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經歷七王殿突襲的事之後,黑暗之城的防禦顯然是變得森嚴了許多,不過林動他們卻是明白,這種防衛對於七王殿那種程度的強者而言沒有太大的效果,總歸到底,還是要依靠他們自己的力量。

    但好在如今那七王殿的突襲被阻,而其本身也是重傷而退,按照雷主所說,接下來他們應該不敢再輕易的有動作,畢竟魔獄雖然厲害,但如今這天地間局勢微妙,在沒有一些把握的情況下,他們也並不敢輕易的大肆行動。

    而林動數人,再度在黑暗之城停留了一些時日,青檀也終是將黑暗之殿人心穩定了下來,到得現在,這黑暗之殿,算是徹徹底底的被她握在了手中,再也不會有任何的反對之言出現。

    這般時候,便是可以先將這小丫頭帶回東玄域了。

    黑暗之城,一片廣堊場之上,天空中有着一片空間陣法緩緩的扭曲着,一股股狂暴的空間力量散發出來。

    “殿主,空間挪移陣法已是布好,隨時可以動用。”那一名黑袍長堊老望着成形的挪移陣法,擡頭對着身旁的黑裙女孩恭聲道。

    青檀聞言,也是輕輕點了點頭,道:“程長堊老,在我暫時離開的這段時間,黑暗之殿便由你代本殿掌管,若是殿內有大堊事出現,便捏碎我給你的傳音符,我會立即趕回來。”

    “是。”那位黑袍長堊老聞言,頓時恭敬的應道。

    青檀吩咐完畢,也是螓首微點,而後嬌軀一動,便是出現在不遠處的平臺上,那先前還略顯威嚴的小臉立刻有着甜甜的笑容涌起來,她抱住林動的手臂,笑道:“林動哥,我們可以動身了。”

    林動聞言,也是笑着點點頭,看向綾清竹:“那我們走吧。”

    話音落下,他袖袍一揮,三人便是出現在那空間挪移陣法之中,而此時下方則是有着無數黑暗之殿的強者恭敬的跪伏而下。

    “恭送殿主。”整齊而恭敬的聲音,在此時響徹起來。

    青檀衝着下方微微點頭,而後小手一揚,那空間挪移陣法便是被她催動,頓時有着狂暴無比的空間波動瀰漫開來,璀璨的銀光涌動間,將三人的身形盡數的包裹。

    “嗡。”

    璀璨光芒爆發而開,衆人眼睛一眯,待得再度睜開時,天空上的三人已是憑空消失而去,唯有着那片空間,還呈現着一片扭曲之狀。

    待得林動三人撕裂空間出現在東玄域時,已是三日之後,這般效率比起去時顯然是要快上數倍,而且以後再想過去,也是能夠憑藉着留下的空間印痕輕易的抵達,再也不用去穿越那千萬大山。

    林動自扭曲空間中走出,他目光四處掃視了片刻,突然望向了北方,眼中掠過一抹莫名之色:“那裏是?”

    綾清竹也是望了望,旋即她看了林動一眼,輕聲道:“那裏是異魔域的方向。”

    “異魔域啊…”

    聽到這個給林動留下極深印象的地方,他也是忍不住的輕嘆了一口氣,當年,正是在那裏,他們三兄弟被元門逼得狼狽逃離。

    “既然來了這裏,那便再去一趟異魔域吧。”林動道,他還記得,當年在那異魔域中,曾經有着一位名爲焚天老人的前輩,於他有着一些恩情,只不過後來他卻是肉身坐化,將一位異魔將所鎮堊壓。

    當年的那異魔將在林動眼中,幾乎無可匹敵,反而如今,或許他反手將便是能夠將其抹殺無數次。

    綾清竹與青檀自然是對他的決定沒什麼異議,當下都是微微點頭,林動見狀,也不遲緩,手掌一揮,三人已是化爲流光掠過天際。

    短短數分鍾的時間,數千裏已是跨越而過,一座巨大的城市,則是出現在了林動視野之中,他望着這座還有些熟悉的城市,眼中也是有些緬懷,當年正是在這裏,他們三兄弟,與元門展開了血拼,不過那結局,卻是並不太好。

    林動注視着異魔城,好半晌後方纔再度動身,而下一刻,他們已是出現在了那異魔域之外,前方的空間微微盪漾,一道古老的陣法若隱若現,這是自遠古便是流傳下來,封印着異魔域內魔氣的陣法,當年林動他們想要進入,卻是必須等到封印減弱時方纔能夠進去,但眼下,他們顯然已不再需要這等繁瑣,袖袍一揮,只見得那片空間便是被生生的撕裂而開,三人身形一動,直接是掠了進去。

