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亂魔海,北冥海域。

    一望無際的大海之上,片片雲朵懶散的漂浮着,陽光透過雲層,將那海面上照耀得波光粼粼,顯得格外的寧靜。

    不過這番寧靜倒並未持續太久,那天空上的空間突然扭曲起來,銀光浮現間,三道身影便是憑空的閃現而出。

    海風迎面而來,林動目光擡起,他望着這熟悉的大海,眼中也是掠過一抹緬懷之意,當年從東玄域逃出後,他便是來到了這裏,然後揹負那些想要討回來的東西,費盡一切的苦修着。

    那時候的他,在這片望不見盡頭的大海上,經歷着諸多兇險,但所幸最後他都活着走了出來

    他初來亂魔海時,平凡得猶如石頭,一文不值,他離開亂魔海時,他的名聲,已是傳遍亂魔海,而現在,當他再次出現在這片大海上時,他的實力,已讓得他不會再仰視任何人。

    當年被追殺得疲於奔命的青年,如今,已是蛻變,翱翔九天。

    “亂魔海我林動,又回來啦!”

    林動仰頭,一聲長嘯,嘯聲如雷,轟隆隆的在海面之上遠遠的傳開。

    應歡歡望着那神色有些激昂的林動,微微一笑,道:“當年在離開東玄域後,你便是來了這裏嗎?”

    林動深吸一口氣,笑着點點頭,誰能想到當年他在剛剛來到這裏時,是如何的卑微如螻蟻?若不是他機靈,恐怕早便是葬身在這片大海。

    “很辛苦吧?”應歡歡那冰徹美目盯着林動,輕聲道:“雖然那三年我一直很想你,但你也一定過得很辛苦吧。”

    她能夠感覺到林動對這裏的那種複雜情緒,所以她也是能夠猜到他在這裏的種種經歷,他經歷着那重重生死,或許有時候,連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否真的活着重回東玄域

    想到這些,應歡歡貝齒忍不住的輕咬着下脣,對自己當初在見到林動回來時,還使着性子有些自責,自己固然不輕鬆,可他呢?他所經歷的那些,誰又能知道?只不過他習慣將這些隱藏在那笑容之下,讓人無從感知。

    林動望着那眼中柔意流淌的應歡歡,心頭也是微微被觸動了一下,旋即他伸出手臂,攬着那纖細的小蠻腰,笑道:“誰讓我是男人,這些東西,自然是要承受着。”

    “林動哥,當初這裏誰得罪你了?我們去把他們掀個底朝天!”青檀也是說道,那大眼睛中倒的確是有着一些殺意在涌動着,雖然在林動面前她一直保持着乖巧嬌憨的模樣,但不管怎樣,她都是黑暗之殿的殿主,她從黑暗裁判所走出來,那白嫩的小手上所沾染的血腥,足以讓人膽寒。

    “我可不需要你來幫我找場子。”林動笑着彈了一下青檀雪白的腦門,然後目光四處掃了掃,道:“也不知道我們現在身處亂魔海的哪片海域。”

    雖然他憑藉着空間祖符,能夠在相當短的時間中從東玄域趕到亂魔海,但畢竟這亂魔海遼闊無盡,他也沒辦法精準的定位。

    “先往前走走看看。”辨認無果,林動也是搖搖頭,然後拉着兩女朝着前方飛速的掠去。

    亂魔海極爲的龐大,每一片海域也是擁有着驚人的面積,而他們所處的這片海域似乎有些偏僻,三人高速掠出十數分鐘,卻是未曾見到半道人影。

    而就在林動爲此皺眉間,應歡歡那白玉般纖細的玉蔥指突然指向了西面的方向:“那邊有人,而且還有異魔的波動。”

    林動目光順着那個方向,卻是並未察覺到什麼,當即心中微驚,應歡歡的實力,似乎讓他越來越看不透了。

    “我只是對異魔的波動特別敏感而已。”

    似是察覺到林動的驚訝,應歡歡玉手輕輕握了握林動,道。

    林動點點頭,此時也不宜多說什麼,抓着兩女,銀光閃爍,下一瞬,已是出現在百里之外,擁有了空間祖符,他的趕路速度,顯然不是以往可比。

    中途數次撕裂空間而去,如此數分鍾後,林動終是停了下來,目光望向前方,只見得在那片大海上,有着十數條巨船飛速而過,而在那些大船後方,黑雲滾滾而來,邪惡的魔氣,令得天空都是昏沉了許多。

    那些魔雲速度很快的便是追趕上那些大船,而後無數異魔衝出來,猶如雨點般的衝上那些大船,而後漫天廝殺聲,慘叫聲,此起彼伏的響起來。

    不過他們的抵抗,顯然沒有起到多少的效果,短短十數息間,便是有着三條大船被血洗,濃濃的血腥味道,在天空上擴散開來。

    林動遠遠的望着這一幕,只見得在那些大船上,懸掛着不同的旗幟,這些應該是商船

    商船?不知道古家的商船在其中沒?

