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與洪荒之主略作交談後,林動便是未曾在洪荒塔內過多停留,如今他正是恢復的關鍵時期,還是讓得他能安靜一些爲好。

    林動出了洪荒塔,然後便是見到島嶼上陣陣騷動,在那島嶼各處,人影猶如蝗蟲般的掠過,時不時的有着各種斥喝聲傳出,不過在這衆多喝聲下,島嶼上原本亂作一團的局勢,也是開始逐漸的顯得有條有序,各方人馬匯聚,比起之前那種一鍋亂,已是好上了許多。

    而在那天空上,青檀手持黑暗聖鐮,懶洋洋的望着下方的動盪,她手中的鐮刀,時不時的輕輕劃過,然後便是有着一道恐怖無比的勁風呼嘯而下,似是不經意的落在一些磨磨蹭蹭的人馬周圍,大地裂開,那些人馬頓時駭得冷汗直流,再不敢有小動作,急忙動身,生怕天空上那小姑奶奶萬一手滑將那死神般的鐮刀落到他們頭上來。

    “這丫頭。”

    林動見到這一幕,也是暗感好笑,這丫頭如今手段也是頗爲厲害,那麼大個黑暗之殿都是被她治理得井井有條,眼下這武會島雖然混亂,但顯然也難不住她。

    “林動哥!”

    青檀也是發現自洪荒塔中出來的林動,俏美的臉頰上頓時浮現一抹甜甜笑容,飛快的來到後者身旁,小手中的黑暗聖鐮也是被她收起來,那巧笑焉熙的模樣,哪還有先前半分冷厲,這倒是看得那些被她整治得服服帖帖的諸多強者目瞪口呆。

    林動衝着青檀笑了笑,然後兩人對着那樓閣落去,樓閣中諸多天風海域首領見狀連忙迎上來。

    “見到洪荒之主了?”應歡歡優雅端坐,冰藍色的美目望着林動,輕聲問道。

    “嗯。”林動點點頭,道:“恐怕我們要將這武會島守上五日了。”

    “洪荒之主?林動小哥,這是怎麼回事?”衆人聽得茫然,那古家家主古統倒是忍不住的問道。

    “洪荒塔內那位,便是遠古八主之一的洪荒之主,只要我們將這裏守上五天,他便是能夠出關,到時候,危機自解。”林動微笑道,洪荒之主很快就會出現,也沒必要再掩飾。

    “遠古八主”

    衆人聞言,一些人面露茫然,而另外一些人則是滿臉的震驚,顯然是聽說過這在遠古時期的巔峯強者,只不過沒想到,這等顯赫今古的強者,竟然便是在這洪荒塔之中。

    “諸位,武會島如今被圍,這五日時間,我們便同在一條船,還望能夠齊心協力,將其渡過,否則的話,或許無人能逃。”林動目光一掃衆人,緩緩的道。

    “是!”

    衆人見到他那目光,心頭微凜,旋即皆是略顯敬畏的應道,他們被困在這裏,本就是有些絕望,但眼下林動的出現,卻是給予了他們希望,爲了把握住這絲希望,他們必然也會傾盡全力。

    林動揮揮手,衆人便是撤去,而隨着衆人逐漸的離去,樓閣上便是只有他們三人,而林動也是輕輕鬆了一口氣,但那眼神卻是略顯凝重。

    “怎麼了?”應歡歡見到他這般神情,問道。

    “這五日,恐怕不好過。”林動道,他有着預感,這次的事情恐怕不會那麼順利,洪荒之主馬上便能恢復巔峯實力,一旦讓其恢復過來,那就是極大的麻煩,魔獄費盡周折,方纔將雷主,黑暗之主他們盡數的纏住,這種機會,恐怕不會那麼容易放棄的。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真要說來,我們也並不懼他們,他們固然能夠纏住雷主他們,但也必然會爲此付出最頂尖的戰力。”應歡歡道。

    林動微微點頭,的確,雷主他們皆是全盛狀態,即便那魔獄實力滔天,但想要纏住他們,也定然必須要有魔獄最爲頂尖的強者出手才行,那樣的話,他們也是無法騰出太多強者來對付他們。

    林動擡起頭,目光望着那籠罩着島嶼的深黃光罩,旋即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不管怎樣,既然答應了他們,那自然是要護得洪荒之主周全,若是連這都做不到的話,也未免被這些遠古之主小看了

    隨着林動一行人來到武會島,這島上原本有些絕望的氣氛倒是消減了不少,不管如何,對於輪迴境的巔峯強者,很多人心中都是保持着一種敬畏,在他們看來,有着這種強者鎮守在此,至少希望也是能夠多上一分吧?

