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琅天?!”

    綾清竹以及小炎這些曾經與林琅天認識的人望着這一幕,心頭卻是猛的一震,眼中有着濃濃的荒謬以及難以置信涌出來。

    那林琅天竟然會是異魔皇?怎麼可能!

    “他並不是林琅天…”

    林動黑色眸子望着那道熟悉的身影,眼中卻是並沒有多少波動,他能夠感覺到,眼前這林琅天只不過是虛有其表而已。

    “呵呵,只是感覺到你的情緒中對這人似乎有着很激烈的反應…”異魔皇微微一笑,他也是打量了一下自己,笑道:“看來這模樣對你們刺激挺大呢。”

    “這幅模樣,真是讓我有把你殺第二次的衝動。”林動淡淡的道,雖然當年那林琅天已經死在了他的手中,但他並不介意,再將“他”殺第二次。

    不過…這樣也好,我的修煉之路,是由林琅天開始,而現在,就在我達到巔峯時,再來與你解決所有的恩怨,雖然眼前的“林琅天”,並不是真正的他。

    林琅天笑着,他緩緩的打量着林動,最後嘆了一聲,道:“沒想到,竟然還真的有人能夠達到祖境,倒真是我失策了啊,符祖這傢伙,看來也是留有後手。”

    “這世界不屬於你們,哪來的,就回哪去吧。”林動眼睛微垂,淡漠的道。

    “我能感覺到你對我那種怨恨之意,看來你爲了達到祖境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啊,這樣讓我回去,你甘心嗎?”林琅天笑道。

    “是有些不甘啊…”

    林動仰起頭,深吸一口氣,他望着天空,那裏,彷彿是有着一道有着烏黑馬尾的嬌俏少女身影閃現,而後漸漸的逝去。

    爲了這一步,我連她都是失去了…若是不把你這王八蛋宰了的話,那真是會…很不爽的啊。

    冰寒的猙獰,一點點的自林動眼中涌出來,旋即所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這天地,開始嗡鳴顫抖,無數絢麗的光芒,鋪天蓋地的涌來,最後匯聚在林動的身後。

    “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就留下來吧!”

    林動手掌一握,天地間有着八道光芒暴掠而來,最後環繞在其周身,赫然便是那八大祖符。

    咻咻。

    緊接着,再度有着一道道光芒掠來,那是九大神物,祖石,大荒蕪碑……

    “你終於成功了…”

    祖石之上,光芒浮現,巖望着此時的林動,後者身上的那種威壓與當年的符祖如出一轍,這令得他眼中有着濃濃的欣慰涌出來。

    誰能夠想到,當年那個青陽鎮的稚弱少年,如今,卻是站在了這天地最爲巔峯的層次,古往今來,唯有着符祖,方纔能夠與其媲美。

    “暫時改變你們一下。”

    林動衝着巖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有些滄桑,然後他大手一握,九大神物開始彼此連接,彷彿是化爲了一柄閃爍着七彩顏色的古樸大槍,槍身之上,流溢着恐怖的力量。

    如今的林動,已是真正的晉入了這天地最爲至高的層次,實力絲毫不弱於當年的符祖,雖說九大神物厲害,但依舊是隨着他的心意匯合轉變。

    林動手持七彩長槍,周身八大祖符歡快飛舞,一種彷彿凌駕於這片天地的威壓瀰漫出來,令得下方亂魔海中無數強者身體都是激動得有些顫抖起來。

    這才是真正的希望!

    唯有着這種真正的至高實力,方纔能夠將那魔神般的異魔皇阻攔下來!

    “殺我?符祖都辦不到的事,你即便能夠達到符祖的地步,又能如何?”林琅天望着林動身後那鋪天蓋地涌動的七彩光芒,淡笑道。

    “轟!”

    林動並未回答,其手掌對着林琅天猛然握下,旋即那片萬丈空間,便是盡數的崩塌,足以將一名渡過三次輪迴劫的巔峯強者都擠壓成碎片的可怕力量,蜂擁而出。

    林琅天雙手一合,漆黑如墨般的火焰自其體內席捲開來,直接是硬生生的將那種空間蹦碎的擠壓之力抵擋下來。

    “哈哈,那就讓本皇來領教一下,這新生之祖,究竟又能厲害到哪裏去?!”

