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死禪老祖穿著一件大紅色的袈裟,騎著一頭古怪的蠻獸。

    之所以說那頭蠻獸古怪,那是因為,它長著一顆老虎的頭顱,卻有狗的耳朵,獅子的身軀,四只爪子又是龍爪,猶如一隻四不像。

    臨時營帳之中的諸聖,紛紛沖了出來,如臨大敵,將死禪老祖圍在中心,擔心他對張若塵不利。

    整個昆侖界,能够接住女皇的一擊,還能活命的人物,可以說是屈指可數,恰恰死禪老祖就是其中之一。就憑這一份戰績,死禪老祖足以傲視天下。

    當然,那是五百年前的事。

    如今,整個昆侖界,已經沒有人是女皇的一招之敵。

    明江王的眼中帶著忌憚之色,卻還是攔住那頭怪異的蠻獸,揚聲道:“死禪老祖,你不是發誓,不會再踏入昆侖界半步?”

    死禪老祖面帶笑意,身上沒有一絲邪氣,猶如一個佛法高深的老僧,雙手合十,道:“分身,只是一具分身。”

    明江王有些疑惑,因為,以他的修為,也看不出這只是一具分身。

    而且,只是一具分身,竟然也給他造成很大的壓迫。

    此時,張若塵穿著一身金絲皇袍,英氣逼人,從營帳中走了出來,道:“老祖是本太子請來的朋友,大家都退下去,繼續做自己該做的事。”

    在場的諸聖,包括那麼家族的家主和組織的首領,全部都面面相覷,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這位太子殿下還真是手眼通天,能够召回護龍閣還在情理之中,如今,竟然能够請來死禪老祖這樣的人物,真是讓人不服都不行。

    進入營帳,死禪老祖便是讚歎的說道:“張小施主竟然是明帝之子,聖明中央帝國的太子,難怪當初看不上死禪教佛子的位置。”

    張若塵不想說那些客套話,開門見山的道:“老祖應該知道本太子請你來的目的吧?”

    死禪老祖笑道:“張小施主為了償還欠下的承諾,沖冠一怒,攪動天下風雲,只為紅顏一笑。貧僧為了償還欠下的人情,自然是要鼎力相助。”

    在死禪老祖這樣的强者面前,張若塵依舊表現得鎮定自若,沒有一絲壓力,道:“老祖只是一具分身前來,也能稱得上是鼎力相助?”

    死禪老祖道:“貧僧已經將神屍煉成了一具戰屍,可以使用死禪佛法驅使它。神戰屍爆發出來的戰力,可是比貧僧的本尊還要强大一些。”

    張若塵的眼皮跳動了一下,心中也是不得不佩服死禪老祖。

    要知道,神,就算已經死去,依舊有無比强大的神念殘留在屍身之中,怎麼可能甘心被人煉成戰屍,被人奴役?

    可是,死禪老祖卻偏偏做到了!

    既然死禪老祖將神屍帶來了昆侖界,張若塵倒是還能接受,隨即,將韓湫叫了出來,讓她把對付火族的計畫,詳細告訴了死禪老祖。

    死禪老祖聽完之後,深深的盯了韓湫一眼,眼中閃過一道异色,道:“天下間,竟然真的有人能够將黑暗之道參悟出來,不簡單,真是不簡單。”

    韓湫只是冷笑一聲,雙手抱在胸前,竟然也是一點壓力都沒有。

    張若塵道:“老祖能否隨她一起走一趟火境?”

    死禪老祖笑了笑,道:“神初鬼王與神戰屍,本就是同一比特神的魂和屍,可謂是一體同源。此次若是有機會,貧僧倒是很想將它一起收服,與神戰屍熔煉在一起,說不一定能够讓神戰屍的力量更上一層樓。”

    “既然如此,本太子就在中域,等待你們的好消息。”

    其實,張若塵也想去一趟火域,親自會一會號稱同境界天下第一“秋雨”,可惜,實在是走不開,每天都要跑好幾個地方,將大批聖明舊部的族人接入進乾坤界。

    死禪老祖和韓湫離開之後,張若塵便是去找了阿樂,將加入護龍閣的事,告訴了他。

    阿樂坐在河邊釣魚,按照他的說法,他釣得不是魚,而是在捕捉生命。正是因為,他懂得如何捕捉生命,所以,每一次陷入死亡之後,都能成功的活過來。

    別人都在被動的等待死亡,而他,卻是在參悟,如何主動的抓住生命。

    “行。”

    阿樂就回答了一個字。

    張若塵在他的旁邊坐了下來,盯著湍急的河水,道:“水的流速太快,魚根本停不下來,哪有機會吃你的餌?”

