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成功了?”

    感受着那印上嘴脣的柔軟與冰涼,林動卻是微微一愣,然後他望着應歡歡那帶着笑顏,但卻流着淚花的美麗臉頰,一時間心尖都是顫了顫。

    “什麼意思?”

    應歡歡自林動身上落下來,玉手輕輕撫着他的臉龐,喃喃道:“你真的渡過三重輪迴劫了呢…對不起,竟然都沒在你身邊。”

    她輕輕退開兩步,而後那晶瑩的美眸望向下方那無數期盼的將她給看着的人海,聲音幽幽的傳蕩開來:“現在的我,並沒有真正的抵達祖境,充其量只能算是半祖之境,這與真正的祖境,依舊是有着極爲遙遠的距離。”

    亂魔海中,逐漸的安靜下來,無數人聽得這話有些失神起來,半祖?這是什麼意思?

    “憑我現在的實力,依舊不可能是異魔皇的對手,等到一月後他真身徹底降臨這世間時,我將再也無法阻攔他的腳步。”

    無數人的面龐,逐漸的慘白,眼中那倖存的希望火苗,正在一點點的湮滅,他們最後的希冀,也是在此時破碎了嗎?

    冰主並沒有如同他們意料之中的晉入祖境…而是半祖之境,雖是一字之差,但其中,卻是天與地的差距。

    “真的…末日到了嗎?”

    無數人喃喃自語,深深的恐懼與絕望,從內心深處,攀爬而出。

    生死之主他們也是抹去嘴角的血跡望着天空,心中一聲暗歎。

    “沒到祖境也沒關係,我們一起,再聯合其他的力量,未必不能與異魔皇一戰!”林動望着那嬌軀微微顫抖的應歡歡那無數人的期盼,猶如重重山嶽般的壓在她那柔嫩的肩上,那種拯救天地的壓力與責任,足以讓任何人都是喘不過氣來。

    應歡歡望着林動,卻是輕輕一笑,道:“其實我早便是知道是這個結果的,即便是集合了這些力量也根本不可能讓任何人都踏入祖境,而且那種強行提升,還有着極大的後遺症現在的我,恐怕再也無法晉入祖境。”

    “想要達到真正的祖境,哪有這麼容易啊,不過,這都在意料中呢,所以其實我還是成功了的。”

    林動身體猛的一顫呆呆的望着應歡歡。

    “正因爲我知道這個結果,所以,我否決了你想要代替我的心,對不起,我不是要否決你的努力…你所做的,我都知道的…”

    應歡歡玉手捂着嘴脣聲音竟是變得哽咽了起來,淚花從其眼中流淌出來,那望着林動的目光中,滿是柔情。

    之前的冰封,在此時徹底的蕩然無存。

    天地間,無數人都是怔怔的望着天空上那捂着嘴留着淚的女孩,這時候的她,似乎不再是那個他們聚集了所有期盼的救世主,而是一個柔弱而可憐的普通女孩。

    “你究竟…想要做什麼啊?”林動望着那嬌軀微微顫抖的女孩喃喃道。

    應歡歡搽拭去臉頰上的淚花,望着林動,臉頰上綻放出一抹極爲動人的笑容:“我想讓你成爲第二位符祖啊。

    林動一驚,下方無數強者也是驚異無比的望着應歡歡,她這話,是什麼意思?

    “給我一些時間,我會到那一步的!”林動緊緊的盯着應歡歡,心中有着不安涌出來。

    “可是…我們並沒有時間了。”

    應歡歡揚起俏臉,那虛無處,位面封印正在迅速的黯淡,上面被她封堵的冰層,也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融化着,顯然,那異魔皇正在全力攻破封印。

    “對不起…一直都在騙你,我讓你進祖宮闕凝鍊神宮,還逼你連渡三重輪迴劫…我真的是一個很令你討厭的人呢…”應歡歡臉頰上的笑容,顯得悽婉之極,她指甲深深的掐入掌心,冰藍色的血液猶如冰珠般的不斷滴落下來。

    “師傅所說的我的力量,其實並不是說我能夠達到祖境,而是,我擁有着助人達到祖境的力量,這片天地,其實還有救的,當然,那前提是我要達到半祖之境。”

    林動咬着牙,他緊緊的盯着應歡歡,我不想當什麼第二位符祖,我是很自私的人,所以我也不想做什麼以拯救天地爲己任的事,我只想與我所在意的人在一起,即便最後是一切滅亡,那也至少無怨無悔!

