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寒氣瀰漫開來,彷彿是在此時籠罩了這天地,而在那種寒氣下,不論是涌動的邪惡魔氣還是浩瀚元力,竟然都是逐漸的變得僵硬下來,那種模樣,猶如是要被凍僵一般。

    突然間的變故,令得雙方所有人都是一驚,無數道目光望向那寒氣瀰漫處,只見得應歡歡輕移蓮步,每伴隨着她玉足的落下,寒氣便是會在其腳下凝聚成一朵冰蓮。

    步步成蓮,絢麗而神異。

    在其後方,三具冰雕閃爍着寒芒,那是三尊堪比渡過一次涅槃劫的真王,然而現在,他們卻是盡數化爲冰雕。

    “這”

    衆多強者驚愕的望着這一幕,那從應歡歡體內瀰漫出來的寒氣,甚至是超越了林動,這令得他們眼皮急跳,這才猛的反應過來,原來這裏最強的人,並不是林動,而是這個一直都是跟在林動身旁的冰冷女孩。

    “你”

    那七王殿三人也是因爲這變故大吃一驚,他們目光停留在應歡歡身上,旋即似是想到了什麼,瞳孔猛的一縮,那臉龐上陡然有着驚駭之色涌出來:“你是冰主?!”

    冰主,這在遠古時期,曾經僅僅只遜色於符祖的存在,無數異魔王在其手中化爲冰雕粉末,甚至連魔獄最強的天王殿,也是在當年最後一場戰鬥中,被她所重創,不得不潛伏,從而結束糾纏許久的天地大戰。

    這個名字,對於異魔而言,同樣是有着相當可怕的震懾力。

    應歡歡那冰藍色的美目看着七王殿三人,旋即其玉手輕握,後方那三具冰雕便是砰的一聲爆碎開來,化爲絢麗的冰屑漫天散落。

    這看得七王殿三人眼皮急跳,誰也沒想到,三尊真王,竟然在應歡歡手中如此的脆弱。

    應歡歡最終來到了林動面前,她望着他那蒼白的面色,這個男人,總是喜歡把最艱難的事情自己攬下,有時候有些莽撞,有些霸道,但就是這樣,卻是讓得她那冰冷的心中,總是有着一縷淡淡的暖意在流淌着。

    “歡歡?”林動望着那寒氣驚人的應歡歡,眉頭微微皺了皺。

    應歡歡衝着他微微一笑,冰涼的玉手落到他的身體上,而後其身體上的那些傷痕便是有着冰屑浮現,一種寒冷的力量涌入他的體內,將震動的臟腑盡數的平復下來。

    “他們,就交給我來吧。”

    應歡歡冰涼的玉手摸了摸林動的臉龐,輕聲道:“你總不能讓我眼睜睜的看你被傷成這樣卻依舊無動於衷吧?這種想法,是有些自私的。”

    林動微滯,旋即喃喃道:“我是很自私啊。”

    “可我就喜歡你這種自私啊。”應歡歡展顏一笑,她美目看着林動,道:“不過這一次,就算你打我罵我,我也不會在一旁看着了。”

    林動也是望着應歡歡,她臉頰上有着笑顏,但那笑容中,卻是有着一抹不容改變的堅定,最後他只能輕嘆了一聲,道:“小心點。”

    見到林動點頭,應歡歡美麗臉頰上的笑容頓時變得明媚許多,她螓首輕點,然後緩緩的轉過身子,那對眸子再度看向七王殿三人時,已是冰冷得足以凍結空氣。

    七王殿三人見到應歡歡這般眼神,眼皮皆是一跳,竟是退後了一步,畢竟在那遠古,冰主的名頭實在是太過響亮了。

    “不用怕她,她並不是真正的冰主,只不過冰主輪迴轉世而已,現在力量還未完全恢復!”七王殿咬咬牙,厲聲道。

    聽得此話,那八王殿與十王殿也是點了點頭,目光盯着應歡歡,陰沉的道:“正好,趁她力量未恢復,直接將她給殺了!”

    “就怕你們這三只小老鼠辦不到呢。”應歡歡伸出纖細的玉指,寒氣在其白玉般的指尖化爲朵朵冰蓮,她冰藍美目看了一眼三人,淡淡的道。

    “哼,那就來試試!”

    七王殿三人對視一眼,眼中皆是有着陰寒之意涌起來,旋即同時一步跨出,三股恐怖的魔氣便是席捲而出而三人中,七王殿氣息最弱,顯然是因爲先前被林動重創的緣故。

    不過即便是如此,三人氣息齊齊爆發,那也是相當的驚人,三股魔氣,猶如萬丈狼煙般升騰而起,千里之外,都是清晰可見。

    吼!

    猶如野獸般的低吼聲,猛的自三人嘴中傳出,旋即眼中兇芒閃過,手印一變,只見得三道萬丈魔氣匹練已是呼嘯而出,快若閃電般的對着應歡歡席捲而去。

    那魔氣匹練之中,粘稠如水,邪惡的波動令得人毛骨悚然。

    然而面對着三人的聯手攻勢,應歡歡卻只是美目輕擡,待得那魔氣匹練即將轟中身體時,玉足方纔輕輕一跺。

    砰!

