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魔氣奔涌,七王殿腳踏虛空,身體之上那猙獰的魔皇甲閃爍着猶如金屬般的冰冷光澤,此時的他,有着一種嗜血的猙獰之意蔓延開來。

    那種可怕的威壓之感,讓得人心跳彷彿都是加劇起來。

    八千道紫金龍紋在林動周身盤旋,古老的龍吟之聲響徹而起,在其雙瞳之中,一黑一銀更是顯得分外的詭異。

    “嘭!”

    林動的身形,再度在此時暴掠而出,雙拳揮動,直接是化爲龐大無比的紫金龍爪,狠狠的對着那七王殿怒轟而去。

    然而,面對着林動這般兇悍攻勢,那七王殿眼中卻是掠過一抹譏諷之色,身形竟是紋絲不動,任由那足以將山脈夷平的龍爪攻勢重重的落到他身體之上。

    鐺鐺!

    清脆的金鐵之聲爆發開來,七王殿身體紋絲不動,那身體表面的魔皇甲之上更是未能留下絲毫的痕跡,他淡漠的笑望着林動,眼中的嘲諷愈發的濃郁,然後他伸出那同樣被黑色甲冑覆蓋的手指,凌空一點。

    咻。

    一道魔光直接從其指尖迸射而出,而後瞬間便是將那凝聚了八千道紫金龍紋的龍爪撕裂而去。

    “這點能力的話。。。”七王殿笑着,旋即他眼中便是倒射着一道身影暴掠而來,後者的一條手臂,都是在此時呈現了一種液體般的形狀,在那流淌的液體中,雷光閃爍,黑芒凝聚。隱約能夠見到兩道古老符文在浮沉着。

    “竟然能夠將祖符之力運用到這種程度了。。。”七王殿眼中終是掠過一抹細微的詫異,旋即那手掌也是陡然緊握,接着一拳轟出,沒有任何的花俏,有的,只是那股近乎毀滅般的力量。

    砰!

    液體般的拳頭與那覆蓋着魔皇甲的魔拳硬憾在一起,那片空間彷彿都是在此時凹陷了下去,魔氣噴涌間,林動的身形,再度被生生震退。

    唰。

    不過在退後的瞬間。他袖袍猛的一揮,一道光華暴掠而出,瞬間迎風暴漲,化爲一座巨大的石碑,石碑之上,有着古老的波動瀰漫而出。

    “大荒蕪碑?”那七王殿望着那石碑也是一怔,旋即搖了搖頭,道:“沒想到連這般神物也是在你手中,不過可惜。這大荒蕪碑似乎還未恢復巔峯實力,不然的話。今日倒也是有些麻煩。”

    嗡。

    在其說話間,大荒蕪碑已是帶起滔天光華,狠狠的對着七王殿鎮壓而去,碑底之下,有着巨大古老光陣浮現着。

    林動祭出大荒蕪碑,卻並未就此停下,屈指一彈間,有着七彩虹光浮現,只見得那玄天殿也是閃現出來。殿身搖晃間,無數神物化爲一道洪流呼嘯而出,直接對着七王殿席捲而去。

    “玄天殿。。。”

    再度被祭出的玄天殿也同樣是令得七王殿笑了一聲,沒想到這遠古神物榜前十的超級神物中,在這林動手中,還是有着兩尊。

    “手段的確層出不窮,可惜無用。”

    七王殿笑着。那眼中有着冰寒之色陡然涌出來,而後他手掌猛然一擡,竟直接是生生的將那鎮壓而來的大荒蕪碑抵住,而後一腳踹出。那道席捲而來的神物洪流也是盡數的蹦碎而去,無數神物在那等恐怖之力下,化爲粉末。

    砰砰!

    七王殿仰天大笑,拳影呼嘯,重如泰山般的落在大荒蕪碑之上,竟是反而將大荒蕪碑逼得節節敗退,而玄天殿的神物洪流,也是被他盡數的抵禦而下。

    身披魔皇甲的七王殿,實力的確是恐怖得近乎逆天了。

    林動望着那將大荒蕪碑與玄天殿攻勢盡數阻攔下來的七王殿,眼神也是愈發的凝重,旋即他深吸一口氣,雙目卻是緩緩閉上,而後在其眉心處,一道光線浮現,而後緩緩的撕裂開來。

    隨着那道光線的裂開,一隻神祕莫測的眼睛,也是出現在了林動眉心,赫然便是祖符之眼。

    當這枚祖符之眼出現時,那七王殿的眼神方纔微微一凝:“祖符之眼?”

