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無人得知的小小青陽鎮相比,這裏,卻幾乎是成爲了這片天地之間最受矚目的地方,因爲遠古八主之一的冰主,將會在這裏,衝擊祖境!

    這將會是天地無數生靈最後的希望。

    海域之上,黑壓壓的人海瀰漫開來,幾乎將下方的海域都是遮掩了去,而此時,他們全部都是將那緊張的目光投向高空,在那天空上,一道道身影凌空矗立,強大的氣息擴散開來,籠罩着天地間。

    那些人,幾乎全部都是處於輪迴境的層次,這顯然已經算是這天地間最爲頂尖的戰鬥羣了。

    而在那天空中央的位置,則是數道人影靜靜矗立,彼此間的氣氛,卻是略微有點沉默。

    應歡歡則是望着蒼穹,那晶瑩的美目中寒光流溢,彷彿是透過了遙遠的距離,看見了那虛無之中的位面封印。

    那裏的封印,正在逐漸的被削弱。

    “我們也準備開始吧。”應歡歡收回目光,看向生死之主他們,道。

    她此時的聲音,有着一種深入骨髓般的冰寒,其中似乎是並沒有半絲的情緒波動,這令得她看起來,猶如一塊萬載玄冰,冰封了情感。

    生死之主他們望着這般狀態的應歡歡,也是忍不住的苦笑一聲,自從當日自西玄域回來後,她便是變成了這樣。

    “也不知道林動那小子是不是在渡三重輪迴劫了這傢伙,也是個瘋子啊。”空間之主嘀咕道。

    應歡歡美目微垂,彷彿沒聽見一般,只是那天地間突然變得冰寒許多的寒氣,還是暴露了一些她內心的波動。

    在那個名字面前,她顯然還是不可能保持真正的冰封心境。

    “我說你爲什麼不讓林動來試試?現在的他已經夠了這種資格,他那般拼了命的修煉,不就是爲了阻攔這一幕的出現嗎?爲什麼要在這種時候否決他?”炎主終於還是嘆了一口氣,道。

    “你就少說兩句吧。”生死之主皺了皺眉,她望着那猶如一塊寒冰般的應歡歡,心中也是一聲暗歎,林動固然難受,但她又何曾好過?

    只不過這種時候,她又能怎樣?

    “準備吧。”

    應歡歡只是盯着下方的人海,淡淡的說了一聲,然後終於是擡起頭,目光望向了東玄域的方向,那袖中的玉手緊緊的握着,指甲深入掌心,殷紅的鮮血順着纖細的指尖滑下,然後化爲殷紅的冰珠,化爲粉末。

    她凌空盤坐下來,而見到她這般舉動,這片天地都是陡然變得安靜下來,生死之主六人在其周身呈環形般盤坐而下,再更外圍,那無數強者也是凌空而坐,似乎是形成了一個極端龐大的陣法。

    “八大祖符。”

    應歡歡紅脣微啓,冰冷的聲音,傳蕩而開。

    咻咻咻。

    只聽得破風之聲響起,一道道光華掠出,最後懸浮在天空之上,光芒散去,化爲一道道古老的符文。

    不遠處,慕靈珊也是輕咬嘴脣,嬌軀一動,光芒從其體內散發而出,化爲一道黑白交融的古老符文,衝了出去。

    八道祖符,懸空旋轉,浩瀚無窮的力量,散發而出。

    “九大神物。”

    祖石,大荒蕪碑,黑暗聖鐮,滅王天盤,洪荒石斧一道道在那遠古聲名赫赫的強大神物也是浮現,最後在那八大祖符之外形成光圈。

    祖符與神物光芒映射,一道道光線開始蔓延而出,最後彷彿是形成了一道極端複雜的龐大陣法,而在那陣法中央,則正好是應歡歡盤坐的位置。

    “陣法啓動!”

    聽得這道冰冷之聲,那外圍所有踏入輪迴境的巔峯強者皆是齊聲應喝,而後心神一動,磅礴浩瀚的元力席捲而出,頓時這片海域都是爲之瘋狂,萬丈巨浪滾滾而來,那粘稠的元力,也是滔滔不盡的灌注進入那陣法之中。

    嗡嗡。

    一道方圓十萬丈龐大的光圈,緩緩的自那天空上擴散而開,壯觀之極。

    而那無窮無盡的元力,則是順着陣法的運轉,最後化爲道道光柱,融入了那陣法中央的應歡歡嬌軀之中。

    生死之主六人見狀,也是雙手結印,七道粘稠的光束自他們掌心中射出,最後融入應歡歡身體。

    咔嚓。

    隨着那般恐怖的能量灌注,應歡歡身體表面,開始有着一層層冰藍色的堅冰浮現,堅冰逐漸的覆蓋,最後淹沒了她整個身體。

    眼前的視線逐漸的模糊,應歡歡卻是提起最後的精神,美目望向遙遠的東方,那眼中充滿着留戀,她的脣角,也是有着一抹微笑浮現出來。

    堅冰最終覆蓋了她的身軀,一具栩栩如生的冰雕,在這天空上浮現,然而卻是無人停歇,那般大陣,依舊是在不知停歇的全力運轉。

    無數道希冀的目光望着那道冰雕,這,已經是他們最後的希望了

    青陽鎮後山。

    一座孤山之上,林動盤坐在山巔,他望着那周圍那籠罩着雲霧的山脈疊嶂,心境也是逐漸的平靜,旋即他轉頭看向遠處山崖邊上的綾清竹衆人,微微一笑,然後雙目開始緩緩的閉上。

    輪迴劫由內部而生,並沒有任何驚天動地的聲勢,但卻是每個輪迴境巔峯強者最爲恐懼的東西,因爲一旦陷入輪迴之中,那就將會真的無從脫身,永遠的忘卻本身的自己,直到肉身腐化,徹徹底底的隕落。