    林琅天大笑着,滔滔魔氣在其身後涌動,竟是化爲一道道數十萬丈龐大的粘稠魔氣洪流,洪流浩浩蕩蕩的呼嘯過天際,然後猶如蜿蜒盤踞的魔龍,暴掠而出。

    砰砰!

    魔氣洪流所過之處,無數人便是駭然的見到空間盡數的蹦碎,一道道黑色裂紋,自天空上飛快的蔓延開來。

    魔氣洪流暴掠而至,林動腳掌輕輕一踏,鋪天蓋地的絢麗光芒席捲出來,那種絢麗光芒之中,不僅有着無盡元力,還有着浩瀚的精神力,甚至其中還包涵着整個天地的力量。

    七彩光芒,化爲數十萬丈龐大的七彩光盤,緩緩旋轉,任由那魔氣洪流呼嘯而至,最後狠狠的撞擊在上面。

    咚咚!

    天地都是在此時顫抖着,那種對碰,已經無法用可怕來形容,光是那些溢開的恐怖能量,便是讓得那些輪迴境的巔峯強者面色慘白,他們明白,以他們的實力,只要被稍稍觸及,怕就是魂飛魄散的下場。

    生死之主他們也是面色凝重的望着遙遠天際之上兩人的交手,那異魔皇的實力,應該也是類似祖境的地步,說起來,林動與他都是處於相同的層次,兩人這種交手,堪稱驚天動地。

    “不過…當年師傅也是與異魔皇拼鬥得極爲的厲害,但正是因爲差距不大,想要取勝方纔格外的困難…”

    生死之主猶豫了一下,道:“那場的天地大戰,持續了好多年,最後師傅迫不得已,只能燃燒輪迴,封印了異魔皇與位面裂縫…”

    炎主他們聞言眉頭也是緊皺起來,當年如此,莫非如今,也是要讓林動燃燒輪迴來封印異魔皇嗎?那樣的話,豈不是又是進入了那種循環之中?

    “那倒也不至於…林動要徹底斬殺異魔皇也不是沒有辦法。”生死之主沉吟道:。

    “你是說…第一神物?”炎主他們微微一驚,旋即皺眉道:“第一神物…究竟是什麼?”

    對於那所謂的第一神物,就連他們都是知之不深,他們唯一知道的,便是那第一神物即便是他們的師傅都未能掌控,不然的話,當年的天地大戰,早便是以他們徹底勝利而告終了。

    他們面面相覷着,眼中皆是有點茫然,那第一神物,實在是太過神祕了一些…

    “那第一神物…應該便是那太上之力的源頭。”一旁突然有着輕聲傳來,生死之主轉頭,便是見到了來到身旁的綾清竹。

    “太上之力的源頭?”生死之主他們一愣,他們對於太上之力倒是知道,當年符祖也讓他們感應過,不過除了冰主之外,其他人都並未將其感應成功。

    “嗯。”

    綾清竹螓首輕點,那美麗的眸子中,有着一種淡淡的波光在流轉,她似乎是凝望着這片天地,道:“我也只能感應到這一步,至於想要將其掌控卻是不可能的事,這一步,恐怕唯有踏入祖境的強者方纔有可能辦到。”

    “那林動能否辦到?”生死之主急忙問道。

    “他也修煉了太上感應訣,並且感應到了太上,我想,現在的他應該也是猜測到了一些亻旦至於他能否掌控,我也不太清楚,畢竟當初連符祖都是失敗了事…”綾清竹眸子深處流過一抹微澀之意,道。

    生死之主他們點了點頭,現在,他們也幫不上半點忙,只能期盼着林動,能夠真的將那第一神物操控了…

    咚咚!

    九天之上,兩道瀰漫着恐怖威壓的光影,各自操控着恐怖的力量,狠狠的對轟在一起,而伴隨着兩人每一次的交鋒,那空間都將會迅速的蹦碎。

    天地間,狂風大作,天顫地動,猶如末日之景。

    林動晉入祖境,天地力量任由他操控,而那異魔皇也是魔氣無盡,因此即便兩人瘋狂交鋒,但卻依舊不顯絲毫的疲態。

    叮!