    “說明水是活的。”阿樂道。

    張若塵笑了笑,心知自己眼中的世界與他眼中的世界根本就不一樣,也就不在這上面多問。

    “你與秋雨交過手,他的實力如何?”張若塵的神情嚴肅。

    “很强。”

    阿樂道:“沒有渡過第七轉的時候,我完全不是他的對手,一成贏的機會也沒有。至於現在,應該有五成的機會殺死他,五成的機會被他殺死。”

    要知道,阿樂可是能够一劍殺死真聖巔峰的人物,恐怕實力已經能够和至聖初期的人物比肩。秋雨竟然能够與他生死五五開,如此實力,真是有些逆天。

    張若塵的眼睛一眯,道:“據我所知,你還沒用渡過第七轉的時候,就能重創他。”

    “第一,他當時太過輕敵。第二,我付出了生命的代價,而他卻只是受了重傷。”

    阿樂接著說道:“我的死亡劍道,只有一劍。能够擋住我的一劍而不死,只能說明,對方的實力比我强大得太多。”

    “而且,我現在也只是剛剛完成第七轉,至少還要經歷十次生死危境,才能達到第七轉的巔峰。每經歷一次生死危境,實力都會提升一大截。再給我一些時間,讓我再經歷一兩次生死危境,若是我還活著,一定替你殺了他。”

    張若塵拍了拍阿樂的肩膀,笑道:“秋雨既然是梧桐神樹,也就是真神之體,堪稱是少年神靈,是一個很不錯的對手。你殺了他,我又去哪裡找對手?”

    隨即,張若塵站起身來,向回走。

    阿樂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道:“殺樹和殺人不一樣。殺人有很多種管道,殺樹卻要斬斷樹幹,毀掉根須。”

    “聽到了!”

    張若塵沒有停下脚步,已經消失在地平線上。

    不得不說,秋雨的確是一個相當厲害的對手,在青龍墟界的時候,只有他、齊生、天命屍皇,能够與張若塵抗衡。

    能够號稱同境界的天下第一,不是沒有道理。

    張若塵現在最需要提升的就是修為,所幸,對他而言,這也是最簡單的事。

    以張若塵現在對聖道的理解,遠遠超過徹地境初期的境界,只需要煉化聖藥,或者聖丹,就能快速提升。

    攻下淩霄天王府,可是得到了不少聖丹和聖藥。

    張若塵傳出一道精神力,片刻後,秦雨彤親自送來一枚提升修為的聖丹,放到了張若塵的桌案上面。

    張若塵撚起聖丹,將其辨認了出來,道:“竟然是一枚沖靈丹,淩霄天王府還有這樣的寶物。”

    沖靈丹,達到中品聖丹的級別,對真聖和至聖的修為提升,也有很大的幫助。

    即便是初品聖丹,也是可遇不可求,相當的罕見。

    就算是淩霄天王府這樣的勢力,也只是找到一枚可以用來提升修為的中品聖丹,由此可見,沖靈丹是何等珍貴。

    接下來的時間,張若塵便是一邊修煉,一邊趕赴各大州府接引聖明舊部的族人,晝夜不停,沒有一分一刻敢停下來休息。

    ……

    南域,火境。

    數天前,秋雨就已經收到張若塵率領大軍滅掉淩霄天王府的消息,不過,卻依舊顯得很鎮定,沒有被打亂生活節奏,每日每夜都在全力以赴的修煉。

    因為,他也明白,不進則退的道理。

    九大界子、張若塵、天命屍皇,還有蠻荒之中那些頂尖的太古遺種,每一個都是能够無敵於一個時代的生靈。

    稍有懈怠,就可能會被超越。

    火族的一比特長老,走了進來,出現在秋雨的下方,道:“已經有確切消息,張若塵的確是掌握著一座世界,而且,接天神木就紮根在那座世界,長出了幼苗。”

    秋雨暫時停止修煉,俊美的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道:“太好了!有沒有查出,那個世界在什麼地方?”

    那位火族長老搖了搖頭,道:“我們已經請動鬥戰天王,使用兵部的力量,探查各大墟界,現在還沒有消息傳回。”

    “無妨,反正下個月初七,張若塵肯定會出現。到時候,只要將他擒住,還怕找不到接天神木?”秋雨淡淡的說道。

    那位火族長老說道:“張若塵能够滅掉淩霄天王府,掌握的勢力肯定相當龐大,想要擒住他,恐怕火族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秋雨輕輕的摸了摸鼻子,淡淡的一笑,又道:“為什麼要親自出手?將消息傳出去,就說使用接天神木做為養料,我的生長速度可以提升一倍,能够更早的成為昆侖界的世界之靈。”

    “誰能幫我們擒住張若塵,奪取接天神木,就是我和火族永遠的朋友。等到我成為世界之靈的時候,他可以帶著自己的族人,到距離梧桐神樹最近的地方修煉,並且,可以得到我的庇護。”

    那位火族長老笑道:“這一則消息傳出去,恐怕下個月初七的時候,很多勢力都會搶著對付張若塵。哏哏。”

    “那是自然……”

    “轟隆。”

    驀地,整個天地都是猛烈的晃動了一下,震得那位火族長老和秋雨,差一點栽倒在了地上。

    “發生了什麼事?”

    秋雨的臉色一沉,向著上空望去,只見,濃密的鬼氣將天空遮蔽,使得炎熱的火境都變得有些森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