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此次師尊派遣了廣寒界一萬零一百名修士,進入昆侖界,其中聖者一萬名,聖王一百名,盡皆屬於廣寒界的精英。”木靈希道。

    各界派遣進入昆侖界的修士,數量一般都不多,但全都是精英。

    只有精英强者,才能更好生存下來,也才能從昆侖界獲取機緣。

    昆侖界作為萬古不滅大世界,如今全面復蘇,有著太多的機緣存在,讓任何一座大世界都動心不已,抵禦地獄界入侵是假,掠奪昆侖界的資源才是真。

    廣寒界與昆侖界關係密切,自然也想趁此機會壯大實力,如此方能助昆侖界渡過劫難。

    當初,月神從張若塵手中借走百萬顆聖源,讓廣寒界在極短時間內,誕生出數十萬聖者,單就聖者數量,已經超越沙陀七界中最强的大魔十方界。

    然而光有聖者還不够,關鍵還得培養出更多的聖王和大聖才行,聖王和大聖才是一座大世界的中堅力量。

    “廣寒界諸聖如今全都在嗎?”張若塵問道。

    木靈希搖頭,道:“暫時只有三分之一留在鳳凰湖,另外三分之二在另一處覺醒聖土內。”

    “另一處覺醒聖土?”張若塵露出异色。

    木靈希道:“那是不久前意外發現的一處覺醒聖土,不但誕生出了諸多聖藥,還毗鄰一座古礦,所以才將三分之二的力量都給抽調了過去。”

    聞言,張若塵不禁微微點頭,能够多掌握一處覺醒聖土,自然是好處多多。

    而且昆侖界的覺醒聖土掌握在廣寒界修士手中,總比掌握在天堂界派系那些修士手中要好。

    “誰坐鎮另一處覺醒聖土?”張若塵再度問道。

    酒瘋子凑上前來,笑道:“你放心,寂空淵已經親自去坐鎮那處覺醒聖土,不會有什麼問題。”

    “那鳳凰湖這邊由誰坐鎮?”張若塵微微有些詫異。

    他本以為寂空淵是坐鎮在鳳凰湖中,這樣才能保證鳳凰湖的安全,他可不相信會沒人覬覦鳳凰湖。

    古松子道:“看來你對廣寒界的强者並不是很瞭解,雖說寂空淵乃是廣寒界唯一登上天庭界聖王功德榜的人,但並不意味著廣寒界就沒有其他强者存在,事實上,廣寒界還有兩人並不比寂空淵差多少。”

    “哦?是哪兩人?”張若塵頓時來了興趣。

    其實這些事情,他早就已經想到,只是沒太去關注。

    至於為何是寂空淵登上天庭界聖王功德榜,原因其實很簡單,自然是因為寂滅大帝在廣寒界的影響力,無數子女修煉到聖境,其他人根本沒法比。

    “前面不是來了嗎?你這位廣寒界神使到來,面子還是很大的。”古松子打趣道。

    張若塵當即轉頭看向前方,一支數十人組成的隊伍,映入眼簾。

    隊伍中既有陌生面孔,也有一些他所熟悉的面孔,比如步極、蘇青靈、溫書晟等,如今個個都已經廣寒界獨當一面的人物。

    為首的乃是一名女子,身材曼妙,容顏精緻,膚如凝脂,稱得上是傾國傾城,只是其身上散發出十分冰冷的氣息,眼神冷漠,就像是一座冰山,讓人望而卻步。

    此女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極為强大,浩瀚如海,不可揣度。

    “參見神使。”

    一行人走到近前,均是拱手向張若塵行禮。

    張若塵面露微笑,道:“諸位不必多禮。”

    “神使前來,我等有失遠迎,還請神使恕罪。”如冰山一般的曼妙女子淡淡道。

    木靈希連忙笑著介紹道:“這位是天玥聖王,乃是九靈大聖之女,早在數百年前,便已經修煉到臨道境,若非為了廣寒界,早已突破至大聖境,是我們廣寒界無數女性修士崇拜的對象。”

    “神女殿下過獎。”天玥聖王清冷道。

    聽完木靈希的介紹,張若塵心中不禁一動,九靈大聖之女,也就意味著,這位天玥聖王也出自九靈神鳥一族,論身份背景,完全不在寂空淵之下。

    看來九靈大聖的子嗣雖然遠遠及不上寂滅大帝,可子嗣的成就,卻都極高,達到聖王境的,他都已經見過兩個。

    從天玥聖王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張若塵大致能够作出判斷,天玥聖王修出的聖道規則,應該在五千萬道左右,在臨道境强者中,算是中上層次。