    在他們進入異魔域時,那下方還有着不少等待着異魔域開啓進入冒險的強者,他們望着三人這般可怕的手段,皆是一臉的呆滯。

    對於這些小插曲,林動自然是未曾理會,進入異魔域後,他視線一掃,數年時間不見,這異魔域依舊有着淡淡魔氣繚繞,放眼望去,一片古老與滄桑,那地面上一道道巨大的溝壑,顯露着當年這裏曾經爆發的驚天大戰。

    林動三人並未過多停留,直往異魔域深處而去,以他們如今的實力,這曾經東玄域的禁地顯然沒有絲毫的阻礙性,因此不過十數分鐘的時間,他們已是抵達異魔域深處,憑藉着三年之前的記憶,林動最終逐漸的停下了身子,目光看向不遠處,那裏,一座巨大的赤紅岩漿火山矗立,而在那火山之殿,隱約可見一道猶如石像般的身影。

    林動身形緩緩的飄近,只見得那道影子,猶如雕像,身體之上佈滿着塵埃,而那岩漿火山中也是有着一股能量波動散發出來,令得人無法的靠近,不過如今這種波動對於林動而言,顯然不具備絲毫的效果。

    “前輩。”

    林動衝着那道坐化的人影微微彎身,雖然如今他的實力恐怕早已超越了這位焚天老人,但後者當年卻是在坐化之際,將體堊內殘餘的生氣盡數的凝結成丹,然後送予了他,這份恩情,林動可一直的記着。

    “這位前輩已經坐化,難道還能有救?”綾清竹清眸望着那道佈滿着塵埃的人影,輕聲道,當年這裏所發生的事情,她也是在場,自然是明白林動受了這位前輩不少的好處。

    “他的情況有些特殊,並不算完全的坐化,當年爲了鎮堊壓那異魔將,他將自己煉製成活死人,以此求得不滅,欲要將那異魔將永遠鎮堊壓,所以,從某種方面而言,焚天前輩並不算徹底坐化。”林動微微搖頭,當年在離開時,他曾問焚天老人,後者則是說,若想要救他,等他參悟了輪迴再來,現在的林動雖說還未真正的晉入輪迴境,但也算是觸及輪迴,精神力更是達到了大符宗的境界,即便是尋常輪迴境強者,也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這位前輩將自己煉製成活死人,不過眼下他體堊內死氣鼎盛,生氣盡消,所以方纔會坐化而去,若是能夠爲其補充足夠的生氣,應該能讓他再度甦醒。”青檀大眼睛看了一眼這道坐化的人影,想了想,說道。

    林動頗感贊同的點點頭,旋即他衝着那道人影微微一笑,道:“焚天前輩,當年你將體堊內生氣盡數的送予我,今日晚輩便將這番恩情還與你。”

    話音一落,其手掌伸出,頓時有着滔滔元力席捲而出,那元力之中,生死之力完美相融,而林動心神微動間,那元力之中便是有着濃濃的白芒被剝離而出,在那白芒之內,瀰漫着精純到極點的生氣。

    生氣瀰漫,林動屈指一彈,只見得那浩瀚生氣竟是化爲一道巨大的漩渦,漩渦中心,便是焚天老人那道坐化的人影。

    生氣瀰漫,然後源源不斷的對着那道人影身體之中涌起,那等生氣,竟是令得這岩漿火山山頂,都是有着碧綠生長出來。

    這焚天老人體堊內的死氣顯然是極端的濃郁,想要令得他體堊內的生死達到平衡,即便是輪迴境的強者辦起來都是有點難度,不過好在如今林動今非昔比,體堊內元力浩瀚如海,再加上精神力相助,待得半日時間過去,只見得那焚天老人乾枯如樹皮般的皮膚,竟是逐漸的變得鬆緩下來,一絲淡淡的生氣,開始從他體堊內滲透出來。

    在灌注着元力時,林動心神微動,那傳承自吞噬之主的一些輪迴之意,也是融入那生氣之中,而後漫天生氣涌動着,竟是化爲一枚乳白色的丹丸,直接順着焚天老人天靈蓋沒入他身體之中。

    這焚天老人本就是觸及輪迴的頂尖強者,距那輪迴境僅有一步之遙,當年他突破失敗,如今若是能夠有着這吞噬之主的輪迴之意相助,或許還能夠再度衝擊輪迴境。

    當那白色丹丸沒入焚天老人身體時,後者那近乎已經死去的身體,突然在此時猛的顫抖了一下,而後那蒼老的臉龐上,有着紅潤浮現,那對眼睛,也是緩緩的睜開。

    他茫然的睜開眼,再然後,便是見到了身前那一臉微笑的年輕臉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