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少女聽得林動的話,也是愣了愣,旋即微微猶豫,咬着牙點了點頭。

    “他們呢?”林動看了一眼那十數名眼神陰寒將他給盯着的黑影人。

    “他們也是黑暗之殿的人。”

    林動聞言,眉頭不由得一皺。

    “小子,你是何人?我黑暗之殿的事情也敢插手?若是識相,就立即滾開,免得惹禍上身。”此時那數十名黑影人也是回過神來,眼神陰厲的盯着林動,厲喝道。

    “前輩,還請您救救我辰傀師兄。”少女急忙懇求道。

    “呵呵,放心吧,我與辰傀也算是相識,自然是會救他。”林動笑道,當初青檀來東玄域,還多虧了辰傀的照拂,如今既然遇見了,他自然是不會袖手旁觀。

    那少女聞言,頓時鬆了一口氣,雖然她知道要從那些傢伙手裏救下辰傀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但眼下也只能是病急亂投醫了。

    “不自量力的東西,殺了他!”那十數位黑影人見到林動執意要出手,眼中頓時有着寒芒掠過,身形一動,便是閃電般的掠向後者,然而,就在他們即將拔劍時,一道凌厲劍芒,猛然自那濃霧深處席捲而出,劍芒掠過,這十數名黑影身體陡然僵硬,一道細小的血線自他們咽喉處浮現,接着身體便是盡數的栽落而下。

    這般變故,僅僅出現在電光火石之間,那少女那口氣尚還未落下,便是目瞪口呆的見到這些黑暗之殿的強者,這般被輕易的解決而去。

    濃霧中,一道倩影緩步走出,綾清竹看都未曾看那些滿地的屍體,她玉手握着長劍,安靜的來到林動身旁。

    “小姑娘,你叫什麼?”林動望着那目瞪口呆的少女。笑着問道。

    “前輩。。。仙子姐姐。。。”少女有點膽怯的看了林動一眼,再看了看他身旁那氣質脫俗得猶如仙女般的綾清竹,眼中掠過一抹驚豔,道:“我叫穆莎。”

    “我叫林動,她叫綾清竹,現在可以先帶我們去救你那辰傀師兄嗎?”林動微笑道。

    穆莎聞言,眼中頓時有着驚喜涌出來,旋即她微微猶豫。道:“不過林動前輩。。。”

    “叫我林動大哥吧。”林動擺了擺手。

    “林。。。林動大哥,不過辰傀師兄那邊,去抓他的是我們黑暗之殿的兩位長老,實力極強,乃是轉輪境的強者,而且。他們還帶了黑暗之殿的暗部。”穆莎小臉有點蒼白的道。

    “兩名轉輪境?”林動倒是有着訝異,這黑暗之殿果然不愧是北玄域的龍頭,這番實力,的確比東玄域很多超級宗派強橫。

    “黑暗之殿底蘊雄厚,存在時間遠非尋常超級宗派可比,我師傅曾經說過,在這黑暗之殿中,恐怕還有着輪迴境的老怪坐鎮。”一旁的綾清竹輕聲道。

    “倒的確是有些實力。”林動點點頭,能夠擁有着輪迴境的老怪。難怪黑暗之殿在這北玄域屹立不倒。

    “對了,辰傀不也是你們黑暗之殿的人麼?爲什麼會去追殺他?難道他叛逃了?”林動皺眉問道。

    “怎麼可能!辰傀師兄對我們黑暗之殿忠心耿耿,怎麼會叛逃!”穆莎急忙道:“只是如今黑暗之殿太過混亂,殿主上位不久,各方權利未穩,暗中發生了不少事!”

    “原來是內訌了。”林動這才恍然,對這黑暗之殿他沒太大的感覺,只要別傷到青檀,隨便他們怎麼玩。

    “你們新任殿主是誰?”林動轉過身。對着前面走去。順口問道。

    “我們新殿主是青檀大人。”少女回道。

    林動的腳步噶然而止,他身旁的綾清竹也是微微怔了怔。然後林動緩緩的轉過身來,望着那穆莎:“你。。。你說是誰?”

    “青檀大人啊。”穆莎也是看着林動,有些疑惑的回道。

    “青檀怎麼會成爲黑暗之殿的殿主了?”林動臉龐微微抽搐了一下,連聲音都是猛的提高了許多,那眼中滿是震動之色。

    穆莎被林動的神色嚇了一跳,連忙退後兩步,膽怯的道:“去年老殿主在突破輪迴境時失敗坐化,臨終前他將傳承以及黑暗祖符都是傳給了青檀大人,她自然便是我們黑暗之殿的殿主啊。”

    林動面色陰晴不定,這事情倒是大大的出乎了他意料,青檀那小丫頭怎麼會成爲黑暗之殿的殿主,那丫頭除了跟在他身邊亂轉悠之外,哪還有這般本事?

    “林動大哥。。。您,您認識我們殿主嗎?”穆莎看着林動,小心翼翼的問道。

    林動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沒好氣的道:“她是我妹妹,你說我認不認識?”

