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打出一道傳訊光符,向鎮元詢問關於五行土的事情。

    神石事關重大,必須得儘快弄到手,遲則生變。

    畢竟神石顯現時,看到的修士極多,消息不可能隱瞞得住,很快就會傳播開來。

    好在有神念邪體守護神石,若無五行土,任誰闖進去,都無異於是找死。

    張若塵笑道:“裴兄,你的膽子也是够大,連赤星神子的元會聖藥都敢搶。”

    “元會聖藥本就屬於昆侖界,豈能落入死族之手?那赤星神子已然是大聖之下的絕頂强者,傳聞其能够與大聖對拼幾招,實力極强,如果再讓其煉化元會聖藥,恐怕大聖之下,便鮮有人能是其對手。”裴雨田沉聲道。

    張若塵點頭,道:“的確如此,地獄界那些帝子、神子,沒有一個是庸才,讓他們在昆侖界得到大機緣,就會變得更加不好對付。”

    “煉化元會聖藥,想來裴兄的修為,很快就能達到九步聖王境界,倒是可喜可賀。”

    以元會聖藥的强大藥力,配合裴雨田卓越的天賦資質,提升幾個小境界,是很容易的事情。

    且元會聖藥擁有奇异功效,對裴雨田今後的修煉會有深遠影響。

    能够度過元會劫的聖藥,又豈能沒有點特殊之處?

    幸好這株元會聖藥,沒有修煉功法和聖術,否則大聖之下,恐怕沒有幾個修士是其對手。

    “如今昆侖界危機四伏,沒有强大的實力,別說守護昆侖界,能否活下來,都是一個問題。”裴雨田感歎道。

    曾經他是英雄賦上的五位絕代奇才之一,風光無限,很多人都說他會成為北域之王。

    奈何現實太殘酷,他還未真正成長起來,地獄界便對昆侖界發動猛攻,天庭界名義上是要幫助昆侖界,可實際上大多卻都是沖著昆侖界的寶物、機緣而來,與天庭界、地獄界那些絕頂强者相比,他的那點實力,顯得太過弱小。

    正因如此,他才會拼命想要變强,哪怕為此去冒極大的風險。

    比如,這一次他殺進臨陽城,從赤星神子屬下的手中奪走元會聖藥,便是一次大冒險。

    雖說成功將元會聖藥奪取到手,可如果沒有張若塵四人及時趕到,他恐怕還是難逃一劫。

    各有各的機緣,裴雨田能够短時間修煉到現在的境界,幾乎追上擁有日晷的張若塵,可謂是相當了不起。

    不過,張若塵的根基更扎實,修煉的聖道更高深,聖道的數量更繁多,不像裴雨田只修刀道,是一比特純粹的刀客。

    一個博學,一個專精。

    張若塵學的每一道,卻都比裴雨田的刀道更强。

    正當張若塵與裴雨田說話之時,一道聖光,從天外飛來,張若塵伸手接住。

    張若塵面露喜色,很期待鎮元會傳遞來好消息。

    傳訊光符上,僅有五個字,“來北域大營。”

    鎮元果然身在北域。

    張若塵看向裴雨田,問道:“北域大營在什麼地方?”

    “北域大營是天庭界建立起來的,彙聚了無數天庭界修士,就在仙機山週邊區域,我帶你們過去。”裴雨田道。

    自從昆侖界遭到地獄界攻擊,他便從真理天域返回,之後一直都在北域歷練,對北域的情况,是再瞭解不過。

    “那就麻煩裴兄了!”

    張若塵點頭,揮手將黑色祭壇取出。

    此地距離仙機山有著十二萬裏,使用黑色祭壇趕路,速度無疑會快上許多。

    身形閃動,五人均是出現在黑色祭壇之上。

    黑色祭壇震動,化為一道流光,瞬間從生死崖消失。

    過得好一會兒,才有人從生死崖下攀登上來,一個個均是有些驚慌失措。

    洞窟中,傳出的震天動地的的怒吼聲,太過恐怖,讓他們靈魂顫慄,差點以為會死在崖底。

    幸好他們早就逃遠,否則,後果難以預料。

    “怎麼紫陽聖王、黑炎大將他們都沒有上來?”

    “之前那座洞窟中傳出極為劇烈的力量波動,是他們在廝殺嗎?不知結果如何。”

    “很可能是他們的戰鬥,驚動了洞窟中蟄伏的某種可怕存在,或許他們都沒能逃出來。”

    “哎,可惜了元會聖藥。”

    “除了元會聖藥,洞窟中,還有神石和神血。”

    …………

    諸多逃出來的修士,眼泛精光,元會聖藥、神石和神血,其中任何一樣,都價值連城,大聖都會動心。

    他們並不知道,張若塵和紀梵心也去了生死崖底。

    有人按捺不住,原路折回,想去查探情况。

    結果是,但凡進入那座洞窟的人,沒有一個再走出來,全都如石沉大海。

    眼見這種情況,其他人均是不敢再冒險,有的選擇守在生死崖,有的則是默默退走,不想繼續趟渾水。

    一道道傳訊光符從生死崖飛出,想來要不了太長時間,這邊的情况就會傳播開來。

    另一邊,張若塵五人駕馭黑色祭壇,在雲層中風馳電掣的趕路,很快便抵達北域大營。

    北域大營就建在仙機山外,極為龐大,乃是一座座堅固的戰爭堡壘,遠遠看去,猶如成千上萬只鋼鐵神獸盤踞在蒼茫大地上。

    正是因為有著戰爭堡壘的存在,大部分死族軍隊才會被阻擋在仙機山內,要不然北域的情况會更加糟糕。

    張若塵五人剛抵達北域大營,一個人便迎了出來,正是張若塵的結拜二弟——風岩。

    “大哥,三弟,好久不見。”風岩笑道。

    項楚南快步向前,給了風岩一個大大的熊抱,“哈哈哈哈,二哥,我可想死你了!”