    寒氣瘋狂的席捲開來,幾乎瞬間,便是在她前方化爲巨大無比的藍色冰盾,那三道魔氣匹練衝撞而來,力量尚還未噴薄而出,那霸道到極點的寒氣,卻已是瀰漫了出來。

    咔嚓!

    三道魔氣匹練在此時凝固,魔氣之上,冰層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蔓延出去,短短瞬間,三道可怕的魔氣匹練,便是化爲三道閃爍着寒芒的冰柱。

    “該死的!”

    七王殿三人見到魔氣竟然被寒氣凍結,面色都是有些難看,然而此次還不待他們再度出手,應歡歡玉手一握,只見得那三道萬丈冰柱猛的暴射而出,狠狠的對着七王殿三人衝擊而去。

    “咚!”

    三人見狀,急忙全力相迎,覆蓋着濃濃魔氣的拳頭重重的轟在那冰柱之上,兩股可怕的力量衝撞在一起,頓時將冰柱震成了漫天冰屑。

    哼。

    不過雖說冰柱爆碎,但那八王殿以及十王殿皆是悶哼一聲,本就被林動重創的七王殿更是面色一白,一口黑色鮮血便是忍不住的噴了出來。

    “好厲害!”

    島嶼上,那無數道目光望着那以一敵三竟然還能夠佔據上風的冰藍色倩影,無不是被震撼得目瞪口呆下來,先前林動的表現已是讓得他們感到震驚,然而誰能夠想到,這個一直只是跟在林動身旁的女孩,竟然也是如此的不顯山不露水。

    應歡歡美目冰冷,她望着七王殿三人,蓮步輕移,攜帶着漫天寒氣,緩緩走向他們,在那寒氣之中,彷彿是有着無盡的殺意在奔涌着。

    “聯手!”

    七王殿見到應歡歡步步而來,心中也是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在那遠古時期,他們也曾經與冰主交過手,不過卻是險些被殺,眼下這般時候,若是再不聯手,恐怕就真是要栽在這裏了。

    八王殿與十王殿聞言,也是咬牙點點頭。

    三人手印瞬間變幻,然後猛的對轟在一起,只見得三人身體竟是在此時蠕動起來,一根根猙獰的魔刺,緩緩的從他們體內伸探出來,此時的他們,猶如自那地獄深處爬出來的惡魔一般,令人心底發寒。

    “嗤!”

    黑色的鮮血,陡然自三人體內暴射而出,粘稠的血液,在他們上空飛快的凝聚,最後化爲一道極爲詭異的黑色符印。

    黑色魔印,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膨脹着,短短數息間,便是化爲萬丈龐大,而且在那魔印周圍,竟是有着無數魔臂伸出來,遠遠看去,猶如一尊從域外而來的邪惡天魔!

    應歡歡擡頭,美目望着那生長着無數魔臂的魔印,眸子深處,寒氣愈發的驚人。

    “萬魔匯聚,阿鼻魔印!”七王殿三人猛的尖嘯出聲,淒厲的吼聲,響徹天際。

    轟!

    那巨大無比的萬臂魔印陡然一顫,而後猛然自天空上暴掠而下,萬臂揮動間,彷彿連天地都是在此時被撕裂。

    下方的大海,都是在此時被掀起萬丈巨浪,轟隆隆的巨聲,響徹而起。

    ωωω⊙ TTKΛN⊙ c○

    林動望着這般恐怖攻勢,眼中也滿是凝重,這些魔獄的王殿,的確是相當厲害,這種攻勢,恐怕足以秒殺任何渡過兩次輪迴劫的巔峯強者。

    “也不知道歡歡能否接下來。”

    林動有些擔心的望着那道纖細的冰藍色倩影,手掌緊握着,體內元力奔涌,打算一有不對,便是施展空間祖符將其救走。

    應歡歡螓首輕擡,她美目注視着那呼嘯而來的阿鼻魔印,臉頰上,卻是沒有絲毫的波動,她任由那種恐怖的勁風吹拂而來,衣裙獵獵作響,冰藍色的長髮,也是隨風飄舞。

    冰藍色美目,倒映着恐怖的魔印,而後魔印急速的放大着,短短數息之後,那片巨大的陰影,已是在那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中,將應歡歡籠罩在其下。

    在那無數目光中,應歡歡也是緩緩的伸出纖細玉臂,湛藍色的袖子滑落下來,露出猶如羊脂玉一般的皓腕,那修長的玉指展開,接着舉起,最後終是與那萬臂魔印,輕輕接觸在了一起。

    “永恆冰凍。”

    帶着一些冰冷,但卻悅耳得令人心曠神怡的輕聲,在天空上悄然的傳開,那攜帶着恐怖力量而來的魔印,卻是在此時,陡然凝固。

    咔嚓!

    凝固的瞬間,無數人瞳孔猛的一縮,因爲他們見到,一層厚厚的冰層,突然自應歡歡玉手處蔓延而出,然後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把整個魔印包裹而進,並且將其化爲巨大的冰塊。

    應歡歡美目輕擡,修長的玉指,輕輕彈在魔印之上。

    嘭!

    隨着這一指彈下,只見得那凝聚了七王殿三人聯手之力的魔印,竟是脆弱得猶如玻璃一般,在此時徹徹底底的爆炸開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