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戰爭堡壘裂開,藏身其中的不少死族修士遭遇無妄之災,被邪靈釋放出的可怕神力無情抹殺。

    一時間,諸多死族修士紛紛從戰爭堡壘中逃出,顯得驚慌失措,完全亂了分寸。

    “全部出動,殺進去。”

    張若塵大手一揮,下令大軍發動進攻。

    四艘戰船上的諸多天庭界修士先是一愣,隨即全都反應過來,紛紛從戰船中閃掠而出,衝殺向死族大軍。

    此刻,死族大軍陣腳大亂,無疑是他們衝殺進去的最好機會。

    “什麼?”

    眼見一座戰爭堡壘被攻破,死族一眾神子不由都露出驚色。

    他們本來還想著靠八座戰爭堡壘般的軍營,將天庭界大軍盡皆阻擋在外,然後慢慢殺戮乾淨。

    對於戰爭堡壘的防禦力,他們無疑都很有信心,沒曾想竟會這般快就被攻破一座。

    “是那具神蟒屍骸,神蟒屍骸果然被張若塵所掌控。”

    看到神蟒屍骸,赤星神子臉色頓時變得格外難看。

    當初裴雨田奪走屬於他的元會聖藥,藏身於生死崖底,他派遣黑炎大將去收回,誰知黑炎大將卻被張若塵擒住,後來更被張若塵殺死。

    生死崖底有神屍的消息傳開,他也想去插一脚,卻被鎮元封锁,眼睜睜看著神蟒屍骸落入張若塵手中。

    在赤星神子想來,無論元會聖藥,還是神蟒屍骸,都應該歸他所有,可偏偏到最後,他什麼都沒有得到,反而是淪為其他死族神子、神女眼中的笑話。

    現在看到張若塵動用神蟒屍骸破開戰爭堡壘,赤星神子心中無疑是更加惱怒,恨不得立刻騰出手去對付張若塵。

    “好個張若塵,倒是有點本事。”源魔神子眼中露出絲絲异色。

    “源魔,與我戰鬥,你竟然還敢分心。”軒轅裂空大喝道。

    神王戰天拳連連施展,威勢一拳强過一拳,彷如被一比特鬥戰無敵的神王附體。

    碧雲海出手時,能够調動方圓七千裏的三成天地規則,而軒轅裂空則是能够調動方圓八千裏內的五成天地規則,比碧雲海不知强了多少。

    理論上,聖王境極限是能够調動方圓萬裏的天地規則。

    但實際上,能够調動方圓六七千裏範圍內的天地規則,已經無比難得,能調動方圓八千裏範圍內天地規則之人,可謂是鳳毛麟角。

    源魔神子所能調動天地規則的範圍,亦是方圓八千裏,與軒轅裂空相當,故而兩人實力差距極為微弱,鬥得難解難分。

    “別以為攻破一座軍營,你們就能贏,別忘了還有歧陽在,你們必敗無疑。”源魔神子冷哼道。

    歧陽的實力,不在他之下,天庭界一方,除了軒轅裂空,誰能是其對手?

    而軒轅裂空已經被他牽制住,再過一段時間,天庭界一方,必定會傷亡慘重,狼狽逃竄。

    “是嗎?那我們就拭目以待。”軒轅裂空冷聲道。

    既然鎮元那般相信張若塵和紀梵心,現在他也只能選擇相信張若塵和紀梵心。

    當然,他不是一個喜歡把希望寄託在他人身上的人,他更相信自身。

    無須張若塵和紀梵心擊敗歧陽,只要他們能將歧陽牽制住一段時間,等他擊敗源魔神子,一切都將塵埃落定。

    破裂的戰爭堡壘前,紀梵心不再與鶴殞統帥周旋,強勢出擊。

    强大精神力凝聚出漫天花雨,將鶴殞統帥淹沒。

    片刻之後,漫天花雨消散開來,鶴殞統帥直挺挺從半空掉落而下,已然沒有半點氣息。

    下一刻,紀梵心出現在張若塵身邊,與張若塵一同向仙機山中心區域推進。

    他們來仙機山,並非是為了來與死族爭鬥廝殺,奪取接天神木樹幹,才是他們真正的目標。

    此刻,一眾死族强者都在撤退,被張若塵和紀梵心的手段震懾住。

    很快,風岩、項楚南和裴雨田也都彙聚過來。

    裴雨田並未在一旁袖手旁觀,早已是加入戰鬥,他的修為雖然才僅僅規則小天地,可以他如今的根骨體質,已經足以與道域境强者一决高下。

    “大哥,我們現在是要單獨進攻嗎?要不要去幫幫其他隊伍?”項楚南問道。

    張若塵搖頭:“不用,現在這種情況,對我們最為有利,先靠近死亡祭台再說,把這些擋路的,全部清理掉。”

    “好咧,正好可以殺個痛快。”項楚南嘿嘿笑道。

    說話間,他已經是將金屬魔冠打出,砸向那位已經身受重傷的死亡大將。

    風岩則是催動神影,六條手臂同時探出,向那六比特道域境死神騎士抓去。

    若非有死亡大將阻礙,這六比特道域境死神騎士,早已經死在他的手中。

    那群死亡將軍仍舊會合在一起,維持著龐大的死神之影,此刻又想再一次阻礙風岩。

    “龍象通天。”