    張若塵亦是露出笑容,他倒是沒想到會在北域大營見到風岩。

    真理天域一別,他們確實已經有很久不見。

    “我們兄弟三人難得能够聚齊,一定要好好喝上幾杯。“風岩臉上滿是笑容。

    項楚南道:“那是必須的,二哥你可不能小氣,珍藏的美酒得多拿幾壇出來。”

    聞言,風岩豪氣道:“行,你想喝多少都行,管够。”

    “二弟,先帶我去見鎮元師兄。”張若塵道。

    風岩點頭,道:“嗯,鎮元師兄已經在裡面等候。”

    當即,張若塵五人跟著風岩,進入北域大營。

    有風岩領路,顯得格外順利,並未受到任何阻攔。

    北域大營內有著無數建築物,形態各異,彙聚於其中的天庭界修士,多不勝數,修為最弱都達到魚龍境層次,組成規模龐大的軍隊。

    昆侖界如今還處於戰爭初期,魚龍境修士和半聖還能發揮一些作用。

    而一旦需要撤離所有聖境以下修為的修士,那就意味著戰爭進入到了最為殘酷的階段,昆侖界將走向滅亡。

    這是任何一個昆侖界修士,都不願看到的。

    在風言帶領下,張若塵五人進入到一座莊園內。

    這座莊園,佈置得極為雅致,園內栽種了許多花草,空氣中彌漫著淡淡花香。

    “恐怕也只有鎮元師兄才有如此閒情雅致,居然隨身攜帶一座莊園,將其安置在了軍營裡面。”

    “這是來廝殺,還是在修道的?”項楚南撇了撇嘴。

    一進入莊園,張若塵的目光,就鎖定在鎮元身上。

    鎮元此刻正在侍弄花草,那叫一個悠閒自在,整個人完全與環境融為一體。

    張若塵上前,拱手道:“見過鎮元師兄。”

    鎮元轉過身來,笑道:“不用多禮,我才剛聽聞你在中域劍塚滅殺數十萬不死血族大軍,沒想到你竟這般快就出現在北域。”

    “看來我去了一趟功德總驛站,倒是把這件事情弄得盡人皆知了!”張若塵道。

    鎮元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道:“諸位請坐。”

    張若塵等人倒也不拘謹,紛紛落座石凳。

    似知道張若塵很心急,鎮元不由一邊煮茶,一邊說道:“五行觀中確實有著五行土,但數量不多,且五行土對五行觀極為重要,是不能輕易取用的。“

    聞言,張若塵連忙道:“我只需要借取少量五行土,用完後,立刻歸還,如有什麼要求,鎮元師兄盡可以提。”

    只要能借取到五行土,將生死崖下十一顆神石弄到手,為此付出一些代價,是完全值得的。

    鎮元微微一笑,道:“你別急,以我的身份,還是能够取用少量五行土,不過,五行觀坐落於五行天域,與昆侖界相隔甚遠,要將五行土送來昆侖界,需要一些時間。”

    “只要能借取到五行土,多等待一些時間都無妨。”張若塵道。

    鎮元點頭:“在你來之前,我已經將消息傳回五行觀,最多七天時間,五行土就會被送過來。”

    “多謝鎮元師兄。“張若塵眼中露出喜色。

    七天時間而已,想來不會有人能在此期間將神石給取走。

    那尊神念邪體極其可怕,一般大聖都不可能是其對手,沒有五行土在手,任誰闖進去,都無異於是送死。

    暫時的,張若塵等人在鎮元這座莊園安頓下來,靜待五行觀那邊將五行土送來。

    待得傍晚,張若塵獨自離開大營,收斂氣息,悄悄潜入仙機山。

    神石要奪,但來北域的主要目的,他也並未忘記。

    從裴雨田的口中,張若塵已經知曉,仙機山幾乎完全被死族佔據,很難闖得進去。

    他需要先去探查一番,看看具體情況,然後再决定是否要與紀梵心一同去收取接天神木樹幹。

    “仙機山果然是變得不一樣了!“

    看著前方巍峨的山巒,張若塵不禁微微皺眉。

    與過去相比,現在的仙機山龐大了十倍不止,且山體形態有了巨大變化。

    最為重要的是,存在於山頂的那片青色殿宇,已經消失不見。

    接天神木的樹幹,就存在於那片青色殿宇內的一座特殊空間中,現在青色宮殿消失,是否意味著接天神木的樹幹,已經被死族取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