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麒麟星域的各個方位,不知多少雙眼睛,齊齊看向站在火焰光柱頂端的張若塵。

            
  


            張若塵虛弱得搖搖晃晃,以一柄神劍撐着身體,意識開始模糊。

            
  


            天音神母看向遠處,那裡數十道流光疾馳,在星空中閃爍。

            
  


            是命運神殿諸神趕來。

            
  


            她將壓制在羅乷身上的命運神光收起。

            
  

            

            


            羅乷化爲一道流光,飛到火焰光柱頂端,將一枚療傷丹藥放入張若塵嘴裡,手掌按在他心口。一股溫和的力量,涌入聖心,幫張若塵煉化,老屍鬼侵入他精神力的反噬意識。

            
  


            張若塵說不出的疲憊,擠出一道笑容,看了羅乷一眼。隨後,撐起最後的力量,將老屍鬼重新收入神殿。

            
  


            他自然早就發現了天音神母、羅乷、姑射靜,也能理解她們爲何沒有出手相助。

            
  


            這一戰,張若塵是爲百族王城而戰,爲星桓天而戰,爲血絕戰神而戰,但絕不是爲了羅剎族而戰。她們能夠出現到這裡,張若塵已經很感動。

            
  


            宇宙深空中,一道揹着神弓的身影,拉開弓弦。

            
  


            體內的箭道規則神紋,從指間流動出來,凝成一支神箭,鎖定張若塵。

            
  


            但,看見命運神殿的陰陽神師、聽雲笙、空道海、金珏天神相繼出現,眼中浮現出一道猶豫之色,散去了神箭。

            
  


            隨後背弓消失在黑暗中。

            
  


            “師兄!”

            
  


            血彩神蜈艦飛了過來。

            
  


            血屠站在艦首,呼喚張若塵。

            
  


            命運神殿諸神趕到的時候,張若塵和羅乷已經登上血彩神蜈艦,圍在般若身旁,查看她的傷勢。

            
  


            蒲傳奇主修的是,閻羅族的大巫天道。

            
  


            般若是被巫道力量擊傷,血氣萎縮,壽元流失了數萬年,與孔蘭攸一般,紅顏白髮,生機枯竭得厲害。

            
  


            張若塵眼神冰冷如霜,殺機畢露。

            
  


            血屠披頭散髮,渾身是血,悽慘到極點的樣子,飛向命運神殿諸神,站在虛空中哭訴:“命運神殿終於來人了,你們再不來,本皇就要被殺死了!酆都鬼城和黑暗神殿聯手,要滅命運神殿,奪取地獄界的主宰之權。咳咳!”

            
  


            血屠咳出一大口鮮血。

            
  


            他雖傷得很重,但,這一口鮮血真不是他的,是吸蒲傳奇吸得太多,剛纔說話又說得太急,一不小心撐得反涌了出來。

            
  


            陰陽神師:“……”

            
  


            聽雲笙:“……”

            
  


            金珏天神:“……”

            
  


            ……

            
  


            酆都鬼城和黑暗神殿聯手,要滅命運神殿?

            
  


            編瞎話,能不能編得靠譜一點?

            
  


            血屠看向衆神中的空道海,道:“道海前輩,般若在百族王城,先是被火澤神君暗害,這一次又被鬼主、穆託戰神他們襲殺,已經快死了!這羣喪心病狂的,根本就沒有將怒天神尊放在眼裡。怒天神宮在他們眼中,就是一個屁啊!哇……”

            
  


            又一口神血,從嘴裡吐出。

            
  


            空道海看上去像是一位人類老者,實際上,出生冥族。

            
  


            他是怒天神尊的二弟子,修煉近七十萬年的人物,常年坐鎮怒天神宮。

            
  


            空道海顧不得血屠話中的真假,看了一眼飛來的鬼主等人,沉哼一聲,隨後,登上血彩神蜈艦,查看般若的傷勢。

            
  


            若般若真的有個什麼好歹,他保證今日出手的神靈,都得付出代價。

            
  


            陰陽神師雌雄同體,身體一面爲男,一面爲女,乃是天運司的第二號人物。

            
  


            在場,怒天神宮的“空道海”,禍擇神宮的“聽雲笙”,兇駭神宮的“金珏天神”,都是太虛境的修爲,個個都是威震八方的存在。但隱隱間,卻依舊以陰陽神師爲首。

            
  


            只因本源神殿一戰,陰陽神師憑一己之力,在短時間內,扛住了天庭八位太虛境大神的攻擊。其中不乏有甲天下、魂界之主、宙海主神這樣的太虛境強者。

            
  


            這一戰,讓僅渡過了兩次元會劫難的陰陽神師名震天下。

            
  


            陰陽神師男性的一面,正對鬼主、穆託戰神等人,騰飛了過去,立在一座陰陽印漩渦中,道:“諸位要動張若塵,本神師沒有意見。但,血屠和般若可是命運神殿的神靈,是鳳天和怒天神尊的弟子。”

            
  


            鬼主倒是知道陰陽神師不好惹,壓制住心中的怒意和急切,道:“這一切,皆是蒲傳奇一人所爲。他先失神器,又失頭顱,再失奧義,已然瘋了!”

