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動頗有些震動的望着姜茵茵光潔額間的那輪迴印,眼中滿是驚愕之色,他怎麼都是無法想到,這個早在許多年前便是相識的小女孩,竟然.也會是輪迴者?!

    “怎麼了?”姜雪也是注意到林動的眼神,當即問道。....

    林動伸出手掌輕輕摸了摸姜茵茵小腦袋,後者那小臉上也是有着純真的笑容浮現出來,她顯然對林動有着相當深刻的印象,即便是多年未見,依舊是將其認了出來。

    “她這麼多年,一直都是這樣的?”

    林動問道,與茵茵相識那是在七八年前了,然而那時候的她便是十二三歲的小女孩模樣,可如今這麼多年過去,這番體形,竟然是沒有絲毫的變化,甚至連那眼中的純真,都是與當年一般無二。

    姜雪苦笑着點點頭,她望着姜茵茵,嘆道:“我不太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但她這些年來的確一直未曾變化過,而且我也是能夠隱隱的察覺到她的一些不一般.”

    林動與茵茵笑了笑,然後讓她先去那山峯上等着,這才對着姜雪道:“她是輪迴者。”

    “輪迴者?那豈不是說.茵茵以後會被另外的記憶所侵佔?”姜雪聞言,俏臉頓時微微一變,顯然是聽說過輪迴者的傳言。

    林動搖搖頭,道:“這就得看她輪迴之前究竟什麼來頭了.”

    按照常理而言,若只是那種渡過一兩次輪迴劫失敗,而後輪迴轉世的輪迴強者,那或許還會是現在的記憶佔主導,但若是類似冰主那等可怕的存在,那究竟日後身體主導權屬於誰,還真是有點不太好說。

    “那你知道她輪迴之前是什麼人物麼?”姜雪問道。

    林動再度搖頭,一般說來,只要渡過一次輪迴劫,並且不是連元神都是被徹底的抹除,那麼便是有運轉輪迴之意進入輪迴的能力,當然,即便是進入輪迴,依舊還是有着被泯滅靈性的風險,所以若不是萬不得已,大多巔峯強者,都不會選擇這一條路子。

    遠古時期,晉入這種層次的巔峯強者也不算少,光憑藉着一道輪迴印,即便是他也是看不出什麼來,不過若只是那種渡過一兩次的輪迴強者,那想來對於茵茵而言,反而會是一件好事。

    林動此時也是落到了那山峯之上,而後他的目光便是望向那道被魔氣包裹的黑影,如今與當年顯然是大變了模樣,當年他渾身僅有骸骨,可現在卻是有着血肉生長出來,雖然依舊乾瘦,但卻具備了人形,而且最令得林動訝異的是,他那眼瞳之中,彷彿有着無數殘缺的意念在凝聚,不過不論這些意念如何雜多,卻是有着相同的一點,那是.守護。

    “這些年來,飄蕩在這片空間的那些殘缺意志,都是融入了他的體內,現在的他,倒是有些奇特,也說不清楚他究竟算是什麼.”姜雪輕聲道。

    林動微微點頭,看來這大荒宗的凝聚極端的強大,這些弟子,即便是死去上千載,但那股執念,依舊是要守護着他們的宗派。

    而眼前的守護者,似乎便是他們意志的凝聚吧。

    林動心中一聲輕嘆,這般感覺,就猶如在那道宗之時一般,想來若是道宗被毀,那片地域,也會有着無數道宗弟子守護宗派的意志殘存。

    “吼!”

    此時那黑影似乎是極爲的痛苦,他雙拳重重的砸在自己胸膛,雙膝跪地,那望着這片空間的茫然眼中,卻是有着極端之深的眷念。

    “喂,大家夥,你怎麼樣了?”此時那茵茵也是見到黑影極爲的痛苦,急急的道。

    她的體內不斷的有着光芒飄蕩出來,然後籠罩向那道黑影,不斷的淨化着他體內的那種魔氣。

    林動望着這守護者這般痛苦,眉頭也是大皺,旋即其手掌一握,突然有着無盡雷霆自其手中瀰漫而開,那雷霆之中,充斥着極端狂暴而純正的力量。

    咻。

    雷光凝聚成一顆雷電光球,直接是衝進那守護者的身體之中,緊接着,噼裏啪啦的雷弧便是從他體內瀰漫出來,而他身體之上瀰漫的魔氣則是在此時被盡數的消除而去。

    隨着魔氣的消退,那守護者眼中的痛苦與茫然也是逐漸的散去,那雙目中,再度有了一些雜亂的靈智在凝聚,最後,他對着林動深深的彎腰一禮。

    林動袖袍一揮,將其阻攔了下來,道:“當年我承你抹除涅槃丹詛咒之力的情份,今日以此相報。”

    守護者雖然有了靈智,但顯然並不太深,而且恐怕他也記不得當年所做的那些事,畢竟現在的他,只不過凝聚了衆多意志而成的存在,既不像人,又不像屍,也與焚天老人之前那種活死人的狀態完全不同。

