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山巔之上,林動望着那撲進他懷中的小女孩,猶自還有些沒從那震撼中回過神來,好片刻後,他方纔深吸一口氣,低頭望着茵茵,只見得後者那烏黑的大眼睛笑嘻嘻的將他給盯着,只不過那眼中,卻並沒有曾經的天真,反而是有着一抹戲謔之色。

    “真是沒想到,我那麼多年遇見的人,竟然便會是大名鼎鼎的生死之主。”林動嘆了一口氣,心情頗有點複雜,現在的茵茵,還是之前看見的那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嗎?以她的眼中,林動真是半絲都尋找不到,或許茵茵的記憶與她相融,但現在的她,恐怕更多的,還是生死之主吧。

    “表情要不要這麼沉重啊,輪迴轉世可不是重生,兩種記憶融合,可不是單一的抹除,我的心中,在面對着姐姐的時候,依舊是與茵茵一般無二。”茵茵那烏黑的大眼睛,彷彿是看穿了林動的心中所想,笑嘻嘻的道。

    林動捎了捎頭,然後看向一旁的應歡歡他們,聳聳肩:“你們的大師姐回來了。”

    “嗨,各位,想我沒有!”茵茵也是衝着而應歡歡他們揮揮小手,小臉上的笑容顯得格外的天真。

    “大師姐,這模樣,可真適合你啊。”

    空間之主笑眯眯的走上來,伸出手掌扯了扯茵茵的長髮,不過卻是被後者一躍而起,狠狠的扯住他的耳朵:“小空,對大師姐尊敬點,你懂不懂禮貌啊?!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啊?!”

    炎主他們見狀,頓時苦笑一聲,沒想到雖然變成了這幅模樣,那暴力的性子還是沒改變。

    生死之主將空間之主教訓了一頓,這才拍拍小手,目光看向了西玄域的方向,大眼睛中掠過一抹暗沉之色,道:“看來我所鎮壓的那座鎮魔獄,被他們找到了啊。”

    應歡歡點點頭,道:“如今三大聯軍正在趕來,等大軍齊至,我們便進攻西玄域,將魔獄盡數清除。”

    “沒想到又要大戰了啊,只不過這一次,我們可沒有師傅幫我們承擔了,這一切,都得依靠我們自己了。”生死之主嘆了一聲,那稚嫩的嗓音中,卻是有着一種令人壓抑的沉重。

    炎主他們聽得此話,神色也是沉重了一些。

    “大師姐也不用悲觀,師傅固然不在了,但那魔獄之中,同樣沒了異魔皇,他們被困在這天地中,就猶如囚徒一般,終歸難逃敗亡一途。”應歡歡道。

    “呵呵,是啊,師傅雖然不在了,但那最爲可怕的異魔皇,也不在了呢。”生死之主笑着點點頭,那望着西玄域的大眼睛中,有着凌厲的寒芒掠過:“那這一次,可就要真正的將他們斬草除根了啊。”

    “或許再有兩日時間,聯軍就會抵達這裏。”炎主也是開口說道。

    “嗯。”

    wωw★ⓣⓣⓚⓐⓝ★¢O

    生死之主伸着那小小的胳膊,笑眯眯的道:“那就再等兩天吧,到時候,我們再去把那些異魔殺得乾乾淨淨!”

    在說着這話的時候,她雖然天真的笑着,但那恐怖的殺意,卻是令得這天地間溫度都是下降了許多。

    “大哥哥。”生死之主突然歪着小腦袋看向林動。

    “你能別這麼叫我嗎?”林動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有些無奈的道。

    生死之主忍不住的嬌笑着,旋即她懶洋洋的道:“不過你倒是厲害啊,連我們這冰山一樣的小師妹都能勾走,來給我說說,你用什麼手段了?”

    “大師姐。”應歡歡有些無奈的叫了一聲。

    “哈哈,那好,不說這個,不過這小子倒的確是有些能耐,這才多少年時間,竟然連神宮都修煉出來了,簡直不比當年的小師妹弱啊。”生死之主笑道,她自然是察覺到了林動的實力,雖然那僅僅普通輪迴境的元力修爲不算什麼,但那神宮所散發出來的波動,卻是讓得她心中有些驚異。

    一旁的炎主等人都是衝着林動無奈的聳聳肩,想來已經習慣了。

    “你們先聊着吧,我有事和小師妹說。”

    wWW▲ Tтka n▲ ¢O

    生死之主拉着應歡歡對着遠處走去,然後在那山崖邊停下腳步,她那小臉上的笑容這才逐漸的淡了一些,道:“你壓制了體內的力量吧?”

    “嗯。”應歡歡也是望着遠處,淡淡的點了點頭。

    生死之主坐在崖邊,喃喃道:“你這種狀態,可是打不過天王殿的啊。”

    “大師姐放心吧,我會有分寸的。”應歡歡微微一笑,道。

    生死之主嘆了一口氣,道:“這輪迴一次,變化還真是不小啊不過,你自己斟酌着吧,我們這裏能夠打敗天王殿的人,也就你了。”

    應歡歡也是在她旁邊坐下來,纖細的雙手抱着膝蓋,輕聲道:“若是沒有這些異魔,那該多好啊”

    那樣的話,她就不用覺醒力量,也不用將所有的情緒冰凍,承受着那種無盡的孤寂冰冷。

    生死之主小臉複雜,道:“苦了你了,這種責任,卻是要你來承擔。”

    應歡歡微微搖頭,她將臉頰埋在膝間,低聲道:“放心吧,這一次,我們一定會贏的。”

