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亂魔海之上,一道絕美的白裙倩影凌空而立,她手持三尺青鋒,三千青絲垂落自那纖細腰肢處,那張完美得沒有絲毫瑕疵般的容顏,正帶着許些清冷以及罕有的凌厲,緊緊的望着那遙遠的虛無處,那裏,一種極端可怕的威壓,正在急速的接近。

    那異魔皇,要來了。

    綾清竹玉手輕輕緊握着青鋒長劍,紅脣微抿,旋即她低頭看了一眼下方那無數道驚惶而絕望的目光,接着又是轉向那絢麗的冰蓮,清冷的眸子中,有着一抹柔軟浮現出來。

    “以前,總是讓你追逐着我,這一次,就讓我來保護你吧。”

    握着長劍的玉手再度用力,細微的青筋紋路自那白玉般的肌膚上凸顯出來,綾清竹那絕美的臉頰上,也是掠過一抹決然之色。

    無數道目光望着那道凌空而立的倩影,微風吹拂而來,長髮飄飄,那種清冷脫俗的氣質,猶如謫仙一般,令人爲之沉迷。

    轟隆。

    低沉的魔雷之聲,越來越近,只見得那九天之上,魔氣猶如烏雲般的壓頂而來,最終在那一道道恐懼的目光中,瀰漫了亂魔海上空。

    而在那滾滾魔氣深處,似乎是有着邪惡而冷漠的目光望向了這片天地,最終,那目光,停留在了綾清竹窈窕的嬌軀之上。

    “真是令人熟悉的力量啊…”

    魔雲深處,一道漠然的聲音緩緩的傳出,那聲音猶如九幽之中的魔神,沒有絲毫的情感,但卻是有着一種令天地顫粟的恐怖力量瀰漫出來。

    “異魔皇…”

    生死之主他們面色蒼白的望着那籠罩天空的魔雲,那裏隱隱有着一道魔氣王座出現,在那王座之上,彷彿是還有着一道魔神般的身影,只不過任誰都是看不清楚他的容貌。

    “真是令人懷念的地方,不過…符祖那傢伙,似乎不在了呢,真是可惜。”

    恐怖的威壓瀰漫着天地,那道聲音緩緩的響起,旋即他似是一笑笑聲終於透露了一些譏諷:“這傢伙,明明與我是一般的目的,結果偏偏要去走那所謂的大義之道…”

    “算了…終歸還是我贏了。”

    那聲音輕笑着,旋即他的目光自綾清竹身上轉移而過,看向了那絢麗的冰蓮,魔氣中的邪惡雙目微微一凝:“衝擊祖境嗎?倒的確是小覷了你們這天地中的生靈不過,這種機會,我恐怕不會給予你們的…”

    轟!

    就在他話音落下間,只見得那漫天魔氣陡然奔涌,粘稠的魔氣飛快的凝聚而來,最後竟是化爲一團巨大的黑色火焰。

    火焰嫋嫋升騰連空間都是發出不堪炙烤的破裂之聲,那火焰中,彷彿是有着無盡的邪惡在涌動。

    “咻!”

    黑色火焰蠕動着,隱約的似乎是化爲了一道猙獰的鬼臉,而後魔火直接呼嘯而出,對着那絢麗冰蓮暴射而去。

    唰。

    綾清竹嬌軀一動,直接是出現在絢麗冰蓮之前,那絕美臉頰之上佈滿着冰寒,旋即突然有着一**混沌之光陡然自其體內席捲而出。

    隨着那種混沌光芒的散發,這天地彷彿都是在此時共鳴了起來,無窮無盡的天地之力,在此時瘋狂的匯聚而來。

    “太上,斬魔!”

    綾清竹玉手緊握三尺青鋒,而後一劍揮下,其中並沒有任何的精妙招式,只是伴隨着其劍勢的揮下,只見得下方亂魔海中,都是被生生的撕裂出了一道數以萬丈龐大的深深溝壑。

    一道混沌劍芒,呼嘯而過,最後劈砍在那恐怖的鬼臉魔火之上,頓時後者爆發出刺耳的慘叫聲,竟是被那並不算特別凌厲的劍芒抵擋了下來,只不過魔火涌動間,也是在不斷的侵蝕着那種混沌光芒。

    “竟然能夠將這種力量運用到這種程度了…果然還是本世界的人對此更佔優勢啊…”魔雲深處,那魔神般的身影見到這一幕,似是感嘆了一聲。

    “不過,這可還遠遠不夠啊…”

    隨着他這道聲音的落下,只見得那鬼臉魔火竟是在此時爆發出驚天般的尖銳之聲,魔火鋪天蓋地的升騰而開,那混沌劍芒,直接是在此時被逼得節節敗退,那種混沌之光,也是愈發的黯淡。

    綾清竹貝齒緊咬着紅脣,光潔額間有着細密的汗水浮現出來,絕美的臉頰上也是掠過一抹淡淡的蒼白,雖然她另闢蹊徑,令得自己擁有了極爲特殊而且強大的力量,但這面對着真身降臨的異魔皇,顯然依舊是有些無力。

    那種絕對壓制的力量,不是現在的她所能夠抗衡。

    “吱!”

