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次天地大戰,終是伴隨着異魔皇的隕落而謝幕。

    這種結果,讓得這天地間,徹徹底底的陷入了歡騰,那種絕望之後的希望,有着一種令人難以抑制的激動與狂喜。

    原本以爲這片天地將會淪爲異魔掌控,但誰能料到那最後的峯迴路轉,不僅逆轉了局面,而且還徹徹底底的根除了來自異魔的危機。

    這片久遭異魔肆虐的天地,終是得以安寧。

    而在天地大戰謝幕後的一月之中,三大聯盟開始陸陸續續的解散,一切都是重回正軌,或許這世界上競爭殘酷依舊不會少,但在這種競爭中,卻是會不斷有着強者被磨練出來,或許很久很久以後,也將會再度有着天才妖孽橫空出世,晉入那傳說之中的祖境。

    世界,終歸是會不斷的進步。

    不過,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是再度有人晉入祖境,恐怕也難以超越那道曾經將他們從最爲絕望時刻拯救出來的身影。

    武祖,林動。

    祖境的至高強者或許能夠多重的出現,但他的另外一個身份,卻是獨一無二,無人能夠超越,那便是,位面之主。

    這片位面的真正掌控者!

    當年的符祖以及異魔皇,他們來到這片天地,所爲的便是掌控位面之胎,成爲位面之主,進而獲得更爲強大的力量。

    只不過,最終他們都失敗了而林動,卻成功了。

    道宗之內,一座巍峨山巔之上,林動站在那山崖之邊,低頭望着那雲霧繚繞之下的道宗之景在其身後,綾清竹,青檀,小貂,小炎,生死之主等人皆是望着他的背影,那道背影雖然削瘦但卻是有着一種無法言語的威嚴。

    那種威嚴,來自位面之主。

    “我準備動手,她雖然燃燒了輪迴但畢竟時間尚短,應該會有輪迴碎片散落在天地間,若是能夠將其輪迴碎片找到,我便是能夠將其送入輪迴,並且保其記憶不失。”林動凝望着道宗,半晌後突然緩緩的道。

    “你有多少把握?”炎主等人聞言,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喜色,旋即有點擔憂的問道,雖然林動如今實力通玄,但燃燒輪迴對於他們而言幾乎相當於徹底的毀滅,這種程度想要再救活,談何容易?

    “應該有五成吧。”

    林動喃喃道,心中不知爲何卻是掠過一絲惶悸之色,那手掌也是忍不住的緊握了起來,雖然如今他擁有了這天地間最強大的力量,若是連心愛的人都是無法找尋回來,那種力量,又能有什麼意義?

    他修煉的目的,便是想要保護想要保護的人可如今,他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保護…

    一隻柔軟而嬌嫩的玉手,輕輕的握着他的大手,其上傳來的滑嫩以及溫暖之感,令得林動心境微微平復,旋即他偏頭望着身旁那白裙如仙般的綾清竹,她那對優美的眸子,靜靜的看着他,其中的柔意,卻是掩飾不住。

    “謝謝你。”

    林動望着那輕輕望着他,卻是並不多言的綾清竹,心中有着感動與溫暖流淌而過,他反手緊緊的握住她的玉手,道。

    她總是這般,默默的將所有的情緒隱藏在自己的內心深處,爲了他,她能夠放棄固有的清傲,變得柔軟來安慰他,在他心中最脆弱的時候,她也總是會靜靜的站在他的身旁,即便是不言不語,但卻令得林動倍感暖意,只是,她的這種堅強,有時候反而更令得人微微心疼。

    “以前只是站在遠處看着你,所以現在,要加倍的補償回來啊。”綾清竹微笑着輕聲道。

    林動聞言也是一笑,類似綾清竹這種清冷性子,唯有真正的走到她內心深處,方纔能夠打破那層拒人千里的寒冰,享受到那種芸芸衆生,只爲一人而綻放的火熱與柔軟,顯然,最開始的林動,可達不到這種程度,所以那時候的綾清竹可沒什麼責任來兼顧着他,補償之言,也是無從說起。

    “補償的話,在你教給我太上感應訣的時候就已經做了…”

    綾清竹一怔,旋即那絕美的臉頰瞬間緋紅了起來,她咬着紅脣,盯着林動,眸子中有着難掩的羞澀之意:“你…你都知道了?”

