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曼妙女子邁動蓮步,向著祭壇走去。

    一條冥河,在其脚下浮現而出,徐徐流淌,不知始終,似乎貫穿了整片天地。

    冥河中神光熠熠,無數規則流動,曼妙女子好似一尊無上神靈,將天地規則盡皆踩在了脚下。

    看到此等異象,三比特白袍祭司心神巨震,險些忍不住要對曼妙女子跪下,頂禮膜拜。

    眨眼之間,曼妙女子已經登上祭壇,一道道命運規則浮現,凝聚成一條條鎖鏈,似可捕捉一切生靈的命運。

    這些鎖鏈延伸向死神之影,竟是可以汲取死亡念力及北域復蘇之力。

    命運之道就是如此神奇,世間任何力量,似乎都能被吸收。

    “嗡。”

    空間輕微震動,無數命運規則交織,形成一座奇异光門,屹立在曼妙女子身後,正是命運之門。

    同樣是命運之門,曼妙女子凝聚出的這一座,遠比武界帝子凝聚出的那一座巨大,也更加凝實,兩者在命運之道上的成就,根本不是一個層次。

    三比特白袍祭司均是羡慕不已,除卻源魔神子,也只有這位命運神殿的神女候選人,才能如此隨意獲取祭壇彙聚而來的力量。

    他們三人在死神殿地位極高,又負責鎮守祭壇,也能獲取到不少力量,但卻完全無法與源魔神子和曼妙女子相比。

    “轟。“

    一道強橫氣息突兀降臨地底空間,海量死亡邪氣湧動,隱隱顯化出一方冥土來。

    冥土中,伫立著一比特身著漆黑戰甲的英武男子,手持魔槍,身上散發出無比霸道的氣息,好似一尊從地獄中走出的蓋世魔王。

    三比特白袍祭祀連忙躬身行禮,道:“參見神子殿下。”

    源魔神子會在這個時候歸來,讓他們十分意外。但很快他們便釋然,源魔神子在追求這位命運神殿的神女候選人,既然其出現在這裡,源魔神子又豈能不趕來?

    源魔神子並未去理睬三比特白袍祭司,注意力完全放在曼妙女子身上,“般若神女駕臨,讓本神子不甚歡喜,神女為何不提前告知一聲?本神子也好親自去迎接。“

    “我只是一時興起,想來這裡看看,何須驚動神子殿下,另外,我如今僅僅只是神女候選人,而非神女。”般若很是淡漠道。

    源魔神子早已習慣般若這種態度,絲毫不以為意,哈哈笑道:“有本神子傾力相助,你很快就會是命運神殿的神女。”

    “我要成為命運神殿的神女,又何須他人相助?”般若冷聲道

    源魔神子應和道:“說得對,以般若你的能力,無須任何幫助,也必定能够成為命運神殿的神女,但本神子還是希望能對你有所幫助。”

    聽到源魔神子的話語,三比特白袍祭祀心中均是震驚無比。

    在他們的記憶中,源魔神子霸道無比,誰也不能違逆其心意,從來就不是好說話的人。

    般若是個例外,自從其數年前出現在命運神殿,源魔神子便是為其著了魔,事事都依著般若,簡直像換了一個人。

    偏偏般若似乎完全對源魔神子無感,任憑源魔神子如何追求,都始終像是一座冰山,從來就沒給過源魔神子好臉色。

    但即便如此,源魔神子依舊沒有死心,反而是更加積極,似不將般若追求到手,便誓不甘休。

    說起來,般若的確是很不簡單,其數年前出現在幽冥煉獄,只是一道幽魂,一次次經受幽冥之火和幽冥雷劫煎熬,竟然都支撐了下來,心性意志,堅韌無比。

    正因如此,般若被命運神殿一比特大人物看中,帶回命運神殿加以培養,且很快就成為三比特最有希望成為神女的候選人之一。

    有著命運神殿大人物做依靠,加上幽若本身天資卓越,短短幾年,就將命運之道修煉到一個驚人的地步,的確是無須任何人幫助,也有極大希望成為神女。

    也只有像般若這種神秘而又强大的女人,才能够讓源魔神子感興趣,哪怕一次次碰釘子,仍舊不曾死心,反而是越發上心。

    般若沒有再理睬源魔神子,重新專注於汲取祭壇彙聚的力量。

    見狀,源魔神子也不生氣,亦是出現在祭壇上,施展出玄妙手段,汲取力量。

    一座十分高大的命運之門,浮現在源魔神子身後,並不比般若的命運之門低矮多少。

    源魔神子亦是命運神殿的弟子,且是一比特神傳弟子,地位極高,要不然也不敢說能助般若成為神女。

    看著般若和源魔神子在祭壇上修煉,三比特白袍祭祀只得安靜伫立在一旁,根本不敢出言打擾。

    北域大營。

    鎮元的莊園內,張若塵將在仙機山的所見,全部都講了出來。

    “死族竟然在仙機山內佈置了一座如此邪惡的祭壇,看來他們所圖甚大,此事非同小可,有必要召集各大世界的領袖人物來商議一番。”鎮元沉吟道。

    張若塵帶回來的這道資訊,無疑是很重要,必須認真對待。

    作為道家一脈領袖,鎮元的影響力可謂是極大。

    得到鎮元傳訊,各大世界的領袖人物都紛紛趕來。

    北域大營彙聚了諸多天庭界下屬大世界的修士,其中不乏絕頂强者,不然怎能阻擋死族入侵的脚步?