    “您妹妹?”穆莎目瞪口呆,旋即眼神有些古怪,顯然是不太相信林動所言,畢竟這件事,她可從未聽說過。

    “算了,先去把辰傀兄救下來吧。”林動揮了揮手,辰傀在黑暗之殿地位應該比這小丫頭高一些,這些事情他或許知道得最爲清楚。

    穆莎也是連忙點點頭,眼下不管如何,還是先將辰傀師兄救下來再說,因此她匆匆包紮一下傷口,然後便是急忙跟了上去。

    。。。

    在這濃霧的另外一角,一片林間空地,一簇簇的篝火升騰着,在篝火四周的大樹上,隱約可見一道道身影,他們那銳利的目光正在不斷的掃視着四周。

    在空地中央,數十道狼狽的身影被捆在一起,他們身體上佈滿着血跡,顯然是經歷了一番慘戰,而且看這模樣,似乎結果還並不好。

    在這羣人最前方,一道人影身體被黑色鎖鏈捆縛着,一截尖銳的鎖鏈甚至是從其肩膀處洞穿了出來,稍微蠕動一下,便是有着鮮血流出來,令得他的身體一陣劇烈顫抖。

    不過即便是面對着這般痛苦,那道人影卻是一聲不吭,只是額頭上不斷有着冷汗滴落下來。

    “辰傀,老夫念在你也是我黑暗之殿的人才,倒不想如何爲難你們,只要你們隨老夫回去,到時候大典上就說那小丫頭暗中施展手段害了殿主,奪了黑暗祖符,老夫不僅不會殺你,反而讓你統領我黑暗之殿暗部,如何?”在篝火旁,兩名身着黑袍的老者正面色陰翳的盯着那男子,陰測測的笑道。

    “呸!”

    聽得此話,那道人影頓時一口口水吐了出來,他滿臉譏諷的望着那兩名長老,冷笑道:“想要我誣衊殿主,癡人說夢!”

    “嘿,一個小丫頭而已,還想成爲我黑暗之殿的殿主?我看你才是癡人說夢。”那一名長老嘲笑道。

    “哼,那小丫頭一上位便想清除我們這些老臣,有這般下場也是活該!”另外一名長老也是陰冷的道。

    “如果不是你們不服殿主,暗中試圖分裂黑暗之殿,殿主她會對你們下手?”辰傀咬着牙道。

    “非是我們不服,只是這黑暗之殿殿主之位,論資歷,論本事,可輪不到她這個不知道哪來小丫頭片子!”

    辰傀冷笑一聲:“這是老殿主臨終前的任命,你們自己沒本事,現在又來恬噪。”

    “老殿主的任命?呵呵,那時候就那小丫頭在殿主身邊,什麼任命,還不是她一人說了算。”那長老目光陰冷的盯着辰傀,道:“看這模樣,你是不打算配合了啊。”

    辰傀譏諷的看着他,然後不再說話。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如此,那就莫怪老夫心狠了。”那長老眼中殺意掠過,也不再有絲毫的客氣,手掌一握,便是有着磅礴元力在其手中匯聚而來,而後直接化爲一柄元力劍鋒,袖袍一抖,狠狠的對着辰傀暴射而去。

    辰傀見狀,心中也是一聲暗歎,不過就在他準備閉目等死時,一道笑聲卻是突然的穿透濃霧,在這空地中響了起來:“沒想到這種老不要臉的東西,果然是到哪裏都能夠遇見。”

    “誰?!”

    這般聲音,頓時讓得場中所有人一驚,那兩名黑暗之殿的長老更是厲喝出聲,銳利的目光掃視着四周的濃霧。

    濃霧中,三道身影緩緩的行出,而後逐漸清晰的出現在了衆人眼中。

    “辰傀兄,別來無恙啊。”林動目光在空地中掃視一圈,然後停在那滿身鮮血的辰傀身上,微微一笑,道。

    “你。。。林動?”辰傀驚愕的望着林動,旋即面色猛的一變,急喝道:“你們快走!”

    “走?”那兩名黑暗之殿的長老卻是怪笑出聲,然後手掌猛的揮下,眼中殺意暴閃:“給我殺了!”

    “是!”

    他喝聲一落,周圍便猛的爆發出道道應喝聲,而後磅礴元力陡然涌動,凌厲攻勢鋪天蓋地的對着林動三人席捲而來。

    林動面色淡漠的掃了一眼那般攻勢,卻是未曾有絲毫的理會,只是邁步走向那兩名黑暗之殿的長老。

    砰砰砰!

    道道攻勢,瞬間接近林動周身數丈範圍,而就在要落到他身體之上時,那一道道攻勢猛的凝固,然後辰傀便是驚駭的見到,那些來自暗部的強者,竟然是在此時憑空的爆炸開來,那番模樣,彷彿是被無形的大手生生捏爆一般,顯得極端的詭異。

    血霧飄落下來,林動的腳步,卻是停在了那兩名長老面前,旋即他衝着面色劇變的兩人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中,有着一股冰寒徹骨的殺意涌出來。

    “呵呵,小丫頭片子?我林動的妹妹,也是你們這些老雜毛夠資格這樣叫的?!”

    (一天被追了三四百票,感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