    猙獰的鬼臉魔火猛的尖嘯出聲,巨嘴一張間,竟然是將那混沌劍芒一口吞進,而綾清竹嬌軀一顫,一絲血跡自脣角溢出來,但卻被她是生生的忍了下來。

    下方生死之主他們見狀,面色也是一變,果然,還是阻攔不住啊。

    “你對我倒是有些作用,將你擒下來也好。”

    魔雲之中,那魔神身影淡淡一笑,旋即他手掌伸出,只見得一隻巨大無比的蒼白手掌,便是自魔雲中洞穿出來,一把對着綾清竹抓去。

    隨着那蒼白手掌的落下,這天地彷彿都是爆發出了不堪重負的呻吟之聲。

    綾清竹周身的空間,幾乎是在此刻盡數的被禁錮,這令得她根本就無法動彈,不過即便是這般險境,她眼中依舊未有多少慌亂之色,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氣,眼中的決然,愈發的濃郁。

    綾清竹修長玉手輕輕相合,然後化爲一道極爲古老的印法而隨着這道印法的結成,所有人都感覺到,這天地彷彿爆發出了嗡鳴之聲。

    “咻咻!”

    一道道混沌光芒,從天地各處射來,最後籠罩在綾清竹嬌軀之上而在那種光芒的籠罩下,她那晶瑩如玉般的肌膚上,竟然是浮現了一道又一道的古老紋路。

    那種紋理,猶如天地的紋理,神奇而自然。

    開始有着強烈的混沌光芒自綾清竹體內涌出來,周遭禁錮的空間竟然都是逐漸的鬆開,那一隻對着她抓來的蒼白大手也是被那種混沌光芒抵禦了下來。

    不過,這種抵禦,顯然也是暫時性的那蒼白大手上,黑得如虯龍般的魔筋急速的蠕動着,然後開始將那種混沌光芒逼退。

    兩種恐怖的力量,在天空上交織對恃,但任誰都是看得出來,那混沌光芒已是油盡燈枯。

    生死之主他們雙手緊握,隨時準備出手,而他們也明白,一旦出手,他們就必然要燃燒輪迴,不然的話根本不可能與異魔皇抗衡一

    “嗡。”

    混沌光芒,在那蒼白大手下,越來越薄弱,已是被壓制到綾清竹周身十丈範圍,她見狀,心中也是輕輕一嘆,旋即不再又任何的猶豫,嬌軀之上佈滿着的古老紋路,開始在此時變得熾熱一種劇烈的疼痛,瀰漫身體。

    “咻!”

    原本被壓制的混沌光芒,在此時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反撲出來,竟是將那蒼白大手都是震退了一些,而所有人都是能夠見到,綾清竹周身混沌光芒越來越濃烈,而後,彷彿這整個天地,都是在此時震動起來。

    “她想要…”

    生死之主他們見狀,心頭卻是一驚,顯然也是察覺到了綾清竹也是在施展一種類似燃燒輪迴般的手段來抗衡異魔皇。

    “真的只能一個個的犧牲嗎…”他們對視着,一種深深的無力,涌上心間。

    綾清竹雙目,緩緩的閉上,她能夠感覺到她的身體,彷彿是在這一與整個天地融合在了一起,只要再催動一步,便是能夠調動最爲強大的力量,將那異魔皇阻攔下來,爲林動爭取到最後的時間。

    “林動,再見了。”

    一道低低的喃喃聲從綾清竹心中掠過,然後她印法陡然一變,不過,就在她即將徹底釋放體內力量的那一霎那,天地間,突然有着絢麗的光芒爆發而開。

    而在那種絢麗光芒的照耀下,綾清竹突然感覺到,她的那種與天地融合的狀態,竟然是被另外一股極端恐怖的力量,生生的逼退了出來。

    而在她被逼退出那種狀態時,一道熟悉的味道,已是撲面而來,一隻有力的臂彎緊緊的環繞過她那纖細的腰肢,將她摟進懷中。

    “不要再這樣了,那種痛苦,不要再讓我嘗試第二次了,好嗎?”他將她摟緊懷中,然後喃喃道,那聲音中,有着難掩的滄桑。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聲音,這一刻即便是綾清竹那幽靜的心境都是微微一顫,她緩緩擡頭,望着那張臉龐,僅僅只是一月的時間,那對黑色的眸子卻是滄桑與深邃了許多,那番模樣,彷彿他經歷了千般輪迴。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林動身後,還有着鋪天蓋地的絢麗光芒在涌動,他望着綾清竹,微微一笑,道。

    “嗯。”

    綾清竹那緊繃的嬌軀緩緩的柔軟,旋即螓首輕點。

    下方的亂魔海,也是在此時暴動起來,無數人望着那在此刻出現的林動,臉龐上皆是有着濃濃的狂喜涌出來…他們,終於等到了嗎?

    “他成功了?”

    生死之主他們望着此時的林動,心頭一震,目帶震撼的對視着,心中在驚駭之餘,也是有着難掩的驚喜,他們能夠感覺到,林動此時身體上的波動,竟是當年的符祖,一般無二!

    顯然,他真的晉入到了祖境!

    這天地,終於有救了!

    天空上,林動鬆開綾清竹,然後擡起頭望着那魔雲深處,淡淡一笑,道:“堂堂異魔皇大駕光臨,林動在此代這天地無數生靈說一聲,久等了。”

    天空上,原本呼嘯的魔氣,彷彿也是在此時受到那絢麗光芒的壓制,變得安靜了一些,而後彷彿是有着一道魔光垂落下來,在那魔光中,一道黑影,逐漸的浮現,最後光芒散去,一道人影,也是出現在了天地間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

    那依舊是一道人影,他身着黑袍,身體欣長,面目俊逸,只不過,當林動見到他那面目時,雙目卻是微微的眯了起來。

    因爲那道人影的模樣他並不陌生,甚至可以說是深刻無比,因爲…那面目,赫然便是,林琅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