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哥,你真的要與羅乷合作?羅乷詭計多端,與她合作,太過冒險。”

    九龍輦內,風岩面露擔憂之色。

    項楚南贊同道:“大哥,羅乷把我騙得好慘,絕不能相信她,我覺得還是直接動手的好,滅掉這群羅刹族。”

    對於被羅乷欺騙這件事情,他是一直耿耿於懷,只要看到羅乷,便一肚子的火。

    張若塵沉吟道:“這些我心中都有數,神念邪體不好對付,且不知是否只有一尊,倒是可以借助羅刹族的力量,清除掉一些障礙。”

    “另外,羅刹族早有準備,我們要硬闖,也並非易事,如果我們與羅刹族拼得兩敗俱傷,反倒會便宜其他人。”

    生死崖底有寶物的消息,早已傳播開來,將之盯上的,絕不僅僅只有他們和羅刹族,必須要有所防備。

    在沒有收取到神石和神屍之前,便早早與羅刹族廝殺起來,無疑是很不划算。

    聞言,風岩不禁輕輕點頭,心中了然。

    只有項楚南仍舊是氣鼓鼓的,但張若塵和風岩不讓他出手,他也沒辦法,只能暫時忍著。

    九龍輦外,那位臨道境强者傳音道:“公主,我們根本沒必要與張若塵等人合作,即便沒有五行土,憑藉天罡絕滅陣,也未必收拾不了神念邪體。”

    “再不然,我們可以出手解决掉張若塵等人,將五行土弄到手。”

    對於己方的實力,那位臨道境强者無疑是很自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對付張若塵等人。

    羅乷微微沉思,傳音道:“不要小覷張若塵等人,他們並非你所想像的那般好對付,本公主之所以選擇與他們合作,自然是有原因的。”

    “其一,張若塵等人掌握著數件至尊聖器,還有五行土,可以派上大用場;其二,除了張若塵,必定還有別的强者想要染指神石和神屍,比如死族,那些傢伙恐怕都盼著我們與張若塵等人先打起來,好漁翁得利,本公主又豈會讓他們如願?”

    “先不用著急,等解决掉神念邪體,便立刻發動手段,鎮壓張若塵等人,神石與神屍,都將是我們的。”

    “槍魔,接下來需要多多辛苦你。”

    槍魔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傳音回道:“請公主放心,屬下定會竭力將他們一網打盡。”

    對於鎮壓張若塵這位時空傳人,他的興趣可謂是極大,一旦成功,足以令他揚名諸界。

    畢竟最近一段時間,張若塵風頭正勁,關注的人極多。

    不多時,九龍輦出現在那座特別的洞窟外。

    如今任誰都能清晰看出,洞窟乃是蛇口,通往巨蛇身軀內部。

    一條神蛇被埋葬於生死崖底,已經不知多少歲月,神軀都隱隱開始石化,神性精華凝聚出神石來。

    若是再過很多年,說不得神蛇會徹底與大地岩石相融合,化道天地間。

    “張若塵,出手吧。”羅乷道。

    自從幾天前神念邪體被驚動,神念邪體便一直盤踞在血池之中,但凡有人想進去收取神石和神血,便立刻會遭到攻擊。

    最開始,一些貪婪之輩,想鋌而走險,闖入了進去,結果沒有一個能够逃出來,盡皆喪命在洞窟內。

    張若塵自九龍輦走出,風岩、項楚南和裴雨田緊隨其後,唯獨紀梵心仍舊待在輦內。

    項楚南怒視羅乷,手中托著金屬魔冠,恨不得立刻就給羅乷來上一下。

    風岩的一隻手按在項楚南肩膀上,真怕其亂來,壞了張若塵的事。

    裴雨田則是沉默不語,手提石刀,只要時機到來,他會毫不遲疑大開殺戒,倒要看看有多少羅刹族修士,能够抵擋住他的刀芒。

    煉化元會聖藥後,他的體質已經大幅提升,足以媲美次圓滿體質,加上石刀在手,以他現在的修為實力,即便遇到道域境强者,他也未必不能鬥上一鬥。

    當然,憑藉石刀,溝通北域的天地本源,能够引動的力量更加强大。但是,裴雨田現在的修為還不够强大,每引動一次,都要付出巨大代價。

    不到萬不得已的生死關頭,肯定不會引動北域天地本源。

    立身在血池前,張若塵首先將青天浮屠塔取出,懸浮於身周,之後才將裝有五行土的盒子取出。

    羅刹族的人,無法信得過,自然要小心一些。

    “嘭。”

    血池出現動靜,蛇形的神念邪體飛出,散發出無比邪异而可怕的氣息。

    其乃是神念凝聚而成,經歷漫長歲月而不滅,最喜吞噬生靈血肉,對於生靈的氣息最是敏感。

    “我帶來的五行土不多,威懾力可能不太够,羅乷,讓你的人出手,牽制住神念邪體,我才好用五行土將神念邪體鎮壓住。”張若塵道。

    聞言,羅乷心念快速轉動,隨即對身邊的槍魔道:“出手。”

    槍魔雖不想幫張若塵,但卻不能違背羅乷的意思,大喝一聲,道:“佈陣。”

    頓時,其他三十五比特親王均是行動起來,釋放出强大的邪煞之氣,盡皆彙聚到槍魔身上。

    可以清晰感知到,槍魔的氣息在節節攀升,就連體型都在暴漲。

    一道赤色光芒從槍魔眉心飛出,化作一杆赤色長槍,形如一條赤龍,赤焰熊熊燃燒。

    “君王戰器。”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抹异光,微微有些驚訝。

    掌握一件君王戰器,槍魔真的只是一比特三等親王?

