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玄域分四方,東西南北,而每一片地域,都是遼闊無盡,各成體系世界,不過由於這四域雖然同處一片大陸,但卻是相隔極其的遙遠,並且在這玄域之中,有着千萬大山,自南而北,蜿蜒扭曲,猶如一條匍匐在的天地之間的巨龍,剛好是將這四域切割而開,想要跨越這千萬大山,可絕不是尋常強者能夠辦到。

    而東玄域與北玄域之間,正好被隔斷,想要穿行其中,即便是頗有能耐者,也起碼也是需要兩三月的時間才能渡過,而且這還是沒有倒黴的遇見這千萬大山之中的諸多兇猛妖獸的前提下。

    另外在那千萬大山中,終年籠罩着由天地元力匯聚而成的霧瘴,若是沒點本事就想穿越,恐怕最終只能迷失了方向,化爲那千萬大山中無數的皚皚白骨。

    面對着這種路程,即便是林動都是感到略微的有點麻煩,不過所幸畢竟如今他實力強橫,這般麻煩也是能夠在忍受的範圍之中,只不過這讓得他想到當年青檀小丫頭那點實力,卻是眼巴巴的從遙遠的北玄域跑過來見他,心中就有些心疼得緊。

    因爲想要儘快的找到青檀,因此林動也是藝高人膽大的直接闖進那千萬大山,而後辯明大致的方向,便是直接與綾清竹二人全速趕路,那般效率,自然是常人難及。

    不過即便是他們效率再高,想要在短短兩三天內就穿越千萬大山抵達北玄域也是不可能的事,而林動似乎是明白這一點,所以在經歷了初始的迫切後,倒也是逐漸的平靜了下來,這時候想着急也是無用。

    兩日趕路,倒是相當平靜,綾清竹這一路也只是靜靜的跟在林動身旁,她性子清冷。即便是面對着林動,話語也並不是很多,只是不知道是否是林動錯覺,他倒是感覺到在這種平靜中,綾清竹那清澈的眸子較之以往,多了一點心神不寧的味道。

    。。。

    濃霧籠罩的山脈中,篝火升騰着,一道雪白衣裙的絕色女子靜靜的坐在篝火旁。一柄青鋒長劍斜靠在她的身旁,而她那清澈的眸子,會時不時的看向遠處的黑暗。

    咻。

    遠處,有着細微的破風聲響起,而後一道身影便是出現在了篝火旁,林動拍了拍身體上的落葉。衝着綾清竹一笑,道:“霧氣太濃,夜裏怕還是不能走,所以今夜就歇着吧。”

    這千萬大山一到夜裏,天地元氣就愈發的濃郁,這也是導致那種元力凝聚而成的濃郁更重,在這種霧氣下,即便是精神力都是受到了一些阻攔,因此在夜中時。林動二人倒是並未再繼續的趕路。

    綾清竹只是輕輕的嗯了一聲。

    林動看了看她,這才發現在她一隻雪白如玉般的小手,正支着一竄架在篝火之上的烤肉,這一幕,直接是瞬間讓得林動目瞪口呆了下來,他見過綾清竹各種清冷脫俗的一面,何時見到這仙子般的人兒,竟然會做這種五穀之事。。。雖然那烤肉似乎烤有點焦。。。

    綾清竹似也是察覺到林動的目光,臉頰似是微紅了一下。而後不動聲色的收回玉手。將身旁那青鋒長劍給握着。

    林動笑了一聲,在篝火旁坐下來。指了指那烤肉:“這是給我的?”

    綾清竹依舊沒有回答,只是低頭看着手中的長劍。

    林動見狀,也就直接不客氣的伸過手將那烤肉取了過來,咬了一口,而後自言自語的道:“有點焦。”

    嗆。

    一截泛着寒芒的劍鋒突然出鞘了一點,那等凌厲之氣,就連篝火都是瞬間黯淡了許多。

    林動手掌也是微微僵了一下,然後他看着那依舊低着頭把玩着長劍,甚至連神色都沒有絲毫變化的綾清竹,忍不住的笑道:“不過味道還不錯。”

    說着,他加快速度兩三口將那烤肉吞進肚內,抹去嘴角的油漬,道:“真是難得,能夠吃到你做的烤肉,這若是放在八年前,我一定會說簡直是癡心妄想。”

    聽得他的話,綾清竹終是擡起頭,眸子看了他一眼,道:“莫要再說這些慪氣的話了,現在的你也不再是八年之前那個需要隱忍着對付林琅天的少年,你的這些成就都是你自己用努力所換來,雖然我從未說過,但對你還是有些心服口服的,因爲我知道,換作我的話,這些事情,我是做不到的。”

    林動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綾清竹,篝火的火光照耀在那有着薄紗遮掩的絕美臉頰上,顯得那般的動人,旋即他忍不住的咧了咧嘴,一種很罕見的虛榮以及滿足感從心底深處瀰漫開來,最後擴散到四肢百骸,能夠讓清傲的綾清竹說出這種話,可真真是不容易啊。

