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暗之殿這番逼宮之亂,隨着林動的及時出手以及青檀最後那番恩威並施的完美手段,終是這般未掀起太大漣漪便是被鎮壓了下去。

    而且這番鎮壓,不僅未令得黑暗之殿傷筋動骨,更是令得青檀徹底的掌控了黑暗之殿中的所有力量,從此以後,她將會是黑暗之殿真正的殿主,當然,以黑暗之殿在北玄域的地位來看,要稱如今的她是這北玄域至高無上的女皇那也未嘗不可。

    這種情況,顯然是林動從未想象過的,他從沒料到過,有一天那一直跟着他身旁的小跟屁蟲,卻是會擁有着這般讓他愕然無語的成就。

    不過這種所謂的成就,卻讓得他頗感無力,他原本想要的,只是一個依舊如同以往那般嬌憨可愛,只要她成天快樂着就行的小丫頭而已。。。

    當然,這種無力如今已是出現,再沒辦法更改,林動也就只能接受着,特別是每當他要發怒時,那丫頭便是立即委屈下來,一副任打任罵的模樣讓得他又好笑又好氣,而最終的教訓,也只能是不了了之。

    但讓得林動猶自鬆一口氣的是,至少青檀這丫頭在面對着她時,依舊是那股如同許多年前那般發自真心的情感,那種情感,純粹得沒有絲毫的雜質,而其實這才是讓得林動最終任由這丫頭裝可憐糊弄過去的主要原因。

    雖然他極爲的疼愛她,但若她所學來的那種心計會用在親近人身上時,林動那才會真正的感到失望,這是他最大的忌諱。

    隨着祭典的完畢,接下來的數天時間林動便是停留在黑暗之城,因爲這黑暗之殿剛剛穩定下來,青檀顯然是要做不少的善後之事,所以也沒辦法在這時候就強行把她給拎走。

    眼下,就只能先等這丫頭將事情處理完畢了。

    。。。

    這是一片幽靜的竹林。林中有着竹屋兩三間,碧綠之中透着清澈,倒是令人心曠神怡。

    林動則斜躺在竹屋之前,嘴中叼着一片竹葉,溫暖的陽光落在他的身上,令得他渾身都是懶洋洋的,他這般躺了一會,又是撐起一些身子。望着前面不遠出,那裏,一身白色衣裙的絕色女子手持三尺青鋒,劍鋒輕舞,窈窕曼妙的身姿猶如蝴蝶一般,有着一種驚心動魄的美感。

    看一個女子舞劍。特別是當這位女子擁有着傾國傾城般的容顏時,那一幕顯然是極爲的賞心悅目。

    他目不轉睛的盯着那道美麗的身影,而後者彷彿也是有所察覺,那劍鋒微微一震,纖細指尖輕彈,十數道竹葉猶如鋒利劍芒般對着林動暴射而去。

    後者紋絲不動,任由那些凌厲竹葉搽過身子,在那地面上射出深不見底的痕跡。

    綾清竹收劍而立,蓮步移來。而後看了林動一眼,忍不住無奈的搖了搖頭,她所修煉諸多武學都是求個心靜,而她對於自己的心境也相當自傲,即便是對着那千軍萬馬,絕世強者,也難以打破她的心境,唯有眼前這個傢伙,僅僅只是看一看。便是令得她無法靜下心來。

    這還修煉個什麼?

    林動望着綾清竹那眼神。也是忍不住一笑,道:“坐下來休息吧。你隨我穿越千萬大山來到北玄域,也挺累吧?”

    綾清竹猶豫了一下,玉手輕拂,這才輕輕的坐在竹屋之前,而後她伸出纖細修長的玉手,擋着那從竹林縫隙中照耀下來的一縷陽光,陽光照在她玉手上,滲透下來的光芒,讓得她那清冷的眸子緩緩的柔和了許多,旋即她微偏過頭,望着林動那張慵懶的臉龐,貝齒輕咬着嘴脣,沉默了半晌,突然道:“你是因爲我讓你別再問有關“太上感應訣”的事,所以你才一直不問的嗎?”

    林動因爲她這突然的話愣了一下,旋即他轉過頭望着綾清竹那有着薄紗遮掩的絕色容顏,而後者見到他目光直視過來,卻是將視線偏移開去。

    “你讓我別再問,自然是有着你的理由。”

    林動笑了一笑,然後他望着綾清竹因爲他這句話微垂下的眸子,又是道:“而且,我也挺希望自己學不了的,有些東西。。。我怕還不起。”

    綾清竹道:“你對我九天太清宮有着恩情,你要求學“太上感應訣”,那也是情理之中。”

    “那換作其他人對你們九天太清宮有恩情,你也願意教?”林動盯着綾清竹,道。

    “你!”