    “從一開始就知道的…”林動望着綾清竹,眼中有着濃濃的憐惜。

    綾清竹銀牙咬着紅脣,有些羞惱的揚起玉手在林動手臂上輕輕錘了一拳,原本她以爲那事她做得很隱晦的,沒想到這傢伙,竟然一直都在裝。

    “你快開始吧。”

    林動這才笑着點了點頭,然後便是不再多說,在那山巔之上盤坐而下,雙目也是緩緩的閉上。

    而一旁的綾清竹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伴隨着林動雙目的閉上,似乎是有着一種極爲奇妙的波動擴散而開,那種波動速度極快,一眨眼便是籠罩了天地,然後開始寸寸探尋,搜索着那可能散落於天地之間的輪迴碎片。

    林動的意念,散於天地之間,他催動着位面之力,找尋着那存在內心深處的熟悉…

    而這一探尋,便是整整一月時間。

    然而,伴隨着時間的推移,林動的面龐,卻是逐漸的蒼白起來,因爲他發現,即便是他催動了位面之力搜尋天地間的每一寸,竟然都是未能尋找到一點熟悉的輪迴碎片。

    這種無果,讓得他那古井般的心境中,涌上了絲絲慌懼。

    這種結果,讓得他實在是有些難以接受,因此他猛的一咬牙,再度催動位面之力,這一次他着重的搜尋着與她去過的任何一個地方,道宗,異魔域,以及那曾經搶奪着仙元古樹的地方…

    按照常理來說,輪迴碎片會逗留在生前最爲執着的地方如果應歡歡的輪迴碎片還存在的話,也一定會在這些地方!

    只是…

    林動加大了搜尋,但最後的結果,依舊是殘酷得令得他不敢相信。

    兩月之後,山巔上的林動睜開了雙目,他的眼神變得空洞了一些,其中甚至是有着血絲攀爬出來他的身體微微的顫抖着,喃喃道:“怎麼…會找不到啊…怎麼會啊…”

    原本這種辦法,應該能夠辦到的啊!她才燃燒輪迴沒多長的時間不可能連輪迴碎片都消散的啊!

    “怎麼會…這樣…”

    他痛苦的抓着頭,心中彷彿是突然間空了一大塊,那種難言的難受之感,令得他眼睛都是血紅了許多。

    “林動,你怎麼了?”

    一旁有着焦急的聲音傳來,綾清竹急急的出現在林動身旁她望着後者那披頭散髮的模樣,俏鼻也是涌上一股酸意,連忙在其身旁跪坐下來。

    林動呆呆的擡起頭,他望着綾清竹,眼睛突然猶如無助的孩子一般紅了起來:“我…我找不到她了…找不到了…”

    望着他這幅罕有的脆弱,綾清竹心頭也是一疼眼眶泛紅,如今的世人,都是沉侵在那種劫後餘生的歡喜之中,但誰又知道,這個拯救了世界的男人心中又是何等的悲苦。

    “不急不急,我們慢慢找,一次不行就兩次,一定能找到的。”她伸出纖細玉臂,輕輕的將林動抱在懷中聲音輕柔得猶如呵護脆弱的瓷器。

    林動也是緊緊的摟着綾清竹那纖細的腰肢,許久後,他咬了咬牙,眼神有些瘋狂:“我一定會把她找回來!”

    他再度閉目,將意識沉入天地,只是其眉宇間,有着一抹深深的懼色,他害怕,如果真的找不回來,那他將會是何等的痛苦。

    綾清竹望着那張堅毅而略顯疲態的臉龐,眼眶通紅,她知道後者那種執着的性子,當年追逐着她從大炎王朝走出來時,他的目光便是這般,或許,打動她的,也正是他這種令人動人的執着吧…

    在不遠處的一座山上,生死之主望着山巔上相擁的兩人,輕輕嘆息了一聲,眼中掠過一抹複雜之色。

    當林動再度睜開眼時,又是兩個月時間過去,這一次,他的眼神已是有些灰暗,身體微微顫抖着,再沒有了身爲位面之主的威嚴。

    一個連心愛女人都是找不回來的人,擁有着再強大的力量,那又有什麼作用?

