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將彌漫在虛空間中的神木之氣吸收一空,張若塵並未在此停留,當即以最快速度閃掠而出。

    仙機山這邊的大戰還未真正結束,紀梵心、風岩等人都還在外面,他必須儘快趕過去與他們會合。

    至於接天神木樹幹中究竟隱藏著怎樣的秘密,等所有事情都塵埃落定後,再去慢慢探究不遲。

    反正接天神木樹幹已經進入乾坤界中,除非他死,否則,誰也別想奪走。

    剛一掠出虛空間,張若塵便心生警兆,連忙施展出空間挪移,原地只留下一道殘影。

    “嘭。”

    一道聖光襲來,擊中張若塵留下的殘影,殘影瞬間支離破碎。

    紀梵心從一旁閃掠而出,出現在張若塵身邊,目光冰冷的看著一處黑暗角落,道:“碧雲海,你想做什麼?”

    碧雲海從黑暗角落走出,見紀梵心護著張若塵,臉色不禁有些不好看,道:“仙子,此事與你無關。張若塵,交出接天神木。”

    “接天神木乃是我所需要的東西,怎麼可能與我無關?”紀梵心道。

    碧雲海道:“這簡單,得到接天神木,我可與仙子共亯,也只有我才能將接天神木保住。”

    張若塵向前走出一步,道:“接天神木乃是昆侖界之物,誰也休想奪走,哪怕是神也不例外。”

    聞言,碧雲海的眼神,頓時變得冰冷許多,道:“張若塵,別不識抬舉,我的耐心有限,快將接天神木交出來。”

    “如果我不交呢?”張若塵的氣勢,徒然變得淩厲。

    “哧哧。”

    碧雲海的近前,出現道道空間漣漪,一團團藍色火光從其中飛出,向其撲了過去。

    這些藍色火光自然是噬神蟲,且都是臉盆大小的噬神蟲,足以威脅到頂尖的臨道境强者。

    張若塵現在的確是還無法控制噬神蟲,但他卻可以將噬神蟲從乾坤界中釋放出來,對身邊所有人,進行無差別攻擊。

    其實,在接天神木樹幹之中,還有著體型更大的噬神蟲,身軀如磨盤一般,足以對大聖造成威脅。

    不過,暫時的,張若塵還不敢去觸動,怕惹出大麻煩來。

    畢竟那等體型的噬神蟲,太過可怕,一旦放出來,能否再收回去,都是一個問題。

    傳說之中,接天神木未曾被砍斷時,樹幹中寄生著更為强大的噬神蟲,連頂尖大聖都可能會被燒成灰燼。

    可惜在接天神木被砍斷後,那些强大的噬神蟲都已經死去。

    僅憑死去的接天神木樹幹,已經沒辦法在孕育出那等强大的噬神蟲來。

    此刻,張若塵一共釋放出數十只臉盆大小的噬神蟲,瞬間將碧雲海淹沒。

    “可惡,張若塵居然能够控制這些噬神蟲。”

    碧雲海心中又驚又怒。

    “砰。”

    碧海青空掌施展,碧雲海將五只噬神蟲打飛。

    只是五只噬神蟲並未受到什麼傷害,立刻便是再度撲過來。

    與此同時,碧雲海察覺到絲絲危險氣息,目光一轉,他看到了被張若塵托在手中的青天浮屠塔。

    不僅如此,紀梵心身前浮現出大量巫咒,散發出極為詭異而危險的氣機。

    應付數十只臉盆大小的噬神蟲,已經很不輕鬆,若是張若塵和紀梵心在出手,無疑是雪上加霜。

    “哼。”

    重重冷哼一聲,碧雲海當即選擇退走。

    張若塵並未追趕,當即開啟乾坤界,利用接天神木新苗和樹幹,將數十只臉盆大小的噬神蟲重新收回。

    等真正收服,這些噬神蟲將成為他的重要底牌,每一隻都十分珍貴,不容有失。

    “什麼人?”

    突然間,紀梵心發生一聲冷喝。

    張若塵微微一驚,沒想到這座青色殿宇中還有其他人存在,而他竟是絲毫沒有察覺到。

    “噠噠。”

    清脆的脚步聲響起,一道身影緩緩從黑暗中走出。

    這是一名年輕男子,身著黑白相間的道袍,腰間懸掛著一塊羅盤,其容貌十分清秀俊俏,只是臉色很蒼白,顯現出病態感。

    張若塵的目光鎖定男子腰間的羅盤,眼中閃過一道异色,道:“原來是你收走仙機羅盤。你到底是什麼人?”

    此刻,無論是張若塵,還是紀梵心,皆是高度警惕,絲毫不敢大意。

    此人能够當著一眾頂尖强者的面,輕鬆將仙機羅盤收走,且事後還無人能將其找出來,絕對很不簡單。

    “嗯?”