    在將生死之主召來之後,接下來的兩日,則是平靜了許多,偶爾他們目光會望向北方,在那遙遠的地方,他們能夠察覺到,一股恐怖的戰意,正在緩緩的席捲而來。

    那種戰意,驚天動地,即便以他們的強橫,都是略感凝重,這天地間所有的強者匯聚在一起,那般氣勢,可不是單獨的誰能夠抵擋的。

    而這種暴風雨之前的平靜,待得第三日晨輝降臨大地時,也終於是被逐漸的打破,林動他們擡起頭,只見得在那遙遠的天邊,無數道身影,猶如蝗蟲一般,鋪天蓋地的暴掠而來,尖銳的破風之聲,即便是千里之內,皆是能夠清晰可聞。

    一支支龐大的強者軍隊,從遠處掠來,最後在這座山峯之前逐漸的落下,放眼望去,天空地面,幾乎是被浩浩蕩蕩的人海所瀰漫,視線順着望去,卻是無法見到聯盟大軍的盡頭。

    林動八人站在山巔之上,那聯盟大軍無數強者也是將他們所發現,緊接着,那恭敬的整齊喝聲,便是響徹而起:“見過諸位元老!”

    龐大的聯軍中,有着光影掠出,然後迅速的接近他們所在的山巔。

    “大哥!”

    一道雄渾的聲音響起,而後一座鐵塔般的身影,直接是掠向林動,然後重重的落到山峯上,令得整座大山都是顫抖了一下。

    “小炎?!”林動望着那鐵塔般的身影,眼中也是浮現一抹欣喜之色,如今的小炎,比起以往,似乎更爲的壯碩,只不過他的皮膚似乎顯得格外的粗糙,隱隱的,有着一種細微的紫金色彩散發出來。

    “這種波動”

    林動目光一閃,他從小炎體內察覺到了一股相當熟悉的波動,那是祖符的力量。

    “是洪荒祖符。”洪荒之主淡淡一笑,目光打量了一下小炎,然後點點頭,倒是對洪荒之主選擇的新主人算是滿意。

    小炎也是捎了捎頭,笑道:“一年前突然發現的,然後試了一下,竟然還真的獲得洪荒祖符認可了。”

    林動也是笑着點點頭,爲小炎有這番際遇感到欣喜,他能夠感應得出來,如今的小炎,也已晉入了輪迴之境,再加上洪荒祖符,即便是面對着真王級別的異魔,都不會有絲毫的忌憚。

    林動笑着,然後目光便是轉向了小炎身旁,那裏,身着黑衣的俊美青年修長而立,那番模樣,除了小貂之外還能有着何人,只不過如今的他,或許是因爲掌管妖域聯盟的緣故,那俊美的臉龐上,倒是多了一些冷厲之色。

    而此時,小貂那目光也是望着林動,那俊美臉龐上,有着一抹淡淡的暖意,兩人對視,皆是一笑,那之間的兄弟情誼,已是不用多言。

    “對了,有個人倒是很想見你。”小貂似是想起什麼,突然對着後方妖域聯軍中一招手,而後一道虹光掠來,接着虹光散去,只見到一名窈窕少女,便是這般出現在了林動面前。

    少女身段柔軟而修長,她身着羅裙,青絲被隨意的束着,肌膚猶如白雪,腰肢如柳,眉如遠山,玉鼻挺翹,性感的紅脣微微抿着,脣角的笑容,透着一股令人心神盪漾的妖媚,光是目光看去,就有些精神恍惚。

    “你你是心晴?”林動倒沒怎麼因爲她這般勾人心魄的妖媚有什麼失態,只是愕然的將她看着,驚喜的道。

    “心晴見過林動大人。”

    少女衝着林動盈盈一禮,淺淺的笑容,卻是有着一股純天然的魅惑涌動,她那水汪汪的靈動美目,也是泛着難掩的喜色,大膽而火熱的看着林動。

    這少女,赫然便是當初那陪同林動前往妖域,但最後卻是因爲接受九尾靈狐的傳承,最終封閉整個寨子的心晴!

    只不過這短短數年時間,當年的少女,已是大變了模樣,再不復那般嬌怯,那水汪汪的眼睛盯着林動,即便是後者的定力,都是忍不住的有種腰疼的感覺。

    這九尾靈狐的媚惑,的確相當的厲害,難怪當年就連吞噬之主,就算有老婆了,都還是與那九尾靈狐有些瓜葛

    “你們寨子還好吧?”林動笑着問道。

    心晴抿着小嘴點點頭,道:“我們九尾族如今已再度成爲妖域霸族之一,這還多虧了林動大人當年相助,大恩大德,心晴沒齒難忘。”

    林動笑着,心中也是爲九尾寨的變化而感到欣喜。

    遠處,再度有着一道道身影掠來,青檀,綾清竹,唐心蓮,青雉等諸多聯軍高層都是趕來。

    應歡歡望着這些齊聚的聯軍,也是深吸一口氣,道:“既然大家都到了,那麼接下來,三大聯軍,就由心蓮姑娘指揮大局,其餘人等,盡力協助。”

    “此戰,若是輸掉的話,或許這天地生靈,都將會落入魔獄之手!”

    “是!”

    wωω ▪Tтka n ▪co

    衆人聞言,也是鄭重抱拳,顯然都是明白這最後決戰的重要性。

    “既然如此”

    應歡歡與生死之主他們對視一眼,眼中皆是掠過極端凌厲之色。

    “那便大軍動身,進攻西玄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