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張若塵一同被定住的還有武界帝子,但這對武界帝子而言,卻是一件好事,至少其囙此撿回了一條命。

    夏問心、九目天王等人現身,首先解除了對武界帝子的禁錮。

    殷紅的血液回流,武界帝子斷成兩截的身體快速拼接在一起,到底是不死血族,生命力可謂是异常的頑強。

    不過,其雖然保住了性命,卻也傷得頗重,氣息變得很是虛弱,第一時間服下了一粒療傷的聖丹。

    “武界帝子,你也太不小心了,居然差點死在張若塵手中,這若是傳出去,只怕是會被無數人耻笑吧!”九目天王嗤笑道。

    聽到這話,武界帝子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陰沉得簡直要滴下水來,他堂堂武界帝子,不死血族大聖的後代,修成了道域,竟然會敗在一個八步聖王的劍下,這對他而言,無疑是奇耻大辱。

    “讓我殺了他!”

    武界帝子眼中怒火迸發,手中的鎖鏈滑動,想要對張若塵發動攻擊。

    夏問心將其手抓住,搖頭道:“暫時不要動他,此人對我們還有一些價值,先留著他的性命,之後隨你怎麼處置。”

    “好,我就先留著他的性命,等利用完他的價值,我一定要將他的血吸幹!”武界帝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既然是夏問心開口,他無論如何都是要給面子的,這群人裡面,最不能得罪得便是這位夏神子。

    其他人本來還想奚落武界帝子幾句,可看到夏問心出面,也就沒人再敢多說什麼。

    “滅神十字盾,真是一件好寶貝,還是夏神子你進入昆侖界的收穫大啊!”長臉帝女很是羡慕的說道。

    其他人亦是露出羡慕的目光,若非此寶掌握在夏問心的手中,只怕是他們都已經出手搶奪了。

    一件曾經釘死過神的戰兵,任誰都是渴望得到的。

    “此寶應該是夏神子你先前去東域的時候得到的吧,據我所知,此寶原本是掌握在齊生的手中。”九目天王淡笑著說道。

    夏問心點頭道:“的確如此,說起來,為了得到滅神十字盾,還讓我損失了一幅天魔石刻,不過,現在都回來了。”

    “哦?天魔石刻在張若塵的身上?”九目天王露出异色。

    夏問心道:“張若塵身上的寶物可謂是極多,很多大聖都比不了,先把他鎮壓起來,取出滔天劍,這對我們攻打冥王劍塚會很有幫助。”

    說罷,夏問心準備出手,想儘快將張若塵鎮壓,避免出現什麼意外。

    與武界帝子不同,他本身做事情向來都是很謹慎的,在任何時候,都不會疏忽大意。

    嗤,就在夏問心出手的時候,張若塵忽然動了,沉淵古劍奇快無比的刺出,如此近的距離,夏問心根本來不及閃避,劍尖生生刺入了其胸膛。

    幸好其反應够快,瞬間橫移了一點身體,要不然心臟就該被沉淵古劍刺穿了。

    “怎麼可能?”

    包括夏問心在內,所有人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張若塵明明被滅神十字盾定住,怎麼還能够出手?這實在是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夏問心極速倒退,胸口鮮血噴湧,但他卻並未去過問,而是將目光死死的盯著張若塵。

    這一次,就連他都失算了,本以為張若塵已經是砧板上的肉,未曾想其竟還有著反抗之力。

    唰,張若塵收劍,向後倒退,與滅神十字盾稍微拉開了一些距離。

    “好險!”

    張若塵心緒湧動,久久難以平復。

    剛才著實是很危險,滅神十字盾在夏問心手中發揮出來的威力要遠遠超過在齊生手中,尤其是定住了空間,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幸好他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提升了不少,施展出空間領域,勉强撐起了一片小小的空間,抵擋住滅神十字盾的壓制,這才恢復了自由。

