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漫天絢麗的光點緩緩的飄搖,整片天地彷彿都是在此時變得夢幻了一些,那種奇特的輪迴波動盪漾着,令得人的眼神都是略微的有些迷幻。

    林動則是靜靜的盤坐在天空上,他望着那漫天的光點,漆黑眸子深處卻是有着一些激動閃爍,如今的他,已是觸及輪迴,不過這距離突破到輪迴境,依舊還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眼下這番機遇,倒是能夠將那差距大大的彌補一番。

    這些輪迴感悟,乃是大荒宗無數先輩強者所遺留,他們即便是身死,都是守護着宗派,如今那毀滅他們宗派的兇手被斬殺,他們也是徹底的放下了心中的執念,那些意念開始消散,而這些輪迴感悟,則是被他們遺留了下來。

    “姜雪姑娘,這與你也是一番際遇,可莫要錯過了。”林動望着山峯的姜雪,微笑道。

    姜雪聞言,也是輕輕點頭,摸了摸茵茵的小腦袋,然後盤膝而坐,她自然也是很清楚這些輪迴感悟對她有着多麼的重要。

    倒是一旁的茵茵坐在石頭上,小手託着小臉蛋,甩着兩條雪白的小腿,顯得甚是無聊,那些輪迴波動在其眼前飄過,卻是未能讓得她有絲毫的心動,只不過那大大的眼睛深處,彷彿是有着奇異之光在緩緩的涌動着。

    林動凌空盤坐,身體卻是在此時猶如形成了一個黑洞,天空之上那些絢麗光點源源不斷的涌來,最後盡數的沒入林動身體之中。

    而伴隨着這般磅礴的輪迴之意涌入林動體內,一種淡淡的玄妙之感,也是悄然的在林動心中盪漾而起,原本清明的神智,也是在這種輪迴之意的侵潤下,逐漸的模糊,那隱約之間。彷彿是要墜入某種無法言明之地,但卻始終無法徹底的進入。

    於是,便是唯有沉侵在那種感覺之中,逐漸的體悟。

    這是一片黑暗之地,沒有任何的光亮,黑暗之中,有着無盡的邪惡緩緩的流動,那種邪惡。並不屬於這個世界。

    在那黑暗的中央,有着知道血紅色的燈盞,那燈絲如骨,緩緩燃燒間,滲透着無盡的魔氣。

    突然間,其中一盞血燈波動了一下。那原本邪惡的火焰,竟是在此時逐漸的微弱下來,最後徹徹底底的消散而去。

    嗡。

    隨着那盞血燈的熄滅,這黑暗深處,突然有着一些波動傳出,隱約間,似乎是能夠見到一些黑影在那黑暗之中模糊的出現。

    “老九...被抹殺了。”

    黑暗中,有着沙啞的聲音,緩緩的傳出。

    “死了?呵。這倒黴的傢伙...當年說是去對付上一任吞噬祖符的掌控者,結果便是失去了音訊,不過看其血燈尚在,應該只是被封印了吧,怎麼如今突然被抹殺掉了?”另外有着陰柔的聲音傳出。

    “應該是遇見厲害的對手了,老九同樣有着魔皇甲,尋常人可極難將其抹殺。”

    “我們這些年倒一直是在探測他的方位,不過卻是沒什麼反應,看來當年那吞噬祖符的掌控者。也是有些能耐。”

    “說不定是那些遠古之主動的手。我在妖域感應到了空間之主的存在,不過只是短暫的交過手。便是各自退走了,我看這傢伙的實力,也是盡數恢復了。”

    “你們自己行事小心一些,前些時日我們便是差點被雷主察覺。”

    “雷主?怕他做什麼?若他真敢來的話,正好先將他解決掉。”

    “雷主若是有難的話,那其他那些遠古之主也會被逼得提前現身,而我們準備尚未周全,交起手來,恐怕又是當年那般結果。”

    “那現在怎麼辦?”

    “不過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也是該可以啓動計劃了。”

    “嘿嘿,怎麼要動手了麼?忍耐上千載,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啊...”

    “嗯,準備吧,這一次的天地大戰,他們不會再有希望了...”

    黑暗中的邪惡之氣逐漸的淡化而去,那些模糊的身影,也是悄然散去,那等寂靜之下,彷彿是有着一場籠罩天地的風暴緩緩涌動。

    當林動從那種玄妙的狀態中退出來時,已是十日時間過去,他睜開依舊有些朦朧的雙眼,望着眼前熟悉的天地。

    呼。

    他沉默了片刻,深吸一口氣,眼中開始恢復清明,伸出修長的手掌,元力凝聚間,他能夠感應到其中涌動的濃郁輪迴波動。

    這般波動,比起以往,強悍了許多,不過,那種程度,依舊未能徹底的達到輪迴境。

    “還差一點點啊。”

    林動喃喃自語,他能夠感覺到,此時的他,處於轉輪境的巔峯,距那輪迴境,幾乎僅有半步之遙,只要半步能夠跨出去,他便會是真正的輪迴強者!

