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焚天老人緩緩的睜開雙眼,他望着面前的青年,那張臉龐依稀的有着一些熟悉的味道,但他皺着眉頭,卻始終都無法讓得自己神智徹底的清晰,雖然將自己煉製成活死人令得他能夠長久的存在下去,但顯然,與正常人來相比,終歸還是有些區別的。

    “你…”焚天老人茫然的道。

    “焚天前輩,晚輩林動,三年之前曾與你有過一面之緣。”林動微微一笑,旋即手掌一握,一尊赤紅鼎爐便是出現在了其手中,赫然便是當年焚天老人曾經送予他的焚天鼎,這件寶貝,也是伴隨着林動渡過不少難關,甚至還救過他的性命。

    “這是…焚天鼎?”

    焚天老人怔怔的望着那焚天鼎,那茫然的眼神頓時清醒了一些,他連忙將其接過,目光打量着林動,片刻後,他似是記起了什麼,震驚的道:“你…你是當年那個小家夥?”

    焚天老人並沒有太過清晰的時間概念,在他有些模糊的意識中,他記得似乎是在很多年前見過林動,然後還將這焚天鼎送予了他。

    只不過,他卻是未能想到,當他再度從那黑暗之中走出來時,那個當年在他眼中嬴弱不堪的青年,卻已是擁有了極端可怕的實力。

    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從林動身體之上傳來的壓迫,那種壓迫感,令得他體堊內的生死之氣都是略微的有些遲緩。

    林動輕輕點頭,道:“當年前輩告訴我,想要救你,便參悟了輪迴再來,雖然如今尚未到那一步,不過我想,應該還是具備了將你喚醒的力量。”

    焚天老人怔然,他眼神複雜的看着眼前的青年,當年他只不過是以爲自身已必死,這才將體堊內殘餘生氣盡數的贈予林動,那原本只是臨死前的一點無心之舉,但哪料到,在這數年之後,那留下的一絲善緣,卻是讓得他擁有着如此大的回報。

    “小友…謝謝了。”

    焚天老人長嘆一聲,對着林動緩緩的行了一禮,他當年給予林動的與如今他所收回的好處相比,顯然是不值一提。

    “前輩勿要客氣,如今你體堊內生死之氣再度平衡,若是能夠晉入輪迴的話,說不得便是能夠脫離那種活死人的狀態,再度擁有真正的生命。”林動擺了擺手,道。

    “唉,想要擺脫這般活死人狀態,哪有那般容易,這種狀態,根本不可能再擁有輪迴的感應。”焚天老人嘆了一口氣,道。

    “那可不一定,前輩你感應下體堊內。”林動神祕一笑,道。

    焚天老人聞言也是一怔,而後依言略作感應,緊接着他那蒼老的臉龐上便是有着一抹驚色浮現,而後驚色變濃,最後化爲狂喜之色:“這…這是輪迴之意?”

    “我曾自一前輩那裏獲得傳承,這些輪迴之意今日便送予焚天前輩了。”林動笑道。

    焚天老人激動得身體連顫,老淚縱橫,他原本以爲這一生都將會在這種令人生不如死的狀態之中渡過,但哪能料到,如今不僅被喚醒,而且他的體堊內,再度擁有了輪迴之意,憑藉着這些輪迴之意,他也是擁有了再度衝擊輪迴境的資格。

    林動望着激動無比的焚天老人,也是微微一笑,雖然後者當日給予他的機緣或許如今看來不值一提,但對於他這種爲了鎮堊壓異魔,甘願將自身煉製成活死人的大義卻是極爲的敬佩,如今能夠幫其一把,他心中也是極爲的歡喜。

    “小友,大恩大德,沒齒難忘,以後若是有任何差遣的地方,老夫定是萬死不辭!”焚天老人激動的對着林動行了一個大禮,但卻被後者連忙阻攔了下來。

    “前輩太客氣了。”林動笑着搖了搖頭,剛欲說話,其神色突然一動,因爲他感覺到這座岩漿火山突然發出細微的顫抖,那山底之處,竟是有着濃郁的魔氣散發出來。

    “糟了,那被我鎮堊壓的異魔將也甦醒了。”焚天老人見狀,卻是一驚,他坐化在此處,鎮堊壓着那異魔將,如今他甦醒過來,那異魔將竟然也是隨之甦醒了過來。

    轟!

    就在他聲音落下間,那岩漿底部魔氣愈發的濃郁,下一刻,魔氣竟是順着岩漿巨山侵蝕而上,短短十數息的時間,整座岩漿巨山,都是被那魔氣化爲灰燼。

    隨着岩漿巨山的消失,一股極端驚人的魔氣,頓時沖天而起,在那魔氣之中,一道魔影仰天咆哮,那等聲勢,比起當年,竟然要強上無數。

    “這…”

    岩漿老人感受着那股魔氣的強橫,面色卻是猛的一變,駭然失聲道:“怎麼可能?這異魔將竟然進化了?!”

