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嗡嗡!

    就在林動手指鬆開弓弦的那一霎那,整座神宮彷彿都是在此時爆發出清脆的嗡鳴之聲,那璀璨的萬道神光,彷彿也是在此時,盡數的匯入那閃爍着三種顏色的箭支之上。

    這一支箭,凝聚了林動體內所有的力量。

    唰!

    一道虹光,自神宮中貫穿而出,那霎那間綻放而出的光芒,連那瀰漫天地的邪惡之氣,都是被盡數的蒸發而去。

    無數道有些震動的目光望去,他們望着那道虹光掠出,然後便是與那一道邪惡無比的黑色光束,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咚!

    驚天之聲響徹,那等光芒,猶如一輪烈日,冉冉升起,而在那光芒下,無數魔氣,煙消雲散。

    “破!”

    在那神宮之中,彷彿是有着一道嘶啞的聲音緩緩的傳出,而後衆人便是見到,那邪惡得連一名渡過三次輪迴劫的巔峯強者都得退避的光束,竟是在此時,崩裂出了一道道細微的裂紋。

    咔嚓咔嚓。

    邪惡光束,最終是在那虹光的貫穿下盡數的破碎,虹光散去,一支三色箭支去勢依舊不減,撕裂長空,快若閃電般的狠狠射在那巨大無比的邪惡眼球之上。

    啊!

    一道淒厲無比的慘叫聲,陡然自那三王殿嘴中傳出,只見得其雙目處竟是傳出破碎的聲音,雙眼迅速的凹陷下去。黑色血液瘋狂的流出來,看上去極爲的駭人。

    邪惡的巨大眼球,也是在此時飛快的縮小,最後化爲一道黯淡的黑光,掠回那三王殿的一隻手中,但他依舊僅僅的捂着雙目,猙獰的嘶吼聲,從其喉嚨間傳出。

    神宮緩緩的散去,最後掠進林動眉心,他現身出來。手掌顫抖着抹去嘴角的血跡,這三王殿的確心狠手辣,此番若不是他實力大漲,先藉助着乾坤古陣消耗,再催動神宮,將三大祖符也是完美的融入那箭支之中,恐怕現在慘叫的,就該是他了。

    那三王殿淒厲的慘叫聲自高空上傳開,但詭異的是。隨着他這慘叫聲的響起,下方那些魔獄軍隊。竟是微微一滯,天空上的那些戰圈,也是出現了停止的跡象,只不過,這似乎只是魔獄那邊單方面。

    林動也是注意到這奇怪的一幕,頓時一愣,他看了看那嚎得極爲不甘的三王殿,心中有些疑惑,這三王殿雖然被他重創。但顯然依舊還有着再戰之力,怎麼現在卻是跟必死無疑一般?

    最高層的天空上,天王殿閃身後退,他的衣衫如今有些破碎,顯然是在先前與應歡歡的交手中所造成,此時的他,也是將目光看向那慘叫中的三王殿。然後再看了一眼這天地間那瀰漫的血腥與戾氣,突然衝着不遠處那周身瀰漫着恐怖寒氣的應歡歡一笑。

    “老三,沒想到最先受創的,竟然是你啊。”天王殿轉頭。望向那三王殿,笑道。

    三王殿的慘嚎聲逐漸的停歇,他臉龐上佈滿着黑色的血液,看上去格外的恐怖。

    其他的魔獄高層,也是盯着三王殿,那神色有些詭異與狂熱。

    “桀桀,是啊...”三王殿搽了搽臉龐的的黑血,竟也是有點詭異的笑出聲來,他望向林動的方向,道:“你還真是厲害啊,原本還以爲至少能再鬥上一些時間的,沒想到...這麼快就被你傷了。”