    只不過,這一步,想要跨出去,可並不容易。

    林動淡淡一笑,倒也並未感到失望,雖然他機緣深厚,但若是輪迴境真的這般好晉入的話,也不會讓得那無數驚才絕豔之人,一輩子都是無法觸及了。

    他有着一種感覺,這一步,或許不久之後,便是能夠真正的踏出。

    “你醒了?”

    不遠處,也是輕柔的聲音傳來,林動擡頭,然後便是見到姜雪笑吟吟的將他給看着,此時後者的眼神也是深邃了不少,顯然同樣是獲得了不小的好處。

    林動微微點了點頭,目光看了一眼山峯上,那守護者如今正呆呆的盤坐着,眼中不斷有着茫然之色浮現,但更多的是一種大仇得報的解脫。

    “以後隨着修煉,它的靈智應該能夠恢復一些,說起來,還得謝謝你爲大荒宗所做的,我繼承了大荒宗的傳承,便代他們爲你感謝一聲。”姜雪輕聲道。

    林動搖了搖頭,道:“大荒宗與我也是有着恩情,做這些倒是應該的,而且若是讓那九王殿跑了,日後也會是我的大麻煩,所以感謝倒是不必了。”

    Wωω¸ ttκд n¸ c ○

    姜雪微微一笑,玉手伸出,只見得在其手中有着一片黑光,黑光之中,似乎是一件破碎的甲冑,隱隱的,有着邪惡之氣散發出來。

    林動見狀,眼神卻是一凝,這東西赫然便是那魔皇甲。

    “九王殿是你所殺,這也應該是你的戰利品,而且我想其他人應該也無福消受。”姜雪道,這魔皇甲之上的魔氣太重,對於那些異魔是神物,對他們而言,卻毫無作用。

    “嘿,這可是好東西,雖然魔氣甚重,不過將其投入玄天殿內煉化,我想那股能量,應該能夠讓大荒蕪碑徹底恢復。”巖欣喜的聲音在此時響起。

    林動眉頭一挑,讓大荒蕪碑徹底恢復?想那黑暗聖鐮完全恢復後,便是足以與渡過一次輪迴劫的巔峯強者媲美,而這排名第三的大荒蕪碑若是徹底恢復,那該有多強?應該能抗衡一下那種渡過兩次輪迴劫的巔峯強者吧?

    林動想到此,心中也是有着熱意升騰起來,然後也不客氣,伸手將這破碎的魔皇甲接過,丟進玄天殿內,讓其逐漸的煉化。

    “我們也先出去吧。”這大荒碑中的問題被解決,林動四處一掃,道。

    姜雪也是點點頭,伸手召過茵茵,後者也是喜滋滋的跑過來,因爲以前需要她來鎮壓這裏的魔氣,所以姜雪也只能讓她一個人留在這裏,如今能夠出去,這小丫頭自然是興奮之極。

    林動見狀也是一笑,袖袍揮動,空間扭曲間,三人再度回神時,已是在那大荒碑之外。

    在大荒碑外,姜雷等人一直的等待着,他們見到林動三人出來,再看着姜雪那面帶笑容的臉頰,頓時也是大鬆了一口氣,顯然那最困擾他們的問題,已經被解決了。

    “姜雷大叔,既然眼下問題被解決,我也先回帝都了,若是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只管來找我便是。”

    林動對着姜雷一笑,道,他原本以爲很快能夠解決問題,沒想到又是耽擱了十日光景,眼下事情解決,倒是不能再停留了。

    姜雷聽得他要離開,也是一怔,旋即看了姜雪一眼。

    “此番便麻煩你了。”姜雪倒是微微一笑,只是美眸深深的看了林動一眼。

    林動笑了笑,然後伸手摸了摸茵茵的小腦袋,道:“日後茵茵若是有什麼變化的話,你們便來找我,我會盡力相助。”

    “大哥哥。”茵茵倒是有些不捨的抓住他的衣袖。

    林動衝着她溫和的一笑,再度閒聊一會,終是掠出身形,很快的便是消失在了天際之邊。

    姜雪駐步,她眸子望着遠處消失的身影,臉頰上的笑容方纔緩緩淡化,最後輕輕一嘆,有些苦澀。

    “若是喜歡的話,怎麼不留留他啊?”姜雷也是無奈的道,這丫頭,倒也是固執,從頭到尾都不曾表明一下自己的心意。

    “我喜歡他,這種感覺,就讓我一個人承受便好了,而且,以後又不是沒機會見面的...”姜雪微微一笑,旋即玉手輕揮,轉身而去,那般模樣,倒是頗爲的灑脫。

    姜雷見狀,也唯有苦笑一聲。

    (今兒差36票到一百~~~麻煩諸位有月票的朋友,請支持武動,感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