲走開,一道聲音卻是從不遠處傳來,他一擡頭,便是見到應笑笑對着他快步而來。

    “笑笑師姐。”林動衝着應笑笑笑了一下,道。

    “你這稱呼現在我可當不起。”應笑笑白了林動一眼,以這傢伙如今的實力,就算是要當掌教都是綽綽有餘。

    “對了,我來是要告訴你,你的那些朋友在你閉關的時候,都先行回妖域了,不過臨走時我們設置了空間陣法,下次你若是要去妖域,數日時間便能抵達。”

    “小貂他們回妖域了?”林動一怔,旋即點點頭,如今東玄域諸事平靜,他們是該回妖域,而且那邊還有着四象宮需要照料,以小炎的性格,顯然也是妖域才更爲適合他。

    “另外,”應笑笑突然頓了一下,道:“先前綾清竹姑娘帶着九天太清宮最後一批人也是離開了道宗,應該是回九天太清宮去了。”

    “她走了嗎?”林動呆了呆,旋即眼神複雜,心中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

    “這些時間,九天太清宮的弟子在陸陸續續的撤回去,不過按照速度,一月之前她們就該盡數撤走的,但後來不知爲何速度減緩了下來,清竹姑娘也是在道宗逗留了一月,直到先前才帶人離去。”綾清竹眼神莫名的看了林動一眼,道。

    林動苦笑了一聲,他自然是聽得出應笑笑話裏的意思,這一個多月,不正是他陷入那種古怪狀態之中麼?綾清竹之所以會逗留下來,恐怕是在擔心着他吧,而現在他順利出關了,她也是悄然而去。

    不過她這性子倒還真是絲毫未變,而且也是與應歡歡截然不同,後者愛恨不加絲毫掩飾,在異魔城爲了護住他,卻是寧願以命來逼應玄子現身,看似任性,但卻是至情,而綾清竹則是任何事情都不顯露出來,任何感受也是自斟自飲,從不與外人提起,只是唯有親近者方纔能夠感覺到那清冷內心之中所包裹的火熱。

    “我說歡歡和清竹姑娘的事,你究竟想要怎麼樣?”應笑笑盯着林動,問道。

    “我“…….

    林動動了動嘴巴,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面色複雜,哪還有平日裏的那番果斷,而這種事,又哪那麼容易說清楚。

    應笑笑嘆了一聲,也不好多說什麼,道:“你去送送她吧,她們應該還沒走多遠。”

    林動點點頭,剛欲轉身而去,應笑笑又是想起了什麼,道:“等等,這一兩月中,你爹孃也有消息傳來,說讓你去辦件事情。”

    “辦事?”林動一愣,他爹孃會讓他去辦什麼事?

    “嗯,你爹孃說,讓你若是得空,就去北玄域把青檀接回來。”

    “青檀……”

    聽到這個名字,林動的心頭也是忍不住的一顫,臉龐上有着一抹異常柔和之色浮現出來,那個倔強得令人心疼的小丫頭,也不知道如今怎麼樣了。

    想到三年前那手持着黑色鐮刀,身着黑色衣裙,巧笑焉熙的少女,林動心頭微熱,三年不見,真是想這丫頭想得緊。

    “嗯,我知道了,我會儘快把她接回來。”

    林動點點頭,青檀在家裏可是個小寶貝,爹孃與他都是疼愛得厲害,這些年跑出來受了這麼多苦,也不知道娘爲此抹了多少淚,既然如今他回來,也是該找時間去躺北玄域了。

    聲音落下,林動也就不再停留,對着應笑笑揮了揮手,身形一動,便是掠向道宗之外,應笑笑望着他的身影,無奈的嘆了一聲。

    道宗之外,山林之中,數十名九天太清宮的弟子安靜行過,在那最前方,是一名身着白色衣裙,嬌軀窈窕出衆的女子,她臉頰上雖有薄紗遮面,但那印出來的輪廓,卻是完美動人。

    蘇柔走在她後面,大眼睛卻是時不時的看向後方越來越模糊的道宗,最後忍不住的低聲道:“師姐,我們就這樣走了啊?”

    “嗯。”

    綾清作薄紗下有着清淡的聲音傳出,沒太多的波動。

    “我們至少至少也要和林動大哥打聲招呼再走啊。”蘇柔建議道。

    綾清竹眸子看了她一眼,似是笑了一下,聲音略柔的道:“何必在意這些。”

    “可可師姐你逗留在道宗這些時間,不就想看看他是否安全完成修煉麼,…….蘇柔咬了咬嘴脣,道。”

    綾清竹步伐微頓,手中劍鞘輕輕的敲了敲蘇柔小腦袋,道:“再瞎說,回去就關你禁閉。”

    蘇柔小腦袋一縮,不敢再說話。

    “她說的倒是沒錯,我把你們帶來道宗,要走前,起碼也要跟我打聲招呼吧?”一道笑聲,突然的從前方傳來,讓得綾清竹那握着青鋒長劍的玉手微微一滯,然後她緩緩的擡起頭,只見得在那前方樹林的盡頭,一道削瘦的身影,正背靠着一顆大樹,面帶笑容的將她給看着。

    細碎的光斑透過樹林,照耀在他的身上,彷彿溫暖的陽光,讓得人心中猶如大雪初晴。

    (更新夠早呢,

    不過兩個小時了,武動才3張這似乎是有點慘,所以麻煩大家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