    除非這件君王戰器並不真正屬於槍魔,只是臨時掌握在其手中。

    但不管怎樣,槍魔手持君王戰器,又得戰陣加持,實力可謂是成倍的增長。

    “吼。”

    蛇形神念邪體發出怒吼,瞬間將目標鎖定在槍魔身上。

    越是强大的生靈,對神念邪體的吸引力越大。

    “唰。”

    蛇形神念邪體擺動蛇尾,狠狠向槍魔抽擊而去。

    “戰。”

    槍魔低吼一聲,赤色長槍奇快無比刺出,隱隱顯現出一條龍影來。

    “砰。”

    槍魔向後倒退,雙臂巨震發麻,赤色長槍險些脫手而出。

    “居然正面擋住神念邪體一擊,好强的力量。”風岩眼中露出訝色。

    像這般正面去與神念邪體交鋒,恐怕沒多少臨道境强者有那種實力。

    不由得,風岩心中生出一些擔憂,羅刹族一方太强,對他們而言,可不是什麼好事。

    槍魔眼中凶光畢現,竟是主動向神念邪體發動攻擊,絲毫沒有懼意。

    只是神念邪體並不是吃素的,其力量强得可怕,一次次將槍魔擊退,還險些將槍魔重創。

    “張若塵,你還不出手?”

    羅乷眼神冰冷道。

    而就在她說話的時候,張若塵已經展開行動,空間挪移施展,瞬間出現在神念邪體的頭頂。

    此刻,神念邪體正一心攻擊槍魔,卻是並未察覺到他的動靜。

    盒子開啟,一團五行土自其中飛出,僅比拳頭大上一些,數量確實是少得可憐。

    不過,五行土數量雖少,散發出來的神聖氣息,卻是極為濃郁,專克陰邪。

    “啪。”

    五行土精准落在神念邪體的頭上,散發出淡淡的五色神光,瞬間將神念邪體籠罩。

    神念邪體的行動當即為之一滯,一身强大的力量,幾乎停止運轉。

    “收。”

    張若塵沒有遲疑,立刻催動乾坤界。

    一股强大吸力出現,吸住神念邪體,在其掙扎之前,猛地一下,將其吸入乾坤界中。

    小小一團五行土,想要徹底將神念邪體禁錮住,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若無其他手段進行鎮壓,不消片刻,神念邪體就能掙脫。

    如果不能鎮壓神念邪體,或許能够將神石收走,至於神屍,卻是無法撼動。

    神念邪體一被吸入乾坤界,接天神木立刻便釋放出道道神力,將其徹底禁錮起來。

    “將神念邪體交給本座吞噬,這可是好東西,直接淨化掉,未免太可惜。”乾坤界內,邪靈無比興奮道。

    既然邪靈已經開口,張若塵自然沒有不答應的道理。

    相比於直接淨化掉,讓邪靈吞噬,的確是更有價值。

    有接天神木進行鎮壓,神念邪體已經掀不起風浪來,只能任憑邪靈吞噬。

    “唰。“

    在神念邪體被鎮壓的瞬間,羅乷出手,想要奪取神石。

    空間手段施展,頂部岩石瞬間破碎,十一顆神石盡皆脫落,徑直向羅乷飛去。

    “哼。“

    張若塵發出一道冷哼,亦是施展出空間手段來。

    兩股空間力量碰撞在一起,十一顆神石頓時被定在半空中。

    “就知道羅刹族靠不住,羅乷,受死。”

    項楚南發出一聲大吼,瞬間將金屬魔冠打出。

    他是早就按捺不住,現在終於能够出手,自然是要在第一時間與羅乷算帳。

    “放肆。”

    槍魔冷喝,赤色長槍偏轉,挑擊金屬魔冠。

    “砰。”

    金屬魔冠魔氣彌漫,至尊之力釋放,可還是被槍魔一槍挑飛,並未能如願攻擊到羅乷。

    說到底,金屬魔冠沒有器靈,爆發出來的威力很有限。

    相反,赤色長槍是完整的,器靈與槍魔配合得十分完美,加之槍魔修為高深,發揮出來的威力,尤勝過金屬魔冠。

    “殺。”

    裴雨田眼泛殺機,一刀劈砍而出。

    石刀表面浮現出一道道奇异紋絡,與北域山川地勢完全相同,一股天地之力被引動,磅礴無比,劈砍向槍魔。

    “轟隆隆。”

    九條龍魂拉動金步龍輦,如一輛無敵戰車,向槍魔撞擊而去。

    以紀梵心的修為實力,足以將金步龍輦的力量催發到極致。

    此次閉關出來,紀梵心的武道修為,已經達到道域之境,以她冥古照神蓮的本體,加上高深莫測的真理之道造詣,即便不動用精神力,大聖之下,能够對她造成威脅之人,也已經是不多。

    可以說,大聖之下的修士中,紀梵心是為數不多的幾個讓張若塵看不透的修士之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