    七彩長槍攜帶着滔天般的光華暴掠而出,而後與那魔槍閃電般的撞擊在一起,兩人眼神都是在這一瞬變得冰冷凌厲起來,絢麗光芒以及魔氣在兩人身後瘋狂涌動。

    吼!

    林動身後,絢麗光芒瘋狂凝聚,竟是化爲一頭數十萬丈龐大的七彩巨龍,巨龍盤踞,仰天長嘯,那龍吟之聲,幾乎響徹了天地的每一個角落。

    嚎!

    那異魔皇身後,同樣是有着一道滔天魔影浮現出來,那魔影絲毫不比七彩巨龍小,周身佈滿着無數魔臂,每一隻魔掌之中,都有着一顆邪惡的巨眼,閃爍着冷漠殘忍的光澤。

    咚!

    щщщ● TтkΛ n● C〇

    七彩巨龍與魔影狠狠衝出,然後在兩人上空硬憾在一起,一股無法形容的波動席捲而開,下方亂魔海中,頓時被掀起數萬丈龐大的巨浪,而後轟隆隆的擴散開去。

    能量漣漪從兩人對碰之間席捲開來,兩道身影皆是一震,急退了數百丈,而當他們每一步落下來時,那片空間都是會被生生的踏碎而去。

    兩人這般驚天動地般的交手,卻依舊是未能分出勝負。

    “我說過,即便是祖境強者,也唯有與我持平而已,當年符祖都奈何不了本皇,更何況你?”異魔皇手中魔槍輕輕一震,空間碎裂,他淡笑道。

    “我異魔族大軍很快就將會自位面裂縫源源不斷的進入這天地,到時候,你們這片天地,又如何能夠抵擋?”

    下方無數強者聽得此話,面色皆是一變,目光急忙看向那虛無處的位面裂縫,果然是見到,那裏開始有着無盡的魔氣涌動,其中彷彿是有着無窮無盡的魔影。

    生死之主他們也是面色凝重,一旦異魔族侵入的話,那麼便是真正的天地大戰,而到時候,他們也必然會付出極端慘烈的代價。

    林動也是擡頭望着那位面裂縫處,旋即他望着那變幻成林琅天模樣的異魔皇,聲音輕緩:“符祖會失敗的事,不代表我也會失敗。”

    “因爲這裏,是我們的世界。”

    異魔皇魔瞳深處,一抹異光掠過。

    “你能告訴我,你們來我們這位面的目的嗎?不只是爲了單純的殺戮與侵佔吧?”林動道。

    異魔皇握着魔槍的手掌緩緩緊握,魔瞳之中,寒芒涌動,卻並不打算再與林動多說什麼,恐怖的魔氣,從其體內席捲而出。

    “看來你不想說呢,不過…即便你不說,我也是知道的。”林動一笑,道:“你們應該是爲了某種東西而來的吧?”

    “你們想要的那種東西,在我們這裏,應該是被稱爲,第一神物吧?”

    異魔皇盯着林動,終於是譏諷一笑,道:“看來你知道得還真不少呢…既然如此,那你又知道你們這天地無數人敬仰的那位符祖大人,又是什麼來歷嗎?”

    林動雙目微眯。

    “那位符祖大人,同樣不是你們這世界的人,他來自與我相同的地方,而且來這裏的目的,也是與我一模一樣。”

    異魔皇冷笑道:“是不是很諷刺?你們曾經的救世主,其實也是別有用心而已,只不過他選擇的路子與我不同罷了。”

    生死之主他們面色蒼白,身體都是劇烈的顫抖起來,顯然是被這消息震撼得不輕。

    “這一點,在我晉入祖境是便感覺到了。”

    天地間唯一還算平靜的便是林動了,他盯着異魔皇,淡淡的道:“不要將你自己與符祖相提並論,雖然他並非是我們這世界的人,但不論他有什麼目的,至少我們都知道,他曾經救了這無數生靈,有這一點,就足夠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