            
  


            黎元天賦附和道:“的確是這樣!我等都是太虛境大神,就算血屠和般若不是鳳天和怒天神尊的弟子,我們也不會與他們一般見識。”

            
  


            穆託戰神一雙骨臂重新生長出來,但,新生手臂想要恢復到曾經的強度,沒有百年、千年的淬鍊,是不可能的事。

            
  


            他心中對張若塵的怒意更盛,沉聲道:“讓我們帶走張若塵!至於,般若和血屠的傷,就算青鹿神殿不負責,我黑暗神殿也會負責。”

            
  


            金珏天神出現到陰陽神師身旁,冷笑:“張若塵殺我兇駭神宮的大神,豈是你們說帶走就能帶走?本神要將他帶回兇駭神宮,交由神尊處置。”

            
  


            鬼主算是看了出來,命運神殿這是要摘桃子!

            
  


            沒辦法,張若塵身上的寶物何其之多,單是先前顯露出來的六柄神劍、逆神碑、神屍,任何一件,都是無量境神靈也想得到的東西。

            
  


            命運神殿這麼大張旗鼓前來,要說沒有奪寶的心思纔是怪事。

            
  


            他們費了天大的力氣,付出慘重代價,才終於讓張若塵失去戰力,豈能將慘勝的果實拱手讓人?

            
  


            鬼主向薛理和穆託戰神傳音,只有酆都鬼城和黑暗神殿才能與命運神殿掰手腕。

            
  


            “張若塵必須死。”薛理道。

            
  


            金珏天神笑道:“放心,張若塵的命,兇駭神宮要定了!等他被推上斬神臺,必然邀請酆都鬼城諸神觀禮。”

            
  


            薛理此來的目的,不是爲了張若塵身上的寶物,完全是代表酆都鬼城,表明“誰都不可辱天尊”的意志。

            
  


            因此張若塵死在哪裡,並不重要。

            
  


            他不想被鬼主利用,於是不再多言。

            
  


            穆託戰神道:“你們命運神殿只是死了一個火澤神君,我黑暗神殿隕落了多少大神和神靈?連神尊都間接死在星空戰場,張若塵必須交由黑暗神殿處置。”

            
  


            話音未落,穆託戰神身形挪移,跨越空間,衝向血彩神蜈艦。

            
  


            陰陽神師雙手結印,周圍天地規則變換,逆陰陽,換乾坤,將挪移出去的穆託戰神,又挪移回原地。

            
  


            穆託戰神臉色凝重,盯着陰陽神師,道:“神師好手段,但今日大家真要撕破臉皮嗎?”

            
  


            陰陽神師淡淡一笑:“雕蟲小技而已,戰神一錘就能破之。大家都是地獄界的神靈,不至於爲了一個張若塵,鬧到撕破臉皮的地步。”

            
  


            “黑暗神殿的確損失慘重,值得同情。但,這一切事端的背後,牽扯最大的人物,乃是虛天老人家。”

            
  


            “本神使說一句,張若塵該由虛天來處置,在場各位,沒有意見吧?”

            
  


            無論鬼主、薛理,還是穆託戰神和命運神殿諸神,都安靜下來。

            
  


            涉及到一位天,誰敢多說一句?

            
  


            說到底,虛天才是最大的苦主。

            
  


            十萬年不出世,剛出世收了一位天姬,還沒碰一下,就被一個小輩玷辱。

            
  


            這只是丟臉嗎?

            
  


            這是要被寫成史冊,受後世無數代修士嘲笑。

            
  


            至於酆都大帝那邊,無月與古之月神到底是什麼關係,至今也沒有人說得明白。到目前爲止,還停留在傳說的地步。

            
  


            薛理之所以出手,完全因爲人言可畏。

            
  


            至於虛天對酆都大帝的冒犯,卻還輪不到他們來出頭。大帝若真的在意,自然會親自出手。

            
  


            金珏天神看了陰陽神師一眼,眼神忽的變得深沉了許多。若真將張若塵交給虛天處置,豈不就繞過了兇駭神宮?

            
  


            陰陽神師到底是什麼目的?

            
  


            這是虛天的授意,還是天運司對虛天的討好?

            
  


            陰陽神師見穆託戰神還有一些不服,欲要動手的樣子,沉問道:“道海前輩,般若的傷勢嚴重嗎?”

            
  


            “壽元大損,生機枯竭,就算恢復過來,修行也必會被耽擱,將來未必能渡過元會劫難。”空道海語氣中,充滿冷意。

            
  


            陰陽神師道:“般若可是怒天神尊的愛徒,對她寄予厚望,這簡直就是傷到了根基。我命運神殿的神靈,在地獄界,怎能被這般欺凌?他蒲傳奇一個廢人而已,沒有超然大勢力支持,敢得罪命運神殿?敢挑戰怒天神尊的威嚴?”

            
  


            鬼主眉頭一跳,立即道:“本座認爲,張若塵的確該由虛天處置。不過,地煞鬼城的鎮城祖器,被張若塵奪了去……”

            
  


            陰陽神師臉色緩和下來,道:“鬼主放心,此事絕不可能與地煞鬼城有關。地煞鈴是地煞鬼城的祖器,本神師一定稟明虛天,讓它物歸原主。”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隨後,芊芊神師、胥燎、黎元天神相繼開口,聲稱將張若塵交給虛天。

            
  


            沒辦法,當前形勢,他們是註定無法奪取張若塵身上的寶物。

            
  


            既然如此,只能退而求其次,等虛天殺了張若塵之後,要回屬於自己的神器和奧義,還有雪木殿主和䯆皇的神源。

            
  


            在大勢面前,穆託戰神也是無可奈何。

            
  


            不過,交給虛天處置,至少張若塵這一次是真的死定了!誰能從虛天劍下救人?

            
  

            

            


            天姥真身親自,也未必能做到。

            
  

          未完待續,先看看其他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