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因爲如今諸事平靜下來,所以林動此次在林氏宗族待的時間不短,他這八年大多都是在外面闖蕩,現在難得一家人都是團聚,他自然也是想要多抽出些時間來陪伴着親人。

    他很清楚,雖然現在這天地局勢看似平靜,但那之下,卻是有着無盡暗流涌動,潛伏萬千載的異魔逐漸的現身,誰也不敢肯定他們接下來會做什麼,可隱隱的,林動卻是能夠感覺到一些不安,或許,這般暫時的寧靜,便是暴風雨來之前的預兆吧。

    正是在這種隱隱的不安趨勢下,林動對這般與親人相處的氣氛愈發的留戀。

    不過讓得林動奇怪的是,綾清竹竟然也是並未再提起過要先行回九天太清宮的事,不過林動見得柳妍對她喜歡之極,每日聊天,因此倒也不敢去說這茬,她們喜歡,那就隨她們吧。

    而這般安靜的過了數日時間,悠閒中的林動突然被林嘯叫去。

    “要我去趟大荒郡?去幹嘛?”庭院中,林動聽得林嘯的要求,倒是微微一怔,有些疑惑的道。

    “如今的大荒郡可與以往不一樣了。”林嘯道。

    “不一樣?”林動也是愣了愣,大荒郡是他離開青陽鎮,炎城之後的第一個歷練之地,當年的那裏,算是頗爲的混亂,各方勢力雲集,當然,在那裏還有着大荒碑,那個隱藏在其中的遠古宗派,而林動的吞噬祖符便是自那裏所獲,此番他前往大荒郡,便是想再進那大荒碑,他的一切際遇,都是從那裏開始,說起來算是承了那古老宗派的一個天大恩情。

    當初他從那裏奪了不少被詛咒的涅槃丹,但最後還是那位守護者幫他淨化了詛咒之力...

    “如今的大炎王朝,其實說來有着兩大強大勢力。以往的那些四大宗族除了我們林氏宗族,其他的基本都是沒落了下去。”林嘯點點頭,道。

    “而這兩大勢力,一個是我們林氏宗族,另外一個,便是大荒郡的鷹宗,這一次大炎王朝被諸多王朝圍攻,北面邊境。基本都是鷹宗在幫忙抵禦。”

    “鷹宗?”林動有些訝異,這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勢力?

    “這鷹宗的前身,僅僅只是大荒郡的一個武館,不過在五年之前,這鷹之武館突然鵲起,短短一年時間便是一統了大荒郡。而且據我們所知,他們的勢力,還輻射到了周圍的不少王朝,實力極爲驚人。”林嘯道。

    “鷹之武館?”

    熟悉的名字令得林動眼睛眨了眨,而後眼中有着濃濃的驚愕浮現出來,這人生倒真是奇特,沒想到當年那個還需要他出面幫忙庇護的小小武館,在這數年後,也是擁有這般驚人的成就。

    “他們怎麼會突然這麼強?”林動好奇的問道。他可是記得清楚,當年鷹之武館在大荒郡可是相當的弱小,怎麼可能擁有着一統大荒郡的實力。

    “據說是他們獲得了大荒碑內的宗派傳承,如今鷹宗總部便是設置在大荒碑周圍,將其團團護住。”林嘯笑了笑,道:“如今鷹宗的宗主,應該是那個叫做姜雪的女子吧。”

    “姜雪...”

    林動微微恍惚,腦海深處,有着遙遠的記憶涌出來。在那燈火昏暗的房間中。漂亮的女子輕褪長裙,將那雪白的胴體暴露在了他的面前。那個堅強的女孩,爲了能夠讓得武館獲得庇護,甘願流着淚委身相求於他...

    沒想到,當年那個女孩,如今卻是成爲了那一統大荒郡的鷹宗宗主,這般變幻,真是讓人感到奇妙。

    顯然,在他離開大荒郡之後,那裏,又是發生了一些事情。

    “讓我過去,是與鷹宗有關?。”林動問道。

    “嗯。”

    林嘯點點頭,皺眉道:“那座大荒碑的事,你應該是知曉一些,據說最近出了不小的問題,鷹宗沒辦法解決,向我們林氏宗族求援,你看你如果有時間的話,就去一趟吧。”

    “大荒碑出問題了?”

    林動眉頭也是一皺,旋即毫不猶豫的點點頭,大荒碑中的那遠古宗派說起來與他有着恩情,他的吞噬祖符便是從那裏所獲,當年在那裏獲得大荒囚天指,也不知道幫他渡過了多少生死難關,如今他們有難,他自然是必須全力相助。

    “快去快回吧。”

    林嘯點點頭,如今的林動再不是當年那個需要他管教着的少年,以後者的實力,莫說這大炎王朝,恐怕放眼這浩瀚天地間,能夠阻攔他的人都不多。

    林動笑笑,也沒拖沓,不過此番他倒只是單獨前往,這大炎王朝雖說遼闊,但以林動的速度而言,卻僅僅只是半個時辰的光景,他已是進入了那大荒郡的地域範圍之中。

    林動身處天空,低頭望着下方的地域,眼中滿是緬懷回憶之色,當年他從炎城走出,穿越諸郡,最後方纔抵達這大荒郡,在這裏,也算是他磨練初始的地方。

    他辯明了一下方向,便是徑直對着大荒郡中央地帶而去,而隨着接近那片中央地帶,他也是能夠有些驚訝的見到,不少城市都是有着一面巨大的旗幟迎風飄揚,而那旗面紙上,有着一隻翱翔的蒼鷹,那鷹目中凌厲的神光,令人望而生畏。

    顯然,這應該便是“鷹宗”的旗幟,只是沒想到這鷹宗對大荒郡的掌控如此之強,恐怕真要說起來,鷹宗才是這大荒郡的控制者,皇室的力量,都是在這裏失去了效力。

    林動心念轉動間,身形已是掠過數千裏,而後心神微動的擡頭,只見得在那前方,竟是有着一座巨大的城市矗立在古老的平原之上,在那城市上空,能夠見到無數身影掠過,那等繁華之景,絲毫不弱於帝都。

    林動目光遠眺,只見得在那城市最中心的位置,一座巨大無比的石碑靜靜的矗立着,望着這道熟悉的石碑。他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複雜之意。

    “大荒囚天指...”