    而同渡三重輪迴劫,這天地間,卻是無人敢以想象,從古至今,除了冰主之外,似乎便是再無人能夠成功。

    隨着他雙目閉上的瞬間,他周身涌動的元力波動也是散於無形,甚至連其氣息,都是在此時,徹徹底底的散去。

    偶有雲霧飄來,遮掩了他的身形,這一刻,他猶如消失在了天地之間,無從感知。

    山崖邊,衆人見到林動氣息消失,也是明白他已開始渡輪迴劫,當即小貂袖袍一揮,便是有着一道璀璨光罩籠罩而來,將那孤峯隔絕。

    “接下來就要看他自己的了”小貂看向綾清竹等人,道。

    “林動哥一定會成功的!”青檀無比肯定的道,對於林動,她始終是有着盲目的信心。

    綾清竹也是微微一笑,輕聲道:“這次的時間恐怕不會短,我也趁此修煉一番吧。”

    她望着那孤峯中若隱若現的身影,總是這樣的讓你一個人,這一次,讓我也來幫幫你吧。

    她身形一動,也是出現在另外的一座陡峭山峯之上,盤坐而下,美目微閉,一種玄奧的波動,悄然的蔓延。

    “我們接下來,就安靜你給的等着吧。”

    小貂見狀,一聲輕嘆,現在他們所能做的,便是等待了

    光陰流逝,歲月如梭。

    時間在天地間悄然的流逝着,而隨着時間的流逝,這天地間的那種壓迫感越來越濃,因爲越來越多的人能夠感覺到,那虛無之中的毀滅身影,越來越接近。

    面對着那種毀滅身影,天地間無數人人心惶惶,若不是在那亂魔海還有着一絲希冀存在的話,恐怕如今的天地,早已徹底的大亂。

    越來越多的強者,開始趕向亂魔海,他們很想要知道,冰主究竟能否成功的晉入祖境。

    亂魔海也是因此而變得從未有過的熱鬧與擁擠,特別是在那大陣所在的海域,幾乎每一座島嶼之上都是佈滿着人海,那一道道緊張而焦灼的目光,一直都是停留在高空上。

    在那龐大的大陣中央,那座冰雕,依舊沒有任何的波動,她就猶如一座無底洞一般,任由那恐怖的能量源源不斷的灌注,卻是不見有絲毫甦醒的跡象。

    這種情況,無疑是讓得人有些不安,但這般時候,他們除了等待外,同樣沒有任何的辦法。

    時間一晃,便是半年時間過去。

    在亂魔海逐漸的有些不安時,那平靜的青陽鎮後山,同樣是沒有太大的波瀾,孤峯之上的那道身影,不知不覺,已是佈滿了塵埃。

    小貂等人站在懸崖邊,這半年時間,林動的身體起了不小的變化,在最初的時候,他的身體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變得衰老,黑色的頭髮也是變得灰白,一種濃濃的死氣散發出來。

    這一幕看得他們心都是提到了喉嚨,不過好在的是,在這種衰老達到極致時,卻是開始逐漸的恢復,只是那種恢復有些過頭,原本成熟而堅毅的臉龐,變得青澀稚嫩,那副模樣,儼然是當年林動年少之時。

    在後面的那些時間中,林動的身體,便是不斷的在衰老與年幼之間進行着一種極端奇妙的轉變,而小貂他們也是能夠隱隱的感覺到,在這種外貌的變化中,林動的體內,必然是在出現在翻天地覆的變化。

    而這種變化的原因,必然是因爲那輪迴之中一場又異常的磨練。

    那種磨練,看不見摸不着,但卻兇險得足以讓任何人心生恐懼。

    時間依舊在流逝,亂魔海的冰雕以及青陽鎮那不斷蒼老與幼稚之中變幻的身影依舊是沒有絲毫甦醒的跡象。

    而這一晃,又是五月時間過去。

    天地間的氣氛,開始徹底的緊繃,一種無法言語的氣氛瀰漫開來,無數人甚至是停止了任何的事情,遼闊無盡的亂魔海開始變得擁擠不堪。

    無數道目光,期盼而狂熱的望着天空上的冰雕,甚至有着人開始跪拜下來,祈求着奇蹟的出現。

    時間,已經是越來越少,因爲,不知何時起,那遙遠的虛無中,彷彿是有着一道巨大無比的裂縫,正在緩緩的撕裂而開。

    在那裂縫之後,魔氣涌動,似乎一隻邪惡眼睛,漠然的看向了這片曾經被他踏足過的天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