    應歡歡看着林動,彷彿是看穿了他心中的奔涌,她輕咬着嘴脣,哽咽的道:“可是…我只想要你活着啊。”

    我只想要你活着。

    林動如遭雷擊,依稀是熟悉的一句話,在那多年之前的異魔域,那般絕境中,少女也是這般的紅着眼眶對他說着,簡簡單單的要求,卻是讓得林動有着被撕碎心的劇痛之感。

    “你究竟,想要做什麼啊?!”

    林動顫抖着,再度重複那一句話,他盯着應歡歡,喃喃道:“你就不能聽我一次話嗎?!”

    “我真的不想這樣啊…可是真的還有其他任何的辦法嗎?其實,從一開始,這一切都是註定了的,我根本就改變不了什麼…”

    應歡歡美目通紅,水花在其眼中凝聚着。

    “對不起…我只要你好好的活着。”

    應歡歡緩緩的退後,她輕輕的搖着頭,在她退後間,她那一頭晶瑩的長髮竟然開始逐漸的變得烏黑,那冰藍的美目也是再度的恢復了很久以前的漆黑靈動,那一霎那,那曾經扎着烏黑馬尾,巧笑焉熙,嬌俏活潑的少女,彷彿又是出現了。

    下方的生死之主他們見到應歡歡這般變化,面色卻是猛的劇變起來。

    林動也是察覺到不對身形一動,直接對着應歡歡暴掠而去。

    嗤!

    不過就在其身形剛剛衝出時,周圍空間瞬間被凍結,寒冰形成蔓藤,纏繞在林動身體上而後冰雪在其腳下凝聚,竟是化爲一朵巨大無比的冰蓮。

    那種力量,即便是如今林動凝聚神宮,渡過三重輪迴劫都是有些難以抗拒,雖然他的修煉速度放眼今古都是足以排上前三,但他修煉的時間,畢竟太短這是他最大的弱處,若是能夠再給予他一些時間,他相信他必定會觸摸到祖境!

    可是,他沒有時間了!

    “應歡歡!你再敢亂來,我絕不會放過你!”林動眼睛通紅,咆哮道。

    應歡歡衝着林動輕輕一笑,笑容悽婉得猶如那冰山上即將消逝的雪蓮花,旋即她雙眼緩緩的閉上。

    在那很遙遠的時候。

    老人從一座萬年冰山中抱出來了一個小小的女嬰。

    女嬰逐漸的長大,變成了一個扎着小馬尾的小女孩。

    “冰兒,你擁有着很強大的力量,或許在很久以後,師傅不在了,那時候的天地需要你來守護。”老人微笑的看着身旁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聲音溫和。

    “師傅爲什麼會不在啊?”小女孩嗓音稚嫩,烏黑的大眼睛中,滿是天真與不解。

    老人笑着,繼續說道:“只不過那種力量,需要你完全心甘情願的釋放,而且你會付出極大的代價,那種代價,或許會是你的生命如果在那個時候,你能夠尋找到一個讓你心甘情願如此付出的人,那麼,就請你拯救一下這天地生靈吧。”

    小女孩似懂非懂的眨了眨大眼睛,道:“那如果沒有找到呢?幹嘛要爲別人付出自己的生命啊,我不喜歡。

    “沒有找到的話,那就是這天地註定的劫難,師傅與你的約定,也做不得數。”

    “哦…”

    小女孩抱着冰塊啃了一口,烏黑的小馬尾甩了甩,爲了別人付出生命?雖然她還年幼,但那深藏在內心最深處的冰冷卻是讓得她認爲這種事情不可能會出現的。

    “師傅…最終,我還是找到了那個能讓我心甘情願去付出所有的人呢…冰兒也很開心呢…”

    遙遠的記憶,自塵封處涌出來,應歡歡在心中喃喃自語,旋即她俏臉上的笑容,開始變得溫暖,她纖細玉手輕輕相合,似是形成了一個古老無比的印法。

    “吾以吾之靈祈願…”

    “以吾之身…”

    “以吾之魂…”

    “以吾之血…”

    空靈的聲音,彷彿是伴隨着古老歌謠的響起,悠悠的響遍在這天地之間的任何角落,四大玄域,亂魔海,妖域,無數人都是擡起頭,彷彿有所感應的望向那個方向,一種莫名的震撼,從心靈深處涌出來。

    “號天地之靈,神化,祖之路!”