    林動眉頭緊皺,他望着有些詭異的三王殿等人,心中掠過一抹不安,視線轉去,與炎主他們對視一眼,卻是見到他們的眉頭也是緊緊的皺着。

    “戰鬥可還沒完呢,現在哭嚎,恐怕還不是時候吧?”雷主冷笑道。

    “呵呵,我們鬥了這麼多年,彼此手段還不清楚嗎?我們或許奈何不了你們,但你們想要將我們徹底根除,又談何容易呢?”天王殿輕笑一聲,道。

    “冰主說對這種糾纏已經厭倦,我們又何嘗不是?所以,這一次,我們真的,很想把你們都殺了啊。”

    “你們辦得到嗎?”生死之主嘲諷的道。

    “你說呢?”天王殿臉龐上,再度掀起一抹詭異之色,旋即他對着三王殿一笑,道:“老三,既然你輸了,那就由你來開啓吧。”

    三王殿聞言,頓時詭異笑着點點頭,然後他直接是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凌空盤坐而下,單手結印,隱隱的,他臉龐上流下來的黑色血液,愈發的濃郁。

    一種極爲不安的味道,瀰漫了開來。

    林動見到他們這般詭異舉動,黑色眸子陡然掠過寒芒,身體之上銀光一閃,快若鬼魅的出現在那三王殿前方,手中祖符權杖暴掠而出,閃電般的對着三王殿咽喉洞穿而去。

    噗!

    祖符權杖,毫無阻礙的洞穿了三王殿的防禦,在那一道道難以置信的目光中,自三王殿喉嚨間傳出,黑色血液,狂射而出。

    這三王殿,被殺了?

    聯盟大軍中,爆發出驚天般的譁然聲,但此時出奇的沒人歡呼出聲,因爲誰都能夠感覺到一些不對勁的氣氛。

    那曾經將遠古八主都是逼得沉睡與輪迴的魔獄最頂層存在,怎麼會這麼容易擊殺?

    “呵呵。”

    三王殿擡頭,那佈滿着黑血的臉龐,衝着林動露出一抹猙獰的笑容,旋即他的身體,竟是瘋狂的膨脹起來。

    “不好。”

    林動見狀,心頭一震,周身銀光閃爍,身形一閃便是消失而去。

    嘭!

    就在林動身形消失時,那三王殿的身體,突然爆炸開來,粘稠得黑色魔氣,帶着鮮血爆碎開來,整個天空都是被遮掩而去。

    猶如液體般的邪惡魔氣。夾雜着粘稠的鮮血,鋪天蓋地的降落下來,落至下方的大地之上。

    遠處,林動身形閃現出來,他喉嚨間涌上一股甜意,雖然先前逃得快,但依舊是在那三王殿的自爆中受到了震盪。

    “這傢伙...竟然自爆了?”

    林動有些茫然的望着那瀰漫開來的邪惡魔氣,他怎麼都料不到,這三王殿,竟然會選擇自爆。這些傢伙,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呵呵。”

    天王殿望着這一幕,微微抿嘴,然後他衝着林動等人笑了笑:“接下來,就請你們看一看,我們這千載歲月的傑作吧。”

    “我早便說過,這一次的天地大戰,你們,輸了。”

    轟隆!

    就在天王殿此話落下的那一瞬。下方的大地,突然間劇烈的顫抖起來。只見得地面撕裂,魔氣瀰漫,在那大地的最深處,似乎是有着一道龐大得看不到盡頭的魔影,緩緩的站起。

    那道魔影,自無盡深淵中爬出,它頭頂天空,腳踏大地,魔氣瀰漫間。似乎是猶如那魔中之帝皇。

    “這是...”

    林動瞳孔急縮的望着那帶着一種驚人威壓的魔影,那魔影似乎是有着無數只巨大的魔臂,每一隻魔臂掌心,都是有着一顆緊閉的邪惡魔眼,那種眼睛,比起那三王殿掌心的邪眼,還要可怕!