    而在希望升騰間,島嶼上的所有人馬都是被調動起來,然後略作整合,皆是形成戰陣,操練一日,倒也是有了一些可堪一戰的氣象,至少比起之前那種一灘散沙好了許多。

    在島內士氣凝聚時,那島外異魔的攻勢也是愈發的兇猛,滔天般的魔氣衝擊在那深黃色的能量光罩上,令得上面蕩起激烈的漣漪,這一幕讓得不少人滿身冷汗,他們都知道,一旦光罩被破,那麼接下來的,必然將會是一場極爲殘酷的血腥拼殺。

    時間,在這種緊張的等待下,卻是以一種相當緩慢的姿態流過,讓得島嶼上的無數強者有着一種度日如年的感覺。

    他們第一次覺得,這短短五日時間,會變得如此的難熬。

    時間緩慢的流逝到第四日,島嶼之上的氣氛也是愈發的緊繃,因爲天空上那保護着他們的能量光罩,已是僅有薄薄的一層。

    在島嶼中央的一座石峯上,林動靜靜盤坐,他望着天空上的光罩,漆黑眸子,也是變得凌厲了許多,接着視線轉向那島嶼之外的重重魔雲,在那之中,不知道會有着魔獄哪一尊王殿隱藏着。

    在林動目光盯着那島嶼之外魔雲時,身旁有着寒氣夾雜着淡淡的幽香飄來,他微微偏頭,然後便是見到應歡歡來到他身旁,然後在其身旁坐下來,纖細的小蠻腰讓得人有種將其攬在懷中的衝動。

    “還在擔心啊?”應歡歡臉頰上浮現一抹微笑,道。

    林動笑着搖了搖頭,他的目光只是盯着應歡歡那張俏麗的臉頰,這讓得後者忍不住嗔了他一眼,小手捧着臉頰,道:“幹嘛這麼看着我?”

    林動想了想,道:“不知道爲什麼,我感覺你現在有些像以前了。”

    不知何時起,她那始終籠罩着寒氣的臉頰,多上了一些笑顏,雖然沒有當年那般的活潑,但卻是有了一些溫度。

    “是嗎?”應歡歡貝齒咬着嘴脣,看着他:“那你是喜歡我以前那樣,還是現在這樣?”

    “不許說都喜歡!”應歡歡補充道。

    林動笑了笑,伸出手掌摸着她那冰藍色的長髮,一種冰涼的感覺順着掌心傳來,他沉默了片刻,道:“我在這亂魔海經歷生死苦苦的修煉着,那時候我想讓你能夠一直笑得如同以往的那般開心。”

    應歡歡怔怔的看着他,展顏一笑,那一笑,頗有些一笑百媚生的感覺,旋即她輕輕的將螓首靠在林動肩頭上。

    林動感受着靠在肩膀上的她,這種被依靠的感覺,猶如他是她的世界一般。

    滴答。

    在林動心中感嘆間,突然有着冰滴落在他手臂上,他急忙低頭,卻是見到靠在他肩上的應歡歡眼眶微紅,水花凝聚着,然後化爲冰滴掉落下來。

    “怎麼了?”林動連忙問道。

    應歡歡搖搖頭,那冰徹的美目看着林動,輕聲道:“如果,有一天我任性的做了什麼事,你不要生氣好不好?”

    林動一愣,有些不明白她爲什麼會這麼說。

    “我逗你玩的。”不過還不待他詢問,應歡歡卻是微微一笑,旋即她伸展着那嬌軀,露出一個極爲動人的曲線弧度,而後她看着林動,道:“好久沒有爲你彈琴了,我彈給你聽。”

    說着,她玉手輕揚,只見得藍光浮現間,一架寒冰所鑄的古箏便是凝聚而出,她伸出那對近乎完美般的纖細玉手,指尖輕落。

    抑揚頓挫的悠揚琴音,緩緩的自山峯上飄蕩而開,最後盪漾在這島嶼上空,在這琴音之下,島嶼中原本緊繃的氣氛也是悄然的鬆緩。

    無數強者視線望向琴音傳來處,只見得石峯之上,那美麗的女子素手輕揚,冰藍色的長髮輕輕飄舞,那一刻,猶如畫卷之中絕美的一幕,令人忍不住的陶醉在其中。

    林動望着此時的應歡歡,後者的臉頰上,有着動人的笑顏,只不過不知爲何,卻是令得他心中微微抽搐了一下。

    “呼。”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掌卻是緩緩的緊握着,若是保護不了想要保護的東西,那麼這麼辛苦的修煉,又有什麼意義呢?

    嗡嗡!

    天空上,突然有着異聲傳來,打破了令人沉醉的琴音,無數道目光猛的轉移而上,然後他們便是身體緊繃的見到,那天空上的能量光罩,竟然是在此時緩緩的蔓延出一道道裂紋。

    林動也是站起身來,那漆黑眸子中,凌厲之色開始凝聚,那股恐怖的氣息,也是在此時猛的盪漾開來。

    終於是要來了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