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你是林動?”姜雪嬌軀僵硬,怔怔的望着那道帶着笑容的年輕臉龐,那袖中玉手也是緩緩的緊握起來,那略微有些艱難的聲音,從她那紅脣中帶着點點顫抖的吐出。

    “林動?”

    她的聲音不大,但依舊被附近的一些鷹宗弟子聽見,旋即身體皆是猛的一震,眼露驚駭的盯着眼前的青年,這個名字,如今在大炎王朝可是人人知曉。

    眼前之人,便是那傳說中滅掉了東玄域上最強大的超級宗派的林動嗎?

    林動望着姜雪的神情,輕笑着點點頭,他看着她的目光也是有些奇特,在那很多年時,姜雪還只是一個一心想要護着鷹之武館的堅強女子,然而數年不見,沒想到她卻是成爲了這鷹宗的宗主,看來際遇這東西,並不只是他一人能夠擁有。

    姜雪終是逐漸的回過神來,她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動,而後玉手輕揮,那天空上鷹宗大批的人馬便是退散而開,她蓮步輕移,走至林動身旁,道:“沒想到還能夠再看見你。”

    林動看着她,後者眼中的複雜情緒令得他有些莫名,但還是笑着道:“我也沒想到數年時間不見,你們鷹之武館卻是變成顯赫大炎王朝的鷹宗了,真是厲害。”

    “這點成就,恐怕都不入你的眼吧?”姜雪幽幽的道,鷹宗雖說發展不弱,但要與那些超級宗派比起來依舊差了不少,而如今東玄域上最強的超級宗派都是被林動所滅,這等實力,一個小小的鷹宗,又怎能與其相比。

    林動被姜雪這有些幽怨的語氣弄得乾笑兩聲,卻不好如何接話。

    “哈哈,林動,真的是你啊?”後方,突然有着大笑聲傳來,一名頭髮花白的中年男子掠來,他望着林動,臉龐上滿是大喜之色。

    “呵呵,姜雷大叔。”林動望着中年男子那依稀有些熟悉的臉龐,臉龐上也是有着笑容浮現出來,拱手笑道。

    姜雷滿臉喜色的盯着林動,那眼中甚至是有點激動之色,後者如今在這東玄域可是傳奇般的人物,想要與他攀上一些交情的人如同過江之鯽,然而誰又能想到,這般傳奇人物,在那多年之前,卻還代表着他們鷹之武館出戰

    “以你如今的身份,恐怕早便是忘了我們這些人吧?”姜雪見到林動與姜雷談得熱絡,甚至都沒多看自己幾眼,這令得她輕咬了咬紅脣,有些怨念的道。

    一旁的姜雷倒是無奈的看了姜雪一眼,這丫頭這些年主持鷹宗大事,向來都是滴水不漏,怎麼眼下這番,卻是與多年之前一般無二了啊?

    “姜雪姑娘莫要取笑我了,當年若不是你們將我帶出迷霧森林,說不定我早在其中喂了狼。”林動苦笑道,他也不知道姜雪的怨氣從何而來,莫非是因爲當年那一夜?

    想到此處,他目光突然掃了掃姜雪那玲瓏有致的嬌軀,眼中不由得浮現一抹尷尬之色,想來任何一位女子來主動獻身卻被拒絕,心中都會有些怨憤吧

    他的目光雖然只是一掃,但如今的姜雪畢竟不再是當年那個需要求着他的女孩,那銳利目光依舊有所察覺,當即俏美臉頰上飛上一抹紅霞,有些羞惱的盯了林動一眼。

    “咳此番回來,是因爲我爹收到了你們的求援消息,所以過來看看這大荒碑究竟出什麼問題了。”林動收回目光,旋即有些疑惑的道:“另外,你們與這大荒碑,也有什麼關係嗎?”

    姜雷笑着點點頭,道:“在你後來,雪兒也進了這大荒碑,並且獲得了這大荒碑碑靈的認可,也獲得了那遠古宗派的傳承,因此我們方纔創建了鷹宗,守護着大荒碑。”

    林動不由詫異的看了姜雪一眼,那大荒碑的碑靈他也是接觸過,但他僅僅只是獲得了大荒囚天指,至於宗派傳承,更是無從說起,沒想到,姜雪竟然也能這麼厲害

    “與我說說大荒碑的問題吧。”林動指了指大荒碑,道。

    說起正事,姜雪黛眉也是微微皺起,道:“如今的大荒碑內與以往有些不同你可還知道,那碑中的守護者?”