    “那你得承認以前那樣看我是錯的。”林動回過神來,然後得寸進尺的道。

    綾清竹略感好笑的望着這不依不饒的林動,她同樣見識過後者在面對着元門那等強敵時的凌厲與不懼,卻也同樣是第一次看見他這有點孩子氣的舉動,然而他的這般模樣,不知爲何,卻是讓得她那清冷的眸子涌上了一些柔軟,最後她輕輕點了點頭,算是滿足了這傢伙的得寸進尺。

    林動見狀,卻是忍不住的大笑出來,那神色頗爲愉悅,綾清竹略顯無奈的瞥他一眼,則是不再說話,嬌軀一動,掠自樹上,盤坐下來,美目微閉,徑直的進入修煉狀態去了。

    林動則是斜靠着樹幹,看了看綾清竹,然後也是虛眯着眼睛,閉目養神,他能夠感覺到,自從兩人進入這千萬大山後,綾清竹似乎是有着一些變化,不再像以往那般的令人難以接近,不過至於那太上感應訣,林動則再沒有問起過,而綾清竹也從未主動提起,那般模樣,彷彿兩人都不知道這事情一般。

    而對於這種情況,林動不僅未失望,反而心中深處。彷彿還是輕輕的鬆了一口氣

    。。。ωwш ⊕tt kan ⊕¢Ο

    千萬大山遼闊無盡,林動二人也是愈發的深入,雖說這千萬大山之中有着無數兇狠妖獸,其中一些妖獸實力也是恐怖異常,甚至比起妖域的一些頂尖強者都是不遑多讓,但林動二人卻並未遇見絲毫騷擾,顯然,對於他們兩人的厲害。這些千萬大山中的妖獸強者也是能夠察覺到,這種的硬骨頭,還是少招惹爲妙。

    不過雖然沒了妖獸的招惹,但當林動兩人在千萬大山中趕了將近五日路程時,終於是停頓了下來,因爲他們發現似乎迷失方向了。。。

    林動站在一顆大樹上。目光遠眺而去,但那濃得近乎粘稠的元力霧氣,卻是將他視線降到了最低,這種時候,若非林動還有着精神力可以施展的話,怕真是有點寸步難行的味道。

    林動無奈的搖了搖頭,閃掠下樹,衝着綾清竹搖了搖頭,道:“沒辦法。只能先走走了,若最後實在不行,我就動用空間祖符直接撕裂空間出去吧,雖然不知道會落到哪裏去,但總比在這裏亂轉來得好。”

    因爲兩人初始都是藝高人大膽,並未按照千萬大山之中的常規路線尋走,而是直接走得最近的直線,所以如今方纔會遇見這些麻煩。

    不過雖然麻煩了點,但也不是太過頭疼的事。若真出問題了。林動也能藉助空間祖符的力量撕裂空間而去,只是他從未去過北玄域。自然也沒辦法直接撕裂空間過去。

    當然,若是他能夠徹底的動用空間祖符的力量,或許又自當別論,但空間祖符畢竟是周通之物,如今他尚還未徹底的清醒,要讓林動將空間祖符煉化的話,他着實是有些做不出來。

    “嗯。”

    綾清竹也是輕輕點頭,旋即她便是對着前方而去,林動則是緊隨着,眉頭緊皺的望着四周。

    兩人這番,又是走了半日時間,但那元力霧瘴依舊沒有減弱的跡象,這讓得他們有些無奈,不過就在林動考慮是否要動用空間祖符之力時,兩人的步伐突然同時的停頓下來,然後目光有些訝異與欣喜對着右方遠處望去。

    。。。

    濃霧之中,一道嬌小的身影狼狽的奔跑着,她身體上有着不少的傷痕,鮮血伴隨着她的奔跑灑落下來,染紅地面。

    唰唰!

    而在她向前奔跑間,後方也是有着破風聲緊隨而來,十數道黑影快速而來,陰寒的殺意自他們身體上瀰漫出來。

    咻!

    一道黑光猛的自後方掠來,狠辣無比的直接射在那前方那道身影腿上,一道痛聲響起,前方那道身影頓時狼狽的翻倒了下去,然後她急忙撐起身子,眼神絕望的望着那閃電般出現在其前方的十數道黑影,咬着牙道:“你們這些叛徒,殿主她不會放過你們的!”

    “她自己都自身難保,還想對付我們?”那十數道黑影中,一人冷笑出聲,旋即其眼中兇光一閃,一掌拍出,磅礴元力便是兇狠無匹的對着那嬌小身影轟了過去。

    那少女一見,小臉頓時煞白起來,眼神之中佈滿絕望,不過,就在她絕望間,突然有着破風聲響起,而後一道削瘦的身影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在其面前,袖袍一揮,那等凌厲攻勢便是煙消雲散而去。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所有人都是一驚,那少女也是怔怔的望着眼前這道身影,然後她便是見到後者轉過身來,衝着她笑了笑,道:“小姑娘,我幫你解決掉他們,你帶我去北玄域,如何?”

    少女聞言,頓時一喜,旋即她似是想到什麼,連忙道:“這位前輩,感謝您的大恩,不過能不能請您也救救我辰傀大哥?”

    “辰傀?”

    聽得這個有些耳熟的名字,面前的男子似乎也是愣了愣,旋即他看着眼前的少女,有點驚訝的道:“你是黑暗之殿的人?”

    大夥看完更新,若有票的話,請投給武動吧,感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