    綾清竹望着那眼神越來越空洞的林動,心中也是越來越疼,不過現在她所能做的,也只是靜靜的陪在他身邊,她知道現在的他,心中必定是極爲的痛苦。

    希望,已經是極爲的渺茫,但林動卻始終不肯以及不敢放棄。

    時間流逝。

    山巔上,林動一次又一次的睜開眼睛,但那眼中的神采卻是越來越微弱,灰暗瀰漫着眼球,山巔上原本蔥鬱的山林彷彿都是伴隨着他的心境變化,而逐漸的枯萎。

    希望在消逝。

    這半年時間,小貂,青檀,生死之主他們都是來過,但他們望着林動那番模樣,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最終只能默默的黯然離開。

    只是在他身旁,卻始終有着一道倩影靜靜的等候與照顧着。

    當林動最後一次睜開眼時,那眼中的神采幾乎全部消失,天空上,雪花飄落下來,令得天地顯得銀白而淒涼。

    綾清竹望着林動那無神的眼睛,鼻尖泛紅,終是忍不住的側過臉去,大滴的淚水滴答滴答的落下來,最後濺射在林動臉龐上。

    他微微的轉過頭,望着那張紅着眼眶的絕美臉頰,喃喃道:“對不起…”

    “我知道的。

    綾清竹輕聲道,她知道,若是換成她,他同樣也會這般。

    “只是,或許她也並不太希望看見你這般的折磨自己。”

    林動雙掌顫抖着,他垂着頭,有些嘶啞的道:“…爲了獲得這種力量我失去了她,可是,我卻不能用這種力量去挽回她…”

    “爲什麼?!”

    “爲什麼啊?!”

    他猛的仰頭怒吼,那吼聲之中,有着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天空上,磅礴大雨傾瀉下來,撲打在他的臉龐上,已是看不清究竟是雨水還是淚

    “啊!啊!啊!”

    他雙拳瘋狂的錘在大地上,那咆哮的聲音,猶如泣血一般,蘊含着無盡的悲意與痛苦在這天地之間,遠遠的傳開。

    他給了這天地希望,但卻給自己帶來了絕望。

    道宗之中無數弟子望向那座最高的山峯,感受着那咆哮聲音之中的痛苦,他們眼睛也是通紅起來,一股酸意令得他們眼睛溼潤下來。

    在大殿前,應笑笑望着山巔上那若隱若現的身影,那聲音之中的絕望讓得她明白那個曾經巧笑焉熙的可愛女孩,徹底的回不來了。

    她緊緊的捂着嘴,發出低低的哽咽之聲,一旁的應玄子也是紅着眼,偏過頭去,一下子彷彿是蒼老了許多後面的周通,悟道等人也是沉默下來。

    整個道宗,都是瀰漫在一種悲傷的氣氛之中。

    “失敗了啊…”

    小貂,青檀他們望着這一幕,也是喃喃說道,炎主等人有些頹然的坐在地上,當年他們失去了師傅以及吞噬之主,現在…連她也是要失去了麼。

    生死之主望着頹然的衆人,輕輕一嘆然後默然的退開。

    山巔上,綾清竹望着狀若瘋狂的林動,忍不住的將他抱住,紅着眼睛。

    “啊!”

    林動緊抱着綾清竹,猶如孩子般的嚎啕大哭:“我找不回來她了,找不回來了,找不回來了!”

    “你已經盡力了,我們都知道的。”

    “我答應了她,要把她找回來的啊!”

    眼淚不斷的從他臉龐上流下來,他聲音嘶啞。

    綾清竹紅着眼眶抱着他,她能夠感覺到他心中那種到了極致的心痛。

    他拯救了這個世界,卻拯救不迴心愛的人。

    一道嬌小的身影從遠處而來,然後在山崖旁坐下,生死之主望着林動,這也是她第一次見到這個素來堅強的男人第一次這般的悲傷。

    “幹嘛要這麼的貪心呢…你身邊已經有一個值得你去愛的人了,把她忘了,不是更好嗎?”生死之主輕聲嘆道。

    林動緩緩的搖頭,沙啞的道:“我會把她找回來的!”

    即便絕望,可我依然不會放棄。

    生死之主望着他那疲倦但卻異常執着的臉龐,終是苦笑了一聲,道:“真是拿你們沒辦法啊…看來小師妹最後的請求,我是沒辦法幫她完成了。

    林動身體猛的一震,驟然擡頭,死死的盯着生死之主。

    “你是找不到小師妹的輪迴碎片,是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