    林動點點頭,當年他便是被那守護者追殺得上跳下竄,不過最後他還因爲涅槃丹的事,承了人家一個情。

    “你應該也知道,大荒宗在那遠古時期,曾遭遇異魔攻佔,這裏發生了驚天大戰,最後宗派被毀,異魔也是在這裏損失不小,同樣也是導致地底深處有着魔氣存在,而在這些年中,那些魔氣逐漸的滲透出來。”

    “果然是因爲魔氣啊。”

    林動輕嘆了一聲,在來時他便是有所察覺,但沒想到還是這些老對手,如今他也是能夠想到當年這大荒碑所發生的事,恐怕還是因爲吞噬祖符引起,就如同那被異魔攻佔的雷府一般。

    “大荒碑中,殘存着許多大荒宗的先輩意志,這些年來,那守護者逐漸的吸收了那些意志,也起了一些變化,這種變化初始是好的,但後來隨着魔氣的涌出,守護者卻是逐漸的被侵蝕,不過他也是意志無比堅韌之人,即便是被魔氣侵蝕,但卻始終不肯傷及大荒宗的任何一物,只是每日淒厲嚎叫”說到此處,姜雪也是一聲輕嘆。

    林動面色略有些陰沉,對於那位大荒宗的守護者,他也是相當的敬佩,後者身死道消,但卻依舊是憑着那股對宗派的守護之情,變成這番模樣,要永恆的守護着宗派,這份執着,連他都是心生敬意,沒想到如今卻是被那些魔氣害成這樣。

    “大荒碑中的魔氣,在這些年中,不知道爲何越來越濃郁,前些年的時候,竟是要衝出大荒碑。”姜雪道。

    林動眼神微凝,若是讓得那些魔氣衝出大荒碑,恐怕這大荒郡將會生靈盡滅了。

    “我們施展了很多手段,都是無法封鎖魔氣,後來,就在魔氣要衝出來時,卻是出了一事。”說到此處,姜雪與姜雷的面色都是略感複雜起來。

    “什麼事?”林動有些疑惑的道。

    “那些衝出來的魔氣,被茵茵化解了”姜雪道。

    “茵茵?”林動一愣,腦海之中頓時浮現出當年那個眨巴着大眼睛,可愛至極的小女孩,她竟然能夠化解魔氣?

    “嗯,具體情況我們也不知很清楚,不過能夠解除這番麻煩自然是好的,後來我們便將茵茵放在大荒碑中,說來也是奇怪,有了她坐鎮大荒碑內,那些魔氣竟是隨之消除,只不過很快的又是涌了出來,這樣一來,他們便是形成了對恃,直到現在”

    林動眼中滿是驚異之色,魔氣的難纏程度,他相當明白,茵茵只是一個連修煉都未怎麼修煉的小女孩,怎麼會對那些魔氣擁有着克制性?

    “看來這大荒碑中,應該是有什麼東西在作祟。”林動淡淡一笑,他與異魔打的交道實在是太多,眼下這情況一眼便是能夠看出來,恐怕這大荒碑內,潛藏着什麼東西。

    姜雪點點頭,她也是隱隱有所感覺,但卻無法確定。

    “開啓大荒碑吧,進去看看便知。”林動一揮手,道。

    有了他在這裏,姜雪顯然也是放心了一些,當即也不猶豫,玉手輕揚,只見得那大荒碑上便是有着光彩爆發出來,而後將他們兩人包裹而進,待得光芒散去時,兩人也是消失了蹤影。

    林動微睜開雙眼,眼前的景象已是出現了變幻,依舊是那片荒涼的空間,無數廢墟存在着,顯示着這裏曾經的繁華。

    林動目光一掃,然後便是見到那些不斷從大地下滲透出來的絲絲黑氣,當即那雙瞳便是微微一眯。

    吼!

    而在林動打量着這片天地時,那遙遠處,突然有着淒厲的嚎叫聲傳來,那嚎叫聲中,充斥着痛苦與憤怒。

    是那守護者。

    林動眉頭微皺,袖袍一揮,他與姜雪二人便是對着那個方向暴掠而去,短短數分鍾後,只見得一座孤峯凸起,此時,在那山峯上,一道黑影單膝跪地,不斷的仰天咆哮,一股濃濃的魔氣不斷的從他體內散發出來。

    而在那道黑影後方的一塊巨石上,一名黃裙小女孩正有些無奈的坐着,她搖晃着雪白的小腿,一道光芒從她體內散發出來,將那道黑影籠罩着,同時也是不斷的在消除着他身體上的魔氣。

    “茵茵。”姜雪望着那小女孩,頓時揮了揮手。

    “姐姐!”

    ωwш ¤Tтkǎ n ¤C〇

    小女孩驚喜的擡頭,那大眼睛便是見到掠來的姜雪,當即小小的身軀躍起,徑直的對着姜雪撲了過來,後者連忙將她給接着,微微一笑,纖細玉指指着後方的那道身影:“看看這是誰?”

    小女孩順着看去,然後便是見到一臉微笑的林動,那大眼睛中先是閃過一抹思索,接着小臉上頓時有着欣喜涌出來。

    “大哥哥?”

    林動聽得這一如當年的稚嫩叫聲,再看看這麼多年竟然依舊保持着當初形態的茵茵,心中雖然疑惑,但還是笑吟吟的點點頭。

    在他點頭時,那小女孩已是欣喜的跑了過來,那烏黑的大眼睛中滿是喜色,此時,一縷輕風吹來,吹起她額間的髮絲,然後,林動便是見到了一道淡不可聞的奇特符印,當即身體便是猛的一震。

    那是輪迴印?

    這茵茵,居然也是輪迴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