    至於天玥聖王具體的實力,還得看她能調動方圓多大面積內的天地規則,以及修煉了何種厲害的聖術和掌握的聖器。

    以廣寒界如今的底蘊,能够培養出這等層次的聖王强者,已經是十分不易。

    “見過天玥聖王。”張若塵拱手見禮。

    天玥聖王怎麼說也是廣寒界聖王境的領袖人物,他自然不能怠慢。

    “神使客氣,請。”天玥聖王側身,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張若塵點頭,邁步向前走去。

    作為月神的神使,自然需要有神使的威嚴,要不然,丟的不僅僅是他自己的臉,還有月神的臉。

    不多時,一行人來到一座氣勢恢宏的大殿前。

    通常,只有聖王級別的强者,才有資格進入這座聖殿。

    “嗯?”剛一走到聖殿前,木靈希的眼中便是露出一道异色。

    原因是,聖殿中有一個人,且正坐在主比特上,哪怕看到他們到來,也絲毫沒有起身的意思。

    張若塵亦是將目光投向主比特,暗自打量這名男子。

    男子體型中等,身著赤色戰甲,面容俊俏,雙眼中隱隱有著火焰在跳動著,讓人不敢與其對視。

    一股炙熱的氣息,從男子體內散發出來,使得整座聖殿,都變得炙熱無比,好似一座大火爐。

    此刻,同行的廣寒界聖王中,有不少人都露出异色,看看坐在主比特上的男子,又看看張若塵,一個個心中盡皆生出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就連天玥聖王也不禁微微皺起眉頭,顯然是事先並未預料到。

    “他是星隕聖王,是吳祖的長子,脾氣火爆,喜怒無常。”木靈希暗中對張若塵傳音道。

    聞言,張若塵心中頓時有所明悟,原來是吳家的人,見面便擺出這樣的架勢,分明是要給他一個下馬威。

    究其原因,無非是因為吳昊死在他的手中,折了吳家的顏面。

    而且吳昊乃是吳家傾力培養的絕頂天才,吳家對其寄予厚望,就連吳祖都很疼愛吳昊,吳昊身死,吳家上下無不對張若塵心生不滿,甚至是怨恨。

    奈何吳昊確實有錯,加上張若塵又是神使,吳家也拿他無可奈何。

    星隕聖王端坐在主比特之上,好似一尊無上帝王,俯視一切,

    張若塵目光與星隕聖王對視,眼神平靜,沒有半點懼意。

    這位星隕聖王雖然很強勢,但以張若塵看來,其實力應該不及天玥聖王,修出的聖道規則絕對還未達到五千萬道。

    在廣寒界聖王三巨頭中,星隕聖王應該排在最後。

    “神使,之前星隕聖王並未出關,未曾與我們一同來迎接你,我們也不知道怎麼會變成這樣。”溫書晟暗中對張若塵傳音道。

    他覺得這件事情,有必要和張若塵說一聲,免得張若塵生出誤會來。

    “我明白。”張若塵傳音回道。

    現在這種情況,他哪會看不明白,擺明就是星隕聖王刻意針對,要落他的顏面,與其他人無關。

    畢竟他與九靈大聖一脈,還有步極、溫書晟等人的關係都不錯,他們不可能如此算計於他。

    “張若塵,你終於來了,可真是讓我們好等啊,或許你是早已忘記自己是廣寒界的神使吧?”

    星隕聖王開口,語氣十分不善。

    張若塵表情平靜,淡淡道:“本神使的事,任何人都無權干涉,更何况,本神使所做的事情,每一件都是在揚廣寒界威嚴。”

    “揚廣寒界威嚴?我看你是在為廣寒界樹敵,你在東域招惹幽神殿、血戰神殿、魂界的人,還與神崖先生為敵,在北域更是與軒轅裂空、雷絕行等人鬧得很不愉快,碧雲海之死更是與你脫不了干係,樹敵如此之多,你是想讓廣寒界的處境更加艱難嗎?”星隕聖王大聲喝問道。

    當初神崖先生在洛水被擊殺,知道的人極少,且沒有人將消息傳播出來,所以在外界很多人看來,神崖先生還活著,蟄伏於某個地方養傷。

    張若塵並未煩怒,語氣依舊顯得很平靜,道:“樹敵再多,也只是我個人的事情,與廣寒界無關,我也從未想過要讓廣寒界來為我出頭。”

    稍微頓了頓,張若塵繼續道:“倒是星隕聖王你,未免太不將我這個月神親封的神使放在眼中,本神使到來,你竟不出面迎接,反而這般大膽的質問本神使,誰給你的膽子?”

    “以本王的身份,何須去迎接你?別說質問你,就算本王出手鎮壓你,你又能如何?”星隕聖王嗤笑道。

    別人會忌憚張若塵的神使身份,他卻是完全不在意。

    若然月神在廣寒界大聖之下公開挑選神使,又豈能輪得到張若塵?

    從一開始,星隕聖王便很不滿張若塵成為廣寒界的神使,一個小輩,竟然還想踩到他的頭上來。
最近更新小說