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荒蕪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自下方沙漠中蔓延而開,然後那原本呈現暗黑色彩的大地,竟是開始呈現一種枯黃之色。

    如今的林動再施展大荒蕪經,顯然不僅僅只是吸取大地表面上的能量那般簡單,那些吸取,深入到地底之中,而後將那大地之中的能量,猶如長鯨吸水一般的汲取而來。

    濃濃的荒蕪味道,從大地深處散發出來,最後波及這方圓十萬裏之內,若是從高空看下去,此時整座大沙漠,都是被囊括在了其中。

    大地震動着,一股股能量脈衝散發出來,最後對着林動所在的方向凝聚而來,所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其中的那種可怕。

    呼。

    林動望着這一幕,輕吐了一口氣,那漆黑眸子,倒是平靜如水,旋即他輕輕一笑,這樣的話,可還不夠呢...

    雖然這種汲取範圍,幾乎達到了一種極限,但大荒蕪經的可怕之處,可並不在這裏。

    所謂荒蕪,並非是將一切生機力量強行剝奪,荒蕪之中,留有生機,待得春來時,那些掩藏的生機,便是會爆發出比以往更大的活力。

    荒蕪,還能再生!

    淡淡的明悟,自林動的心中流淌而開,而後便是有着強者感覺到,下方大地那狂暴的能量突然間變得溫和起來,再接着,他們便是見到,枯黃的大地,突然有着點點碧綠之色浮現出來。那是細小的嫩芽,嫩芽以一種驚人的速度長大,最後化爲青草覆蓋。

    短短十數息的時間,這片大沙漠,竟然便是變成了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一種盎然的生機,瀰漫而開。

    “將你們的力量,再借給我吧。”

    林動低頭望着下方那看不見盡頭的大草原,輕聲自語,而後只見得那草原。再度開始變得荒蕪,可怕的力量,與之前林動所汲取的那股恐怖能量,開始匯聚。

    轟隆。

    林動所處的下方萬丈大地,在此時開始崩塌,無數閃爍着光芒的液體,自大地中破土而出,飛快涌上。

    那些液體,乃是由壓縮到極致的能量所凝聚而成。其中浩瀚程度,即便是輪迴境的巔峯強者都是暗感駭然。

    譁啦啦。

    隨着那些液體掠上的速度越來越快。到得後來,那幾乎是化爲了一道萬丈碧綠水柱從地底之中噴射而出,而在那水柱的最頂端,則是林動的身影。

    林動面色凝重,他的雙臂,在此時也是開始液化,然後雙手一合,一道巨弓,再度自其手中緩緩的凝現而出。

    只不過這一次的巨弓。呈現一種極端古樸之色,上面沒有絲毫光芒流溢,但卻是能夠感覺到那種內斂到極點的恐怖波動。

    林動那化爲液體般的手掌緩緩拉開弓弦,一道清澈的尖鳴之聲,彷彿在此時自天地間響徹而起,那萬丈能量液體水柱,猶如水龍般奔騰而上。最後在那弓弦中,化爲一隻碧綠色的長箭。

    三道古老的祖符,自林動掌心升騰而起,互相交織。衝進長箭之內,頓時長箭顏色,便是變得絢麗起來。

    嗡。

    林動眉心,神光綻放,那神宮之內的精神力在此時傾巢而出,也是匯入長箭。

    吼!

    數十萬道紫金龍紋呼嘯而出,再度鑽進。

    溫暖的白光,暴射而出,化爲一道古老的符師,祖石搖動,一片片溫和純淨的能量,也是加註在那長箭上。

    大荒蕪碑,玄天殿緊隨而至,一**的能量,全部的灌注進入那長箭之中。

    咔嚓。

    林動周身的空間,在此時開始蹦碎,甚至他那握着弓弦的手掌都是不斷的爆裂着,如果不是此時他雙臂化爲祖符之手,恐怕早便是被那種恐怖到極點的能量,生生震爆而去。

    這一箭,匯聚了林動所能夠調動的一切力量的極限,感受着那種波動,甚至就連生死之主他們眼角都是微微抽搐了一下。

    在林動不遠處,綾清竹凌空盤坐,她周身沒有任何的元力波動,只是唯有着林動這種級別的強者方纔能夠隱約的感覺到,在她內心的感應與呼喊中,一股神祕的力量正在降臨而來。

    嗡。

    綾清竹玉手輕擡,輕輕一握,她面前的空間,開始裂開,旋即一柄約莫百丈左右的青鋒長劍,緩緩的凝聚而出。

    在那長劍之上,瀰漫着那種來自神祕太上的力量,令人望而生畏。

    與此同時,生死之主,炎主等人,也是將力量催動到極致,頓時這一片天空上,一道道恐怖的力量分別凝聚,那種程度的攻勢,恐怕在場根本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說能夠將其阻擋下來。

    這是凝聚了這片天地中所有強者的最強攻擊!