    極短時間內,數十比特絕頂强者彙聚到一起,基本上每一個都有著巨大來頭。

    正當諸多强者在相互攀談之時,一道仙氣縈繞的絕美身影,從天而降,瑞光灑落,瞬間將所有人目光盡皆吸引住。

    鎮元第一時間迎了上去,介紹道:“張師弟,這位是上元宗的元仙子,你應該早就聽過仙子之名。”

    張若塵笑道:“元仙子之名,我是早就聽聞過,今天終於有機會得見。說起來,我與上元宗也有一些交際,這位羅乙道友,便是出自上元宗。”

    張若塵有意借元仙子,試探羅乙的底細。

    聞言,元仙子立刻將目光投向羅乙,微微露出异色,道:“你出自上元宗?為何我不認得?“

    “上元宗弟子無數,学姐不認得我也正常。”羅乙道。

    元仙子微微搖頭,道:“上元宗弟子雖多,但能有你這般修為者,均有極大名氣,我不可能會不認得。”

    “学姐這話未免太過絕對,我的確是上元宗弟子,不過甚少與同門接觸,我乃是渲蒙大聖的秘傳弟子。”

    羅乙面露微笑,顯得極為淡定從容。

    元仙子道:“據我所知,渲蒙大聖的確是有幾比特秘傳弟子,想不到羅乙学弟竟是其中之一,前途不可限量。”

    “與学姐相比,我這點修為成就微不足道。”羅乙笑道。

    聽著二人對話,張若塵心中不由得快速閃過許多念頭,隱隱將一些事情想通。

    鎮元伸出一隻手來,道:“仙子,請。”

    元仙子微微點頭,蓮步施施,向廳內走去。

    “鎮元師兄,我不喜歡這種場合,就不進去了,一切任憑鎮元師兄作主便是。”張若塵道。

    這時,廳內,響起一道冷笑:“倒是有幾分自知之明,也是,像你這種小角色,的確是沒資格參與進來,趕緊滾吧!”

    明目張膽的挑釁。

    在場的修士都很精明,知道接下來有好戲看。

    剛才說話之人,額頭上長有十只眼睛,看上去頗為滲人。

    它,乃是幽神殿六絕之一——十目乾坤蟲,本身是太古遺種,擁有可怕的天賦潜力,實力不可小覷。

    張若塵與幽神殿之間,有著血海深仇,幽神兩個兒子的死,都與張若塵有關。幽神殿六絕中的來往人和去行者,之所以栽在東域,同樣與張若塵關係極大。

    如果十目乾坤蟲不針對張若塵,那才叫奇怪。

    若非這是在北域大營,十目乾坤蟲說不得都已經動手。

    只要擒住或殺死張若塵,都是大功一件,幽神重重有賞。

    他們幽神殿此次派遣强者進入昆侖界,其中一個最重要目的,就是要對付張若塵。

    與十目乾坤蟲坐在一起的,是一名樣貌清秀的青年男子,手中握著一把摺扇,身上氣息時刻都在發生變化,讓人捉摸不定。

    其同樣是幽神殿六絕之一,名為百變笑笑生,形態容貌變化無窮,傳聞還從未有人見過其真面目。

    與東域陳家傳承的四九玄功不同,百變笑笑生掌握的變化能力,乃是一種天賦能力,極其玄妙,讓人難辨真假。

    百變笑笑生最善刺殺,其可以變化為任何人,叫人防不勝防。

    “都說你在中域劍塚滅殺數十萬不死血族,我卻是並不相信,就憑你規則小天地的修為境界,能够殺死不死血族的幾比特神子?那血屠神子更是能够擊敗不朽大聖,是你能奈何得了的嗎?”

    另一比特强者開口,眼中滿是輕蔑之色。

    此人身材高大,眼神陰狠,身上散發出强大的魔氣,一看便是魔道修士。

    “黑魔界,石靈昆。”

    張若塵眼泛异光,將說話之人認出。

    石靈昆乃是黑魔界培養出來的絕頂强者,修煉的是《天魔拔刀圖》,刀法精湛,修為實力猶在解滄海之上。

    坐在石靈昆身邊的幾人,也都是黑魔界的强者,個個魔氣森森,一看就不是善茬。

    黑魔界派遣强者進入昆侖界,最主要目的,就是尋找三十六福《天魔石刻》真迹,為的是斷昆侖界傳承,用心可謂是十分歹毒。

    見十目乾坤蟲和石靈昆針對張若塵,廳內其他强者大多都是看熱鬧的態度,很想看看張若塵會是怎樣的反應。

    張若塵顯得很平靜,絲毫沒有動怒,只是淡淡看了十目乾坤蟲和石靈昆一眼。

    一伸手,乾坤浮屠塔浮現。

    “你想做什麼?”

    十目乾坤蟲露出警惕之色。

    張若塵冷冷一笑,手中乾坤浮屠塔一震,一道青光灑落,黑炎大將被釋放出來。

    當然,黑炎大將已經徹底被禁錮,絲毫力量都無法動用。

    “是赤星神子麾下第三大將——黑炎大將,他竟然會被張若塵鎮壓。”

    有人瞬間認出黑炎大將,不禁很是驚訝。

    他們中有人是在功德戰場上與黑炎大將交過手的,很清楚黑炎大將擁有何等強橫的實力。

    一時間,很多人看向張若塵的目光,都變得不一樣。

    ……

    池瑤和張若塵的情侶劍相遇,擁有道體的他們鏘鏘鏘能生出小劍嗎?關注微信公眾號“飛天魚”查看歷史消息或者“沉淵滴血”即可查看,公眾號每天都會推送各種有趣的內容,歡迎關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