    林動周身的氣息,在此時迅速的收斂,只是那眉心中的祖符之眼,卻是愈發的明亮,下一霎,他緊閉的雙目陡然睜開。

    唰!

    在其雙眼睜開的霎那,那祖符之眼內的光芒也是強烈到極致,而後一道瀰漫着黑芒與雷光的光束,陡然自其中暴射而出。

    那道光束極端的奇特,其中猶如佈滿着無數細小的古老符文,看似微弱的光芒,卻是有着一股令人恐懼的波動散發出來。

    那道光束,瞬間穿透了空間,哪一個眨眼間,已是抵達那七王殿身前,然後狠狠的射在其胸膛之上。

    嘭!

    耀眼的強光伴隨着能量衝擊波擴散而開,而後光芒逐漸的弱去,只見得那七王殿依舊腳踏虛空,只是在其魔皇甲胸膛處,卻是有着一道裂紋浮現出來。

    林動望着這一幕,面色也是忍不住的一變,沒想到他即便是催動了祖符之眼,也僅僅只是將那魔皇甲撕裂出一道口子,這東西,究竟是有着多麼的恐怖?

    那七王殿同樣是低頭看着胸膛處的裂紋,那眼神卻是變得極端陰沉下來,顯然魔皇甲被林動攻破令得他極爲的暴怒,這是他們的皇所賜予,這般損傷對於他們而言,卻是近乎恥辱。

    “你也該玩夠了吧?”

    七王殿臉龐上的笑容盡數的淡下去,旋即他猛的一步踏出,身形猶如瞬移般出現在林動面前,那魔掌翻手便是對着林動怒轟而去。

    吼!

    八千道紫金龍紋升騰,而後化爲一道紫金巨龍與那七王殿硬生生的轟撞在一起,然而接觸的霎那。紫金光芒便是碎裂而開,紫金巨龍更是被生生撕裂。

    林動藉此身形暴退,但那股侵蝕而來的強大衝擊波,依舊是令得他喉嚨間傳出一道悶哼聲,這身披魔皇甲的七王殿,的確是太厲害了。

    一掌震退林動,那七王殿眼中殺氣爆閃,顯然是不再打算繼續拖下去,身形一動,再度追上。魔拳揮動間,滔天魔氣涌動。

    砰砰砰!

    天空上兩人再度兇狠對碰,不過如今的林動顯然是開始盡數的落入下風,那七王殿身體之上的魔皇甲厲害無比,即便是他催動着祖符之力,也是難以對他造成太大的傷害,反而他面對着七王殿的攻擊,卻是得小心謹慎,若非是洪荒龍骨相護。他怕早已徹底重傷。

    不過繞是如此,他的情況也並不妙。

    轟!

    又是一記強猛對碰。林動喉嚨微甜,一口鮮血自嘴中涌出,旋即被他一口吐出去,那眼中神色,卻是愈發的猙獰。

    “你身上的寶貝還真是不少,這具肉體,若是再精進的話,恐怕也是能夠與洪荒之主略作爭鋒了,但可惜。我可沒那興趣留這麼一個有潛力的敵人。”七王殿望着即便是在他如此兇猛攻勢下,依舊能夠屹立到現在的林動,也是忍不住的搖搖頭,道。

    話音落下,他眼中殺意也是愈發濃郁,不過就在他剛要出手時,後方猛的有着凌厲劍芒暴射而來。這般劍芒雖說威力不弱,但遠遠達不到傷他的程度,因此他只是淡淡一笑,反手一握。便是生生的將那道劍芒捏爆而去。

    “這點能力。。。”

    他嘲諷一笑,然而笑聲尚還未完全落下,只見得一道倩影卻是突兀出現在其前方,一柄青鋒長劍猶如毒蛇出洞,快若閃電般的刺向他。

    “不自量力。”

    青鋒長劍之上,突然有着奇特的光芒覆蓋而上,那剛剛將一句話說完的七王殿,瞳孔猛的一縮,剛欲暴退,那青鋒長劍卻是陡然加速,快若閃電般的刺在他那魔皇甲上面的裂紋之上。

    嗤!