    “魔皇之像?!”應歡歡望着這恐怖至極的魔影。俏臉之上,也是有着無盡的寒氣涌出來,一字一頓的道。

    “諸位,盛宴開始。感謝配合。”

    天王殿輕輕一笑,他在天空之上,對着聯軍方向輕輕鞠躬彎身。

    嘭嘭嘭!

    就在他聲音落下的瞬間,那魔獄大軍之中,猛的響起無數道自爆之聲,旋即聯軍無數強者便是驚駭的見到,那些魔獄軍隊,在此時接二連三的爆炸開來。

    濃濃的魔氣,夾雜着黑色血肉濺射而開,最後盡數的掠進那魔皇之像之中,而隨着那無數魔氣以及血肉的灌注,只見得那魔皇之像那些魔臂之上的邪惡之眼,竟然是開始一隻一隻的緩緩睜開。

    而每伴隨着一隻邪眼的睜開,這天地,便是黯淡一分。

    砰砰!

    爆炸依舊在飛快的持續着,整片沙漠彷彿都是變成了黑色血液的海洋,聯盟大軍急忙升空,目光駭然的望着這一幕。

    滔天般的魔氣以及之前廝殺間創造出來的血腥之氣以及戾氣,都是在此時不斷的涌進那魔皇之像中,將那一隻只邪眼開啓。

    不過想要將這魔皇之像所有的邪眼顯然不是什麼簡單的事,當那魔獄軍隊盡數自爆完畢時,可那魔皇之像上的邪眼,卻連一半都未能開啓。

    “到你們了。”

    天王殿看向魔獄其他的高層,淡笑道。

    二王殿等人聞言,臉龐上也是浮現詭異的笑容,那笑容中,有着一種狂熱浮現,旋即他們凌空盤坐,最後身體也是在生死之主他們那震動的目光中,盡數的自爆。

    砰砰!

    恐怖的魔氣,遮天蔽日的席捲而開,生死之主他們面色陰沉,他們與這些傢伙糾纏了上千載都未能將他們盡數的抹殺,然而現在,不過才短短小半日的時間...他們卻是盡數的選擇自爆。

    這些傢伙,究竟要幹什麼?

    滔天般的魔氣以及血肉,盡數的衝進那魔皇之像中,再度開啓了不少邪眼。

    天王殿孤立天際,他笑望着應歡歡,臉龐上的詭異之色,令人不寒而慄。

    “開啓魔皇之像,的確能夠讓你們擁有無限接近異魔皇的力量,但姑且不說這種力量無法長存,即便你們真的能夠開啓,但沒有異魔皇的血肉做引,你們也不可能成功。”應歡歡晶瑩冰徹的美目盯着天王殿,緩緩的道。

    “只要能夠將你們抹除在這天地間,即便我們也是盡數隕落在此,那至少,以後這片天地,不會再遭有異魔肆虐。”

    “那樣的話,我們,也算贏了!”

    天王殿輕輕一笑:“真是大義呢,不過...恐怕輸的,是你們呢。”

    天王殿偏頭,望向遙遠的東方,微微笑道:“冰主,你可還記得,當年符祖封印吾皇時,曾將吾皇手臂斬斷一隻?”

    應歡歡聽得此言,眼神終於是有所劇變。

    “呵呵,你猜的沒錯呢,吾皇手臂,其實還留在你們這片天地中,其實,從符祖燃燒輪迴封印吾皇的那一刻,你們就已經輸了...”

    “你們的符祖,終歸還是比不上吾皇。”

    天王殿對着東方,恭敬的跪拜而下。

    “吾皇之手,請歸位吧。”

    就在他這話響徹天空的霎那,在那遙遠的東玄域,異魔域之中,大地突然開始瘋狂的顫抖起來,而後地面蹦碎,滔滔魔氣席捲而出,一道魔光,直接是洞穿了那封印此處的古老陣法,而後撕裂長空,對着西玄域暴掠而去。

    在那黑光之中,似乎是有着一隻巨大的蒼白手臂,若隱若現,一種無法言語的邪惡,籠罩了這片天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