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異魔域之外,林動四人閃現而出,焚天老人望着如今這萬千載之後的天地,也是忍不住的有些噓唏。

    “那我們便直接先趕向大炎王朝吧。”解決了焚天老人的事,林動心情顯然也是頗好,當即笑道。

    聽得他的話,青檀與焚天老人倒是沒有絲毫異議,倒是綾清竹貝齒輕咬着紅脣,那清眸盯着林動,緩緩的搖了搖頭。

    “我就先回九天太清宮了,大炎王朝與我們宮門在兩個方向,我們便在此處分別吧。”

    “你不去大炎王朝了?爲什麼?”林動也是有些錯愕的看着綾清竹。

    綾清竹清澈的眸子停留在林動的臉龐上,旋即她淡淡一笑,道:“你這是要帶我去你家?你知道這會代表什麼嗎?”

    林動啞然,若是將綾清竹帶回大炎王朝的話,那豈不是有着媳婦見公婆的味道?

    “若你願意去的話,想來我家裏人都會很歡迎。”林動想了想,道。

    “等你先將自己的心弄明白後,再來說這句話吧,不然的話,或許你心中總歸會感覺到一點不公平。”綾清竹似是微微一笑,道。

    林動愣下來,那面色不由得微微有些變幻,他自然是明白綾清竹所說的意思,她內心高傲,即便林動要帶她回大炎王朝,她也必須要林動心甘情願得沒有半絲的累贅。

    綾清竹望着林動的面色,心中輕輕一嘆,薄紗下的紅脣掀起一抹略顯苦澀的笑容,而後不再猶豫,轉身飄然而去。

    “你已習會太上感應訣,我也沒了留下來的必要,九天太清宮尚在重建中,我身爲宮主不宜離開太久,所以便先回宮參悟輪迴了。我們便在此分別吧。”

    林動望着綾清竹那轉身的優美倩影,心頭卻是忍不住的有點難受,旋即猛的一咬牙,伸手一把將她那嬌嫩如玉般的皓腕抓住。

    “你萬里迢迢陪我去北玄域,還將太上感應訣教我,若就這樣讓你走了,豈不是讓人說我林動狼心狗肺。”林動皺了皺眉,道:“不管怎麼樣。你得先去大炎王朝,然後我再親自將你送回九天太清宮,不然我可不讓你走。”

    綾清竹被林動抓住,再聽得他這話,不由得暗暗羞惱,這人怎麼這麼霸道。

    她本是極爲獨立有主見的性子。但眼下見到林動那皺起眉頭來的臉龐,輕咬了咬銀牙,卻竟是無法將其掙脫開來。

    一旁的青檀見到兩人這般舉止,小嘴頓時撅了起來。

    “我們走吧。”

    林動也不待綾清竹出言反對,直接是拉着她對着大炎王朝的方向掠去,後者掙扎了兩下,但林動大手卻是猶如鐵鉗般紋絲不動,最終她只能放棄下來,她輕咬着銀牙望着身前的那道身影。這人...真是沒個道理可講。

    大炎王朝都城。

    如今的這座都城,比起當年的繁華,顯然是而強盛了太多,而大炎王朝也同樣不再是那小小的低級王朝,因爲着林家的存在,這個曾經的低級王朝,莫說是其他的超級王朝,就算是那些超級宗派,都不敢對其絲毫的人不敬。

    而其中緣由。東玄域之上。人人皆知。

    在都城偏北區域,有着一片極爲遼闊的院落。這是整個大炎王朝最爲尊貴之處,即便是那不遠處的帝都皇宮,都難以與其爭色。

    而這片院落,正是林氏宗族所在。

    在院落周圍的一些高處,隱約可見一些猶如磐石般的身影靜靜盤坐,這些是虎噬軍中的強者,雖說小炎他們回了妖域,但卻是留了一千虎噬軍在林氏宗族,擁有着這股力量,顯然也不敢有人對林氏宗族心生覬覦之心。

    現在的林氏宗族在大炎王朝地位崇高,不過隨着如今林嘯成爲新一任的族長,也是下了一些狠手段整肅族風,一些打着林氏宗族的名號爲這個宗族抹黑之人,幾乎是處於最嚴厲的懲罰,而面對着林嘯的雷厲手段,整個林氏宗族卻是沒一人敢出聲反對,即便是那些資歷甚老的族內長老,都是唯唯諾諾,因爲他們很清楚,林氏宗族如今的地位,究竟是怎麼來的...

    而林嘯的整肅,也是取到了不小的作用,林氏宗族再不復那種驕縱之氣,而且也是鮮有聽見林氏宗族子弟仗着這般名聲在外胡作非爲的事,這無形中又是令得林氏宗族在大炎王朝之中的名聲悄然的上升着。

    帝都天際之邊,突然有着流光暴掠而來,數個閃爍間便是掠進帝都,然後直奔林氏宗族而去,那些守護在林氏宗族中的虎噬軍強者也是有所察覺,不過很快他們臉龐上的警惕便是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狂熱的尊崇之意,那身子更是連忙單膝跪下。

    林氏宗族內,衆多子弟皆是見到他們這般動作,旋即都是一驚,眼中陡然有着狂喜涌出來,他們很明白,能夠讓得這些實力極端變態的強者這般敬畏相待的人,在這林氏宗族中,僅有着那一位林氏宗族的傳奇人物。