    林動心頭微動,視線仔細掃去,然後他便是驚訝的見到,在那靠前方的一條巨船上,赫然懸掛着一個古字旗幟。

    “這裏面竟然真有古家的商船?看來這裏離天風海域應該並不遠。”林動眉頭微皺,旋即袖袍一揮,銀光閃爍,三人再度憑空消失而去。

    巨大的商船之上,人頭涌動,不少人臉龐上都是佈滿着恐懼之色,他們望着後方那些鋪天蓋地涌來的魔雲,絕望的尖叫聲,此起彼伏的響徹着。

    在那古家商船船頭處,數十位古家子弟簇擁在一起,他們的面色也是有些蒼白,不過比起其他人,他們畢竟算是訓練有素,至少手中的武器,還被他們緊緊的握着,身體表面,也是有着元力在涌動着。

    “雲天大哥,我們現在怎麼辦?”一名古家子弟望着那些飛速接近的魔雲,連說話的聲音都是有些顫抖。

    而此時,這些古家子弟正望着他們中心位置,那裏有着一名俊朗的男子,此時的他,也是面色難看的望着眼前的困境。

    “這些東西太厲害,我們擋不了。”他略作沉吟,旋即一咬牙,果斷的道:“雅兒,你們分批乘小船走!”

    在他身旁,有着一名身着淡綠色衣裙的少女,少女模樣嬌俏,她聽得他的話,俏麗的臉頰上卻是露出一抹苦笑:“雲天大哥,他們的速度你不是沒見到過,我們根本逃不掉的。”

    這少女模樣極爲的熟悉,仔細看去,赫然便是當年林動來到這亂魔海時所遇見的第一個人,古雅,這世間之事,真是有種說不出的巧妙。

    如今的古雅,再不是當年那個膽膽怯去的少女,她的容貌清秀,那股氣質,即便是在這些優秀的古家子弟之中,也算是出類拔萃。

    那古雲天聽得此話,身體也是一僵,他望着周圍那些神色惶然的古家子弟,最後一聲悲嘆:“我們好不容易衝出武會島,沒想到還是難逃此劫。”

    周圍的那些古家子弟也是面露哀色,這短短一月時間的變故,幾乎是讓得他們有種身處夢境的感覺,誰能想到,整個亂魔海如今竟然會變成這般模樣?

    嗚嗚。

    後方,刺耳的破風之聲飛快的傳來,一片魔雲已是追過來,在那魔雲之中,無數道血紅暴戾的目光,將船上的所有人盯住。

    “桀桀。”

    魔雲之中,一道魔影走出,他目露譏諷的望着這條古家的商船,然後舔了舔嘴脣,嗜血之意伴隨着那滔天魔氣,緩緩的席捲而出。

    古雲天等人見狀,本就蒼白的面色,更是濃郁了數分,這魔影的實力,恐怕都足以媲美轉輪境的超級強者,這怎麼可能是他們能夠抵擋的?

    “難道我們今日真是要葬身此處嗎?”古雲天喃喃道,一旁的古雅也是緊咬着銀牙,小手握着長劍,微微的顫抖着。

    周圍的衆人,臉龐上也滿是絕望之色。

    “古雅?”

    而就在他們絕望等死間,一道有些訝異的聲音突然從後方傳來,衆人聞言皆是一驚,急忙轉頭,只見得在那半空中,三道身影憑空閃現。

    “你”

    古雅望着最前方那道年輕身影,先是一怔,旋即小臉上頓時有着驚喜涌出來:“林動大哥?!”

    “林動?”

    古云也是一驚,目光望去,只見得那半空中青年臉龐帶笑,正盯着他們,那般模樣,不是林動還能是誰?

    “你們怎麼在這裏?”林動衝着古雅二人一笑,問道,說着,他目光還看了一眼前方的那片魔雲。

    “林動大哥,快走!”

    古雅也是在此時回過神來,小臉上的驚喜迅速的散去,急急的道:“你快走,這些魔怪實力極強,快走啊!”

    林動望着古雅那焦急的模樣,倒是笑了笑,不僅未走,反而落自船頭,衝着古雅笑道:“我們還真是有緣呢,第一次來亂魔海第一眼就看見你,第二次過來,還是如此。”

    古雅見狀,頓時苦笑着搖了搖頭,這林動大哥往日倒還機靈,怎麼眼下反而變笨了?沒看見如今這近乎絕境般的情況嗎?

    “唉,林動兄,真是好久不見了算了,現在說什麼也無用了,咱們能夠死在一起,也算是有緣了。”古元天嘆息一聲,那魔雲已經對這他們席捲而來,林動想跑,都來不及了。

    “我可不想死。”

    林動笑着搖了搖頭,然後他目光看向那片魔雲,道:“你們在怕這東西?”

    林動說着,卻是笑着伸手,手掌一握,本來還晴朗的天空,突然有着雷霆凝聚,而後直接是化爲一道千丈龐大的雷霆巨手,一巴掌便是對着那魔雲拍了過去。

    砰砰砰!

    雷手席捲而過,那片魔雲直接是瞬間爆炸而開,其中無數異魔,被雷霆纏繞而上,頃刻間便是化爲飛灰,煙消雲散。

    雷手掠過,然後便是散去,天空上的刺耳尖嘯噶然而止,連帶着停下來的,還有着周圍那衆多商船上尖叫的聲音。

    所有人都是呆呆的擡着頭,那裏,無數異魔化爲灰燼飄落,唯有着那一道最爲強大的魔影呆若木雞般的懸浮着,彷彿是還未從眼前這般變故中回過神來。

    當然,呆若木雞的不止是他,就連古雲天等人,臉龐上的神情,也是在此時瞬間凝固下來。

    原本極爲混亂的海面,在此時,鴉雀無聲,那番模樣,看上去顯得分外的滑稽。

    (諸位兄弟姐妹,一月努力,12點之後,開始血戰吧。

    我們的血,尚未冷卻,最後的一月,該到沸騰的時候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