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上一章,關於混元劍的描述有一些錯誤,已經修改。實在是時間太久,記混淆了!汗!)

    ……

    看著樹幹內的“藍色星空“,很多人都不禁感到頭皮發麻,不敢繼續停留,當即以最快速度退出虛空間。

    只是接天神木的誘惑實在太大,以至於即便明知很危險,可還是有不少人不願退出去,想富貴險中求。

    那些退出虛空間之人,都很克制,並未廝殺到一起,盡皆留意著虛空間內的情况。

    虛空間內,雙方人馬各自施展手段,慢慢向接天神木樹幹靠近。

    “哧哧。”

    古怪聲音響起,一片藍色火光從接天神木樹幹中飛出,星星點點,看上去格外漂亮。

    如般若所說的那般,噬神蟲的確是不受虛空間影響,飛行速度極快,與天庭界和死族兩方人馬蝸牛般的移動速度,形成鮮明對比。

    “砰。”

    源魔神子強勢出手,魔槍刺出,將一隻拳頭大小的噬神蟲刺穿。

    同為命運神殿弟子,源魔神子卻是並未掌握般若奴役噬神蟲的那種手段,只能出手將噬神蟲殺死。

    在場兩百多位强者中,最輕鬆的當屬張若塵、紀梵心和般若。張若塵只需將乾坤界開啟,噬神蟲在感知到接天神木新苗氣息後,便會自行鑽進乾坤界。

    紀梵心和般若則是掌握著控制噬神蟲的秘術,只要不是那種臉盆大小的噬神蟲,都不會有什麼威脅。

    張若塵並未刻意去收取噬神蟲,進入虛空間的人太多,對他收取接天神木樹幹,無疑會造成極大阻礙。

    讓噬神蟲幫忙清理掉一些,無疑會對他更有利。

    接天神木屬於昆侖界,無論是天庭界修士,還是死族修士,都屬於外來者,想要奪取接天神木,就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啊。”

    淒厲慘叫聲響起,天庭界一比特强者遭到噬神蟲攻擊,頃刻化為一團灰燼。

    緊隨其後,兩名死族强者,亦是遭劫,飛灰湮滅。

    一時間,雙方强者均是變得慌亂起來,不少人都後悔起來,恨不得立刻退出虛空間。

    他們在虛空間行動困難,而噬神蟲奇快無比,在這種環境下,即便實力很强,仍舊很容易遭到噬神蟲攻擊。

    眨眼之間,雙方已經有超過十名强者殞命,連接天境强者都死掉兩個。

    那兩名接天境强者,都是被同一隻噬神蟲咬死,那是一隻臉盆大小的噬神蟲,生命力和防禦力均是强大無比,臨道境强者出手,都難以將之殺死。

    此刻,這只臉盆大小的噬神蟲又盯上另一比特接天境强者,似乎其專挑頂尖强者下手。

    張若塵的目光一直留意著這只最大的噬神蟲的動向,樂得看其去攻擊天庭界和死族的强者,但此刻,他卻是想出手封锁。

    因為這只噬神蟲現在盯上的人是風無形,此人乃是風岩的堂兄,他卻是不能見死不救。

    風無形自知不是這只噬神蟲的對手,連忙將一塊古符激發,形成一道堅韌護罩,將自身牢牢守護起來。

    與此同時,他全力發動攻擊,想要將噬神蟲擊退,畢竟古符也無法守護他太長時間。

    這只臉盆大小的噬神蟲,比風無形預料的更加可怕,古符形成的護罩,僅僅只堅持了片刻,就被咬破。

    “啊。”

    風無形發出一聲慘叫,手臂被噬神蟲咬到。

    “噗。”

    張若塵在這個時候靠近過來,揮動沉淵古劍,將風無形被咬的手臂齊根斬斷。

    幸好他出劍及時,只差一點,藍色火焰就要延伸到風無形肩膀位置。

    出劍的同時,張若塵開啟乾坤界,釋放出絲絲接天神木新苗的氣息。

    和之前那些噬神蟲一樣,這只噬神蟲亦是受到吸引,很是迫不及待的主動鑽入乾坤界中。

    “多謝道友出手相救。”風無形十分感激道。

    他很清楚,張若塵是專門過來救他,這份情誼,已是記在心中。

    張若塵道:“不用客氣,風岩和我是結拜兄弟,這都是應該的,不過我還是要勸風兄一句,最好快些離開,莫要繼續留在虛空間內。”

    “我正有此打算,張兄弟,你多加小心。”風無形點頭道。

    暗地裡,風無形傳音道:“張兄弟,小心赤狐王。”

    留下這句話,風無形不再耽擱,當即向外退去,現在還未深入虛空間,退出去並不是太麻煩。

    “小心赤狐王?”張若塵露出异色,不禁向赤狐王看了過去。

    他與赤狐王並無什麼交集,彼此間似乎也並無任何仇怨,為何風無形要他小心赤狐王?