    “少族長回來了!”狂喜的騷動,頃刻間,便是在林氏宗族中爆發開來。

    聽得族內的騷動,那正處於議事廳中的林嘯也是有所察覺,旋即連忙帶着一些林氏宗族的族老出來,而在他們出來時,那議事廳之前的院中,光芒閃爍,數道身影便是閃現了出來。

    “動兒。”

    那站在林嘯身後的柳妍,一眼便是見到現身的林動,當即臉頰上便是有着驚喜之色浮現出來,一旁的林嘯也是滿臉含笑。

    林動衝着他們笑了笑,側開身子,然後那躲在後面的女孩便是顯露了出來。

    “你...青檀?”柳妍與林嘯皆是一愣,旋即那眼睛頓時睜大了起來。

    “爹,娘。”

    青檀原本還有些小心翼翼,但當她在見到柳妍那臉頰上滾落下來的淚水時,眼眶也是立即紅了起來,一聲泣喚,猶如乳燕般對着柳妍撲了過去。

    柳妍急急的將她給抱着。她望着眼前女孩那熟悉的臉頰,多年不見,那小臉上再沒了當年的青澀稚嫩,只不過這反而看得柳妍心疼不已,這種心疼比起林動在外闖蕩尤要濃烈。

    “你這小丫頭,這麼多年都沒個音訊,你想氣死爹孃啊?!”柳妍心疼的抱住青檀,然後忍不住的有些惱怒的伸手在女孩那翹臀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青檀嚶嚀一聲。小臉羞紅的直往柳妍懷裏鑽去,這模樣,哪還有半分黑暗之殿殿主的威嚴與冷厲,完全是一個離家出走被抓回來的小女孩模樣。

    “哼,終於知道回來了?”林嘯板着臉,道。

    “爹。我可想你了。”青檀拉住林嘯大手,笑嘻嘻的道。

    林嘯哼一聲,想要責備兩句,但望着青檀那笑顏如花的小臉,卻又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小丫頭,這些年來也不知道在外面吃了多少的苦,這光是想想都讓人心疼。

    “回來了就好,不過以後再敢不打招呼就離家出走。我讓你哥揍你!”林嘯哼道,不過旋即他緊繃的臉龐也是緩緩的鬆開,伸出粗糙的大手磨挲着青檀小腦袋,嘆道:“不過...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

    “爹,娘,對不起嘛,我知道錯了。”聽得林嘯那如釋重負般的聲音,青檀眼眶一紅。這些年她同樣經歷了太多太多。因此對於林嘯柳妍這種純粹到極點的愛護之情,她也是懂得它的重要與珍貴。

    林動望着有些噓唏的父母。也是微微一笑,這下子,他們一家子總歸算是團圓了。

    柳妍抱着青檀,眼睛突然看見了站在林動身側的綾清竹,然後就愣了愣,此時的後者,已是將面紗摘下,露出那絕美的容顏,不過雖然如此,柳妍顯然還是將她給認了出來,當即那眼中有着一抹欣喜之色浮現出來,急忙拉了拉林嘯的衣袖。

    被她一番提醒,林嘯也是回過神來,笑容滿面的望着綾清竹,乾咳了一聲,道:“動兒,帶客人回家,也不介紹一下嗎?”

    林動無言,你們不都已經見過了的嗎?

    一旁的綾清竹也是因爲眼前的陣仗臉頰略微的泛紅,她以往來,只是以林動朋友的名義來拜訪過林嘯柳妍二人而已,哪曾像現在這般曖昧,而且周圍還有那麼多眼巴巴將她給盯着林氏宗族的族人。

    “晚輩綾清竹,見過兩位長輩。”綾清竹微赧,盈盈一禮,輕聲道。

    她本就是有着傾國傾城般的容顏,氣質清冷,眼下這番罕見的赧然模樣,卻是驚豔連一旁的林動都是微微失神。

    在那周圍的院牆上,不知何時爬滿了林氏宗族的子弟,那外面的一些大樹上都是有着人爬上去,而後他們目光皆是驚豔的望着那亭亭玉立的絕色女子,口水流了一大片,緊接着,一片譁然聲爆發而開。

    “哇,好漂亮的仙子姐姐啊...”

    “她與林動哥是什麼關係啊?”

    “你這不是廢話嗎?林動哥都將她帶到我們林氏宗族見爹孃了,你說是什麼關係?”

    “林動哥真是厲害。”

    雖然那些豔羨的譁然聲是在外面傳開,但綾清竹何等感知,自然是聽得清清楚楚,當即那絕美的臉頰上便是有着一抹滾燙浮現出來,旋即她輕咬着銀牙,恨恨的剮了一旁衝着她尷尬發笑的林動。

    “呵呵,原來是清竹姑娘啊。”

    柳妍笑着走上來拉着綾清竹,目光卻是不斷的在後者身上掃來掃去,那眼中的喜色與滿意,卻是怎麼收都收不住,而在她這番目光下,綾清竹眸子中的澀意也是愈發濃郁,但又只能硬着頭皮,迎接着柳妍那種目光。

    柳妍顯然是對綾清竹極爲的喜愛,她知道後者性子清淡,不喜這種被人注視的場合,便是連忙拉着她與青檀進了屋,再然後,那院子周圍便是爆發出無數不甘的嚎叫聲,這讓得林動暗惱,凌厲目光一掃,那院牆上頓時有着無數道道身影狼狽的縮了回去,頓時那院子周圍,響起一連片的哀嚎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