    林動也明白他的狀態,所以也並未多說,只是那略顯森寒的目光轉向下方滲透着一絲絲魔氣的大地,冷笑道:“他體內魔氣強盛,而且並非是無根之水,光憑藉茵茵的壓制也不是長久之計。”

    “斬草要除根,想要解決這問題,還得將隱藏在這下面的東西解決掉。”

    他在這裏獲得吞噬祖符,也因爲如此,他方纔有着如今的成就,所以說起來,這大荒宗對他也算是有着大恩,而如今見到他們既然連死去的意志都是不得安寧,心中也是多了一絲冷厲與惱怒。

    “你護着茵茵。”

    林動對着姜雪說了一聲,後者也是點點頭,掠至茵茵身旁,將其拉着。

    “我倒是要來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在此處作祟。”

    林動一聲冷哼,只見得天空之上雷雲猛的匯聚而來,無數雷霆閃爍,竟是將這片空間都是囊括在了其中。

    轟轟!

    無數道雷霆瘋狂的傾瀉下來,最後盡數的落在下方的大地上,那種狂暴而純正的力量蔓延開來,那些原本瀰漫在天地間的魔氣,也是在雷霆的清掃下,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被蕩除而去。

    然而,即便是面對着這般清掃,那下方大地,依舊是沒有絲毫的動靜。

    “倒真是忍得住!”

    林動冷笑,屈指一點,只見得一道萬丈龐大的雷龍張牙舞爪的呼嘯而下,最後狠狠的轟在下方的大地上。

    嘭!

    整片空間彷彿都是在此時顫抖起來,那片大地,直接是被撕裂開一道巨大無比的深深溝壑,那溝壑深處,黑暗無比,彷彿有着無比邪惡的氣息在涌動着。

    撕開大地,林動面色冰寒,再度一指點出,只見得無數道雷霆轉向,鋪天蓋地的對着那大地深處轟擊而去。

    咻!

    不過,這一次,那大地深處終於是有了動靜,然後林動便是見到滔天般的邪惡魔氣猶如魔龍般自那地底深處涌出來,魔氣瀰漫間,直接是將那些狂暴無比的雷霆盡數的抵禦下來。

    “還是耐不住了嗎?那就給我滾出來!”

    林動見到這隱藏在暗中的異魔終於是有了動靜,眼瞳之中,雷光浮現,手掌上擡,只見得天際之上雷雲瘋狂的涌動着,無數的雷霆匯聚而去。

    雷雲最終緩緩的散去,但在雷雲散去時,一顆千丈龐大的雷日,卻是顯露了出來,可怕的雷霆波動帶着嗡鳴之聲,遠遠的傳開,令得這片空間,都是在微微的顫抖着。

    “去。”

    林動眼神冷漠,屈指移下,只見得那輪雷日頓時墜落而下,直奔那深淵深處而去,沿途過處,雷芒閃爍,彷彿連空間都是灼熱了起來。

    “哼!”

    雷日瘋狂的墜落而下,那深淵之底,也是有着一道陰冷之極的聲音傳出,旋即無數魔氣涌出,竟是化爲一道萬丈龐大的魔氣光盤。

    咚!

    雷日徑直的落在那魔氣光盤之上,兩股同樣可怕之極的力量在此時爆發而開,直接是將那本就巨大的深淵,再度蠻橫的撕裂開來,一道道巨大的溝壑,猶如蜘蛛網一般的遍佈着下方的大地。

    璀璨的雷光,瘋狂的閃爍着。

    咔嚓。

    那魔氣光盤上,終是有着裂縫浮現出來,最後砰的一聲,徹徹底底的爆炸開來,不過就在魔氣光盤炸裂時,又是有着一隻巨大的魔手自深淵中探出,一拳便是將那雷日震散而去。

    砰砰!

    不過雖然雷日散去,那種狂暴的雷霆之力,依舊是將那只魔手反震得遍體鱗傷,雷霆祖符的力量本就狂暴,攻擊性強橫無匹,這傢伙託大的想要硬拼,自然是要吃虧。

    “你竟然獲得了雷霆祖符?!”

    這般硬碰,也是令得那深淵之底傳出一道陰冷之聲,旋即滔滔魔氣涌出,最後掠出深淵,在那魔氣中,彷彿是一道身影,緩緩的走出。

    林動目光望着那魔氣縈繞處,那道身影越來越清晰,最後終是走出黑霧,而在其走出黑霧時,那張蒼白而俊逸的臉龐上,卻是有着一抹詭異之色浮現出來,同時那陰冷笑聲,傳蕩開來。

    “上一任吞噬祖符掌控者死在本殿手中,沒想到,今日這一任吞噬祖符以及雷霆祖符的掌控者,也得死於本殿之手,看來本殿還真是你們這一脈的剋星呢。”

    (月票,大家還有嗎?

    感謝!!)(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