    足以讓得渡過一次輪迴劫強者全力攻擊的魔皇甲,卻是在此時被那青鋒長劍生生刺進半寸,黑色的血液頓時順着劍鋒流了出來。

    “你!”

    胸膛傳來的劇痛,瞬間便是令得七王殿面龐扭曲了起來,旋即他猛的一掌轟出,面前綾清竹嬌軀也是倒飛而出,一口鮮血自薄紗下噴出,而後將薄紗也是震飛而去。

    七王殿眼神猙獰,他望着那倒飛而出的綾清竹,眼中殺意暴涌,手掌一握,只見得一條粘稠的魔氣洪流瞬間自其手中暴掠而出,然後貫穿長空,狠狠的對着綾清竹暴射而去。

    綾清竹望着七王殿這般攻勢,也是輕咬銀牙,玉手緊握長劍,就欲強行相迎。

    不過還不待她出手,一道身影已是快若鬼魅般出現在其身前,而後一聲低吼,漫天紫金龍紋奔涌,一拳硬生生的轟在那魔氣洪流之上。

    嘭!

    空間在此時崩塌,林動的身體卻是如遭重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那手臂都是在此時扭曲了一些,劇痛自手臂上傳來,令得他額頭上頓時有着冷汗冒出來。

    “林動。”綾清竹見到林動這番模樣,也是一驚。

    “呵呵,真是好感人的一幕,既然你想保住她,那我就偏要在你面前將她給殺了!”七王殿望着這一幕,嘴角的猙獰愈發的濃郁,而後他身形一閃,便是詭異的消失而去。

    “小心!”

    在那七王殿消失時,林動面色一變,急忙反身一把將綾清竹抓了過來,而也就是當他在將綾清竹護於懷中時,七王殿的身影已是出現在其後側,旋即森然一笑,那蘊含着滔滔魔氣的掌風,便是毫不留情的落在了林動後背之上。

    噗嗤。

    林動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來,他懷抱着綾清竹,身形急速的自天空墜落而下,然後兩人皆是重重的落進那片山林之中。

    “哈哈。”

    七王殿大笑着,下手卻是毫不留情,手掌一招,又是數道魔氣洪流成形,閃電般的貫穿長空,狠狠的轟下去。

    叢林中,林動抱着綾清竹略顯狼狽的躲避着,但依舊被一些攻勢所波及,不過每一次的攻擊,都被他用後背給強行接了下來,其懷中的綾清竹,倒是絲毫未傷。

    砰砰!

    這般恐怖攻勢,直接是令得下方的大地崩裂開來,林動翻滾而開,背上血肉模糊,但他卻是死死的撐着身子,身體劇烈顫抖間,嘴角的鮮血愈發的濃郁。

    “這個王八羔子。”林動倒吸一口冷氣,強忍着鬧中傳來的陣陣眩暈,咧嘴罵道。

    綾清竹望着那近在咫尺的臉龐,後者緊咬着牙,臉龐上的鮮血令得他看起來有些狼狽,但這幅模樣落得她眼中,卻是令得她忍不住的緊咬着紅脣,那素來清冷的眸子,都是在此時變得極端的溫柔與紊亂下來。

    “爲什麼要這麼拼命?”

    綾清竹望着此時格外狼狽,但卻令得她心頭有些顫抖的林動,貝齒咬着紅脣,喃喃道。

    “連個女人都保護不了的話,那還叫什麼男人?”林動咧嘴一笑,粗重的呼吸撲打在綾清竹那嬌嫩的臉頰上,體內傳來的劇痛,即便是以他的肉體之強橫,都是令得他額頭上不斷有着冷汗滴落下來。

    這次的傷,可不輕。

    “你這個傻子。”

    綾清竹略有些失神的盯着林動,旋即那眼中彷彿是有着一些霧氣浮現出來,纖細玉手輕撫着他的臉龐,然後不顧那污漬,玉手輕輕的將他嘴角的血跡搽拭而去,而後她輕咬銀牙,那素雅的俏臉上,竟突然有着一抹嫵媚的笑容浮現出來,直令那百花都是失了顏色。

    “我突然很想把太上感應訣教給你了,怎麼辦?”

    (呼,這個月堅持17天了,還會繼續下去的、

    這個月,希望我們一起努力。

    所以,請大家將月票投給武動,每天起牀打開武動頁面,大家總會給一些驚喜,感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