    林動聞言,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驚異之色,他自然是能夠感覺到,這異魔將的實力突飛猛進,顯然是達到了異魔王的層次,這傢伙倒是厲害,竟然能夠在被封印的這些時間中,依舊儲存足夠的力量,衝擊異魔王的層次,而且還被他衝擊成功了。

    “糟了,林動小友,你們快走,這異魔將已是成功進化成王,堪比輪迴境的強者,我也完全鎮堊壓不住了。”焚天老人急忙道。

    “桀桀,焚鬼,你想不到吧?本將不僅未在你的鎮堊壓下化爲灰燼,反而是絕境中尋找得突破,現在,本將已是晉入王級,你如何與我相鬥?”魔氣滔天,那道魔影腳踏天空,他望着焚天老人,那陰森的臉龐上,滿是森寒之色。

    焚天老人一咬牙,就欲拼命將這異魔王阻攔,但卻是被林動伸手阻攔下來,後者望着那猖狂大笑的異魔王,卻是笑着搖了搖頭道:“連魔獄七王殿我都交過手,你這一個剛剛突破到王級的異魔竟然也敢在我面前猖狂,倒是有些可笑。”

    猖狂大笑聲噶然而止,那異魔王有些驚異的盯着林動,旋即譏諷一笑道:“你這小子說些什麼胡話,七王殿那是能夠與遠古之主爭鋒的大人物,你這傢伙,在大人眼中,就是螻蟻般的存在。”

    林動笑笑,卻是不再與其爭辯,只是那雙眸之中有着冰寒之意緩緩的涌上來。

    轟隆。

    突然間,雷鳴之聲在這片天地間響徹,天空之上雷雲匯聚而來,無數雷霆在其中狂暴舞動,一股極端驚人的波動,瀰漫而開。

    那異魔王也是因爲這般變故一驚,猛的擡頭,然後眼神驚疑的望着這一幕一股濃濃的不安,涌上心頭。

    “這小子不對。

    這異魔王也不是傻子,見到這般陣仗,他心中也是的有着危險升起,目光閃爍,竟是猛的暴退而去。

    原本準備與其大戰的焚天老人見到他這般倉惶而退而是一驚,不過還不待他說話,林動卻是淡淡一笑,手掌一握,只見得那異魔王四周空間猛的扭曲,四道巨大的黑洞漩渦成形,將其困於其中,狂暴無比的撕扯力爆發間,頓時將那異魔王駭得瘋狂運轉魔氣死死抵禦。

    轟!

    天空上,無數道雷霆匯聚在一起,最後竟是化爲一道數千丈龐大的雷龍張牙舞爪的呼嘯而下,最後直接是在那異魔王駭然的目光中,衝進那封鎖的黑洞囚牢之中。

    嘭!

    一輪雷日,在那天空上爆發而開,狂暴而雄渾的雷霆之力瀰漫而開,竟是連這異魔域上空的魔氣,都是被清楚了不少。

    淒厲慘叫聲,自那雷日之中傳出,然後焚天老人便是目瞪口呆的見到,那一道剛剛方纔完成晉級而猖狂無比的異魔王,竟是在此時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消融而去,轉瞬間,便是徹徹底底的消失在了這天地之間。

    “這…”

    焚天老人眼中滿是震動之色,他與這些異魔打了不少的交道,自然是明白他們那頑強到極點的生命力,一尊異魔王,就算是同爲輪迴境巔峯強者,也難以徹底的將

    其擊殺,唯有着施展手段將其封印,但眼下,這林動卻是在舉手投足間,將一尊異魔王乾乾淨淨的抹殺,這般能力…委實太恐怖了一些。

    林動輕輕拍了拍手掌,天空上的雷雲消散而去,那眼神倒是未有絲毫的波動,以他如今的實力,尋常異魔王完全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這傢伙-不過只是堪堪晉入王級而已,這就敢在他面前猖狂,倒的確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林動小友的手段,真是讓老夫震撼,先前倒是我失態了。”焚天老人緩緩的回過神來,目光直直的望着林動,嘆道。

    他這才明白,當年那個需要受他恩惠的青年,如今究竟是強到了何種恐怖的程度。

    林動笑了笑,目光望着那消散而去的異魔王,旋即望向下方的大地,眉頭忍不住的皺了皺,按照常理而言,若是陷入封印之中,那家夥即便不會越來越虛弱,但也不可能在封印中晉級,爲何這傢伙會這般的奇怪?

    要知道,將級與王級之間,可是擁有着極端龐大差距的,想要晉入,可是難上加難。

    林動皺眉沉思了片刻,卻是沒什麼理路,只能搖搖頭,或許是這傢伙運氣好吧。

    “焚天前輩,眼下這異魔被除,你是打算去哪?”林動將目光看向焚天老人,道。

    “我這老命,是小友所賜,既然這傢伙被除掉,若是小友不嫌棄,我便跟在你身旁吧。”焚天老人想了想,笑道,他本是遠古之人,如今倒是一人不識,也沒個安身之地。

    “我正好要回我的家族,既然焚天前輩無處可去,若是有興趣的話,倒是可以留在我家族之中做個客卿長堊老。”林動一笑,正好,焚天老人實力強橫,他若是能夠留在林家的話,倒也是能夠幫他保護一下家人。

    焚天老人本就無處可去,對此倒是沒什麼異議,當即笑着點點頭。

    林動見狀,也就不再此處繼續的停留,手掌一揮,便是對着異魔域之外掠去,而在他要掠出異魔域時,卻是忍不住的再度回頭看了一眼這片大地,不知爲何,在其

    內心極深處,升騰起一絲淡淡的不舒服之感,只不過這種感覺極淡,一閃即逝,而他眼中也是掠過一抹疑惑,身形閃爍間,已是消失而去。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