    當那最後一字古老音節落下時,應歡歡嬌軀突然劇烈一顫,而後這天地開始顫抖,天空呈現絢麗色彩,彷彿有着無數道靈光自天地之中涌出來,最後在亂魔海上空,化爲數百萬丈龐大的絢麗光幕。

    靈光呼嘯,最後盡數的灌注進入林動腳下的巨大冰蓮之中,而後冰蓮開始變得絢麗…

    然而林動卻並沒有時間理會冰蓮的變化,他驚駭欲絕的望着應歡歡,因爲此時的後者身體上,竟是有着冰藍色的火焰升騰起來。

    此時此刻,他終於是明白應歡歡想要做什麼,她是在燃燒自己,催動她最爲強大的力量來助他成祖,只不過,這種代價,顯然將會是她的生命!

    他也終於是明白,爲什麼在西玄域,應歡歡會那般冷漠的拒絕他…因爲,那根本就不是什麼衝擊祖境的陣法,而是爲了讓她擁有着催動這種力量的計劃!

    她從一開始,就想到了這一步!

    “停下來!”

    “你給我停下來啊!”

    “應歡歡!”

    無數血絲,紛紛的纏繞上了林動的眼球,他瘋狂的掙扎着,憤怒的咆哮着,那嘶吼的聲音,猶如野獸一般響徹在這天地間。

    下方炎主他們見狀,面色劇變,也是要急忙衝上去,但卻是被生死之主一把拉住,她眼睛通紅,喃喃道:“這是她的選擇,不要去干擾她了。”

    “爲什麼會這樣?”炎主他們面色蒼白,喃喃道。

    “那我們…還有其他的辦法嗎?祖境,不是那麼容易達到的,即便是小師妹,也只能使用這般辦法,才能讓林動晉入祖境,也只有這樣,才能避免這次的劫難。”生死之主抹去眼淚,道。

    炎主他們默然無語,他們望着天空,這一刻,繞是他們那般經歷的心性,都是忍不住的漲紅了眼睛。

    冰藍色的火焰升騰着,應歡歡望着那狀若瘋狂般的林動,淚花凝聚着,然後滾落下來。

    “對不起…我並不想守護什麼天地,也不想做什麼救世主,可是,我想要你活着…”

    “林動,謝謝你在我未曾覺醒之前就讓我喜歡上你…也謝謝你給予我的這麼多美好,你讓我知道,再冰冷的心,都會有綻放開花的時候.

    “你曾經問我是冰主還是應歡歡…”

    “現在我能告訴你…傻瓜,哪有什麼冰主,我一直…都是應歡歡啊。”

    冰藍色的火焰,嫋嫋而上,最終包裹了應歡歡整個身體,而她那帶着一些哽咽的聲音,也是在此時傳蕩開來。

    “啊!啊!啊!”

    林動淒厲長嘯,嘯聲遠遠的傳開,那之中所蘊含的撕心裂肺的痛苦與無助,讓得無數人眼睛瞬間紅了起來。

    咻。

    巨大而絢麗的冰蓮,在此時爆發出萬丈霞光,而後冰蓮花瓣開始緩緩的合攏,而林動的視線,也是伴隨着冰蓮的合攏開始變得模糊,意識,開始黑暗。

    在那視線即將徹底模糊間,似是有着一道身影,浮現而出。

    她揹着雙手,烏黑而修長的馬尾,跳動着活潑動人的弧度,那張俏臉之上,佈滿着狡黠而嬌蠻的笑容,一如多年之前,在那道宗,首次相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