    張若塵臉色微變,從年輕男子身上感知到一股特別的氣息。

    這股氣息極其特別,他曾在另一個人身上感知到過,令他記憶深刻。

    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薑族的薑雲沖。

    “難道說……”

    一時間,張若塵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種猜測來。

    稍稍平復心緒,張若塵直視年輕男子,道:“你是仙機宗的蘇醒者。”

    聞言,年輕男子眼中不禁閃過一抹异色,道:“看來你已經接觸過與我相似的人,不錯,我的確是仙機宗的倖存者,我名為洪天機,張若塵,時空傳人,我需要你的幫助。”

    “我能幫你什麼?”張若塵好奇問道。

    洪天機將目光投向虛空間,道:“虛空間乃是須彌聖僧所開闢,內蘊一股强大神力,只要將這股神力釋放出來,就可以形成一座時空結界,封鎖整個仙機山,此事唯有你能够做到。”

    “你見過須彌聖僧?”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詫異之色。

    洪天機點頭,道:“我的確見過聖僧一面,也囙此成為仙機宗倖存者,一覺醒來,世間早已滄海桑田。”

    張若塵聽得出來,洪天機的語氣雖然平靜,可其話語中,明顯透著一股濃濃的憂傷。

    宗門破滅,所有同門盡皆身死,只留下他一個人,肩負宗門使命,自中古時代沉眠至今。

    “我需要怎麼做?”張若塵詢問道。

    洪天機伸手指向前方,道:“將時空秘典鑲嵌進入這個凹槽之中,以時空之力催動,讓須彌聖僧的神力釋放出來,形成時空封禁,雖無法徹底封锁死族進入昆侖界,但今後死族想進入昆侖界,會變得困難許多。”

    張若塵沿著洪天機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是在牆壁上看到一個淺淺的凹槽,大小與時空秘典相同,顯然是專門為時空秘典準備的。

    走到凹槽前,張若塵並未立刻將時空秘典嵌入,轉頭看向洪天機,道:“死族在上面佈置了一座死亡祭台,能够汲取北域復蘇之力,威力極强,你可有辦法對付?“

    “那座死亡祭台的確不簡單,毀掉難度極大,但也並非沒有辦法,你將仙機羅盤拿去,可以引動仙機宗昔日佈置的殘陣,即便不能將那座死亡祭台毀掉,也能將之重創。”洪天機道。

    很顯然,覺醒之後,他已經暗中探查過一番,對如今仙機山的情况,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

    說話間,洪天機將掛在腰間的仙機羅盤取下,遞予張若塵。

    張若塵看了仙機羅盤一眼,卻並未伸手去接,道:“你為何不親自出手?”

    “我暫時還不宜現身,很多事情,只能交給你去做,作為時空傳人,從一開始,就註定你需要肩負起比別人更多的使命。”洪天機意味深長道。

    聞言,張若塵沒有再說什麼,十分乾脆的接過仙機羅盤。

    見狀,洪天機臉上不禁露出一抹笑容,轉身一步步消失在黑暗之中。

    直到此刻,紀梵心才道:“看來昆侖界的水,比我預料的更深,不過,這樣才對,昆侖界作為萬古不滅大世界,又豈會沒有一些後手?”

    張若塵收起仙機羅盤,表情嚴肅,道:“仙子,請幫我護法。”

    紀梵心沒有說話,只是輕輕點頭,將强大精神力釋放出去,密佈整個青色殿宇。

    有紀梵心在,張若塵沒有後顧之憂,當即舉起時空秘典,鑲嵌進入牆壁的凹槽之中。

    時空秘典在虛空間內,融入過一道須彌聖僧的神力,已經是與虛空間建立起了一種奇异聯系。

    毋庸置疑,須彌聖僧是早已計算好一切。

    “呼。”

    深深呼出一口氣,張若塵出手,將時間法則和空間法則盡皆調動起來,釋放出强大的時空之力,注入時空秘典之中。

    頓時,時空秘典出現變化,通體泛起銀光,表面更是浮現出許多繁奧無比的時空秘紋,融入虛空間內。

    “轟隆隆。”

    整個青色殿宇震動起來,好似發生地震一般。

    到最後,青色殿宇並未坍塌,而虛空間則是快速坍塌,歸於虛無。

    而隨著虛空間的坍塌,隱藏在其中的一股浩瀚神力得以釋放出來。

    “砰。”

    浩瀚神力沖天而起,衝破一切阻礙,直達數萬丈高空,超越仙機山最高峰。

    下一刻,這股神力快速彌漫開來,化作一座時空結界,將整個仙機山完全籠罩起來。

    “怎麼回事?”

    時空結界一形成,所有身在仙機山中的修士,均是不由得大驚。

    無論是天庭界一方,還是死族一方,均顯得很緊張,畢竟他們都不知道時空結界是如何形成的,擔心是對方施展的手段。

    有强者忍不住出手,打出高階萬紋聖器,攻擊時空結界。

    “砰。”

    高階萬紋聖器釋放出極為可怕的力量,卻無法對時空結界造成半點損傷。

    “時間與空間的力量,是張若塵。”

    察覺到時空結界的力量内容,當即有人想到了張若塵。

    “又是張若塵。”源魔神子拳頭緊握。

    下一刻,源魔神子搖頭,道:“不對,憑張若塵的實力,怎麼可能弄出如此强大的結界來?”

    “不一定是張若塵本身的力量,也有可能是須彌聖僧昔日留下的暗手。”般若淡淡道。

    聽到“須彌聖僧”四個字,所有死族强者均是不由得變了臉色,別說是他們,哪怕是他們死族的神靈,也都對須彌聖僧忌憚不已。

    當年要不是因為須彌聖僧耗盡一身神力,封印住昆侖界所有被打破的孔洞,昆侖界早已在中古時代就被地獄界毀滅。

    如果這座時空結界真的是須彌聖僧的手筆,那將是天大的麻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