    他本想出其不意斬殺夏問心,可惜夏問心的警覺性太高了,最終還是功虧一簣,僅僅只是對其造成了一點傷害罷了。

    “原來他就是當初拿出天魔血斧圖拍賣之人,竟然是不死血族,看來將滅神十字盾給他,是一個錯誤的决定!”張若塵心中暗暗想道。

    原本他是覺得滅神十字盾無法掌控,留著也無用,加之不想天魔血斧圖落入外人之手,所以才將之拿出去做交換,沒想到卻落入不死血族修士的手中。

    現在他算是見識到滅神十字盾的真正威力了,可以確定其必然是一件至尊聖器或者神遺古器,需要特殊的秘法才能催動得了。

    “不愧是時空傳人,果然是不好對付,連本神子都險些著了你的道,可惜啊,你掙脫不了滅神十字盾的壓制,今天註定要留在這兒。”夏問心血色長髮飄飛,眼中閃過一道淩厲的凶光。

    不小心挨了一劍,無疑是將他給激怒了。

    張若塵冷冷一笑,道:“是嗎?那得看你是否有這個本事!”

    說話間,他的一隻手托起青天浮屠塔,聖氣源源不斷的注入其中,哪怕面對再强的敵人,他也絲毫不懼,大不了就是一戰。

    九目天王冷哼,道:“張若塵,事到如今,你還敢虛張聲勢,勸你乖乖束手就擒,可以少受一點苦,若是讓本王出手,定會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哈哈哈,你當我是嚇大的嗎?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我一併接下!”張若塵放肆的大笑起來。

    表面上,他的確是表現得很狂,可暗地裡卻是在思考著對策。

    他現在的處境很不妙,面對十個不死血族的絕頂聖王,每一個都給他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靠他一人,是絕對鬥不過的。

    尤其對方使用滅神十字盾定住了空間,使得他很多手段都施展不出來,如何脫身都是一個大問題。

    對方明顯是有備而來,對他的情况瞭解得很清楚,幾乎能够將他各種手段都給克制住。

    比如武界帝子修出了命運之門,便是能够克制他所修煉的真理之道,極大的制約他本身實力的發揮。

    “無法動用空間手段,你還敢如此狂,真是找死!”九目天王的身上迸發出一縷可怕的殺氣,一指對著張若塵點殺而出。

    一道血色光柱迸發,攜帶著摧枯拉朽的力量,似可將一切都給湮滅掉。

    張若塵的眼神一凝,連揮動沉淵古劍,迸發出可怕的劍罡,與九目天王的指勁碰撞在一起。

    蹭蹭蹭,他向後倒退了幾步,體內血氣湧動,差點吐出一口血來。

    “好强!“

    張若塵心中驚訝無比。

    相比之下,這位九目天王的實力,著實是要比武界帝子强大不少。

    以他推測,其修為應該是已經達到接天之境了,再進一步,便是臨道,届時距離突破到大聖境,也就不遠了。

    在他的感知中,與九目天王修為相當的,應該還有兩人,且動用滅神十字盾鎮壓空間的血發男子夏問心似乎要更强,至於其他人,也都已經修成了道域,沒有一個是弱者。

    “以我現在的實力,最多勉强與道域强者抗衡,想要匹敵接天之境的强者,起碼要突破到九步聖王的境界,等退回劍塚,必須立刻開啟日晷,先將修為提升上去。”張若塵在心中暗暗想道,感受到了無比巨大的壓力。

    他現在的實力的確不算弱,但還算不上是最頂尖的,不說接天、臨道層次的强者,就算是一些道域强者,都能够對他造成巨大的威脅。

    想要擺脫這種局面,唯一的辦法,就是突破修為,將差距縮小。

    “能够接下本王一指,果然是有點實力,但還遠遠不夠,給本王倒下!”九目天王暴喝,血氣滔天的一掌拍擊而出。

    “不好。”

    張若塵臉色劇變,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接天境界强者全力的一擊,非同小可,尋常道域境界的强者都未必能够接得下。

    沒有半點遲疑,他立刻將青天浮屠塔打出,激發出至尊之力。

    轟,青天浮屠塔被打得倒飛而回,撞擊在他的身上,繼而將他本身一併撞飛了出去。

    “就是現在。”

    在倒飛出去的瞬間,張若塵取出了一張卷軸,以最快的速度激發。

    轟,卷軸釋放出可怕的空間之力,使得空間出現大範圍的坍塌,滅神十字盾再也無法鎮壓住這片區域的空間。

    “上當了!”

    九目天王瞬間反應過來,知道他是被利用了。

    張若塵不是無法抵擋住他的一掌,最起碼不是那般不堪一擊,而是故意借助他的掌力,退得遠一些,方便動用這一底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