    張若塵出手,龍影與象影飛出,散發出無比磅礴的氣勢,方圓兩千里內,有超過五成天地規則被調動起來。

    “砰。”

    數十比特死亡將軍凝聚出來的死神之影不斷向後倒退,險些被直接打得破碎開來。

    依靠高階聖術,張若塵如今能够調動方圓兩千里範圍內的天地規則,比之一般臨道境强者更强,與火奴相當。

    但他可以調動五成天地規則,而火奴僅僅只能調動四成,所以火奴哪怕在修為在佔據優勢,仍舊奈何他不得。

    當他運用真理規則時,火奴更是被他壓著打。

    當然,以他現在的實力,與軒轅裂空、源魔神子等人相比,還相差甚遠。

    不過,等他修為再提升一些,達到道域境、接天境,乃至臨道境,孰强孰弱,只有戰過才會知道。

    張若塵如今才規則大天地的修為,還有著巨大的成長空間,他所需要的只是時間。

    沒有那數十比特死亡將軍阻礙,風岩順利以神影擒住六比特道域境死神騎士。

    風岩自然是不會手下留情,極為乾脆的出手,將六比特道域境死神騎士殺死,繼而從他們體內抽取出六縷聖魂。

    有了這六縷聖魂,他就能去功德總驛站兌換大量功德值。

    就在張若塵等人準備大開殺戒之時,碧雲海與歧陽的戰鬥,突然急轉直下。

    “噗。”

    碧雲海被歧陽斬出的一道刀芒斬中,肩上出現一道深深的傷口,鮮血汩汩而湧。

    僅此一擊,碧雲海已經傷得不輕。

    “可惡。”

    碧雲海怒吼,眉心泛起聖光,一個天藍色葫蘆飛了出來。

    葫蘆僅有巴掌大,表面鐫刻有大量繁奧銘紋,與萬紋聖器所擁有的銘紋,有著極大區別。

    “君王戰器。”張若塵低語道。

    青天弓和白日箭便是君王戰器,所以他對君王戰器,可謂是極為熟悉。

    碧雲海竟是擁有一件君王戰器,倒是讓張若塵頗為驚訝。

    隨著碧雲海源源不斷將聖氣注入,天藍色葫蘆極速暴漲,瞬間超過十丈高。

    超過二十萬道王級銘紋浮現而出,一道道君王聖力激蕩,使得空間泛起輕微漣漪。

    “歧陽,拿命來。”

    碧雲海怒髮衝冠,將天藍色葫蘆對準歧陽。

    “轟。”

    一道無比璀璨的天藍色聖光,從葫蘆中激射而出,幾乎令得空間發生扭曲。

    剛才吃了虧,已經是將碧雲海完全激怒,其不再有任何保留,要動用所有手段,將歧陽擊敗乃至擊殺,挽回顏面。

    君王戰器的威力,非同小可,尤其是由碧雲海這種頂尖强者催動,更是極其可怕。

    “嘩啦。”

    一道血色刀光突現,生生將天藍色聖光劈成兩半。

    “怎麼會……”

    碧雲海眼睛瞪得極大,不願相信這一現實。

    那可是他動用君王戰器,發出的至强一擊,怎麼可能輕易就被化解?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看到,歧陽手中多出一把魔刀,刀身泛著詭異血光,至尊氣息彌漫。

    “至尊聖器。”

    一時間,天庭界這邊的修士,盡皆動容。

    碧雲海取出一件君王戰器,已經十分驚人,歧陽取出的至尊聖器,卻更加可怕。

    這個時候,就連張若塵的表情都不禁變得有些凝重,相比於其他人,他對至尊聖器,無疑是更加瞭解。

    看到那把魔刀的第一眼,張若塵就確定,魔刀乃是一件完整的至尊聖器,煉製出來的時間,應該還不算久。

    現階段,昆侖界不允許大聖進入,哪怕是昆侖界本土的大聖,都已經全部撤離。

    如果說,昆侖界中,還有大聖存在,那也只能存在於一座座覺醒的神土、聖土內,或者是禁地之中。

    一旦走出被發現,立刻就會遭到驅逐。

    而至尊聖器的器靈,一般都是大聖級別的實力,一樣不能進入昆侖界。

    所以能够進入昆侖界的至尊聖器,只能是沒有器靈,或者器靈相對較弱。

    像滴血劍,成為至尊聖器不過短短數百年,器靈的實力遠未達至巔峰,所以還能出現在昆侖界中。

    還有當初血屠所用的無間煉獄塔,雖是一件很古老的至尊聖器,但卻曾受過重創,器靈力量尚未恢復,所以也沒受到限制。

    至於夏問心手中的滅神十字盾,不知是何原因,器靈一直處於沉睡狀態,好似沒有器靈。

    一旦器靈蘇醒過來,必然會遭到驅逐。

    歧陽手中的魔刀,是完整的至尊聖器,卻能帶入昆侖界,只能說明其器靈還比較弱小。

    但即便器靈再弱小,一件完整的至尊聖器,所能發揮出來的威能,仍舊是無比可怕,足以對不朽大聖造成威脅。

    “區區一件君王戰器,也想對付本神子,你哪來的自信?也罷,就用你的血,來給本神子的飲血魔刀開鋒,能第一個死在飲血魔刀之下,是你的榮幸。”

    歧陽伸出舌頭舔舐魔刀,眼神變得無比冷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