    林動輕輕一笑,當年這般武學,可是他最爲強大的殺手鐗,不知道幫他渡過了多少的生死劫難,而這武學,正是從大荒碑中所獲。

    林動身形化爲一道流光掠過天際,數個呼吸後,已是出現在了那巨大的石碑之前。他負手而立的望着石碑,眼中的緬懷愈發的濃郁。

    不過這座石碑如今似乎是成爲了鷹宗的聖物,尋常人根本不準靠近,在這周圍也是有着極端森嚴的防衛,這些防衛最初始並未發現林動的靠近,但後來隨着他負手而立的怔然發呆。這才猛的回過神來,當即那尖銳的警報之聲便是響徹而起,無數道身影從四面八方的涌來,然後將林動包圍得水泄不通。

    在林動出現在大荒碑之前時,這座城市的一處高樓上,一名身着鵝黃長裙的女子高挑而立,她擁有着相當俏美的容顏,只不過那柳眉間,有着一些因爲身居高位而帶來的威嚴。此時的她,手持香茗,只是眼神靜靜的望着遠處,似乎是有些出神。

    “咳。”

    一道輕咳聲,突然從後方響起,那女子一怔,偏過頭來,只見得一名頭髮花白的中年男子站於後方,她微微一笑。道:“爹。”

    中年男子走上前來。他望着眼前這座規模宏偉的城市,長嘆了一口氣。道:“雪兒倒是好能耐,短短數年時間,卻是讓我們那小小的一個武館,成爲了這大荒郡的主宰。”

    “只是承前人之福罷了。”女子微微搖頭,道。

    中年男子有些心疼的看着她,苦笑道:“不過你這丫頭也不小了,什麼時候操心下自己的事,這大炎王朝無數年輕俊傑對你傾心愛慕,莫非你就沒一個能看上眼的?”

    這位俏美女子,正是當年那鷹之武館的姜雪,而這中年人,則是其父親,姜雷。

    姜雪輕輕的抿了一口香茗,淡淡一笑,道:“這又不着急的。”

    “不着急...我看,你怕是早就心有所屬吧?”姜雷苦笑一聲,道。

    姜雪那端着香茗的玉手微微一顫,擡頭微笑道:“爹你說什麼呢?”

    “你還真以爲爹不知道當年那一夜裏你去林動房裏是做什麼的嗎?”姜雷嘆道。

    姜雪那如玉般的臉頰上一抹緋紅瞬間涌了上來,她紅着臉看着姜雷,一時間竟是失了以往的伶俐:“爹,你...你怎麼知道的?”

    姜雷望着她這罕見的嬌羞姿態,苦笑更甚:“前些時候的事,你應該也聽說了吧?林動出現在了帝都,現在的他,可不再是當年那個需要我們帶他出迷霧森林的少年了...”

    姜雪輕咬着嘴脣,旋即輕笑一聲,道:“他能有這成就,我又一點都不意外,他本就該是翱翔九天的鷹隼...恐怕現在的他早便是忘記了我,但這又如何呢?我記着便好了。”

    “你這傻丫頭啊。”姜雷被她這番言語弄得大感無語,只能無奈搖頭。

    “嗚!”

    而就在兩人談話間,突然城市上空有着急促的警笛之聲響徹而起,這令得兩人面色頓時一變,而後有着破風聲快速的傳來:“宗主,有人潛入禁地,如今已在大荒碑之前!”

    那姜雪聞言,一張俏美的臉頰頓時冰寒下來,身形一動,便是閃電般的掠向大荒碑所在的方向,同時那冷喝之聲,響徹全城:“鷹宗弟子聽令,封鎖城市,啓動陣法!”

    在城市中央位置,天空以及地面都是被密密麻麻的人海所瀰漫,那一道道泛着凌厲的目光,皆是鎖定着大荒碑之前的那道削瘦身影,大有命令一到,便是同時出手將其轟成肉泥的跡象。

    然而,面對着他們這種包圍,石碑前的人影卻是紋絲不動,他雙手負於身後,靜靜的望着古老的石碑。

    咻。

    “宗主!”

    遠處,一道破風聲迅速傳來,一道倩影便是出現在了那無數人目光之中,當即有着驚天般的恭敬喝聲響起。

    姜雪俏臉冰寒,玉手輕揮,而後那對俏目便是看向了石碑之前的那道削瘦身影,柳眉微皺,道:“不知閣下是何人?爲何闖我鷹宗禁地?!”

    聽得她的聲音,那道猶如出身般的身影終是微微一顫,然後他緩緩的轉過身來,目光看向姜雪,臉龐上有着一抹柔和的笑容浮現出來。

    “姜雪姑娘,好久不見,別來無恙啊。”

    姜雪嬌軀在此時逐漸的僵硬,她望着那張依稀有着熟悉輪廓的年輕臉龐,然後周圍那些鷹宗的弟子便是驚愕的見到,這在宗內素來嚴厲冷肅的宗主,竟然是在此時呆滯了下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