    雖然如今這天地間已經沒有符祖那種能夠以一己之力扛起大梁的超級存在,但至少,當他們凝聚一心的時候,那種力量,依舊無法小覷。

    轟轟!

    那魔皇之像彷彿也是感覺到了天地間凝聚的那恐怖攻勢,掙扎頓時變得劇烈了許多,那猶如巨龍一般將它纏繞的寒冰蔓藤,也是被它迅速的震斷而去。

    應歡歡銀牙緊咬,美目之中晶瑩之光不斷的流轉,體內力量也是催動到極致,這種時候,絕不能讓這魔皇這像掙脫出來!

    不過,如今這魔皇之像所擁有的力量,顯然是超越了應歡歡,因此即便是她竭力阻攔,但隨着時間的推移,也是開始逐漸的有些力不從心。

    “不會讓你過去的。”

    應歡歡盯着那掙扎得連空間都是一片片的蹦碎的魔皇之像,聲音之中顯得有種毋庸置疑的堅定與冰冷,而後她輕咬舌尖,一道殷紅精血頓時噴射而出,在寒氣瀰漫中,瞬間化爲一道龐大無比的血紅冰龍,而後冰龍纏繞,將那魔像雙腿死死的捆縛住。

    這般招式一施展出來,應歡歡臉頰也是微微白了一分,顯然這種消耗並不小。

    不過所幸的是,她的拖延也是取到了至關重要的效果,當那血紅冰龍再度被魔像震碎時,後方天地間,無數道攻勢,已是盡數準備待發。

    應歡歡望着後方那無數凌空而立的強者,他們此時的面龐,顯得有些狂熱,雖然他們明知道局勢已經到了最兇險的時候,但這種時候,依靠自己的力量來守護自己所想要守護的東西,想來反而會讓人意志變得堅定。

    “這一次,沒有了師傅,就讓我們自己來守護吧。”

    應歡歡自冰蓮上站起,而後她微微偏頭,晶瑩美目望向了那最前方的一道削瘦身影,一種在那很多年前從未有過的波動,涌上了她的心頭。

    以前,守護什麼的對於我而言,只是一個不得不去完成的任務而已,可現在...我也想要心甘情願的守護着什麼,所以,這天地,可不能就這樣的毀在你們手中了啊。

    冰冷的脣角,輕輕的掀起一抹極爲細微的弧度,應歡歡玉手擡起,只見得一點晶瑩在其指尖凝聚,最後飛快的膨脹,短短數息間,便是化爲一道龐大無比的冰蓮,在那冰蓮之中,隱隱有着血絲瀰漫,蓮心之中,竟是有着奇異的心臟跳動之聲傳出。

    “去吧。”

    輕柔了一些的聲音,自應歡歡嘴中傳出,而後那冰蓮率先掠出。

    轟!

    就在這道聲音落下時,這片天地彷彿都是開始崩潰,後方無數道凝聚着所有人最強力量的攻擊,猶如掠過天空的隕石羣,帶着轟隆隆的巨聲呼嘯而過,最後鋪天蓋地的對着那魔皇之像轟擊而去。

    綾清竹玉指也是在此時輕輕點出,那由神祕太上之力凝聚而成的巨劍呼嘯而出,閃電般的洞穿向那魔皇之像。

    吼!

    小炎發出震天怒吼,一道紫金光拳噴薄而出,猶如一頭噬天猛虎,奔騰而過。

    一輪萬丈彎月,自小貂手中暴掠而出。

    生死之主,炎主等人也是暴喝出聲,那醞釀到極限的攻擊,在此時撕裂天際,浩浩蕩蕩的席捲出去。

    “殺!”

    天空上,那乾坤古陣中,彷彿是有着古老的聲音響徹而起,古陣瘋狂的旋轉着,一道幾乎遮掩了整個大沙漠的古老巨手,自其中探出,拍碎虛空,狠狠的落向那魔皇之像。

    嗡。

    聽得那響徹天地的廝殺聲,林動那原本跳動的心,也是逐漸的平靜下來,他凝望着那充斥着毀滅的魔皇之像,那緊扣的弓弦,也是在此時緩緩的鬆開。

    嘭!

    猶如石子落進幽潭之中,一圈漣漪盪漾而開,林動那液體雙臂陡然炸裂而開,那一隻古樸的長箭,顫顫巍巍的飛出。

    沒有驚人的速度,沒有驚人的力量,甚至那種顫顫巍巍的飛行,讓人懷疑它能夠擊中目標,但就是這麼一支普普通通的長箭,卻是成爲了那漫天恐怖攻勢之中,最爲顯眼的一道。

    長箭過處,所有的攻勢,都是悄然的爲它避開了一條直通那魔皇之像的道路。

    咻!

    長箭追上最前方的那朵冰蓮,而後後方劍嘯傳來,一道百丈青鋒長箭與之相隨,最後帶着後方那鋪天蓋地的可怕攻勢,盡數的落在那道魔皇之像龐大的身軀之上。

    此時此刻,天地變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