    但既然風無形如此提醒,其中必有緣由,他還真得提防著赤狐王一些。

    耗費一些時間,從接天神木樹幹中飛出的千餘只噬神蟲,除了被張若塵收走百餘只,其他的盡皆被天庭界和死族的强者殺死。

    待得這場戰鬥結束,有著上百人做出和風無形相同的選擇,以最快速度退出虛空間。

    如此一來,虛空間內就只剩下七十多人,仍舊是對接天神木不死心。

    在接下來前進的過程中,雙方强者又遭遇到兩群噬神蟲的攻擊,每一群都有上千只。

    雖說留下的都是頂尖强者,可仍舊難以避免傷亡。

    在快要接近接天神木時,總共只剩下五十七人,天庭界一方二十六人,死族一方三十一人,死族相對佔據著一些優勢。

    張若塵掃了一眼在場之人,死族不用說,都是敵人,而天庭界這邊,似乎也有不少敵人存在。

    黑魔界的四人,幽神殿六絕中的二絕,加上赤狐王,一共七人。

    如果可以,他還真想在這裡,把所有敵人一網打盡。

    正想著,張若塵忽然察覺到身上有一樣東西出現異動,不由連將之取出,不是別物,正是時空秘典。

    “這是……”

    張若塵心中一動,明顯察覺到有一股奇异力量,融入到了時空秘典中。

    頓時,他發現時空秘典出現了一些變化,似乎能够與虛空間相契合。

    不由得,張若塵仔細體會起時空秘典的變化。

    毫無疑問,這股奇异力量,應該是須彌聖僧所留,或許只有時空秘典才能够容納。

    “看來這便是昔日被砍斷的接天神木樹幹,早已枯死,但樹幹中仍舊蘊藏著海量神木之氣和神木規則,價值無量。”

    立身在接天神木樹幹之前,所有人都顯得很激動。

    源魔神子揮動魔槍,無比霸道道:“不想死的,立刻滾出去。”

    “最好滾快點,不然就全部留下,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赤星神子冷聲道。

    他們其實很想全滅天庭界一方的强者,但這明顯不容易,所以,只能想辦法讓天庭界一方的强者退走,省得費手腳。

    畢竟真要打起來,他們即便能勝,怕也是需要付出不小代價,說不得連神子、神女,都要搭進去一兩個。

    碧雲海冷笑,道:“想霸佔接天神木,你們有那個能耐嗎?誰生誰死,真正戰過才知道。”

    “碧雲海,你不過是歧陽的手下敗將,有何資格在此大言不慚?”琞枯神子嗤笑道。

    聞言,碧雲海的眼神頓時浮現一道殺機,道:“歧陽是很强,但你又算什麼東西?有膽量,現在便與我戰一場。”

    “怕你不成。”

    琞枯神子身上散發出濃烈殺意,手中血斧表面浮現道道血色銘文,迸發出的淩厲鋒芒,簡直要將虛空間劈開。

    “哼。”

    碧雲海發出一道重重的冷哼聲,將聖氣源源不斷注入天藍色葫蘆中。

    被人如此挑釁,如果他都不出手,那還有什麼顏面可言?

    “殺。”

    琞枯神子暴喝一聲,揮動血斧,向碧雲海劈砍而去。

    與此同時,碧雲海亦是動了,無所畏懼的迎上去。

    虛空間限制極大,卻是需要相距不遠,才能廝殺到一起。要不然,即便動用至尊聖器,攻擊範圍,也會十分有限。

    琞枯神子與碧蒼海以最快速度碰撞到一起,動用聖術和聖器,展開激烈對決。

    在這裡無法借助外力,連聖器威力都會受到限制,所能依靠的,完全是自身的力量,他們兩人無疑都是對自身力量十分自信。

    “看來只能先打一場,才能决定接天神木的歸屬,諸位,這個時候務必要同心協力,等擊敗死族,我等可以共亯接天神木,總之,絕不能讓接天神木落入死族手中。”軒轅裂空朗聲道。

    聞言,天庭界一方眾强者,無人提出異議來。

    眼下這種情況,似乎也只能如此。

    真要各自為政,只怕是誰也別想得到接天神木,他們還可能會被死族各個擊破。

    只是死族一方人數要多一些,這場戰鬥,明顯對天庭界一方不利。

    頃刻間,大戰爆發,所有人都無法置身事外。

    火奴體外凝聚出一顆顆森白火球,冰冷刺骨,徑直撲向張若塵。

    在外面時,他不是張若塵對手,完全被張若塵壓著打,但那是因為張若塵借助了外力,現在在虛空間內,他有十足把握,可以將張若塵鎮壓,完成源魔神子所下達的命令。

    “嗯?”

    察覺到威脅氣息靠近,張若塵不禁回過神來,將心神從時空秘典中抽出。

    “死。”

    火奴低吼,將凝聚出的十幾顆森白火球打出,封鎖張若塵所有退路。

    如此近距離,以虛空間的特殊環境,他相信,張若塵絕對沒有辦法避開。

    只要承受他這一擊,張若塵就算不死,也得脫層皮。

    “唰。”

    張若塵刹那之間,將身體橫移出去,避開所有森白火球。

    “怎麼可能?”

    火奴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這可是在虛空間中,任誰行動速度都極為緩慢,張若塵的速度怎麼可能變得如此快?

    就在火奴愣神的瞬間,張若塵極速出現在其近前,沉淵古劍直刺其眉心。

    成千上萬道時間印記浮現,如繁星點點,將火奴籠罩。

    火奴雖然反應極快,可在這一刻,時間卻像是靜止了,讓他根本來不及抵擋。

    “噗。“

    沉淵古劍無堅不摧,直接刺穿頭盔,刺入火奴的眉心之中。

    淩厲劍意爆發,沖入火奴體內,以摧枯拉朽之勢,瞬間將火奴的聖魂破滅。

    火奴瞪大眼睛,眼神慢慢黯淡下去。

    他本以為可以在虛空間鎮壓張若塵,卻沒想到,才剛一交手,他便死在張若塵劍下,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