    綾清竹清冷眸子中陡然涌上一抹怒意,徑直的站起身來,就欲拂袖而去,不過林動卻是突然伸出手來,一把將其玉手抓住。

    手掌相觸,猶如完美的玉石,嬌嫩柔滑,帶着點點冰涼,令人愛不釋手。

    兩人的身體,彷彿都是在此時僵硬了一下,綾清竹也是沒想到他這般舉動,先是一愣,旋即急忙要抽手而回,但隨即便是被林動緊握着,再也掙扎不得。

    “你,你做什麼!”這般時候,即便是以綾清竹的心境,都是猛的涌上一抹慌亂,急聲道。

    林動拉着她的手,倒並沒有其他的舉動,只是笑了笑,道:“那你還用什麼恩情來搪塞我?”

    綾清竹銀牙輕咬了咬,手中傳來的溫度令得她身軀都是有點發軟,旋即她偏過頭來望着林動那帶着笑容的臉龐,最終心嘆一聲罷了,也就不再掙扎。

    陽光照耀下來,竹林中卻是安靜異常,兩人一坐一站,手掌握着,光芒在兩人身上猶如形成一圈光弧,那一幕,顯得格外的寧靜。

    這一幕,不知道持續了多久,那遠處,突然有着一些腳步聲傳來,而後青檀的聲音也是由遠而近:“林動哥!”

    這番聲音,瞬間打破了寧靜,綾清竹急忙自林動手中將手抽回,然後側身在一旁,不去看他,只是那臉頰上,似是有着緋紅涌上來。

    林動意猶未盡的笑笑。然後站起身來,遠處一道倩影飛奔而來,最後腳尖一躍,便是猶如乳燕般衝進了他懷中。

    在她後方,還跟隨着一些黑暗之殿的強者,不過他們見到這一幕,卻是趕忙低頭,然後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林動望着那賴在懷中的黑裙女孩。手掌寵溺的摸摸她那小腦袋,道:“今天的事忙完了?”

    “差不多了吧。”青檀伸着懶腰,將那玲瓏有致的曲線盡數的展現出來,而後她抱着林動手臂,笑嘻嘻的道:“林動哥有沒想我?”

    “這才多大一會,想你幹嘛?”林動好笑的搖搖頭。道:“不過爹孃卻是想你想得緊,你趕緊將事情安排妥當,跟我回東玄域見見爹孃。”

    “到時候回去了,爹肯定又會板着臉,娘說不定也會打我屁股,林動哥你可要護着我。”青檀猶豫了一下,有些懼怕的道,她當初離家出走可是還跟柳妍吵過架的。。。

    “自作自受,咎由自取。自己回去領罰。”林動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卻是搖搖頭。

    見到林動說得堅決,青檀小臉頓時苦了起來。

    一旁的綾清竹聽得他們這般對話,也是略微莞爾。

    “清竹姐,你在這裏住得還好吧?”青檀也是看向綾清竹,嬌笑着問道。

    綾清竹聞言,也是微笑着點了點頭。

    林動望着兩女笑談,也並未插話,片刻後方纔拉過青檀。道:“青檀。問你個事,你應該知道異魔吧?”

    “異魔?”青檀一怔。然後點點頭,道:“我如今也是黑暗祖符的掌控者,自然是知道異魔。”

    “那你們這北玄域,可曾發現過什麼異魔蹤跡?”林動問道,異魔在東玄域搞出那麼大的動靜,不可能會在北玄域毫無動作吧?

    青檀皺着柳眉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道:“我們黑暗之殿統率北玄域,這麼多年,自然是與那些邪惡的異魔交過手,不過都算不得太過驚人的對碰。”

    林動暗感訝異,莫非這北玄域,還真這麼乾淨不成?以那“魔獄”滔天的手段,就連天妖貂族都能侵入進去,這黑暗之殿雖然也是極爲的厲害,但也不見得能夠令得那“魔獄”束手吧?莫非他們是忌憚黑暗祖符不成?

    想不明白,林動只能搖搖頭,將這事暫時的放下。

    青檀因爲忙完殿內事務,倒是留在了他們這,三人笑談間,轉瞬夜色便至,而這丫頭似乎一到了林動身旁便是倍感慵懶,月光籠罩時,她便是趴在林動懷中甜甜睡去。

    林動望着那猶如小貓般趴在他腿上睡去的青檀,也是微微一笑,然後小心翼翼的將她抱起,放進竹屋之中的牀上,蓋好被子,這才悄悄的退了出來。

    月色中,綾清竹素雅而立,她望着走出來的林動,突然輕聲道:“青檀她很喜歡你啊。”

    “她從小便是這樣。”林動點了點頭,道。

    綾清竹看了他一眼,剛欲再說什麼,她與林動神色突然微微一變,然後緩緩的擡頭,只見得在那一輪明月下,一顆竹樹之上,一道黑色身影,靜靜而立,一對黑色的眼睛,在月色下,顯得分外的詭異。

    林動望着這道身影,瞳孔卻是微微一縮。

    “呵呵,你便是四王殿所說的那個林動吧?”那道黑影望着林動,輕笑一聲,道。

    “不知道閣下又是魔獄之中的哪尊大人物?”林動冷笑道。

    黑影微微擡頭,月光下,有着一張佈滿着魔紋的臉龐浮現出來,而後他咧嘴一笑,森白的牙齒,瀰漫着陰森的感覺。

    “在下魔獄七王殿,正爲閣下而來。”

    大家把票票投給武動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